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一章 北疆王

2014年9月24日 更新

  天下十大,这名词对于我来说并不算陌生,因为我师父,茅山的掌教真人陶晋鸿本身也在这天下十大之中,所以更能够明白这其中的分量。

  每一个天下十大拿出来,都是掷地有声,响当当的大人物,远远要比我们这些后辈要强大许多。

  所以听到萧大炮的这般说法,我心中稍安了一点,此行倘若有这样的高手助阵,事情应该会好办许多,不过这人到底是谁呢,我心中疑惑,然而萧大炮却故意卖起了关子来,无论我怎么盘问,他都是只有三个字,那就是“不可说”。

  既然不可说,那我就不问,找到小白狐儿,询问那洞中的东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白狐儿觉醒了一部分的洪荒记忆,然而终究并不完整,模模糊糊,我说起此事,她只是摇头,告诉我两件事情,第一件,我们瞧见的这些阴河黑蜥跟里面的那东西,并非同一类生物,不过可以肯定,两者之间,存在着一种臣服和领导的关系;第二,那东西身体有孕,所以行动并不方便,这才是它没有对我们赶尽杀绝的原因所在,而倘若我们想要将此事处理干净,只怕光是凭着这么多带枪带炮的士兵,是不能够解决问题的。

  所有的事情,最终还是得回归于我们这些人的手上来处理的,至于军队,可以压场,但是不能依靠。

  没有人会知道那些士兵看到恐怖的魔蜥之后,会发生什么情况,说不准,那枪口都有可能朝天,也有可能朝着自己的同伴扫射——要知道,这些魔物对于迷惑人的心志,也是很有一套的。

  所以还是那句话,叫做解决问题,在于精,而不在于多。

  小白狐儿的话语让我明悟许多,不过一切都还得等待那个得到通知过来支援的天下十大,他才是此行的核心所在,我也只有跟他见过面了之后,方才能够将最后的行动计划给确定下来。

  谈完了话,我叫了一声“嘤嘤”,结果这小妮子有点儿不高兴了,撇着嘴说道:“人家才不叫什么鬼嘤嘤呢。”

  我倒是奇怪了,问什么情况,我都叫熟了,你告诉我你不叫“嘤嘤”?

  小白狐儿用阴语发出了一个奇怪的音调来,然后告诉我她叫这名字,我听了,感觉还是跟嘤嘤差不多,只不过后面那一下,还有一个提调,问她倘若说汉语,她应该叫什么?

  小白狐儿眯着眼儿笑,说叫尹悦,这是李道子帮我取的名字,意寓深远,你以后便这般叫我吧,我眯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儿,摇头说道:“好拗口的名字,要不然我以后便叫你尾巴妞吧,这么听着,跟胖妞倒是一挂的。”

  小白狐儿对这么粗俗的名字自然甚不喜欢,不过当听到胖妞的名字,抗拒感顿时就弱了很多。

  童年时相依为伴的小伙伴,是这一生都难以忘怀的人儿,尽管此刻的胖妞不知道身在何方,然而每当想起当年的岁月,心中便止不住的温暖涌动,小白狐儿算是默认了我对她的称呼,而萧大炮去上面找来的援兵也出现在了村口,那是一个身材高大的黑胖子,不笑,左手拎着一把比菜刀稍微狭长一点儿的单刀,右手之上有一根莫合烟。

  这莫合烟是二指宽、两寸多长的烟纸卷上一小撮的烟粒,用口水封住的,他那肥厚的嘴唇一啜,立刻有青色的烟雾在他后面飘扬而起,别看体型宛若一座肉山,但绝对是一个灵活的胖子,从村口一直走到我们面前,也根本没有花掉几分钟。

  我在此之前一直都在猜测这次萧大炮请来的天下十大,到底是何方人物,不过这北疆王田师,却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西北盛产刀客,所谓刀客,其实也就是些吃不上饭的闲汉子,拿起刀,要剁手帮你剁手,要杀人帮你杀人,这样的活计,而这胖子也是这野路子出道,不过天下没有相同的鸡蛋,人的际遇也是各不一样的,有的刀客,出道没多久便惨死了,有的刀客,却因为因缘际会的缘故,脱颖而出了来,这胖子也是其中一个。

  没有人能够说得出田师的师承,有人说他是敦煌石窟中观摩飞天像自行成才,有人说他获得了神秘的天山神池宫的眷顾,还有人说他是昆仑某位散人的徒弟,众说纷纭,不过他从来不屑于解释,收钱办事,抽烟喝酒,恣意人间,名号却一直从开始的“刀侠”,到现在的“北疆王”,不断崛起,一直到此刻的天下十大。

  天下十大里面,像他这般的散人出身,为数不多,恰好我却认识一个,那便是当年的一字剑黄晨曲君,不过与拙于言语的一字剑不同的,是北疆王谈话十分风趣。

  当他走上前来,与我们招呼寒暄的时候,妙语连珠,用很短的时间,就将我们这儿的气氛打破了,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或多或少的挤出了微笑来,感受到这一位能够跻身到天下十大里面的黑胖子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强烈自信。

  这自信很重要,因为我们倘若想要将此次任务给办完,还周边这些村民的安宁,就必须要拥有这样的情绪。

  幽默诙谐的黑胖子抽完了手上这根莫合烟,咳了咳,然后转头问我道:“我听说了,你们这儿还有个考核,而你则是被考核的人。另外,你是茅山陶晋鸿的首席大弟子,对么?”

  他的肥脸上面带着笑容,然而双目之间,却还是一阵严肃,我也晓得他是要对此行的副手进行考量,于是也变得认真起来,收敛笑容,平静地回答说是,北疆王点了点头,然后试探一般地问我道:“具体的情况,刚才大家也都说了,这样的东西,连我自己,也不是很有把握,所以我想晓得大家的情况,其他人,除了那个小女孩儿,我一样便能看清楚,唯独你,有点儿难。要不然,咱上手一下,来比比?”

  我点头,说好,比比就比比。

  两人话儿还没有说几句,便摆开了架势,寻常人都以为我们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直接要掐将起来,然而我们两人却晓得,那石林地下巨穴之中的魔蜥之事,不能久拖,一旦给了它们最宝贵的时间,那么最麻烦的,只怕就是我们这堆人。北疆王单刀直入,我也没有半分保留,但见此人一声招呼,说俺老田来也,我也将魔剑举起,朝着他抵御而去。

  北疆王身高体胖,右手之上的那把狭长单刀,一旦施展起来,宛若一片弯月,无数光华闪耀,看似绚丽,实则只有一招。

  一招直入腠理,一击必杀。

  没想到这个看似温和的黑胖子,使出的手段竟然这般不讲究,采取的,却是这般凶猛暴躁的攻击路子。

  对方凶猛,而我却并不急躁,面对着这样天下间有名的高手大拿,急于求成等于自取灭亡,于是我一来便是茅山之上防守最为合适的真武八卦剑,利用卦象推演的手段,使得他这犀利的刀式能够得以消融。然而我到底还是低估了天下十大的威力,还没有等我将这连绵不断的真武八卦剑给使个周全,北疆王这一刀劈来,刀剑相交,我便感觉顿时就立足不稳了,一道汹涌狂暴的力量从剑身之上传递而来,宛如山岳倾倒而下。

  我一连退了五六步,才将这股劲儿给缓冲了去,血气一涌,喉头顿时就是一阵腥甜。

  果然厉害,这就是天下十大的实力么?

  这就是顶尖高手的威风么?

  我眼中越加的森寒起来,晓得倘若以真武八卦剑、清池宫十三剑招这般的手段应付,只怕不是这位北疆王的菜。不过别人若是遇到这样的对手,恐怕就会要绝望了,但是我却不同,因为我平日修行之时,可是有我师父帮忙喂招的,所受的压力,只会更加恐怖,所以越是如此,我越有一种兴奋感传递全身,深深吸了一口气,浑身热血沸腾,一声大叫道:“再来!”

  我豪爽大喊,再次纵身上前来,北疆王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不过很快便被笑容这样,手中的刀花一抖,再次斜斜地朝着我腰间斩来。

  一刀,宛若秋月,似晚霞收。

  临仙遣策瞬间启动,我在冲势不止的情况下,一招清池宫十三剑中最刚硬强势的一剑刺出,而后气凝于身,深渊三法之中的土遁瞬间而成,两者再次拼了一下——砰!

  这一下,魔剑的剑尖轻鸣,如响箭而生,炁场对撞之后有炸雷一般的声响,北疆王依旧没有退,而我,却也只退了一步,便稳住了身子,看着剑尖微颤,尽管臂膀一阵酥麻,但是却面不改色。

  经此一战,我终于能够明白为何出身微末,这北疆王却能够立足天下之间的原因了,果真是一等一的实力。

  而北疆王也没有再与我拼斗,而是收起了到来,又点了一根烟,猛吸一口,接着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哈哈哈,我艹,长江后浪推前浪,小子你还真不错啊!”

  1. 梦涵:

    哈哈!尹悦真是个小狐狸

  2. 幕维山:

    尹悦竟然是狐狸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