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六十三章 甜蜜与温馨,不过对视一笑

2014年9月13日 更新

  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重瞳子在的身上连拍了二十多下,几乎每一下都用上了重手,让我感觉浑身的筋骨气血都在翻滚涌动,然而在被他拍中第一掌之后,我满腔的怨恨似乎消解了许多,而他越是拍打我,我的神志越发清明,身上痛,却已经能够控制住自己,没有再次反抗。

  重瞳子围绕着我拍打一阵,我感觉自己的胸口越来越闷,忍不住一口甜血喷出,重瞳子伸手一抓,竟然将这雾气给抓在了手中,一番揉搓,最后凝聚在了指尖之上,化作了一颗滴溜溜转动的血珠。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边的动静引起了隔壁小院的关注,小颜师妹越过围墙,一脸焦急地朝我喊道:“大师兄,怎么回事?”

  她以为重瞳子在伤害我,故而忍不住想要出手,我坐在地上,伸手制止了她,温言说道:“萧师妹,别着急,重瞳子真人正在给我治病呢,这是我师父求他帮助的,你不要误会。”

  我虽然这般解释,但是小颜师妹却依旧不甘心地瞪了重瞳子一眼,觉得他刚才拍我的那几十掌,实在是太重了,过分得很。

  瞧见小颜师妹这么一副着紧的模样,我心中多少也有些欢喜,不过此刻却也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没有多言。

  重瞳子不理会小颜师妹,而是缓步走到我面前,将我给扶了起来,温言安慰道:“志程小友,这门法诀我已然捋过了一遍,发现本身并没有什么漏洞,只不过那深渊魔王在你的脑海之中,种下了一缕精神种子,我虽然有瞳术,帮你暂时镇压,但是最终的炼化,还是需要你自己前来施为。具体的精神蛊惑,我已然解开,你也可以用得此法,不过有一句话我也要让你知晓,那便是你日后,即使用修罗之法,也得怀慈悲之心,可晓得?”

  我躬身应答,说是,志程一定管好自己,克己复礼,不会让诸位前辈担心操劳的。

  重瞳子笑了,点头说道:“茅山名门大派,自有一番规矩,而刘学道主持的刑堂也是最负盛名的地方,自然也用不着我来担心。”

  此番重瞳子以大智慧,看透了阿普陀安排在我脑海之中的暗门,将其拍打而出,凝成了血珠,不过根植在我心府之中的种子,却还需要我以修行和无上智慧来炼化,这个倒是难不住我,因为债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痒,我这体内磨难重重,倒也不介意多这么一处。

  将我的事情解决完毕了之后,我们又回到了原来的小院,这时李昭旭已然带着人离开了,不过还是留下了四把剑在此停留,场中一片狼藉,还有许多巨石散乱一地,那些死去的道友也都被抬到了屋子里面去,算得上齐整。

  徐淡定和李腾飞被安排在了房间里休息,我走进去的时候,气氛显得有些沉重。

  这两人中了鬼面袍哥会的蛊毒,阴蛇蛊,此法倘若三十天之后还不解开,只怕那繁殖完毕了的长虫就能够将他们给吞噬一空了。

  我虽然出身苗疆,但是一直接受的是正宗的道门传承,对于蛊毒,并不是很了解,但是瞧见两人脸色苍白,一片虚弱的模样,也晓得他们的情况并不是很好。

  我的问题算是暂时解决了,然而可不能将徐淡定给搁下,我回过头去,找到重瞳子,询问此事的解决办法。

  重瞳子久居此地,虽然自身并非养蛊人,但是对于此道多少也是了解的,晓得如果去找那下蛊的蛊师,自然是千难万难,而这世间能够有把握解蛊的人,当真不多。

  这是为何?

  相比于修道、修禅者,这养蛊人最是神秘不过,他们因为太具有威胁性的缘故,向来都是被历朝历代统治者所打压的对象,外部的压力使得这一类群体向来低调,大都分布在苗疆的大山之中,不世出,也没有什么名气传出来,一代又一代的隐秘传承,使得他们一辈子都隐没于深山之中,无法查询。

  重瞳子倒是认识一些养蛊人,不过却也没有把握一定能够治好,而徐淡定和李腾飞的病情却也不能久拖,一时间颇为发愁。

  然而聊了一会儿之后,那重瞳子却突然提出了一个人选来:“志程小友,我听说你在拜入茅山门下之前,曾经供职于宗教局中?”

  我点头,说是。

  我对自己的经历向来都不避讳,坦然承认,只听到重瞳子确认之后又说道:“既然如此,其实你倒是可以换一个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人力有时尽,毕竟太单薄,但是宗教局的有关部门,是分管全国各地诸类事宜的,你不如求助于他们,说不定还会有办法呢。”

  他这般说,我顿时就豁然开朗了起来,事实上,我在上茅山之前,也认识两个养蛊人,第一位是蛇婆婆,也即是努尔的师傅,这个瞎眼老太太十分神秘,我见得不多,但是能够培养出努尔这么优秀的巫门棍郎来,必然也是一方大拿;至于另外一个,那便是总局许老。

  总局许老许映愚,当年在那南疆边境的惊艳出场,完全将我心中对于蛊师的印象给颠覆了,在此之前,我一直觉得所谓蛊师,应该就是躲在人后,偷偷摸摸下蛊的家伙,哪里想到会有如此厉害?

  所以说,无论是什么法门,修炼到了极致,都是让人仰视的存在。

  总局许老这么厉害,或许能够解那阴蛇蛊之毒,不过我就怕自己求上门去,人家未必会搭理我。

  许映愚许老那是什么身份,顶天一般的人物,而我,只不过曾经是他麾下的一个小小办事员而已,他未必会记得我呢。

  不过我转念一想,他应该还是记得我的,倘若是我厚着脸皮求上门去,说不定凭着茅山的面子,也能够求得下来。为了徐淡定,这话儿我必须张口,当时便也豁然开朗了,将我的想法说给了重瞳子听,他点头,说那个人,确实有听过,不过他一直身居大内,在江湖之上倒也没有多少名声,你若是能够求得上他的门,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如此商议一番,到了天明,重瞳子继续留守此处,看守那些失去的同门,而我则只身前往附近的乡场,找到了一个能够打电话的地方,拨通了当年总局许老秘书留给我的号码。

  我的记忆力一直不错,尽管事隔多年,我也一直铭记于心。

  电话很快接通了,是一个浑厚的男中音,我表明了身份,没想到隔了这么久,他居然一下就听出了我的声音来,在得知我的来意之后,他让我等他一下,他立刻就去汇报。

  过了几分钟,电话又响了,我接通,得到一个确切的消息,许老点头了,让我带着人直接去帝都找他,他会安排后面的事宜。

  阴蛇蛊,这玩意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疑难杂症,唯一需要的,就是查找到这里面用蛊的区别,对症下药。

  总局许老的一口应诺让我欣喜若狂,此番徐淡定中蛊,其实也是因为我的缘故,倘若是他真的除了什么问题,我不但没办法向他老爹交代,对自己也是无法原谅的。

  我几乎是一路小跑,脚步轻快地返回了福云观附近的农家小院,将这个好消息告诉大家,在场的所有人都感觉无比的高兴,使得郁闷的气氛缓解了许多,中午时分,青城山接应的人马赶了过来,我与重瞳子告别,然后带着徐淡定、李腾飞以及小颜师妹一同北上,同行的还有老君阁的一位师兄。

  李昭旭既然已经准备将李腾飞纳入老君阁门下,自然会派着一人陪同,免得这小哥儿先是丧父,又是中蛊,精神上有些受不住。

  如此我们便离开了西川,乘坐火车北上,八十年代末的火车还没有提速,慢慢悠悠,不过徐淡定却并不在意,他甚至对自己身上的蛊毒都没有太多的关心,反而是对火车上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稍不留神就不见了人影,我去一找,发现这哥们正蹲在角落,跟别人聊得正嗨呢。

  小颜师妹也是没有怎么坐过火车,一切都感觉新鲜,我也没有别的心思,就一直陪在她的身边,每次她对我浅浅一笑,心里面都感觉暖暖的。

  两人以前相处的还算是默契,本来也没有什么,不过因为那次茅山后院事件,我夺走了小颜师妹的初吻,从此两人之间总是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很美好,也很酸涩,我不知道小颜师妹的心里面到底在想着什么,只是感觉她的小脸儿,最近总是会莫名起码地红。

  而每次看到小颜师妹脸红的时候,我的心中,都是充满了甜蜜。

  然而她并没有陪着我们前往京都,因为离家太久,她魂牵梦萦,一直想要回家一趟,见一见父母和家人。这事儿我也没有办法,于是答应了,让她在金陵附近下了车,而后便一直北上。

  我们出发之前,曾经给总局许老的秘书发过车次和时间,到了京都火车站,挤出拥挤的人群之时,一辆吉普车便行驶到了我的面前来。

  徐淡定惊叹:“哇喔,大师兄,好厉害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