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二章 万事皆休,推断功法

2014年9月13日 更新

  他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留在福云道观之中的小颜师妹来,这几日我并非没有想起过她,只不过她离这儿颇远,鬼面袍哥会的人也没有闲心去找她,应该是安全的,所以我才没有心思去猜想。

  看见徐淡定那特有的笑容,我想起了这个家伙连续两日的长睡不醒,有可能并不是真正在睡觉,而是施展别的手段。

  徐淡定年纪不大,修为也没有比我更进一步,所以神游物外,自然是不可能的,但他出身于鬼谷峰梅浪师叔门下,精通驭鬼之术,说不定便能够联系到阵外的小颜师妹。

  果然,徐淡定强忍着体内的不适,盘腿坐下,口中喃喃自语,如此一阵之后,双眼陡然睁开,欣喜地说道:“好了,前辈,且等一小会儿,马上就来了,烦请告诉一下我,这阵外之力,到底如何解开?”

  重瞳子大喜过望,连忙将解法跟他说出,其实倒也并不复杂,只不过是需要移动几处奠基式的物件,一切皆安。

  瞧见重瞳子和徐淡定两人一言一语的交流,隔一会儿,徐淡定便又闭目而坐,似乎在与外界,也就是小颜师妹沟通,我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点儿醋意来,不过即便是茅山门下,各峰的子弟也各有手段和秘技,道海无涯,罕有人能够精通所有,我也只能是在旁边干看着。

  好在这时间并不长久,过了一会儿,外面突然一阵摇晃,空气中一声炸响,仿佛什么缺失了一般,主持阵中的重瞳子脸色一喜,扬声说道:“可让我好等呢,来吧,甚么黎山十三阴尸门阵,给我破!”

  一言方罢,他手出如疾电,在半空中连点了十三道,每出一指,便有一面旗幡消失,当最后一指点出的时候,整个空间顿时一清,朦朦胧胧的雾气之外,是大片大片的田野和连绵的山丘,分外开阔。

  阵破了,我们的目光都投向了阵外,瞧见一袭白衫的小颜师妹矗立在夜色之中,漫天的星光斗转直下,照映着她清纯明丽的容颜,宛若谪仙当世。

  我和徐淡定两人一起走出了屋子,一路来到了她的面前,齐声招呼道:“萧师妹,你没事吧?”

  小颜师妹瞧见我们两个一脸焦急的模样,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温和说道:“问这话儿的人,不应该是我么——你们两个在这阵中,可还好?”

  徐淡定当时便苦下了脸来,而我望着徐淡定,感觉这小子似乎对小颜师妹也充满了好感,有一种“爱你在心口难开”的欲言又止,心中顿时有些乱,好像要长毛了一般,不过小颜师妹对我们倒都是一般模样,而且许是因为之前我曾经与她唇齿相触的缘故,更是多了一丝若有若无的亲昵。

  我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说给她听,小颜一脸的担心,还待问些什么,这时重瞳子带着青城诸人走上前来,我连忙给双方介绍,那灰袍道人倒也没有道门大拿的架子,很和蔼地赞叹了小颜师妹的美貌,顺便还回忆了一番她师父杨影,也就是英华真人,当年可也是茅山一枝花,如今香火传承,倒也是一桩美谈。

  青城山留在外面的人,除了已死的李朝耳,还有十六位,鬼面袍哥会逃遁不见,大家也都没有什么心思闲扯,而是四处找寻,查找这些人的下落。

  结果很让人难过,那鬼面袍哥会的坐馆大哥所说之话,并非虚言,我们在农家小院的四周陆续发现了一些尸体,死状很惨,将这些陆续集中到了小院的空地上来,仔细数一数,一共有十八具,这里面除了被朱作良杀害的十七人,还有一位,确实被铁牛一拳砸飞的七把剑之一。

  那家伙拥有了恶鬼加成,一拳势若重卡,即便是普通的修行者也扛不住,早在遁身于黑暗之中的时候,便已经咽了气。

  瞧见自己同伴的死亡,心有城府的李昭旭还好,其余其他六把剑,瞧向铁牛的目光简直都能够杀人,倘若不是看重瞳子还在当场,说不定立刻就要操起青钢剑上去拼命了。

  重瞳子站在一具十二三岁的少女尸体面前,默然不语。

  这个女孩儿虽然嘴唇发紫,脸色发青,然而瞧这容颜,却是十分的秀美柔媚,比起小颜师妹来说,又是另外的一种味道。

  特别是她模样长得乖乖,但是胸口的发育却是特别的早,隆起好大一团,看规模,似乎比现在的小颜还要大上一号,很多年之后,我才明白这种容貌,有一个具体的成语,叫做童颜巨乳。

  我一直觉得道门高人应该是不悲不喜,不怒不嗔,然而此刻的重瞳子,给我的感觉,真的就只是一个刚刚失去女儿的老父亲,是那么的伤悲和无助。

  过了好久,他才蹲下身来,手掌摩挲在了那女孩儿还没有闭上的眼睛,轻轻叹道:“月依依,小囡囡,你且安息吧,为师一定会为你报仇的,一定!”

  大战过后,必有伤亡,无论是收拾场面,还是平复心情,都需要时间来磨合,我瞧见重瞳子如此悲痛,倒也不好上前谈事情,只是在旁边与小颜师妹谈及离别之后的情形,她告诉我,其实那天晚上,那个猥琐男人曾经折返回道观找过她,结果她机敏,藏身躲过,而后徐师兄又遣了替身鬼灵前来说明情况,所以她这两天便一直在外面远远潜伏着,等待时间救援。

  先前她也瞧见青城山的人前来,不过因为不清楚是敌是友,所有没有露面,所幸如此,方才逃过一劫,没有被那辣手的朱作良给发现,免去了身死魂消的情形。

  如此聊着天,青城山那边也商议结束,因为死了太多的人,所以事情自然是太大了,需要有人回青城山禀报,也得给官家备案,这些人也要扶尸上山,安葬于洞天福地之内,所以一番商议之后,留重瞳子在此坐镇,而李昭旭则带人返回青城山报信。

  收拾情绪,重瞳子再次来到我们面前,表示感谢,我与他说了两句,然后将我师父的手信以及信物拿出,恭敬地递给他呈阅。

  因为彼此都有并肩作战的情谊,信物自然不用太仔细鉴定,看过了手信,重瞳子点了点头,如释重负地说道:“刚才我瞧见你卸下鬼面袍哥会白纸扇右胳膊的那一剑,以及跟铁牛硬拼的手法,魔气纵横,并非道途,心中还有些疑惑,如今瞧见你师父的手信,也终于算是明白了原由。”

  我点头,躬身说道:“真人,晚辈出身奇特曲折,故而与寻常之人不同,恩师曾言,那深渊三法极其适合我的修行,唯一的难处,就是功法被人下了手脚,修行施展得越久,便越容易狂暴入魔,并且还对我师父怀揣着莫名的恨意,不知道您有什么办法可解,求真人助我。”

  重瞳子瞧我说得陈恳,哈哈大笑道:“你刚才救我一命,我还寻思如何报答于你,没想到机会便这么快就来了。你师父当真是好眼光,说实话,此法举世之间,倘若说真的有人可解,也莫过于我重瞳子了。”

  这话儿说完,他不理旁边的纷纷扰扰,带着我来到另外一个院子,让我将这深渊三法的手段给他一一讲解而出。

  这法门对于修习魔功的人来说,自然是千难万难,绝世珍宝,但是与道门却是绝对冲突,我倒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也不讳疾忌医,当下也是一箩筐地全部抖落了出来。

  在听完了这些之后,重瞳子与我面对盘坐,单掌立于胸前,然后开始闭目推理起来。

  推演功法的这个过程,最为劳心劳力,我也不敢打扰他,只是在旁边默默等待着,大约一盏茶的功夫之后,他睁开了眼睛来,双眼四瞳骤然凝聚,然后死死地盯着我,好一会儿,他突然说道:“志程小友,你且施展这深渊三法,给贫道看看。”

  他这般一说,我完全没有二话,直接从地上一跃而起,气凝于身,双手兜圆,左右一抱,握住了一处浑圆无垢的气韵,魔气一涌,立刻将周遭的炁场疯狂牵扯,鼓荡风云。

  风眼。

  此法一起,我便又双脚踩地,平趟三四圈,构建几处快捷无比的通道,转引功法力道,承上启下,左右勾连,双掌击出,承载千钧之力。

  土盾。

  如此行云流水,我信心顿时就拔高了起来,晓得此法最适合于我,当即便使出了第三式——魔威。

  当我将着法门凝聚而出的时候,顿时感觉一股气血逆冲而上,在脑子里面一阵激荡,感觉脑袋顿时就着了火,气势汹汹地环顾四望,感觉四处都是丑恶的面目,恨不得一掌拍去过,将所有人都杀掉才好。

  这股戾气汹涌而上,而那重瞳子却突然出手,朝着我一掌拍来,我下意识地反抗,却没想到他的速度快捷得很,一掌印在了我的胸口。

  一瞬间,我感觉自己的心脏缺了一块。

签售会视频,没有能够去参加的朋友可以补足一下遗憾,另外,不许叫我黑胖子。蓝胖纸萌萌哒。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c1NTQ3ODcy.html,手机党注意浏览,蹭到WIFI再来看。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