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九章 精锐工作组之议

2014年9月18日 更新

  来人却是先期到达京都入职的徐淡定和张大明白,两人多日不见,退下道袍,穿上束身的黑色中山装,头发剃成了板寸,跟往昔在茅山之上的飘逸淡然截然不同,显得更加的干练和精神。

  模样改变不少,但是人却依旧还是以前的人,对我的敬意犹在,双腿并起,朝我恭声喊道:“大师兄!”

  四合院的那位大妈原本以为我就是一个带着女儿的普通单身男青年,这八卦的话儿说得正是意犹未尽,骤然瞧见这么两个打扮严肃的汉子上前过来与我恭声招呼,身子一弓,下意识地也站了起来,一脸敬畏地看着我。我见徐淡定和张大明白吓坏了这位大妈,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然后平心静气地招呼这大妈,结果她到底还是受到了惊吓,草草说了两句之后,仓皇离开。

  徐淡定和张大明白瞧见大妈离去,嘿嘿直笑,然后张大明白对我说道:“大师兄,你可真不够意思,到京都了,也不跟师弟们打个招呼,就这么鬼子进村,悄悄地来了,你让我们这些当师弟的,面子怎么搁?”

  张大明白是烈阳真人茅同真的首徒,性格豪爽而暴烈,身手也十分不错,跟我关系倒也还行,而旁边的徐淡定也温言附和道:“对,该罚,该罚!”

  三人喧闹一番,徐淡定和张大明白就准备拉着我往房间里面走,我却拦住了两人,说道:“咳咳,里面有人,且打住!”

  两人侧耳倾听,听到里面有水声哗哗传来,顿时露出了疑惑的表情,而张大明白深深吸了一口气,神色立刻变得暧昧了起来,朝着我嘿嘿坏笑道:“大师兄,就这几天的时间,你竟然就找到了软妹子,也太厉害了吧?”

  徐淡定诧异地看了我一眼,有些疑惑不解。

  虽然我与小颜师妹的事情并未公开,但是他却晓得我是喜欢小颜师妹的,然而这刚刚一走出茅山,就又勾搭上一位姑娘,的确有些不像是我的作风。

  我为了避免误会,将事情跟两人详细说了一遍,特别提出来,说这小女孩儿是修行上面的天才,小小年纪,便有不弱的修为,只不过好像受到了刺激,性格有些怕生,对我也比较有依赖性。

  当得知里面的那位异性也就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儿,张大明白也没有再开玩笑了,只是告诉我,说如果有可能,最好还是送上茅山去,要不然你带着她,还如何工作?

  他这话儿说得在理,也正是我所担心的,因为即便嘤嘤修为不错,能够自理,但是她终究还是不能跟着我走南闯北,我这工作有很多危险的任务,我也不可能像带胖妞一样,带着这么一个小女孩儿去,这样子不但是无组织无纪律,也是对嘤嘤的不负责任。

  我沉默了,然而这时门“吱呀”一声响,披着一头湿淋淋长发的嘤嘤像一个天使一般出现在我面前,委屈地跟我噘嘴喊道:“哥哥,没有毛巾。”

  沐浴过后的嘤嘤肌肤赛雪,穿着我一件大大的确良衬衫,楚楚可怜地站在门口,像一个小天使,着实将徐淡定和张大明白给惊艳了一番,我赶忙从行李包中翻出来,将她的头发给擦干,然后给嘤嘤介绍旁边这两位师弟:“这是你徐淡定徐叔叔,这是你王巍王叔叔……”

  我这话儿还没有说完,张大明白就抗议了:“哎,等等,大师兄,你可别闹了,人家嘤嘤叫你哥哥,我和淡定兄哪里敢自称叔叔?小嘤嘤,你就叫我张哥就好了,实在不行,叫我老张也可以。”

  瞧见这般可爱的小女孩儿,他表现得格外热情,就连一向冷静的徐淡定,笑容也比平日里多了几分。

  嘤嘤就像是一个小天使,温暖着每一个与她接触的人。

  我刚刚将嘤嘤收拾干净,张大明白就催了:“走,走,大师兄,东来顺涮羊肉,咱们走着,今天一来是给你接风,二来是认识了嘤嘤,咱们得好好吃些。”

  两人簇拥着我和嘤嘤,一路来到了附近一处很有名的京味火锅店,要了一个安静的桌子,翻滚的白汤,薄如蝉翼的鲜嫩羊肉,以及红红的蘸料,热气蒸腾之间,气氛十足。

  茅山道士不忌口,平日里虽然也会有所管束,但也不严格,于是又点了些酒,一边喝,一边聊。

  酒过三巡,我瞧见嘤嘤瞧见了肉,倒也不害羞矜持,自顾自地涮着羊肉,也不管她,开始询问起两人在总局这几天的情况来。

  徐淡定话不多,基本上都是由张大明白来讲的,他告诉我,说杨师叔入了政策研究办公室,任职副主任,那是个高屋建瓴、清贵而显要的工作,负责政策方向上面的制定,不插手具体的内务,至于其他师兄弟,有的留在了中央部门,有的则直接下放到了各大区总局,就留了他和徐师兄两人,在这总局二处的行动部门挂着,说要参加选拔分组。

  说完了基本情况,张大明白叹了一口气,说道:“以前在茅山之中,当真不晓得世事艰难,只以为自己是天下之间的顶级道门,等到真正出来了,方才晓得我茅山封山锁门这么些年,实在是夜郎自大,人家龙虎青城,早已超过我们,特别是龙虎山,局里的各个部门,以及几个大分区的单位,关键位置,或多或少都有他们的人在——有的就是龙虎弟子,有的则是跟他们有密切关系的人,细细一数,这网织得可真够大的,我们想在朝堂之上站稳脚跟,任重而道远啊!”

  张大明白长长叹气,语气消沉,我笑了笑,拍拍他的肩膀说道:“龙虎山这么些年,一直跟着风向走,屹立不倒,这也是常理之事,而且这几年是权力跌宕起伏最严重的时间,所以不必太在意。再说了,龙虎山势大,最担心的不是我们,而是局里面的元老重臣,我们目标小,反而好混一点。”

  几人相互安慰,我又问道:“你们刚才说的那内部选拔分组,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回说话的是徐淡定:“是这样的,最近部门在调整编制,精兵简政,因为地方上面的精锐行动组模式效果不错,所以总局准备抽调骨干精英,组成几个常备的精锐工作组,从组长到组员都还没有定下来,最近正在接受报名,而我和大明白则已经被预留了位置。我们两个这次紧巴巴地找过来,就是想让大师兄你来牵头,夺下一个组长,以后我们好跟着你混,你吃肉,我们喝汤。”

  我听在耳中,颇为意动。

  要知道,我在来之前,曾经很认真地考虑过我自己的位置,此刻的我可不是当年那个十五岁的小屁孩儿,屁颠屁颠地跟着别人后面转悠,我是茅山大师兄,自然是要走到领导岗位上来的,要不然怎么能够代表茅山,发出声音呢?然而让我跟杨知修师叔一样扎身故纸堆,跟一帮中老年人勾心斗角,又实在不是我所期待的,所以这么一个常备的精锐工作组,既能够让我发挥专长,也可以建功立业,积累升迁的资历和话语权。

  我谦虚两句,说可别这么讲,在那工作组,时刻都是要拼命的,既不能吃肉,也不能喝汤,只怕你们跟了我,到时候累了,得骂我的娘呢。

  张大明白摆手说道:“大师兄,你是我们茅山三代弟子之中扛旗的人,若说信任,相比阴不阴阳不阳的杨师叔,我们更喜欢你呢;跟你混,不过就觉得背后不会中枪,有功劳的时候,也不会有人瞒着呢。”

  虽然提前我几日来到京都,不过他倒也是明白了这官场之中的险恶,这是责任,我没有再假惺惺地推脱,而是将杯中残酒饮尽,然后说道:“行,待过两日我去局里面报道,立刻就去报名,参加组长的选拔。”

  三人一番商定之后,便没有再多说,低下头来吃涮羊肉,结果这不瞧还好,一瞧只见桌子上面的几盘羊肉都给一扫而光了,没肉吃的嘤嘤正咬着筷子,一脸期盼地朝着我们问道:“哥哥,没肉肉了!”

  说要请客的张大明白自然是一声哀嚎,怎么都想不明白,这么小小的一姑娘,怎么会这么能吃肉?

  他刚才点的,可是四人份的量啊,一眨眼的功夫,就全没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吃货伤不起。

  好在此番前来,张大明白兜里揣着足够的安置金,付一顿饭钱,倒也是绰绰有余,再看看嘤嘤那可怜兮兮的馋肉模样,一挥手,叫人又上来一大堆。

  此番酒饱饭足,我们结伴而回,张大明白大大地破了费,荷包都瘪了,难得嘤嘤叫了他一声“张大哥”,那心儿都化开了,嘴笑得都咧到耳朵上。

  我们的住处在一片,都离得不远,大家在胡同口分别,我拉着嘤嘤往家里走,摇摇晃晃,嘤嘤吧唧着嘴巴,嚷嚷道:“张大哥真是好人,明天我们又去好么?”

  这话儿差点将我给吓趴,顿顿东来顺,这姑奶奶我可养不起,回到院子,四处都有人家灯火,我瞧见门口蹲着两个人,还没仔细看去,便瞧见有人一跃而起,一把将我给抱住。

  1. 大师兄:

    都不喜欢杨知修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