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八章 八卦异兽,白色的卵

2014年9月23日 更新

  八卦异兽旗,茅山十宝之一。

  茅山开宗立派,历时已有千百年的光景,其间得道真修的大拿无数,法器自然也是琳琅满目,然而能够跻身到那名列前茅者,并不多,这八卦异兽旗便是其中一种。

  这周围的魔蜥如此汹涌而来,众人皆感到一阵疲乏,我晓得倘若再战,大家恐怕撑不到多久,当下也是毫不犹豫地将装着八卦异兽旗的乾坤袋解开,按照八卦方位,排演布阵,将这八面小令旗都一一射出,扎住阵脚,守住一个不大不小的空间来。

  扎阵完毕,当下又是步踏斗罡,手掐法诀,将此旗阵给启动开来。

  旗定于外,人在阵中,一旦牵连,无数炁场诡动,当下也是凭空生出一道屏障,炁场凝聚,天上星斗隔空注入无数光芒,那令旗之上的狮子、鹿、马、龙、麒麟、咬钱蟾蜍、貅、鳌八种异兽,皆从旗幡之上跳跃而下,走马灯一般的游走坚守,将这空间守得严实。

  这些异兽或大或小,然而皆是凶猛之物,尽管并非实质,然而当那些魔蜥凶猛冲来之时,却是化作了炁墙,将其牢牢抵御其外。

  这力的反馈是恒定的,那些魔蜥撞得越猛,受到的伤害越大,所以当这阵成的一瞬间,十来头魔蜥就中了招,直接摔倒在了一边儿去,接着四肢一蹬,身子僵硬,没多久便死了过去。

  这八卦异兽旗将防线稳稳扎住,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好几人都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来,我瞧见萧大炮的身体有些摇摇欲坠,快步冲上前去,一把将他给扶住,沉声问道:“忠哥,你还好吧?”

  我问话的时候,低头看他,瞧见萧大炮一脸的鲜血,虎目之中却有泪光闪耀,显然是对此刻的情形,有些预料不及。

  听得我问,萧大炮没有多言,只是简单地说了一句:“妈的,这些鬼东西,狡猾得要死,艹……”

  这话儿无比懊恼,我左右一看,瞧见连着被救出来的两人,萧大炮一方总共就剩下五个,而且瞧着地上这两位,有一个已然不行了,奄奄一息,另外一个也是身受重伤,连爬起来都有些困难。有的时候,兄弟遭劫,救与不救,还真的是一个比较难以考量的问题,讲义气固然是好,然而倘若是得不偿失,反倒赔了自己,便如此刻的萧大炮一般,那可真的就有些讲究了。

  这也是作为一个领导者,所必须要经历过的痛苦。

  萧大炮虽然气愤无比,然而中气十足,显然就他个人而言,并没有太多的损伤,我瞧见那八卦异兽旗定住四周,并不让那些恐怖的家伙透进来,心中方安定一点,然后又左右巡视一圈,跟徐淡定、张大明白和嘤嘤相继确认了情况之后,然后询问萧大炮道:“忠哥,你可晓得,倘若我们要突围而去,除了刚才我们走的原路之外,还没有别的路可以走?”

  忠哥说道:“刚才我们是跟着踪迹一路寻入洞中的,走的另外一条通道,所以你讲的原路,我也不晓得;不过来的路上,我瞧见有一个神坛,后面有好多白色的卵。我估计这些玩意往日不曾出现,而最近频频出击,夺人而噬,就是因为这一批新生命,我想你带着我的兄弟们撤离,而我则去将那些虫卵给毁了!”

  萧大炮胸膛剧烈起伏,一番奋战之后,此刻得闲,却没有想着逃脱生天,而是反手一下,斩草除根,也要给那些枉死的同伴报仇,性格如此激烈,倒也是一条汉子,我仔细思量了一下,从刚才的那种情况来看,一旦我收起了八卦异兽旗的守护法阵,没了遮拦,别说原路撤回,估计走到那道石坎前边,估计都得有不少人伏尸此处,再无生还之机了。

  与其这般被无数的魔蜥给缠死,还不如破釜沉舟,一鼓作气地将此次为祸石林的根源给斩除了,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我这般思量着,果然萧大炮一小兄弟在旁边也说道:“在神坛旁边的石柱后面,有一个大水潭,我闻那气息,直通外间河道,倘若我们能够制止住这些畜生的追击,说不定我们还能够在水中平趟出一条路来呢。”

  他这般说,倒是让人眼前一亮,不过这些魔蜥入了水,便如那老虎添了翅膀,实力陡增,如何实现,倒真的是一个问题。

  我没敢想多久,征询大家的意见,然而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表达出来的也各有差异,使得意见打不成统一,然而就在此时,我瞧见远方扑腾跑来了一头远比同类要大上几乎一倍的巨大魔蜥来,冲到阵前四五米的时候,奋力一跃,轰然撞到了这八卦异兽旗组成的炁墙之上来。

  这么一撞,那巨大魔蜥固然是悲鸣一声,滑开了去,然而我这八卦异兽旗却显得有些立足不稳,摇摇欲坠起来。

  我低头看去,瞧见那身长五米多的巨大魔蜥滚落一旁,撞向炁墙这边的身子几乎是血肉模糊,鳞甲悉数裂开,惨不忍睹,我甚至看到了骨架与内脏,显然在刚才那一撞之下,受到了巨大的反震之力,扛不住,昏死了过去。然而因为这家伙的鼓动,旁边那些刚刚显露出怯意的魔蜥又都骚动起来,悍不畏死地冲锋而来,不顾死活,拼命地往前挤。

  它们所为的,不过就是一撞,消磨这令旗组成的法阵。

  一头又一头,奋不顾身,悍不畏死,尽管我与这些畜生是敌对的两方,然而看到这生命如草芥一般的消逝,不知道怎么,我的心中就有些受不了。

  我的心软,有些受不了这些生命的消亡,然而那八卦异兽旗虽说是茅山十宝之一,但是也架不住这么多不要脸、不要命的攻击,一时之间,我插在地上的那些令旗周边,土地都出现了大量的裂痕,而旗面之上,也显得光华黯淡,不复刚才掏出来的那种凌厉之气。

  这八卦异兽旗是我师父赐予,给之前,也有过一些介绍和沟通,使得我能够时刻掌握住它的状态,我闭目测算了一番,突然睁开眼睛来,对着众人说道:“诸位,这旗阵到底只不过是仓促布置,所以撑不得多久,所以必须得做决定了。忠哥,你让你两兄弟背上受伤的兄弟,你和淡定照顾好他们的周全;大明白,你猛,在前面开路,嘤嘤,我先不问你任何问题,你跟着张大哥一起,打开局面来,可以么?”

  我问向了嘤嘤,那小女孩明亮而黝黑的眼睛散发出一种奇异的光芒,点头说道:“哥哥,我知道了!”

  我又巡视了一圈,所有人都坚定不移地点头,我很满意,捏了捏握着魔剑的剑柄,上面全部都是汗水,好在当初杨大侉子设计巧妙,倒也不会滑手。试过了见,我平静地说道:“好,很好。所有人都朝着前方左边的方向冲锋——我来断后!”

  此言说完,我钉在“坤”字位上的那面令旗突然一倒,它周边的泥土裂成了好多块儿,整个防御法阵立刻消失了大半,我不再多言,大声喊道:“走!”

  一声“走”字出了口,我俯身过去,箭走如飞,顺手将所有的令旗都收于袋中,纳入怀中之后。

  张大明白一声闷吼,接着带头朝着前方冲去,在他旁边的是嘤嘤,那小姑娘一旦将那小白尾巴儿的炁场具现出来,便如同一辆压路机,轰隆隆不停歇,但凡遇到挡在前面的,要么一脚,要么一拳,便能直接轰飞而走,根本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而萧大炮和徐淡定护住腰间,让这队形中间背着伤员的人能够少受到一些袭击的干扰。

  我在断后,一把魔剑,纷飞如雨,将无数狂躁愤怒的魔蜥给一点一点地消磨下来。

  当数量已经到达了一定程度的时候,所有的花里胡哨的动作都显得那么多余,所谓剑招,总是或多或少有一些迷惑敌人的虚式,然而面对着这些毫无畏惧心和恐惧感的家伙来说,只有一刀一剑的拼斗,方才能够去征服。

  我且战且退,一开始压力沉重得几乎让我都要崩溃了,然而到了后面,许是我杀了太多魔蜥的缘故,无论是面前的,还是头顶上面落下来的,都有些犹豫了。

  而趁着这些魔蜥犹豫的档口,我也长长舒了一口气,一道最为凌厉的剑招将所有的魔蜥给逼走,接下来跟着在前方开拓路途的队伍走去。

  我绕过了好几道石柱,终于来到了东边的角落,却见了果然真的有那么一个台子,上面摆放着一个蜥蜴脑壳的壮汉,面目狰狞,显得十分恐怖。

  我快速冲到跟前去,但见萧大炮正在领着手下一直在地上一阵蹦跶,焦躁得很。走到前方,总感觉有些奇怪,我往地上看去,发现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很普通的地下,心中又是郁闷,那临仙遣策一转,瞧见果然没有,却有两只巨大的眼睛,掩藏黑暗深处,正朝着我们投入最怨毒的目光来。

  1. 飞扬:

    沙发,O(∩_∩)O哈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