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三章 重返巨大石穴

2014年9月24日 更新

  北疆王田师在此之前,一直都没有怎么在意此行的危险程度,尽管我们一再强调,但是他总觉得自己跟我们不是在一个维度之上的,所以虽然礼貌听着,但是内心中不一定会在乎,然而此刻瞧见这神秘的石林古阵,以及那些凶狠莫名的魔蜥,他终于还是收敛起了作为顶尖高手的骄傲来,与我们分享起了他的心得来。

  “此间的这些大爬虫子,应该不是这儿的土著,倘若是我猜的没错,恐怕这些,都是那传说中奈河边的生灵,最是凶恶不过;但是你说你们昨日见到的那幕后者,跟这东西并不是一种——这世间能够让阴河黑蜥害怕的东西不多,因为这些家伙小小的脑仁儿里面装不下太多的恐惧,除非是那深渊魔王,或者是……”

  他停顿了一下,转过头来,用一种低沉的语调平静地说道:“龙!”

  龙?

  春风时登天,秋风时潜渊,兴云致雨,腾云驾雾,周游于天际之上,翱翔于千万里云海,这神物可是中华民族的信仰,也是我们心中永远的图腾,无数人都以自己是那龙的传人而自豪,但是从来没有人见过这玩意,难道说,这世界上真的有龙么?

  我心中疑惑,却听到北疆王又接着说道:“如此说来,我倒是生出了许多好奇了。倘若是真龙,我老田倒是要真的瞧上一瞧,也不枉来这世间走一遭呢!”

  说完这话,他朝着我们招呼道:“你们且随我来,跟紧了,不要掉了队伍,此处的线索实在有限,我可顾不得你们所有人。”

  这高大的黑胖子自然是有一套破阵的办法,要不然也不可能一路奔到此处来,不过他乃当世间顶尖的高手之一,自然不可能做得面面俱到,跟我招呼一声,那算是对我今天与他交手的表现认可,至于其他的人,以及那些普通的部队士兵,他却是连一点儿搭理的兴致都没有,抛下这样一句话,便飘然而走。

  北疆王如此招呼,我们自然不敢松怠,我负责两个师弟和嘤嘤,至于萧大炮,则带着两个手下,负责部队的联络工作,跑步前进,紧紧跟着北疆王的身影前进。

  北疆王脚步很快,不过他到底还是留了些余力,并不狂奔快跑,反而是不停地定住身子,抽搐着鼻子,四处观望,仿佛在查找这石林之中的漏洞一般。他若狂奔,这里面包括我在内,没有一个能够追赶得上,但这般走走停停,所有人倒也都能紧跟其后,大家在石林之中足足绕了半个多小时,突然间,张大明白一抬头,笑了:“嘿,到地方了。”

  我们朝前一看,绕过前方的石柱过去,却正是昨天被小白狐儿三尾撞断的废墟处,此刻那儿黑气弥漫,遮掩了上空,不过仔细感受,还是能够有阴森森的风,从里面徐徐吹出来的。

  我不晓得这儿到底是不是洞底天坑唯一的入口,但是却也晓得,倘若一旦下了那裂缝之中,昨日那种恐怖的场景,便会又出现在眼前来,密密麻麻的魔蜥飞身扑来,到底能不能生还,这件事情并不取决于我,而是在于我们前面的这位高大而胖硕的黑胖子,那个一路上不知道吸了多少烟的男人。

  这种凡事都不由自己控制的感觉实在并不算好,我心中犹豫了好一会儿,然而北疆王却依旧独来独往,一路走到了废墟前方。

  瞧见他这番模样,我心中多少也有了一些计较,感觉这团队里面,即便是亟需那镇场的高手大拿,但是最重要的,还是需要有默契的队友在,便如当日我在青城脚下福云观中瞧见的老君阁七把剑一般,要不然就会如现在一般,各自独立行事,劲儿根本就拧不到一块儿来,也发挥不出计划的功效。

  当然,我这也不是怪北疆王,事实上,就算是我,也不觉得自己跟这位早就闻名天下的人物有平起平坐交流的资格。

  越是厉害的人物,越是有着自己的骄傲和自尊,难以沟通,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停留在了废墟处,北疆王缓缓行走,查看着入口,然而他并没有什么发现,这儿到处都是瓦砾石块,到处堆积,至于我昨天瞧见的石缝,却并没有瞧见。昨日惊慌失措,一时间有些分不清方向,我也围绕着看了好一会儿,心中有些疑虑,难道那些家伙在一夜之间,就将那石缝给填平了么?

  就在我这般想的时候,萧大炮开始带着人手上来,指挥着左右的人,轮番上前,在碎石堆中找寻入口。

  这人多力量大,当真是硬道理来着,没多久,便有人在西北角的那儿找到了被掩埋得天衣无缝的裂缝,它被几块巨大的石头压在了下面,倘若不将这几块重达数吨的石头给撬开去,可能就达不到大规模进入的有力条件。

  不过这事儿对于旁人,那可能就只有求救重型设备了,但是在我们眼前,也并不是什么大事,但见那北疆王最先使力,将最重的一块大石头掀翻了去,露出了黑黝黝的裂缝。

  在众位修行者和战士的齐心努力下,我们终于算是将这条裂缝给清理出来了,往里面一看,嗖嗖的阴风拂面而来,让人觉得里面,仿佛藏着天大的恐怖,心中一阵发寒。

  众人矗立在石缝良久,却没有人愿意带头下去——人对于黑暗,从来都是本能地抗拒,此乃天性。

  更何况这下面还等着那么多恐怖的畜生呢,随便蹦跶出来一两头,都有些够呛呢。

  清理出了一条道路来之后,这北疆王才有时间过来与我们开会,商量此次下去的人不需要太多,但是有两点必须要有,一是心理一定要成熟稳重,不要遇事惊慌失措、哇啦哇啦地大吼,第二那就是有一定的自保能力,一定要罩得住,所以人不宜太多,在那种狭小的空间里,拿枪拿炮的,很容易伤到自己不说,还不一定有什么事故会发生。

  下是一定要下的,至于是谁下,这里面还有一些说法,我们商量,就带五十人的精锐部队,其余的则在外面扎根,静待我们爬出洞口,重新返回世间。

  而这一次,萧大炮和他的两个兄弟被我们留在了地面上,同样留在这儿的还有张大明白,虽然我口头上面说是让他帮我们守着退路,免得到时候走脱不得,但是我最根本的问题,就是在于张大明白逃命的手段,终究没有徐淡定那么多,而且总是会惹到各种损害,还不如在外面等着强一些。

  老洪作为观察员,唯有紧跟。

  确定了人选,这回倒是不急着立刻下去,征得大家同意,徐淡定没有藏拙的考虑,直接在背阴处将自己的替身鬼灵给召唤出来,这人影一般的东西翻转扑腾了几个回合之后,终于如一道青烟一般的飘落不见。

  徐淡定的替身鬼灵在探路,双眼紧闭,脸色一会儿好,一会儿又变得惨白,没多久,他突然双手捧心,接着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我们慌忙过来瞧,发现徐淡定原本的状况很差,气息紊乱,然而在这一口鲜血喷出来之后,身体反而却好了很多,原来刚才那一下,却是被那种强烈的不适应感给逼得。在此之后,他浑然不理会我们所有人的提问,而是盘腿在地,口中念念有词,将那逃出来的恶鬼给召唤回去。

  好在徐淡定这人办事锐意不足,稳妥有余,不久之后,将那替身鬼灵给收了回来,摇摇晃晃地醒转过来,瞧见周围一群人关切的眼神,站起身来,沉稳地说道:“情况有点儿古怪,岩洞自然还是有的,不过我们昨天夜里看到的那些密密麻麻的魔蜥,却是一个都没有了。”

  是梦吗?

  自然不是,就在刚才第一堆废墟之处,北疆王便已经斩杀了二十多头直立魔蜥,而昨天那么多的东西,自然是不会离开的。

  不过不会离开,也许是在往深处爬走了,倘若我们能够在那空间之中找到出口,将其封印起来,便能够一劳永逸地解决此事。但当务之急,要将那一头孕育着新生命的神秘生物弄个明白,要不然我们前脚走,它后脚便能够破阵而出,一切都是没有意义的——这样的魔物,便如阿普陀那般,封印起来是需要精妙的法阵以及无数心血,方才能成事的,就我们所带的这些材料,远远不能。

  时间倘若一拖,又是遥遥无期。

  徐淡定将路给趟好了,我们便带着五十名战士往石缝里面钻,一样的道路,倒也并不陌生,我们一路走来,终于到了那个两米高的石坎子处,无数的手电筒朝着空间里面照去,一片空荡荡的,不过即便如此,也引起了初来乍到者那惊叹的声音,连绵不绝。我们陆续从石坎上面跳了下来,接着一众战士围成一圈,小心防范着,而我们则四处找寻更深的口子。

  没多久,徐淡定在神坛那块儿,有所发现了,扬起手,高声叫起,然而就在此刻,他的声音戛然而止住了。

  有袭击!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