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六章 三尾碎石柱

2014年9月22日 更新

  从村口遇袭开始,我们这一路来都是被敌人给牵着鼻子走,着实有些气闷,经历了刚才那生死惊魂,每一个人心头都有一股火其,瞧见这十几个从黑暗中冒出来的东西,当下也是有些激动,我凝目望去,脸一下子就变了颜色。

  这些围上来的东西,可不是什么人,而是与刚才我们在石林之前的那些魔蜥一般的模样,唯一的区别,是这些东西的后腿格外粗壮,以至于它们全部都是直立。

  原来的魔蜥最长的有四米,短的也有两米多,不过此番直立起来,长尾拖地的缘故,所以跟人也差不多高。

  这些陡然出现的直立魔蜥看着的确有些奇怪,不过我还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些直立而行的魔蜥,远远比它的爬行同类要有气势一些。

  因为还没有交手,所以谈不上有多准确,但是我的第六感告诉我,现在这些家伙,真的有些麻烦。

  不过即便是麻烦,那有如何?

  我将魔剑紧紧捏着,然后缓步挡在了嘤嘤的面前,看着这些从黑暗中缓缓走出来的直立魔蜥,沉声吩咐道:“淡定,你照顾好嘤嘤;大明白,老洪的安危就靠你了。大家注意了一旦压力过大,立刻就聚集在一块儿来,不要逞英雄,单独杀出去。”

  我瞪着双眼,死死地盯着那些眼珠子泛着绿色光芒的直立魔蜥,感受到它们眼中那股冰凉而漠视一起的冷意,越发地对萧大炮一行人产生出更多的担忧来。

  我这一组人,知根知底,无论是徐淡定,还是张大明白,都是茅山三代弟子之中的翘楚之辈,便算是身为异端的我,也难以在短时间内拿下他们,而总局的老洪是个多年的老侦查员,自保应该是没有问题,便算是年纪最小的嘤嘤,也总是给人惊喜。

  然而萧大炮那一组,除了他自己能够独当一面之外,其余四人,倘若陷入血战,其实很难扛得过这些畜生的撕咬。

  我心中担忧,然而那些畜生却没有再给我时间,当瞧见我们收拢阵型之后,突然有一声厉喝传出,从这些直立魔蜥的后方冲出一头比同类显得更加巨大的家伙来,一个纵身,便朝着我们这边飞奔而来。

  此物巨大,携带着恐怖的重力势能,我虽然胸有成竹,倒也不会硬掠其锋,魔剑微微一扬,脚步错乱,便朝着对方的下身划去。

  我的剑尖沿着一个微妙的角度朝着对方要害攻去,这一剑行云流水,浑然天成,连我自己的都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成就感,然而眼看着即将把对手的下身凸起给切下之时,横空挥来一个巴掌,重重地拍在了剑脊之上。

  这速度便如同一道闪电,即便是我的炁场感应全部都集中于前方,然而也有那么一丁点儿猝不及防。

  魔剑被重重拍开,我中门大露,而对方眼看着就要撞入我的怀里。

  一招即陷入了巨大的劣势之中,原因在于我对于这畜生的力量和速度进行了误判,我心一紧,浑身骤然绷得笔直,想要出脚去踹,然而这时,旁边的张大明白一声大喊,以一种更快的速度,从旁边冲了出来。

  他快速伸出左手,重重一掌,印在了这畜生满是鳞甲的侧腰之处,交击之时,传来一声宛如重鼓一般的闷响。

  烈阳掌。

  张大明白师从于烈阳真人茅同真门下,而最擅长的,则是他师父茅同真赖以成名的烈阳掌,此法凝练于太阳精力,以及无数阳火入手掌,章法与茅山掌心雷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更加凶猛歹毒的,是其阳毒会在骤然之间,过度到对手的身上去,即便此战无法杀敌,也能够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通过此毒反复折磨对手,一直到对方身死魂消为止。

  烈阳掌怀着烈日阳火,而那魔蜥,无论是直立行走,还是快速爬行的,皆是冷血动物,所以这一热一冷,正好是相互克制,使得张大明白这一掌下去,那头巨大的直立魔蜥立刻就像喝醉了酒一般,瞬间就失去了平衡,栽倒在地。

  张大明白全凭一双肉掌,将这些直立魔蜥的进攻给骤然截止,然而这世间之事,哪里是这般好应付的,当下也是无数的魔蜥奋不顾身地横扑而来,想要将我们给淹没其中。

  倘若是单独对着这么一头魔蜥,我还真的是一点儿怯都不会露出,然而人有强有弱,而对手则个个凶猛,我们在快速的拼斗过程中,不断地变换身形,照顾左右,显得十分的痛苦。

  对手太强了,即便是张大明白一掌烈阳掌正好克制这些冷血之物,即便是我一把剑将整整一面给护住周全,此战也依旧有些勉力。

  我们边战边走,边走边退,不知不觉就到达了石林深处。

  每一秒的神经都绷得紧紧。

  死亡擦肩而过。

  我们轮流出击,护住圈子,五六头直立魔蜥或者被我斩杀枭首,或者被张大明白给拍在地上倒地不起,然而就在此时,我们一方也终于出现了受伤者。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此番给我们作为观察员的老洪同志。

  虽然作为总局精英,老洪有着比地方上面的同志更加深厚的修为,然而终究不是时常奋斗在第一线的战斗人员,他更擅长的,是统计和判断,故而在一番勉力坚持之后,给一头魔蜥给扑倒在地,尖锐的爪子将他的右肩给死死按住,黑硬的爪子深入肉中。

  双方跌倒在地,魔蜥低下头来,口中的信子陡然吐出,像一道红色的肉筋血绳,死死缠住了老洪的脖子,口涎滴滴答答的落在了老洪的脸上。

  这些口涎有着轻微的腐蚀性,老洪脸上的皮肤竟然浮现出一丝一丝的青烟。

  正在与敌全力拼杀的我看到了此情此景,但是一来相隔甚远,鞭长莫及,二来我被四头直立魔蜥死死缠住,稍微一退,或者分神许多,人就要陷入了最悲惨的死亡境地。

  张大明白和徐淡定,在那一刻都脱不开身。

  我心中一阵悲哀,想着此次测试,倘若连观察员都死了,即便是我们查清楚了此番真相,只怕也是不能通过考核了。

  然而就在我几乎陷入绝望之时,我瞧见在老洪旁边的嘤嘤开始动了。

  那小女孩看似柔弱,然而在刚才的拼斗中,身法轻灵而飘忽,那些畜生即便是对这鲜嫩可口的小娃娃垂涎欲滴,也连半根毫毛都触摸不及,不过我却从来没有瞧见她去反击。

  就在老洪即将被那头魔蜥吞入口中的时候,嘤嘤出手了。

  她在动之前,现在蓄势。

  她身子一弓,屁股高高撅起,然后在陡然之间,我瞧见有三根白色的雪绒毛短尾从她的尾椎位置冒了出来。

  这短尾看着极为真实,然而我却能够感受得到,这些都是炁场具现化凝结出来的产物。

  三根短尾一长一收,几乎在一瞬间进行,接着下一秒,嘤嘤一个纵身而上,直接扑向了那头居高临下,准备将老洪给吞噬了去的那直立魔蜥。

  那头两三米高的巨大魔蜥,竟然被这么一个小不点儿直接扑到,然后重重地撞在了不远处的一处巨大石柱之上。

  轰!

  那巨大魔蜥的整个肉身,都给嘤嘤给砸进了那石柱的柱身之上,肉糜纷飞,而那石柱之上,则出现了一道宛如蜘蛛网一般的巨大裂纹。

  这裂纹在瞬间生成,然后一刻不停地扩大。

  我顺着裂纹仰头看去,但见那高达八十米的石柱居然瞬间布满了这些蜘蛛网一般的裂痕,伴随而来的,是一阵又一阵“咔咔”的岩石碎裂声,充斥于耳。

  这石柱,又要坍塌了,而我们则就在这下面,倘若数十吨、数百吨的岩石倾倒下来,无论是我们,还是与我们反复纠缠的这些魔蜥,血肉之躯,可都扛不住这么轰然一砸。

  在那一瞬间,我一咬牙,将清池宫十三剑招中的最强一式使出,将周遭敌手皆逼退,然后折转过身躯,将地上躺着的老洪给扶了起来,然后朝着四周大声喊道:“各位,赶紧撤离!”

  我虽然是这般大声地喊,然而目光却盯向了嘤嘤那儿。

  我飞快地朝着后面跑着,却没有瞧见嘤嘤的身影在哪儿,那巨大的石柱轰然倒下来的时候,场面蔚为壮观,连带着周边好几根都不断垮落而下,我一边大声地喊着,一边后退,不得不将自己的整个精力都集中在了逃命之上。

  当万事皆尽,尘烟翻腾而起的时候,我的面前有一头魔蜥,下半身给巨石砸成了肉泥,然而上身却不断地朝着我抓来。

  我将老洪给放在了地上,然后上前,一脚将这东西的脑壳碾碎。

  我的心冰冷,看着四周宛如末日一般的尘烟翻腾,大声地喊道:“嘤嘤,淡定,大明白,你们在哪里,快点儿出来!”

  我的声音掩映在了石柱倒塌的余声之中,不断回荡。

  我顾不得旁边石柱还会倒塌的危险,快速冲进了现场,然而除了无数的废墟之外,什么也瞧不见,没有呼救声,也没有人的踪影。

  我的目光巡视,最后却落在了一道狭长而黝黑的石缝之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