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七章 漫山遍野的魔蜥海

2014年9月22日 更新

  我听到了声音,不知道是风的呜咽,还是别的呼声,然而却下意识地走到那跟前来,低头往里瞧。

  这道石缝足有七八米,宽两米,应该还能更长,只不过刚才倒塌下来的石柱碎块将其掩埋住,使得我不能窥见全貌,然而从这趋势看过来的话,无论是嘤嘤,还是徐淡定和张大明白,都很有可能在避之不及的情况下,躲入了里面逃生。

  接着我听到了那魔蜥的叫声,以及隐约一道人声。

  生死各一半,我几乎没有多想,就准备朝着石缝之中攀爬下去。

  然而这时候一道呼声叫住了我,我扭头过来,瞧见总局的观察员老洪一脸严肃地喊我:“陈组长,这石缝透着一股邪劲儿,下之不祥,你最好考虑清楚啊。”

  此刻的老洪右肩之上一片血肉模糊,脸上青一块白一块,有点儿轻微灼烧,我几乎不用仔细看,便能够瞧出他惊魂未定的情绪来,晓得今晚这一系列的紧急状况发生,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倘若能够选择,他一定会叫我跟他一同折返回村子里,然后再跟上面求援。

  一切是那么的安全和稳妥,然而我却不能够放弃那些不知道身处何处的兄弟,不能放弃嘤嘤,让我走,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平心静气地说道:“老洪,事情的确有些猝不及防,我也不晓得他们是否在石缝里面,不过倘若说要我放弃他们,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当然,或许我的判断有所失误,所以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瞧我淡定自若,老洪点头说道:“你请讲。”

  我说:“老洪,这碎石无数,不知道有没有人被埋其间,所以请你帮我在这石场中把守,监察一番,看看有没有人被压在这里,倘若是有,还得活,还请你想办法解救一下。”

  听到我的提议,老洪知道我把危险留给了自己,而把短暂的安全给了他,思考两秒,本来想很硬气地随我同行,但是终究对那黑黝黝的石缝心怀恐惧,于是点头答应道;“如此也好,我在外面搜寻,你快去快回。”

  我搁石缝外间这儿耽搁许久,将老洪安置妥当,立刻不做停留,将魔剑背上,辟邪小剑紧握手中,然后顺着纹路往下爬。

  我瞧见就在我往石缝之中爬下去的时候,老洪立刻找了一个安全的位置躲藏了起来。

  我并没有表达太多的意见,通过这几天的相处,我晓得作为一个工作人员来说,老洪已经做得很尽职尽责了,但人家毕竟有着自己的考虑,惜命,这也是人之常情,并不能指望他过来与我们舍生忘死。

  天大地大,能活下来,最大。

  石缝倾斜朝下,光线越发地黑了,路滑溜溜的,难以行走,然而我下到一段距离,便能够听到有那魔蜥吐舌头时发出的那种“嗤嗤”声,以及好几声怒吼。

  是张大明白,我在茅山多年,对这些师兄弟们十分熟悉,一听到他还活着,立刻振奋无比,脚步也不由得快了好几分。

  这石缝逐渐朝下,然后分做了好几条甬道,并非无光,岩壁两旁有一种淡绿色的藻类,散发出微微的光芒,常人只觉得视线一片黑暗,然而我却能够分辨出路情来,再往前看,那儿一片微光荡漾,反射过来,感觉还有河流之类的东西在。

  我循着声音冲入了其中的一个甬道,还没有走十几米,便瞧见前方的地上伏着一个人,心中大慌,快步走到跟前,一把翻过来瞧看,却见竟然是跟着萧大炮的一个兄弟。

  这兄弟爱笑,年纪不大,满脸阳光,然而此时此刻,却只是一具没有了呼吸的死尸,再无生息。

  我快速的简单翻看了一下,瞧见胸膛被掏得血肉模糊,心肝脾肺都不见了,身上还有很多黏糊糊的臭味,让人心中发凉。

  人既已死,就实在没有什么再逗留的必要,我紧紧抓着手中的辟邪小剑,快步前方,冲了三十几米,突然发现脚下一空,差一点儿就摔倒在地,原来这儿有一个两米多高的坎儿,而在坎下,则是一处巨大无垠的广阔空间。

  我从小就钻过许多山洞子,但是没有一处,能够比这一处巨大,我在金陵时曾经看过别人用来比赛的那种足球场,这儿几乎有那足球场的四五个那么大。

  或许有些夸张,总之是一眼望不到边,唯有黑暗连绵。

  我知足掉落而下,半空之中,一阵腥气刮了过来,我虽然没有用眼睛瞧见,但是全身防备的炁场却将其勾勒而出,正是一头浑身鳞甲的凶猛魔蜥,下意识地一挥手,那无坚不摧的辟邪小剑便扎在了这玩意儿的脑袋上面。

  铮!

  那辟邪小剑与偷袭者坚硬的头颅碰撞,火花闪烁,接着顺着缝隙,艰难地插入了头骨里间去。

  巨大的冲击力使得我跟这头畜生一同朝着旁边跌落而去,之后两者一同重重的摔落在地,它死,我活,我从这货的身上艰难爬起来,脚下感觉一阵软,低头一看,却见又是萧大炮的一兄弟,竟然也仰头朝上,惨死于此。

  殊途同归,没想到我们一直在找萧大炮,原来竟然离奇地又撞到了一起来。

  然而瞧见这死者屡屡,实在是让人有些担心。

  意识仅仅只是在一瞬间收缩,而后我抬起了头来,朝着远处望了过去,然而我这么一望,整个人的身体却不由得一阵僵硬,一股凉气,从心底里升起,沿着脊柱一直升到了天灵盖。

  我终于明白了老洪所说的,下之不祥。

  真他妈的不祥,我看到了什么——漫山遍野的魔蜥,有站着的,有爬着的,还有生出一双翅膀在空中扑腾的,无论是地上、岩壁上还是岩穹顶上,遍布皆是,一眼望过去,成百上千头,让人心中顿时生出许多绝望来。

  接着我看到了我一直都在寻找的人,有舞动五彩毫光的徐淡定,有一双肉掌闯天涯的张大明白,还有三条尾巴露出、凶悍无比的娇俏小女孩嘤嘤,以及……萧大炮。

  我终于看到了萧大炮,他和三个兄弟肩并肩的围成一个小圈子,勉力抵挡着无数魔蜥的攻击,而在那圈子里面,还躺着两人。

  他终于救回了自己被掳走的兄弟,然而却将自己都给陷入在了这里。

  他便是这么一个男人。

  萧大炮组织起来的防线在这么多魔蜥汹涌的进攻中显得是那么的脆弱,摇摇欲坠,让人感觉下一秒就要撑不住一般,事实上倘若不是有着这石笋凸起可以周旋,只怕他们早就埋骨于此了,而我们这边的人,也是被无数分割,各成一方,根本无法跟萧大炮那一边汇合到一起来。

  此刻的我,已经来不及思及太多的细节,甚至都不关心此刻的嘤嘤竟然会如此厉害,相搏起来,竟不比茅山高徒徐淡定和张大明白差上几分,而是从这魔蜥的脑壳之中将小宝剑缓缓拔出,又将魔剑给拔出,一长一短,然后高声喊道:“所有人,都朝我聚集!”

  我这一声,运用了雷意,一声轰鸣,立刻吸引了场中所有人的注意力,我听到离我不远处的两个师弟发出了一声欢呼雀跃的叫声,也听到了嘤嘤喜极而泣的哭声。

  这样漫山遍野的魔蜥,实在是有些让人崩溃,特别需要有一个人站出来,承担大部分的压力,而我便是这么一个角色。

  远处即将面临崩溃的萧大炮一行人听到这话儿,也不由一阵欢呼,凭空生出许多气力来。

  然而我的贸然出头,虽然给在场的所有同伴都鼓足了勇气,也使得那些魔蜥显得愤怒无比,不但我周边的,就连远处的那些畜生,都源源不断地朝着我围了过来。

  这般汹涌的魔蜥大潮狂扑而来,当真是恐怖,我知道倘若是以茅山道法,我当真不能拿捏自如,因为此等场面,可不是妖鬼之物,而是诸般魔物。

  何谓魔物,这些皆不是本界之中的产物,也无法融入于阳光之下,但是它们拥有着强健的身体和悍不畏死的爆发力,显得更加恐怖。

  不过对待这些东西,我却也并不是没有办法。

  一步踏出,接着风眼使出。

  此乃深渊三法之一,乃曾经的深渊魔王阿普陀诱惑之物,最是与我的情况妥帖,一经施展而出,所以靠近我的魔蜥都莫名其妙的一阵晃悠,皆偏离了自己攻击的方向,而我当即也是开启了临仙遣策,一条生路画出,曲曲折折,与众人渐渐逼近。

  无数魔蜥被我斩于剑下,而徐淡定、张大明白和嘤嘤也都朝着我飞快聚集而来,四人汇合,凝成一股劲儿,又朝着萧大炮那儿冲锋而去。

  两股队伍在不多时之后终于汇合,而就在这段时间里,萧大炮又有一名兄弟,被撕扯成了碎片。

  当我赶到萧大炮诸人身边之时,他们几乎就要趴下,然而我们身后,却有无数魔蜥汹涌,即便汇合,大家也难免一死,瞧见这场面,我的手不由得伸向了怀里,摸出了一件罕有使用的物件来。

  1. 飞扬:

    O(∩_∩)O哈哈~,沙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