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章 你好,我叫王红旗

2014年9月19日 更新

  从东来顺一路晃荡回家,我并没有喝高,只不过这般晃晃悠悠地牵着嘤嘤,倒也十分有趣,而嘤嘤也以为我醉了,比平日里懂事许多,不但一路小心搀扶,遇到猫啊狗儿之类的,还帮着我赶了开去。

  就像一个女儿照顾酒醉过后的父亲,这种感觉让我感到十分舒适,然而回到院子,突然窜出一个人过来,与我相拥,她便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小猫,炸了毛,直接踢出一脚,朝着那人的肚子攻去。

  那人猝不及防,唯有硬接,结果一捞便抄住了嘤嘤最凶猛的一击,显示出了扎实的功底,然而嘤嘤却并非一招,她松开了跟我紧紧相握的手,一个俯冲,直接将这人给扑倒在地,接着一声凄厉尖叫,挥爪朝着那人的脸上抓去。

  她这势头凶猛,不过被她扑倒在地的那哥们反应倒也不差,身子一扭,如游鱼一般脱离了她的攻击范围,轻松躲避,而旁边则有一个人朝我喊道:“老陈,你丫从哪儿找来这么凶悍的一小姑娘,再不喊住,努尔可就要失手伤人了。”

  这个朝我喊话的,是我的老友王朋,而在院子里被嘤嘤拼命追逐的,则是我的好兄弟努尔,两人深夜来访,在院子里等候,想必也是得到了我来京都的消息,匆匆赶来。

  这四合院不连我,一共住了五家人,院子小,一有动静里屋就知道了,白天出现的那个大妈将门推开,有些不满地说道:“大半夜了,能不能别这么吵?你们……”

  这话儿还没有讲完,但见一道身影“刷”的一下,从她的眼前掠过,快若鬼魅,还没有回过神来,有一道略小的身影又“刷”的一下,顿时就吓尿了,“乓”的一声,把门管得严严,后背抵住木门,直念“菩萨保佑”,结果那心脏还是扑通跳个不停。

  我瞧见这院子里的邻居都给两人惊动了,只怕再闹下去,我刚刚收拾好的房子又得搬家了,赶忙叫停两人,然后将这三个家伙都给叫道了屋子里去。

  刚刚搬家,啥也没有,没茶没水,不过我们是老朋友,也没有什么讲究的,嘤嘤这时已经晓得了努尔是我多年的好友,羞红了脸,搬着两个板凳过来请客人坐之后,自己就跑出去洗漱了。

  关于嘤嘤的来历,我又得费一番唇舌解释,不过王朋和努尔倒也不是好奇之人,稍微谈了几句之后,便拿出了打好包的京都烤鸭和猪头肉,以及瓶装二锅头来,拉着我说道:“虽说你跟你茅山的师弟们喝了一顿,不过我们这老兄弟的,若是不再喝一顿,实在是讲不过去。”

  我自然是来者不拒,找来了原户主留下来的碗筷,在桌子之上摆开,然后一边饮酒,一边聊起天来。

  三个老朋友、好兄弟,自南疆一别,也是多年都没有再重新汇聚在一块儿来,一旦打开话匣子,话儿当真是说不完,努尔只能说腹语,更多的是沉默,王朋这人为人稳重、沉静,不过也是一个“酒逢知己千杯少”的人,讲起当年之事,颇多感慨。

  通过谈话得知,王朋当年在南疆战场也是战功赫赫,一直坚持到了战争结束的两年前,方才返回西南局,而后又直接前往中央,在二处的行动部门供职,三十多岁的他现在已经是居中骨干,无论是修为,还是威望,都足以撑起一片天地来,此番行动部门编制改革,他也要争上一席之地,要知道这组长可是统领着全国最精干的一批修行者,冲锋在前,功劳满满,倘若是能够坚持过十来年,下放出去,功劳浅薄一点儿的,也得是一省负责人。

  要倘若是积功更重一点,说不定就能够成为一个大区的负责人呢。

  什么是大区,我们这个部门跟一般的行政单位是有区别的,所以基本上按照大军区一样的编制,所辖数省,真正发生什么事情,一般都是由大区来解决,实在不行,再求援中央。

  王朋后面站着的是青城山,他要争这个位置,那是很自然的事情,不过此番工作组总共会选拔出三组来,倒也跟我倒也不会有太多的冲突,而且有这么一个对手,也是我的荣幸,当下我也是恭祝他能够争得那个位置,也好大干一番。

  王朋对我说道:“茅山选取这么一个时间节点,派驻门下弟子进驻局里,当真是恰到好处,相信你师父也是希望你能够争得一个名额,所以你也一定要加油哦!”

  我们连着又喝了几杯酒,饮完之后,王朋看了努尔一眼,不经意地说道:“考核组长能力,会选取一些最近突发的奇怪疑难事件,由报名人选抽签选择,然后总局会派驻观察员进行评测,每一个候选人可以带上两人进行辅助,努尔,你帮老陈,还是我?”

  努尔放下了酒杯,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他,又看了一眼我。

  作为一个有着语言障碍的人,努尔并不适合作为一个行动小组的领导人物,而且他出身于生苗寨子,并没有什么话语权的想法,他除了需要弄钱和政策来改善寨子里面的卫生、教育和生活水平之外,基本上没有什么诉求,但是与此相对的,是同样经历过南疆之战的努尔,拥有着寻常人所没有的经验和修为,一根赶神杀威棍字在手,基本上能够挡住一片。

  王朋出身的青城山虽然名列顶级道门之中,但因为青城山的门派实在是太多了,劲儿拧不到一块儿来,所以他能够用得上的助力并不乐观,故而对努尔的帮助,充满渴望。

  我看到了努尔眼中的犹豫,这些年来,他和王朋出神入死,早就结下了深厚的情谊,倘若没有我,他绝对是会帮助王朋的,义不容辞。

  然而偏偏还有一个我。

  我跟努尔的情感不一样,同样来自于麻栗山,自小就认识,在努尔长期无法与人交流的那个时候,我算是努尔的第一个朋友。

  任何事情,第一个,总是最有代表意义的。

  在努尔的心中,我是他的朋友,更是他的兄弟,这也使得当初我姐姐出家,而我还在茅山修行无暇下山的时候,他便毫不犹豫地从南疆战场请假回家,代我操办。

  努尔很为难,而我左右瞧了一番,也感受到了徐淡定的期待,于是合掌说道:“四月切莫担心,虽然此番考核我极想和努尔在一块儿,但是你们终究合作多年,我也不好夺人之美;不过事先我可得跟你说好,考核归考核,日后分组,你可不许跟我抢努尔。”

  王朋对于此次考核势在必行,所以压力也大了些,至于做了组长之后的事情,倒也没有太多的担心,于是笑了笑,说道:“努尔你怎么看?”

  我提前做出了选择,努尔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他都不要我了,我自然是得跟你了。”

  三言两语,大家便将事情协调好了,王朋有些内疚地对我说道:“我把努尔带走了,你这边会不会有问题?”

  我耸了耸肩膀,哈哈笑道:“想我堂堂茅山大师兄,倘若找不到人,岂不是很丢脸?”

  我这话儿让王朋松了一口气,便没有再多想,而是与我、努尔继续饮酒,三人一直喝到深夜,菜尽酒干,再瞧见嘤嘤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面呵欠连天,这才告辞离去。

  我喝了两顿大酒,虽然不至于醉,但是脑子有些迟钝,简单收拾一番,一大一小两铺床,吩咐两句之后便睡了。

  夜里我口干舌燥,迷迷糊糊之间嘤嘤似乎给我喂了两回水,我即便是在梦中,感觉也是相当的幸福。

  次日醒来,我张罗着给嘤嘤办理手续,看看能不能找到一所学校,插班读书,结果刚刚把这想法一说给她听,她便立刻反对,语气坚决地说道:“不行,坚决不行,我就要一直陪着哥哥你,不想跟你分开。”

  我汗颜,说道:“这怎么行?我也有自己的工作啊,我需要出任务,怎么可能带你在身边呢?”

  嘤嘤噘着嘴说道:“怎么不行,我能够照顾好自己的,绝对不会成为你的累赘的!”

  我摇摇头,坚决不同意,两人讲了半天,嘤嘤却突然哭了起来,伤心欲绝,如此雨带梨花的模样,实在是让人心疼,我沉默了很久,终于算是答应了。

  我不明白嘤嘤为何这般黏我,但是我晓得,对于这个素未谋面的小女孩子,我有着一种宛如胖妞一般亲近的情感在。

  当天无事,我带着嘤嘤逛了一天京都,天安门、故宫以及八达岭,总之就是四处游荡,不过到故宫的时候并不顺利,嘤嘤似乎对这处金碧辉煌的建筑群落有着一股深深的恐惧,以至于我也没办法进去一窥究竟。

  第三日,我留嘤嘤在家收拾家务,只身前往总局报道,一路周折,最后被带到了一个红砖楼靠里的办公室,一个光头老头子正在那儿看报纸,瞧我进来了,站起来与我握手道:“陈志程对吧,你好,我是王红旗。”

  1. qcx:

    求爆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