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六章 茅山道士,一剑斩破阴阳

2014年9月10日 更新

  徐淡定说得淡定,然而言语之间,却是许多的热血和拼搏,我能够感受到他的决心和意志,也晓得即便是鬼面袍哥会真的办完此事之后,将我们给放了,我们也不愿意安安静静地看着青城山一脉的人在鬼面袍哥会的诸多算计之中,马失前蹄,折戟于此。

  有句话儿说得好,天下道门是一家。

  这句话更多的时候,我们都把它当做一句虚伪的口号来喊,然而直到此时此刻,我才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倘若供奉同一个祖庭的自己都不同气连枝的话,也无外乎别人会来欺负你。

  我手往后摸,饮血寒光剑似乎能够感受到我内心的情绪,嗡嗡作响,轻鸣而出,当我的右手握在那剑柄之上的时候,我突然有一种感觉,就是那剑,活了过来。

  所谓魔剑,唯有饮血,夺人性命,方才是最恣意畅然的时候。

  铮!

  剑出,随手一挥,捆住王永发的那绳子立刻断开了来。

  他被捆了好一会儿,血液流通不畅,一下子摔倒在地上,下意识地喊了一声“啊”,这一下惊动了墙壁之上的那头恶灵,它立刻发现了此事,猛嗥一声示警,然后纵身扑了下来。

  这玩意隐藏在角落的时候,还看不出全貌,不过当它猛然扑下之时,我才瞧见它全身都是黑色毛发,油黑发亮,一双眼睛艳红如火,接着嘴一张,一口白牙。

  我可以想象得到它的威力,在这阵中,只怕它的力量得到了最充分的加成,一旦纵横起来,绝对是一个极为难缠的对手。

  要不然,鬼面袍哥会也不可能拿它来看守我们这些人质。

  余光之外,无数的陨石砸落下来,灰袍道人重瞳子将手中的油纸伞给撑开,然后灌足劲力,撑起了一个仅仅能够罩得住此中几位的防护圈。

  墙上的恶灵骤然而至,手中的爪子高高挥起,朝着手拿长剑的我冲来。

  它对准的是我的脖子,即便不是实物,但是在此阵之中,只要挥了一个结实,它便能够看着我的头颅呈四十五度角,斜斜落下。

  恶灵看守有着足够的自信,但是它可能也没有想到,它面对的整个人并不是寻常的修行者,而是茅山大师兄。

  我也拥有同样足够的自信。

  一剑。

  恶灵因为本身并无实质,所以速度和敏捷超乎了人类的想象力,即便是我能够以炁场来捕捉,但是却也没有办法跟常人一般与之缠斗,所以我也只能出一剑。

  一剑必斩,否则后患无穷。

  我这一剑怀着一往无前的坚定意志,要么生,要么死。

  所以那恶灵死了,魔剑从它修长狰狞的身子划过,魔剑并没有开刃,切口都是圆角,然而这并不妨碍它用来斩人,里间蕴含的无数怨气在这一刻被凝练成了最锋芒的剑意,里面海珊瑚一般的孔洞充满吸力,这恶灵连闪都没有闪开,便被魔剑直接吸收进入了剑身之内。

  饮血寒光,活人吸血,死人吸灵,就是如此霸道,方才会引起集云社诸人争抢,才会被我师父评价为“凑合着用”。

  茅山掌教真人陶晋鸿,眼界何等之高,能够被他说成是凑合用的法器,那便是许多人一辈子都难以企及的东西了——当然,这也有可能是这老头儿太懒了的缘故。

  一剑斩落看守恶灵,我二话不说,纵身扑向了同一个房间的瘦麻杆儿李由。

  这黎山十三尸门阵可是都在他的操控之下,倘若是我能够将其制服,那么去除了阵法之威,即便是那鬼面袍哥会的坐馆大哥再次出现,想必誉满天下的青城重瞳子也能够应付。

  然而就在我刚刚冲出两米之外的时候,突然间感觉自己仿佛撞到了一面巨大的石墙之上一般,前路受阻,轰然一声响,我翻身而退,跌倒在了地上,气血翻涌,一口气没有顺过来,直接喷血而出,而那操纵法阵的李由则转过了身来,朝着我嘿然笑道:“小子,你真够胆子的,中了蛊毒,居然还有拼死反抗的心思,厉害,不过你当真以为我什么防范都没有做么?”

  法阵之中,防范最严的便是阵眼之位,因为此处是操纵法阵者所待的地方,为了自己性命的考虑,自然严防死守。

  我原本想要出其不意地杀将过去,但是这打算却因为有了那看守的恶灵,难以实现,当我勉力从地上爬起来的时候,李由已经走到了我的面前来,隔着那无形的气墙,他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寒声说道:“见过不怕死的,没见过你这么蠢的,你当真是不想活了?”

  酣战正急,不曾想到内部却出了事情,这让那李由气急败坏,他面目狰狞地看着我,眼中似乎还闪过了一丝慌乱。

  他应该是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小年轻,竟然能够将他放驻在此处的首恶凶灵给一剑斩杀,这样的气势便算是他,也有些心寒,也明白了为何他坐馆大哥会制止那蛊师的淫邪之心。

  不过有这阵法护翼,他也没有太多的担心,而我则是持剑而立,淡然说道:“我的性命乃小事,只不过你们若是将重瞳子给击杀了,那道门损失便太大了,而我从北方而来,正巧找他,有一点儿小事,所以呢,我不得不出手。”

  我出手的理由千万,胡扯一堆,而那墙壁之上不断地有无数鬼灵爬出,徐淡定跟在我的后面,瞧见这些,大手一挥,立刻有一道五彩毫光飞出。

  此道毫光十分霸道,但凡有鬼灵沾身,立刻哀嚎着冰消瓦解,根本进不得半分。

  鬼面袍哥会源起酆都,最擅鬼灵之术,而徐淡定师出茅山外门长老梅浪,学的也是那茅山养鬼术,他从小便是玩弄这些玩意儿的,所以自然不怯。

  李由瞧见我和徐淡定的手段皆非常人,不由得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惊讶地说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有这么犀利的手段?”

  徐淡定看了我一眼,我瞧见李腾飞也在看我,不由得心中豪情顿生,手中魔剑紧握,一步上前说道:“茅山道士!”

  千言万语,聚集成一句话,我们都是茅山门下,我们降妖除魔,捍卫寻常人的性命和尊严,任何人,只要对这世界以及自然没有敬畏之心,那我们就要站出来,主持公道。

  公道在人心,也在我们的剑上。

  李由的脸在一瞬间就变得无比的扭曲,抽身后退,双手一挥,厉声大叫道:“杀了他!”

  一声令下,左右立刻有无数黑雾翻滚,无数手持刀兵的鬼卒冲将上来,气势汹汹,让人未战先怯,不过此等法阵固然雄奇,然而这李由却并非他所学的那位大拿一般厉害,肯定还是会有破绽的,我紧紧抿着嘴唇,将血劲激荡而出,右眼之中的临仙遣策立刻疯狂运转,那符文不断地解构面前的景象,我瞧见在线条与点之间,农家小屋依然还是小屋,不过无数的炁场牵扯,黑色的、红色的和白色的线条彼此勾连,交织成一道紧密的网状,将我们给紧紧地束缚着。

  临仙遣策,换璞归真,还原事物本来的面目,这便是它赋予我最重要的东西,也是我之所以胆敢承认自己身份的缘故。

  我眯着眼,在无数复杂而繁密的炁场线条之中,找出了一条道路来。

  就是那里,斜走三米,转身走坎位,立身上跳,然后一百二十度转角向左,跳出此间束缚,然后就可以来到李由的旁边了。

  法阵千变万化,机会稍纵即逝,我也没有片刻停留,头也不回地朝着徐淡定说道:“淡定,跟着我走,动作要一模一样。”话音一落,我害怕李由再次变阵,健步如飞,顺着临仙遣策指点出来的道路快速而走,几个飞步之后,在李由惊恐地注视下,我已然越过了透明的气墙,来到了他的面前。

  身子刚刚落下,我便一剑飞出,朝着李由的脖子划去。

  我想要出其不意,一剑毙敌,但是尽管李由不晓得我能够通过罡步走移来到他的面前,但是也总算是有了反应的时间,于是他慌忙后撤,朝着旁边闪开,我的剑落了空,但是并不气馁,那剑势连绵,一直朝着他的跟前刺去,这李由虽说专供法阵之术,但是自身修为也是一等一的强,虽说被我逼得手忙脚乱,但是却也没有被我伤及分毫。

  高手就是高手,能够被带过来伏击这青城三老级别的道门高手,自然不是什么软脚虾。

  不过我也并没有要将其杀死的决心,只要将他给扰乱了节奏,使得那法阵不能正常运转,那么我也就算是达到了目的,于是步步紧逼,朝着此人斩杀而去。

  李由东奔西逃,然而这房间终究还是太过于狭窄,在最后的时刻,他不得不破门而出,直接冲到了阵中去。

  我和徐淡定互看一眼,没有废话,也是朝着阵中越去。

  青城门下,重瞳子和李昭旭正在奋力破阵,瞧见浓雾之中有三人一追一逃冲出,顿时一愣,不晓得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状况。

  光头铁牛和狗头军师的脸上,却是神色大变。

  1. 宇宙:

    加油

  2. 宇宙:

    加油

  3. 幕维山:

    这个网站好像人少些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