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章 你不开心

2014年9月16日 更新

  第二个出来的是徐淡定,通过替身鬼灵的帮忙,他拥有比别人更加强大的分析逻辑能力,而且他自己的破阵能力,也是其中魁首,虽然没有我变态,但是却也一等一的强悍。

  不过尽管如此,他也花掉了比我多上一倍的时间。

  难怪刚才刘学道身边的那几个弟子,看着我的表情,就像见到了鬼一样。

  第三个出来的烈阳真人茅同真的徒弟,符钧是第四个,然而接下来,我却一直都没有瞧见过小颜师妹的身影出现,第九个,第十个,当第十个人出现的时候,我的心已经沉落到了谷底去,脸也彻底地黑了下来。

  尽管我不晓得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瞧见后面那几个人,也晓得单论小颜师妹的修为,绝对比他们要高一截。

  以萧师妹的修为,竟然拿不到前十名的名次,那么一定是这里面出现了问题。

  具体什么问题呢,我下意识地朝着刑堂长老刘学道那儿看去。

  在他身边的,只有几名新收的弟子,而其他的人都还在竹林之中主持法阵呢,我突然意识到,跟刑堂长老一起主持此次大试的杨师叔,一直都没有露面。

  他既然没有露面,那么一定是在阵中主持,而谁倘若是得到了他的眷顾,那么一定是通不过的。

  不得不承认,我们三袋弟子尽管有许多英才杰出之辈,但是跟杨师叔这样成名已久的茅山高手相比,到底还是欠一些火候。

  这件事情在根本上面,其实都是不公平的,谁能胜出,其实更多的在于主持法阵之中的这人心中所想,或者说这些刑堂弟子是否能够做到公正、公平、公开,如果被杨师叔这样的人物盯上了,别说是小颜师妹,便算是我,只怕也得跪在那片紫竹林中。

  杨师叔虽说并没有名列茅山十长老之位,但是从他当初击杀集云社朱建龙的手段,便能够瞧得出他的厉害之处,并不是常人可以小觑的。

  我咬着牙,冷着脸一直在等,结果到了第十五名的时候,小颜师妹终于出来了,披头散发,十分狼狈,额头和颈间的香汗连连,不晓得在里面吃了多少苦楚。

  小颜师妹是三代弟子的梦中女神,不仅是我,除了符钧这个榆木疙瘩之外,几乎所有人都围了上去,询问缘由。

  那明丽的女孩子擦了擦额头上面的香汗,装作不经意地看了我一眼,然后无奈地叹气道:“我一开始太粗心了,走错了路,结果绕了一大周,差一点儿就走不出来了。”

  我心中不爽,下意识地冷冷说道:“仅仅只是走错了路,哪里会这么狼狈?”

  小颜师妹听到了我情绪之中隐藏的怒火和失望,就像一个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儿,低着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自己学艺不精的缘故。”

  这女孩儿善良,打碎了牙齿往肚子里面吞,然而我却没有那么好罢休,转过身子来,巡视一圈,然后看向了主持此次比试的刑堂长老刘学道,寒声说道:“刘师叔,我有一点疑问,不知道盯着萧师妹的人,是谁?”

  刘师叔没有说话,他旁边的一个弟子则出来说道:“大师兄,九霄慈航阵五十多条变道,总共有四十人扼守,走入哪一条道,自然就有哪一个人在看着,这个是随机的,根据个人的机缘和运气来的,这里面是不会有什么差错的。”

  我看了小颜师妹这般狼狈模样,心疼得很,继续追问道:“我只是想知道,到底是谁在盯着萧师妹,是谁?”

  我的语气略重了,旁边议论纷纷的声音顿时一轻,都看向了我,晓得我是在闹事了,刘学道师叔这才将眉毛一掀,平静地说道:“是谁,这很重要么?志程,你是茅山大师兄,自该有大师兄的气度和规矩。所有的一切,我们都会汇报给掌教真人的,你若是对比试的过程中存在有疑问,自可以事后通过你师父,了解一切,你若是再这般闹事,胡搅蛮缠,我可要取消你的成绩了。”

  刑堂长老一贯以来,都是一张冷脸,就是对着我师父,都没有笑过,茅山弟子背地里都叫他黑面神,最是凶狠,符钧听到他的话音,立刻上来拉我,压低声音说道:“大师兄,我们回去再说,你可别激动。”

  他也越劝我,我越是感觉到一股怒火直冲天灵盖,脑髓都要煮沸了,想起之前跟小颜师妹说过的,她不去,我便不去,陪着她在茅山终老,下意识地想要跟刘师叔顶牛了,结果这个时候,旁边的小颜师妹突然一声清叫道:“大师兄!”

  我扭过头去,正好看见了小颜师妹那清纯而凛冽的目光,在那盈盈秋水里面,包含着很多复杂的情绪,以及告诫。

  小颜师妹曾经说过,如果我为了她而罔顾茅山大事,她这辈子都不会理我的。

  想到这么决绝的话语,我的怒火也终于算是平息了一点儿,没有再说话了,只是冷着脸站在一旁,符钧瞧见我闷闷不乐,便在旁边小声劝着我,而小颜师妹旁边,也围着一堆人劝解。

  那进入前十的人,想起许久不见梦中女神,自然是暗中神伤,而那些没有能够通过考核的,却也没有太多失败的挫折感,想着小颜师妹留在了茅山,而前面这一批最优秀的狼却都离开了,不由得有些摩拳擦掌。

  我们一番争吵,半个时辰便已经过去了,能够到达塔林的只有十七人,另外还有六人,则一直被困在了竹林之中,刑堂长老刘学道宣布了结果,然后请没有入选的人回去休息,而让此番通过考核的十人,去清池宫中聆听掌门训诫。

  收了尾,法阵消散,又是一片青翠欲滴的竹林子,我瞧见杨知修师叔带着主持法阵的刑堂弟子从林间陆续走出,便死死地盯着那杨师叔,而他则置若罔闻,根本不理会我,而是跟刘学道师叔镇定自若地交代一番之后,独自离去。

  他的嘴角一直都有小弧度的翘起,看在我的眼中,仿佛就是在嘲笑我一般。

  我紧紧攥着拳头,却将胸腹之中的这股怒气强忍了下来。

  匹夫一怒,血溅三尺,然而杀了人之后,能够有什么用呢,对事情一点儿帮助都没有,那又何必生气,何必发怒呢?我已经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人了,自然会有些城府,晓得此时上去争执,只会落人口实,便按捺下来,与众人前往清池宫。

  山巅正殿,师父与诸位长老盛装出席,一派得道真修表现,对我们这些通过审核的人多加训诫,告诉我们,此番出山,我们将加入朝堂之中,代表茅山行事,一定要好好表现,给茅山争光。

  诸如此类的话语,不过都是些套话,着重的是仪式感,倒也没有什么好听的,散了之后,我师父陶晋鸿将我和符钧给叫到了偏殿的房间里面谈。

  没有了别的人,师父倒也不像刚才那般严肃刻板,开场便拿我表扬道:“志程,你这回拿了一个头榜头名,倒是给为师挣回了不少面子。”

  我瞧见师父心情不错,不过也不敢一上来便提小颜师妹,小声应承着,师父又对符钧劝慰了两句,说道:“符钧,你天生资质并不算佳,差一点就没有被列入门墙,难得的是你这些年来一直勤练不辍,完美地履行了当初对为师的承诺。这一点,很难得,你今天之所以取得这般的成绩,也离不开这么些年的努力。”

  符钧诚惶诚恐地说道:“弟子不敢,弟子资质驽钝,唯有以勤补拙,方才不会被众师兄弟甩在身后去。”

  师父摆摆手,温言说道:“符钧,你不必妄自菲薄,私底下我说句实话,为师这些年也收了这么多徒弟,但是最满意的只有三个——你可晓得是哪三个?”

  符钧恭声答道:“大师兄在八岁之后就被师父您收为弟子,这些年来带着众位师兄弟修行悟道,无论是修行,还是品行能力,皆冠绝茅山三代弟子,这三人,必有他一个;小师弟萧克明,自入山来,天资聪颖,举一反三,突飞猛进,诸法皆熟络于心,而后又与李师叔祖修习,传承符王衣钵,想来也有他一份;至于另外一人,恕徒儿愚钝,不敢妄猜。”

  我师父点了点头,然后指着他说道:“猜对两人,却偏偏忘记了你,这些年来,倘若不是你以身作则,树立榜样在前,我清池宫门下的子弟,未必会有这般的勤快。天赋天注定,而你这般的执着,才是最难得的。说到这里,为师倒是有些事儿,要跟你商量。”

  符钧恭声说道:“师父请讲。”

  师父说道:“你大师兄,名列外门,自该去外界闯荡,不过我还是缺一个督导弟子,所以想留你在这儿,你觉得如何?”

  师有令,弟子不敢不从,而且这责任重大,符钧欣喜答应,师父勉励了他几句,让他出去,然后回过头来,盯着我说道:“志程,我看得出来,你不开心,很不开心。”

  1. 散户:

    小颜师妹终于出来了,披头散发,十分狼狈,额头和颈间的香汗连连,不晓得在里面吃了多少苦……我瞧见杨知修师叔带着主持法阵的刑堂弟子从林间陆续走出,便死死地盯着那杨师叔,他的嘴角一直都有小弧度的翘起,看在我的眼中,仿佛就是在嘲笑我一般。…………感觉小师妹在阵中遭遇三撇胡子的杨师叔一顿猥亵!很有可能长期被骚扰,小师妹之前就毫无缘由说杨师叔不是好人,杨师叔又时不时从草丛里钻出来!难道洗澡被偷窥过?

  2. 九月:

    不至于,毕竟主持法阵的还有别人,不可能这么大胆。以闯阵的借口为难,小小调戏倒是有可能。平日偶尔应该也骚扰。真是斯文败类。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