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四章 暗夜惊变

2014年9月21日 更新

  最近的村子,离着黄河也还是有一定距离的,我们摸黑来到了事发之时的黄河边上,此时月上中天,视线倒也不错,我能夜视,但是为了照顾别的同志,还是带上了火把。

  萧大炮手下驻守在这个村子的兄弟有七人,三人留在村子里,余下四个人便跟着我们一路过来,一行九人,来到河边之后,火把熄灭,徐淡定从身后的行囊之中掏出了白天准备好的东西,依次是黑狗血、山羊角和一张鞣制过后的破旧羊毛毡子,以及一些刚收上来的高粱穗子……

  还有酒,喝了便能上头的高粱酒,有整整一羊皮囊子。

  弄完这些,整理了清楚,他先是将这羊皮毡子摆放整齐,那高粱穗子按照招鬼的方位摆放清楚,山羊角冲着黄河方向竖立,然后将黑狗血在地上洒下图案,又用大碗的酒碗盛好高粱酒,赤脚站在那羊皮毡子上面,口中念念有词道:“九天有命,上告玉清,促召千真,俱会帝庭。太乙下观,双皇翼形。监察万邪,理气摄生……诰命甲胄,武卒天丁。上威六天,下摄广灵……”

  如此一言,咒诀飘飘忽忽,飘渺莫定,让人心中空灵,阴气丛生,不多时,他将这碗酒一口饮干,然后仰首而喷,无数酒液从天而降,哗啦啦全部淋在了他的身上。

  就在酒液洒落的那一瞬间,地上的黑狗血瞬时就化作一道黑烟,升腾而起,而那些酒液也并没有浸透徐淡定的身上,而是悬浮其上,隐隐之间,从徐淡定的身上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透露出来,将这些酒液托起。

  浓烈的酒香四溢,徐淡定开始在那张破旧的羊皮毡子上面癫狂起舞,踏着罡步,举手投足之间,自有一股凛然之气散出,将那黑烟给引导凝聚,没多久,那黑烟在空中飘散,竟然凝结成了一个躺倒在地上的人,以及一条长约三米的凶兽。

  尽管黑烟翻滚不定,但最终还是能够瞧出几分模样来,却是一条宛若鳄鱼或者蜥蜴一般的凶兽魔蜥,背上全是尖刺,四脚健壮而有力,嘴巴死死地咬着地上那人,然后强健的四肢移动,往水里面拖去。

  这畜生的力气很大,地上的那人不断挣扎,结果最终还是没有效果,给生生拖了水里,接着那黑烟在水上凝聚,没一会儿,翻滚的水面又恢复了平静。

  我们憋着气,将这一整段的阴灵推演看完,方才晓得是一头水兽在作怪,兴风作浪,闯下这么多祸端来。

  看完之后,萧大炮旁边的一个手下叹服道:“徐领导当真好手段,有了这般的法子,日后倘若有什么破不了的案子,只要如此一弄,立刻就水落石出了,简直是太厉害了。”

  被人如此夸赞,徐淡定倒也没有太多的得色,而是平静地说道:“话儿可不是这么讲,我白天也是感应到此间磁场的反应强烈,才冒然一试的,没想到瞎猫撞到死耗子,竟然还真的成了,侥幸侥幸。此法看似简单,其实个中讲究颇多,平日里倘若指望着它来破案,就好比赌博一般,做不得准的。”

  两人说着话,而我和萧大炮则都在皱着眉头。

  我在考虑一个问题,那就是此番前来,总局给我们的任务难度评价,是一个甲等,什么是甲等,那应该是极难极难的任务,方才会有这般的评选,一个小小的水兽,老子一剑就刺死了,虽说寻找起来有些麻烦,但是也评不到那个程度上去啊?

  一切显得太过于简单了,事情反而显得有些古怪。

  当我将这考虑说出来的时候,萧大炮同意了我的看法,说道:“倘若真的只是这么一头水兽,也轮不到我过来管,事情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简单,这里面可能还有更深层次的东西,可能我们现在还没有发现呢。”

  萧大炮掂量的是关于石林和蒙古秘藏之事,而我则想着如何将此事彻底解决,正思量着,突然听到远处的村子里传来好几声长短不一的尖叫声,萧大炮竖耳一听,脸色顿时变得冰寒起来:“是小叶他们。”

  那样的叫声,是骤然遇袭时自然发出来的,并非刻意而为,想来留守村中的那三人必然是遇到了十分危险的情况,方才会大声示警。

  萧大炮这人,别看他平日里对手下这伙兄弟呼来唤去,但是对他们却最是关心不过,一旦有了危险,立刻不在停留,左右一招呼,便深一脚,浅一脚地快速朝着村中跑去。

  四根火把燃起,前后一条龙,将道路照得透亮,那村子离黄河边也有几里地,我瞧见萧大炮着急,一下冲得很前,心中也焦急,朝着徐淡定和张大明白喊道:“你们两个在这里照看着嘤嘤和众人,我和萧老大先去看一下。”

  这话儿说完,我奋起直追,朝着萧大炮的背影一阵跑,很快便一前一后来到了这村子,发现这儿空空荡荡的,道上一个人都没有,先前发出凄厉喊声的人也不见了踪影。

  村子里面一阵腥臭的味道,土路上面有好多牛粪一般的黏液痕迹。

  我能够瞧见很多村民其实是已经醒了过来的,正躲在窗户后面,小心翼翼地瞧着路上,不敢露面。

  没人露面,我们也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萧大炮站在村口左右一张望,一个箭步就冲到了第一户人家,敲了敲门,结果没反应,他也是猛,一脚就将门给踹飞了开去,接着从里面揪了一个披着挂衫的男人走出来,厉声喊道:“我的那几个兄弟呢,跑哪儿去了?”

  那男人吓得直哆嗦,手指着石林方向含糊说道:“那儿,被抓到那儿去了……”

  萧大炮剑眉一样,寒声说道:“到底是什么东西,你看清楚了没有?”

  男人拼命地摇头,瑟瑟发抖地说道:“不知道,就听到哐啷一声响。我爬起来,瞧见那边的王老七家攀着一堆黑乎乎的东西,王老七家的女儿被弄了出来,这时你们的人来了,结果给那一堆黑影子给扑中了,你们的人使劲儿叫,可是一下就晕了,那些东西就扛着往石林子跑——然后,然后你们就来了……”

  这话儿说得并不完整,翻来倒去,我也只是听明白了一点儿意思,目光投向了石林方向,感觉一股庞大的气息正朝着那边席卷,狂奔而走,顿时便不再停顿,朝着萧大炮招呼道:“走,去救人!”

  我将背上的饮血寒光剑给取了下来,寒光出鞘,当时便没有再作停留,而是运用起茅山提纵的身法,身形似箭,那风儿在身后呼呼而刮。

  我快,萧大炮也不弱,这家伙出身句容萧家,祖上曾经是茅山长老,也算是茅山后裔,这些年来走南闯北,自然也是一身本事,不过他走的是另外一个法子,那就是用力一蹬脚,身子倏然而飞,横跨四五米,冲势凶猛。

  我们两人,一前一后,在狂奔好一段路程之后,终于瞧见了那伙掳走萧大炮弟兄的罪魁祸首。

  当时的月光皎洁,在看到的那一瞬间,我顿时明白了此番任务,为何会标注“甲等”。

  果然是那宛如蜥蜴鳄鱼一般的凶兽没错,然而在我们面前的可不只是一条,前方虽然黑乎乎的一大堆,但是我瞧这一眼,却也能够估摸得出,密密麻麻地足有三四十多条,而且这些东西的智慧似乎极高,在我们冲上来的时候,竟然分出了十余条回来阻截我们,其余的则继续朝着石林方向逃开了去。

  我跑得最快,首当其冲地与这些家伙遭遇,挨近了些,才发现这些东西身体细长,高不过四十公分,体长三米,四肢粗壮,全身皆是指甲大的黑色鳞甲覆盖着,头部有暗红色的角盔,灰白色的角质棘簇沿着整个背部,从头一直蔓延到了尾巴处,看似柔软,然而一遇到危险,立刻竖起,根根宛如钢针。

  饮血寒光剑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弧形角度,与最前面的这一条大蜥蜴相撞。

  剑尖与那绷得笔直的剑脊相撞,我劲气一吐,直接将那坚硬如铁的灰色角质削下了好大一块儿来,火花四溅。

  这一相遇,便是最血腥和原始的冲撞,那十多条魔蜥脚一蹬,一下子就窜到了我们的头上来。我这一剑,从那头魔蜥的背上绕到腹间,长长一道口子,立刻有鲜血倾泻而出,然而我却已然看不到它的生死,淹没在了无数爪牙之间。

  一阵血肉飞舞,我和萧大炮却是站住了脚,而这时徐淡定、张大明白和其余人等也都赶了上来,七手八脚,便将这些留下来阻拦的魔蜥给料理干净了。

  此物对于常人,那是最为恐怖的魔鬼,然而在我们眼中却也只是费点劲儿而已,然而就是这么一段时间,我们却失去了那些魔蜥大部队的身影,对方早就已经扛着萧大炮的三个小兄弟,消失在了石林的幽暗深处。

  众人刚刚与这么十几头魔蜥拼斗,虽说没有损伤,但也有些脱力,此刻瞧见那黑幽幽的石林,都有些犹豫,然而就在这时,萧大炮却一言不发,毫不犹豫地朝着前方冲了过去。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