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七章 神秘的小女孩儿嘤嘤

2014年9月17日 更新

  胖妞消失于安南边境的森林之中,已经有七八年的光景了,我曾经无数次联络前线的战友帮忙寻找,然而却一直都没有再次出现,让我心中难过,然而这事情也是没有办法的,莽莽林原,哪里能去找这么一个小猴子呢?

  不过我倒也不会太担心胖妞的安危,毕竟拥有着狂化怒身的它,只要想逃,应该很少有人能够拿捏得住它。

  阔别良久,难道我们终于又要重逢了么?

  我的心扑通扑通地跳,小心翼翼地靠近而去,草丛之中的那东西似乎安静了些,停留在原地,在我的炁场感应中,那儿蹲着一个不大的生命,蠢蠢欲动,随时准备逃离。

  然而那东西蹲在那儿,似乎对我也有一些亲近之感,我走上前去,将草丛拨开一看,却见竟然是一个清汤秀发的小女孩儿,年纪也就七八岁,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不合身,一看就像是从山民家里面偷出来的。

  这孩子头发乌黑,一双眼睛晶莹剔透,狐媚眼,一点朱唇,尽管脸上脏兮兮的,但是皮肤难掩的特别白,就好像大雪过后的林原,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四目相对,不知道怎么回事,我总感觉与她是那般的熟悉,就好像认识很久一般。

  这孩子哪儿冒出来的?

  我看着她,愣了半天,别的不说,麻栗山这一带,可出不了这么一个肌肤赛雪的小女孩儿来。

  我们足足凝视了一刻钟,我才反应过来,和颜悦色地出声问道:“小妹妹,你怎么在这里,你的家人呢?”

  那小女孩儿黑黝黝的眼睛直视着我,娇嫩的嘴唇嚅动了好一会儿,但到底没有说出什么话儿来,我瞧见她似乎不愿意说,自觉没趣,也没有继续追问,左右看了一下,发现这里离麻栗场也就十几里路,并不算远,以为就是附近的小孩儿,想一想,便没有再理,继续前行。

  然而我刚刚走出没多久,有感觉身后有人在草丛中追逐,那脚步轻盈,身法极快,而当我扭过头去的时候,草丛之中,又停着一个黑影。

  这回我算是明白过来,那个一脸无辜、眼睛大大的小女孩儿,并非寻常之人。

  这世间能够跟得上我的脚步的小女孩,还真的不多,我这是怎么回事,回一趟家,竟然碰到这么一位神秘而古怪的小女孩儿呢?

  我再也没有着急赶路的心思,拨开草丛,走到她的跟前来,蹲下,然后盯着她的眼睛,认真地问道:“小妹妹,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呢?”

  小女孩儿将手指放在嘟起的嘴唇上,思考了好一会儿,这才艰难地说道:“我、认识、你!”

  她说话的口音非常古怪,就好像从来没有开口说过话一样,喉咙里面有一块骨头卡着,十分艰难,不过意思倒是表达得十分清楚,我有些惊讶了,这小女孩儿看模样,也就七八岁,而我上茅山也有那么多年,在此之前,又在南疆战场又待了几年,怎么可能见过面,她又是怎么认识我的呢?

  不过面对着这个奇怪的小女孩儿,我也不能用寻常的思维来对待她,于是耐着性子问道:“那你叫什么名字呢?”

  小女孩儿歪着脖子想了半天,然后不确定地说道:“嘤嘤、嘤……”

  嘤嘤?

  这名字倒是不错,我点了点头,继续又问道:“那你的家人呢,也就是你的父母,爸爸妈妈呢?”

  小女孩儿摇摇头,眼神有些黯淡:“都、死了。”

  “啊?”

  我下意识地张大了嘴巴,仔细地看了她小半天儿,瞧她年纪小小,倒也不敢询问她的家人是如何死去的。我又问了她几句话,有的她回答,有的却只是摇头。完了之后,我将得到的信息大概地捋了一遍,猜测这小女孩儿可能是这附近一位隐世不出的大拿之后,父母遭了仇人杀害,就剩她自己一个人在这山里面游荡,饱一顿、饥一顿地过活着。

  我自觉得我已经是够可怜命苦了,却不料世间还有这般的可怜虫儿,当初我遇难,好歹有青衣老道和老鬼帮助,父母尚在,而她呢,就像山里的野狗,四处游荡,几多可怜。

  这小女孩儿长得很漂亮,精致可爱,一双小小的丹凤眼还有几分狐媚味道,勾人心魂,十分惹人怜爱,我狠下心,也生不出将她再仍在山里的心思,也是跟她商量道:“这样吧,我正好下山,将你带到儿童福利院去,好么?”

  儿童福利院也叫做孤儿院,麻栗山附近没有,但是在金陵那种大城市,却应该能够找到,那里面有好多小孩儿,想来也是不错的去处,然而我这般一说,她却猛摇头,坚决地说道:“不去!”

  我看她很坚决,想了一想,又问道:“这样的,叔叔有一个师门,在茅山,我看你也是有一些修行基础的,你若是愿意,我把你带回茅山去,求我师父来带你,你看可好?”

  茵茵一听到“茅山”二字,又是奋力摇头,仿佛受到什么惊吓一般,不住地往草丛深处退去,我有些发愣,郁闷地问道:“这也不去,那也不去,你到底想怎么办?要是不行,我自个儿走了,让你自己在这山里面待着哦?”

  我想吓唬她一下,结果这小女孩儿一下就冲了过来,紧紧抱着我的腿,小小的脸颊蹭在我的腰间,一边哭,一边说道:“我、我哪都不去,我就认识你,哥哥,我跟你走——带我走!”

  这小女孩儿别看没几十斤,但是劲儿可大,抓着我的腿,死死抱着,捏得我生疼,腿都迈不开。

  我很无奈,瞧着她好一会儿,跟她小声解释道:“小妹妹,哦,嘤嘤,别闹,叔叔有自己的工作,带着你,真的不合适,我送你去叔叔的师门吧,那儿有好多大姐姐,可以陪你玩儿,也可以照顾你。”

  我好言相劝,结果这小女孩儿就是认死理,就是不肯答应,翻来覆去就是一句话:“我就认识你,哥哥,我跟着你,一起。”

  两人在山道上面磨蹭半天,我没了办法,一脸郁闷地说道:“好好好,我答应你,你放开我先。”

  那小女孩儿认真地看了我一眼,然后犹犹豫豫地将小手儿放了开来,我却一个扭身,直接朝着前方轻纵而去,脚尖轻点,飞快而行。

  我二话不说就跑了,那小女孩儿先是一愣,然后惊慌失措地紧紧追来,她身法快,都是轻身提纵的法门,一开始倒也不弱于我,不过到底人小力弱,没多久就被我拉开了距离,不过她依旧咬着牙,紧紧追来。

  我本不太信这突然冲出来的小女孩所说话语,所以便有意跑开,想要将她的底牌逼出来,然而没想到越走越远,她渐渐追不上了,我心中不由得有些牵挂,正犹豫着是否回头去看一眼,便听到一声凄叫道:“哥哥、哥哥……等等我,哥哥,等等嘤……曰啊……”

  我回过头去,瞧见嘤嘤并没有能再追来了,而是摔倒在了地上,就再也没有爬起来,而是可怜兮兮地嚎啕大哭。

  她的哭声很特别,有着小孩子的稚嫩,也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听着是那么的绝望,好像自己已经被全世界给抛弃了一般,让我也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心疼来。

  我停住了脚步,捂着起伏的胸口,思绪陷入了一种纠结的状态。

  我想起了自己,想起倘若当年李道子就这般挥手离去,只怕我已经是黄土之下的一杯尸骨了,哪里还有今天这般的模样?

  嘤嘤坐在地上哭泣着,破破烂烂的长衣里面,伸出雪白如藕的手脚来,像一个被丢弃的布娃娃,我回到了她的面前来,低头看着她,大概是感受到有人过来,她扬起了头,精致的小脸儿上面全是斑驳的泪痕,眼睛里面充满了绝望和怯弱,我心中不由得一阵爱怜,俯身将她给抱了起来,轻声说道:“嘤嘤,叔叔错了,叔叔不该骗你,我可以带你走,不过你一定要听话,知道么?”

  茵茵眼中立刻流露出了金子一般的闪光,死死地抱着我,然后认真地点头:“嗯,嗯,我听话,很听话的。”

  我下定了决心,当年我既然能够带着胖妞出山,此番也可以带着嘤嘤离开,她有基础,我可以仔细地教她,教到十八岁,教到她有自主的能力,再让她自己去飞。

  嘤嘤,你永远都不会被遗弃,我会看着你成长的。

  我牵着嘤嘤的小手,她也紧紧抓着我,生怕我再次逃离,两个人,一大一小,我们朝着山外走去,缓缓而行。

  朝阳照在我们的脸上,如此温暖。

  出麻栗山,我给嘤嘤换了一身正常的童装,梳洗打扮一番,顿时就光彩靓丽起来,就像闪闪的小明星,然后我们先是乘汽车,又转火车,一番辗转,终于到达了江阴省会金陵,这儿是我的大本营,最是熟络无比,我没有多做停留,直奔省局,前去办理调动手续。

  我入中央,这是我师父跟总局谈过的,手续一路畅通,倒也没有太多的波折,当我将档案拿回来的时候,便已经意味着,另外的一段人生旅途,即将到来。

  1. 千雪凌天:

    小白狐????

  2. 尹悦:

    嘤嘤,也就是尹尹,尹悦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