分享到:

第五十四章 一根大棒子

2014年9月9日 更新

  此人是鬼面袍哥会最擅长阵法之人,几十年的钻研聚首,呕心沥血,又得教中前辈的秘籍一本,十年霜刃为曾雪,磨一剑,可不是用来给着李昭旭来试刀耍威风的,此言一落,他的手上立刻多了十三面令旗,颜色各异,青色青光,黄色黄光,赤色赤光,白色白光,微妙香洁,各具妙法,当下摸出一面赤红色的令旗,向下狠狠一挥,立刻有一道肉眼可见的气团凭空而起,接着波纹迅速地传播出去,一直到了房屋之外。

  我、徐淡定和被捆在床边的李腾飞三人看着这神奇的一切,目瞪口呆,我和徐淡定即便是师出茅山门下,见多了绚丽奥妙的道法,但是术业有专攻,瞧见了也忍不住惊讶非凡,更何况是李腾飞,一双眼睛滚圆瞪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事情。

  鬼面袍哥会的人留在这儿的,一个瘦竹竿儿,一个力大身粗的光头铁牛,至于其他人,则不知影踪,然而就是这么两个人,便已经将那看似十分厉害的李昭旭以及麾下七名剑手给拦住,拿捏于手,这便是阵法的奇妙之处。

  周文王推演伏羲八卦术,自此天下阵法大兴,皆有天时地利之势,推演规则炁场,以弱胜强,以少胜多,让无数英雄尽折腰,此法当真无愧于将帅之术也。

  瘦麻杆儿李由变阵,天空之上又垂落下一面旗幡来,挡在了另外一面,此处微微一抖,立刻有无数乌黑呈墨的阴灵从布面之上飞遁而出,乌央乌央一阵飞,最后落在了这八人的身周,不停旋转,见缝插针,但凡有所孔隙,立刻飞身扑入其中,然后狠狠地朝着人体之内钻进去。

  僵尸阵灵给予的是外部的压力,而这些没有实质、只有阵阵阴风的阴灵,却试图从内部进行突破,这样子的策略反而比先前正面的那种攻城略地,更具有威胁性,果然,此物一出,刚才还游刃有余的青城山诸人立刻感受到了强大的压力,在一剑逼退了周围的那些僵尸阵灵之后,李昭旭一声大喊:“左三缺四,圆环封山!”

  此言一出,原本还具有许多攻击力的那剑阵立刻转变方向,由外而内,紧紧地守住内里,剑阵有蒙蒙青光泛起,将那些凶悍下扑的阴灵给悉数挡在阵外,不让其有任何可乘之机,融入内中来。

  这么一守,危险性倒是大大的减低了,然而却没有什么杀伤力,导致那旗幡之上源源不断落下来的各类恐怖阵灵越来越多,最终将这几个人给团团围住,没有一丝缝隙得以透出。

  青城山的人根底深厚,即便是守,也严丝合缝,宛若长城,不给对手任何可趁之机,如此轮番良久,那主持阵法的李由也有些心急,转过头来,朝着光头大汉叫道:“要是让他们一直拖下去,朱老大的计划就要泡汤了,铁牛,轮到你出场了,怎么样,行不行?”

  那光头大汉一声狞笑,手往旁边柜子的阴影一捞,竟然摸出了一把两米长的狼牙棒来,此物杆身宛如鸡卵一握,末端尖锐似长枪,而前头则是一个生铁精铸的巨大铁块,上面尖锐的铁钉无数,和他的拳套一样,上面有剧毒浸泡,这玩意一头重,一头轻,一般人不会用,而此中高手则能通过重力之间的转移,将棒子的势能增大好几倍,便算是前面有一头大象,也是一棒子撂倒。

  不过此为战阵武器,最适合冲锋陷阵,而弱于捉对厮杀,且不说这铁牛并不如青城山上的李昭旭,便算是那七把剑联合在一起来,只怕他也是赢不了的,不过就在我一脸疑惑之时,瞧见着壮汉左手结了一个诡异的三角印,然后猛然朝着光溜溜的脑门之上猛地一敲。

  他带着拳套,即便是掌心,也有铁块加成,如此一掌过后,头上立刻有鲜血滑落,当那鲜血布满他挂着残忍微笑的脸上时,他雪白的牙齿挤出了几个字来:“我杀钟馗,愿入鬼道,请凶戾上君入得我身,好杀敌人!”

  此言一出,我瞧见一直监视着我们的那个红眼黑影子猛然一晃,接着从墙壁和天花上立刻跳出了许多只有正常人身高一般的低矮侏儒,恍若虚无,好着光头铁牛的身上猛扑而去,一个两个,九个十个,团团挤挤,全部都跳到了那壮汉的身上去,死死抱住。

  这些玩意拼命地往血肉里面钻,连铁牛这般神经粗大的汉子,都忍不住痛哭地呻吟出来,一嘴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无数侏儒一般的鬼灵冲进体内,仿佛刀割一般,无数刀痕乍起,铁牛瞬间就变成了血人,然而此刻的他也变成了一个鲜血和肌肉交织在一起的傀儡怪物,身形几乎大了一半,身子微微向下一沉,双足一蹬,便朝着那阵中飞跃而去。

  正在人山人海的阵灵之中奋战的李昭旭和门下七子被这些东西弄得焦头烂额,忽然听到一声怒吼,从间隙瞧了过去,但见一个身高两米多的丑陋巨人从黑暗中横扑而来,扭曲的肌肉和鲜血在它的表面覆盖纠结,凶狠非常,但凡有敢拦在它面前的,不管是那僵尸阵灵,还是别的什么,一律拍飞,然后气势汹汹地冲到当前来,狼牙棒高高举起,接着往下重重一砸。

  轰!

  眼见这东西横冲直撞地扑来,李昭旭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抽身躲避,一个是硬扛,前者尽管艰难,但是却也无妨,然而他若躲了,后面的七把剑就遭殃了,而他若是硬扛,能扛得住么?

  没有人知道,但是为了身后的那七个前途远大的年轻人,李昭旭决定硬着头皮顶一下。

  接着就是一声炸响,漫天尘埃飞起,弥漫四处,喧嚣尘上。

  当尘埃散去的时候,我们瞧见一剑屹立的李昭旭被一棒子敲落了七把剑的中心去,而那七把剑则咬着牙,顶在了最前方,此身入鬼了的铁牛狂猛无比,一根巨大而凶猛的狼牙棒举重若轻,忽左忽右,每一棒子敲下来,必然会有三四把剑接住,要不然就根本抵不住他的冲锋。

  就这般,铁牛步步紧逼,一根狼牙棒,有要将那沉稳扎实的剑阵碾压得粉碎的气势,李昭旭一众人等节节败退,脸色越加发苦了,而这个时候,幽暗之中,突然浮现出了一声凛然的话语来:“李昭旭,你当初杀我鬼面袍哥会的鬼将,可曾想过今天会有如此下场?”

  这话儿乍一听,很像是大猪哥的声音,然而我却能够明白这里面的细微区别,晓得这声音要么是那放蛊的猥琐男模拟而出,要么就是那狗头军师,至于体重巨肥的大猪哥,也不知道隐藏在哪儿呢。

  生死危急时刻,李昭旭却并无半分悔意,凛然说道:“韩亚星此人在川东作威作福数十年,这并没有什么,不过他将整整一个村子的新生婴孩全部炼制成九九八十一子母鬼,却已经是犯了大忌,我不杀他,天理不容。杀人了,你们来索命,那也是正常之事,不过倘若是再来一次,我也会是一样的选择!”

  那巨大的狼牙棒一直跟着李昭旭在游走,不过却每一次都只能堪堪划着他的鼻尖而过,并没有伤及太多,哪怕是劲风,也只能挂起一点儿发丝。

  即便是落入如此境地,李昭旭仍然保持着最清晰的理智和脚步,不会让对方有任何可趁之机。

  那幽幽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不见棺材不掉泪,死到临头了,你都还如此嘴硬,当真不愧是最古板的老君阁出来的家伙,既然如此,那么就用你的性命,来祭奠我麾下鬼将的亡魂吧!”

  那人说完,铁牛一声厉喝,气势陡然间又增大了几分,一棒子又朝着剑阵砸来,这一会应下的有六把剑,也只是刚刚抵住了,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两头阴灵趁着缝隙而入,直接钻入了两个年轻剑手的脑袋里。

  我没有被阴灵什么的钻过脑袋,但是却也能够明白这里面钻心的疼痛,简直就是活生生地将颅腔给弄开来,但见那两人一中了招,立刻“啊”的一声惨叫,直接捂着脑袋,翻滚不止。

  李昭旭这时才朝着身后一声大喊道:“真人,你倘若再不出来,我们可都要死掉了!”

  这一声催促过后,突然黑暗中有一声清越的铮然声响传递出来,沉闷迷蒙的大地突然有一股清风吹出,接着我瞧见一个灰袍道人从半空中踏步而来,他手上握着一把油纸伞,伞面一直在旋转,那上面总共十八格,每一个格都有一副写意山水画。

  此人横空踏来,那第二道旗幡立刻有无数黑色阴灵朝着他附体而去,然而他紧紧只是将伞一收一撑,所有阵灵立刻冰消融解,不在瞧见。

  而他则一言不发,朝着某一个方位轻轻一指,那儿立刻有一团黑雾浮现,清风吹过,露出了那毫不起眼的狗头军师脸容来。

  瞧见此人,灰袍道人轻轻叹了一口气,表示了遗憾。

  果真,认错了人。

  1. 宇宙:

    加油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