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章 棒打鸳鸯的终极秘密

2014年9月17日 更新

  我自然很不开心,因为小颜师妹不能跟我一同出山入仕,两人分别再即,这情形对于两个刚刚确立恋爱关系,恨不得整天黏在一起的青年男女,不管怎么说,都是一件让人郁闷无比的事情。

  更何况这里面还参杂着某些我认为的黑幕,某些令人呕吐和肮脏的东西。

  矛头直指此番带着我们出山的杨知修师叔,倘若真的是他怀着某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在比试之中使了手脚,只怕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了自我的情绪。

  我跟师父陶晋鸿,这些年相处下来,亦师亦父,本来隐忍不发,是怕冲撞了长辈,而此刻他主动提及,我便也没有再做控制,直接将我心中的怀疑,全数都说给了师父听。

  我师父私底下倒也温和平缓,安静地听我说完之后,点了点头,突然问了我另外一个问题:“你跟英华门下那个姓萧的小妮子,是什么时候对上眼儿的?”

  我小心翼翼藏在心里面的秘密,竟然一下子就给师父看透了,顿时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师父瞧见我这一副窘迫的模样,笑了笑,说亏你还是从南疆打过仗回来的呢,多大点的事情,至于这样么?

  我窘迫得手脚都没处放,抱着胳膊问道:“师父,你是怎么知道的啊?”

  我师父笑了笑,回答道:“现场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所有人里面,就你反应最大,一副穷追猛打的态度,叫别人怎么不怀疑呢?我跟你说过无数遍,心里面要藏得下事情,这样才能更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可晓得?”

  我低头,表示晓得,却又是不甘心地说道:“师父,这一次比试,真的很不公平,我怀疑杨师叔刻意对小颜师妹进行打压了,方才会出现今天的这结局,你不信,可以去查一查。”

  师父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平静地说道:“我知道,英华门下的那个小妮子,本来是可以出山入仕的,杨师弟也的确是受人指使,使得她没有通过了考核。”

  “师父,原来你知道啊,那人到底是谁?”得到了师父的承认,我兴奋莫名,感觉事情还有转机,于是站起来问道,希望着师父出来主持公道。

  然而师父却冷冷地说出了一个字:“我!”

  “你?”

  听到师父风轻云淡地说出这么一句话儿来,我满腔的怒火全部都变得冰凉——我心里曾经猜测过很多答案,譬如是杨小懒对我余情未消,所以指使杨知修从中使坏;又比如杨知修对小颜师妹有一些非分企图,那天瞧见我们在桃花林下的亲密动作,故而打压;然而却万万没想到,最终的结果,竟然是我最敬重的师父,从中下了手。

  我思绪万千,然而千言万语最终化作了一个问号:“为什么?”

  我入茅山多年,对于面前的这个男人已经是深入骨髓的信任,无论是往昔的老鬼,还是今朝的茅山掌教陶晋鸿,我都不相信他会做出损害我的事情,故而才会有这么一问。

  师父瞧见我并没有暴跳如雷,反而是强忍住心头的情绪,缓言询问,晓得我已经能够控制住自己了,欣慰笑道:“此事我若隐瞒,恐怕你会有心结,从而影响到你我师徒之间的感情,所以我也告诉你也无妨。茅山道士不忌婚嫁,更何况你并没有入道籍,看到你能够找到心头所爱,我自然是乐见其成的,更何况那小妮子在这茅山之上,也是一朵令人垂涎欲滴的花儿,采到了算是你小子有本事。不过你可否猜到,为师为何会这般做么?”

  我摇头不知,不过却也晓得师父做事,自然是有着自己的道理在,于是再次询问。

  师父伸出手来,摆弄了一个“八字”,严肃说道:“你身怀山鬼老魅聚邪纹,命中当有十八劫,是个多灾多祸之人,虽然不如天煞孤星一般命硬,但也还是会妨碍至亲之人,这也是当初李师叔不让你常年在家的缘故;我作为你师父,命势其实也会受了影响,然而李师叔为了茅山,却将这劫难给扛了过去;你和萧应颜那女孩儿,自然是天作之合,然而倘若真的结成连理,那不是爱她,只能是害她,你难道想没过两年,就抱着一具尸体,面对一座孤坟,独自话凄凉么?”

  我终究是年轻人,想得没有那么多,这些年来在茅山之上稳定的生活已经养成了陋性,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此刻的安宁,却忘记了我这些年的平静,是李道子用折寿的代价,换来的。

  我满心欢喜,满脑子地想着和小颜师妹长相厮守,幸福绵长,却忘记了自己其实是一个命运多桀的灾星,任何与我接近太多的人,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

  越是亲近,便越容易受到伤害,师父刚才的问题,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一首词。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苏大先生思恋亡妻的《江城子》,每每读起来,都感觉到无所不在的凄凉和悲伤,而倘若这思恋对象变成了小颜师妹,那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有句话儿说来很假,但是我却感觉,如果有可能,我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换来小颜师妹的一身安康。

  思绪千转百回,我立刻感受到了师父浓浓的关切之意,满腔愤恨也消散于无形,然而终究还是有些不甘愿地说道:“师父,难道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么?”

  师父笑了:“世间哪里可能有绝对之事,你们两个小家伙的情谊若是真挚,十八劫一过,天天腻在一起,也是没事的;即便不过十八劫,只要方法得当,也是没有问题的。现在的问题在于,英华真人的那徒弟终究修为太浅,福运薄凉,此刻跟你出山,性命有损。你须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我躬身答道:“多谢师父教诲,志程再也不会胡思乱想了。”

  师父摇头笑了笑,说道:“你当我徒弟,也有十多年了,我能教你的,都教给你了,时至今日,你即将下山,白手起家,开创一份基业,也算是出了师,理论上来说,只能靠自己了。不过你且记住,茅山,永远都是你的后盾。”

  我点头,表示晓得。

  师父又说道:“官场险恶,风波诡疑,这些都要你跌怕滚打,自己去悟,我能送你的不多,这里有《神池大六壬》一本,是你师祖虚清真人从神秘的天山神池宫中所得,先转呈于你。古易有三式,分为太乙、奇门、六壬,而以起源于河图洛书的六壬为宗,此法依据天时、地利、人和的关系,随日、月、星、辰的变化,改变天干、地支符号的运作状态,谋算世间万态,乃帝王之术,也是市井之术,你若是有闲暇,多翻翻看看,可以活络思维。”

  我小心地从师父手中接过这一本泛黄的青皮书籍,查看书脊,上面写着“天山清池宫,神机子编撰”,心知此物珍贵,乃师父赠与我压箱的手段,当下也是小心收好,然后道谢。

  赠完书,师父又递给了我一个乾坤袋,此物两个巴掌大,外面绣着八卦与太极,黑白两色,简简单单,而将袋子给打开之后,里面有八面巴掌大的小旗,每一个旗子上面都各绣着狮子、鹿、马、龙、麒麟、咬钱蟾蜍、貅以及鳌,花团锦簇,颜色各异,然后上面则有不同的卦象,分别是乾、坤、震、巽、坎、离、艮、兑八种卦象。

  我将这几面旗帜掂量在手中,感觉沉甸甸的,并不像是棉布或者丝绸,反而有一种金属的质感,打量一番之后,我疑惑地问道:“师父,这是什么?”

  师父说道:“此乃八卦异兽旗,可镇压恶灵异兽、敏捷之徒,最是了得,也是茅山十宝之一,用法和法诀我已经夹在刚才那本书里面了,用作防御之法,最是了得。你既然有了那把魔剑,再加上这八面旗帜,天下之大,也可去得。好了,你且好好拿着,用作防身吧。”

  这一文一武两物件交代清楚之后,师父便没有再说此事,而是跟我谈及了离开山门之后的一些事情,如何发展,如何与茅山诸位同门配合行事。

  话儿说了很多,但是我记住了最中心的两个意思。

  第一,那就是必须要有自己的班底和力量。

  第二,杨师叔虽然是我的长辈,但最后还是要我自己做主,不要唯命是从。

  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有的事情,终究还是自己去尝试,方才能够知晓酸甜苦辣,各种心酸苦楚,还有两天的时间处理个人事情,然后去宗教局报道,我便不与师父多说,谈完之后,我便出了偏殿,找到小师弟萧克明,让他帮我传话,看看能不能在离开茅山之前,跟萧师妹私下会一次面。

  我得将事情最终给定下来,免得夜长梦多,最后总是惦记。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