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五章 莫装波伊

2014年9月25日 更新

  虽说在此之前,北疆王曾经说过自己对那传说中的蒙古宝藏很感兴趣,但是当他叫着我一板一眼地布阵封杀之时,没有一个人想到他准备下洞而去,一探究竟,所以当他陡然跳下洞子里面去的时候,无论是我,还是别的人,脑子里面都是一阵空白。

  天啊,他居然就这般跳下去了,真的假的?

  我们的脑子里面大概同样闪过这样的一句话来,顿时就有些不知所措。

  按理说这封印结束了,我们此行的任务其实算是已经完成,不过北疆王虽说不是我们体制内的人,但是能够评选为天下正道十大高手的,或多或少,都是跟上面有一些联系,要不然怎么会命名为“正道”呢?在上面某些领导的眼中,这十大的命,可比我们在场任何人值钱,倘若是将北疆王抛下不管,只怕我们回去,个个都得受到处分。

  这事儿真的是摊上了,让人头疼不已,关键是萧大炮还被留在外面的出口处接应,我连一个商量的人都没有,看了老洪一样,只见他抿着嘴,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估计也是没有什么主意,心中更是懊恼。

  不过就在现在,徐淡定却是悠悠地醒了过来,脸色涨得通红,然后问我道:“大师兄,什么情况?”

  我用最简短的话语将刚才的情况跟他讲明,徐淡定二话不说,直接喊道:“走!”

  我不知道他这是为何,所以并没有动身,然而徐淡定却已经拽着我的胳膊往外面扯道:“北疆王是牵扯那八百年阵灵的定心之人,有他在,一切安好;而倘若没有了他,那阵灵必定会再出幺蛾子,我们此事再不走,只怕就走不了了。”

  徐淡定这话儿说得有一定的道理,我不再停留,这十大之一的安危还由不得我来管,当下还是顾全这几十人的性命要紧许多。

  我们往回折走,然而刚刚越过那神坛,空气中便有一股阴凉之气蔓延而来,小白狐儿一个箭步,站在了最前面,朝着黑暗中的一声大喊道:“你这东西,赶紧放我们离去,倘若敢说个不字,我就直接将你藏身的老窝给掀个底翻天!”

  这小姑娘话儿说得霸道,我们本以为那东西会知难而退,然而沉默了几秒钟之后,前方一大团黑雾凝聚,接着有一个佝偻的身影从黑暗中缓缓走了出来,桀桀怪笑。

  它走得是那般的缓慢,一步一步,穿着全身遮盖的连帽袍子,一直在我们面前十多米处方才站定,接着一种仿佛来自地狱一般阴沉的声音从它的体内缓缓扬了起来:“烧了我的巢穴?呵呵,这千百年来,无数人想要从我这儿占得便宜,却又有无数人埋尸于此,与我作伴,本来今天有一大补,心情不错,想要放过你们,没想到这么不识趣,那就留你们在这儿作伴吧!”

  此物说得颇为嚣张,仿佛北疆王此刻已经入了它的囊中,而我们在它眼里,则都是土鸡瓦狗,插标卖首一般,而就在它说着话儿的时候,我旁边的一个干部朝我使眼色,我点了点头,那人便心领神会,抬手便是三点射,飞尘而出。

  有人招呼,立刻有一个班的战士朝着那佝偻的黑影射击过去,一时之间枪响如雨,噼里啪啦,不绝于耳。

  然而这火药之物,一旦飞出,速度虽快,却并不能伤得此物分毫,但见一阵弹雨过后,那黑雾扭曲一会儿,又凝结成型,带着愤怒的话语说道:“好吧,当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的猴子,就让你们晓得晓得,我老鬼这八百年来,可不是吃素的!”

  它这话儿一说完,手一张,结果从地下竟然生出了好多灰白色的手骨来,朝着我们的脚下抓来,而我则是脚尖一蹬,朝着它冲去。

  “老鬼”这两个字,对我有着非常深厚的渊源,此生此世,我从来都只认可一个人叫做老鬼,那便是我师父,所以当听到这么一个名字从那可恶的老家伙口中说出,我顿时就一阵热血直冲头顶,魔剑前指,越过那些地上伸出来的骨手,几乎就要伸到了此人的胸口之前。

  那阵灵不怕枪火,但是面对于这恶灵铸就的魔剑,却终究还是有些恐惧,呼的一下,身子选在了半空,口中突然高叫了起来。

  魔剑与此物擦肩而过,吓得那家伙一阵心惊胆战,然而这儿到底还是他的主场,这般一叫喊,我周边的景色立刻一变,无数恶鬼滚滚冒来。

  此为幻象,能够惊吓得住别人,但是恐吓不了身怀临仙遣策的我,当下我也是将雷意凝于左手之上,然后骤然激发,一记茅山掌心雷,劈在了当空。所有人都处于一阵慌乱之中,却听到一声炸雷凭空而起,四周混乱的景色骤然而消,接着我瞧见身后的同伴大多都被地上突然冒出来的骨手给缠住了,十分麻烦。

  跟着我们进来的这些战士,虽然都是野战军种,不过他们受训的作战对象都是人,而不是这些个诡异的场景,多多少少会有些惊吓。

  不过能够跟我们进来的,都是有过心理准备的,倒也没有再惊慌失措,在徐淡定、老洪和小白狐儿的带领下,朝着旁边的石柱那儿撤离,有的甚至还勇敢地回过神来,打开保险,扣动扳机,将那些骨手给射得稀巴烂。

  没有人缺少勇气,只不过他们需要一些适应的时间而已。

  众人在艰难离开,而那阵灵却忽左忽右,不断地挥舞着手中一根晶莹剔透的骨头棒子,这棒子似乎是它招呼骨手的媒介,每一下,便有数十双的手破土而出,朝着人们的脚下抓来。这手段倒不是什么厉害法门,不过吓人得紧,好几个战士因为被绊倒了,而徐淡定等人照顾不周,一下子摔倒在地,那爪子便攀着上来,死死地勒在了地上,仿佛要将人给掐死一般。

  我离得颇远,来不及回救,只有大声喊道:“尾巴妞!”

  小白狐儿听到了我的招呼,一个箭步冲了上来,小脸一变,显露出了三条巨大尾巴的炁场之相,随便一拍,那些骨手便纷纷碎裂了去,将旁边的人都给震得一阵骇然,原以为这仅仅只是一个小女孩儿,没想到竟然这般凶猛。而在此时,我瞧见黑暗中又冲出好多高矮不一的人来,这些人其实都已经死去,不过一脸腊色,黑得流油,显然都是些死而不去的亡者。

  这些东西比寻常的僵尸更加凶猛,脚步飞快,朝着人群扑来,这时已经不用命令,战士们纷纷射击,不让这些东西靠近。

  有徐淡定和小白狐儿在旁边照顾周全,我并没有太多的担心,而是转过头来,瞧上了那个飘忽不定的阵灵。

  此物最是诡异狠毒,昨天我们被困此处,除了那些汹涌的魔蜥之外,更多的恐怕就是这厮的主意,小白狐儿曾经说过,那些打了鸡血的阴河黑蜥,平日里都是吃素的,脑子小,容易受到蛊惑,要不是这玩意在这儿偷奸耍滑,恐怕已是万事太平。

  我有心将这家伙给拉下马来,奈何此物最是机警,飘忽不定,连北疆王都拿不下它,我的机会也是十分渺茫的。

  不过越是如此,我越是有一种没由来的激动,特别是有着北疆王一比,倘若是让我干成了这事儿,只怕老洪的评语上面,也要高看我一眼呢。

  我心中这般想着,手上则不断悄无声息地将八卦异兽旗给布下,这手法隐蔽无声,表面上我是一直在追着那诡异阵灵在跑,实际上已然将好几面令旗都排列齐整,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狂奔而来的黑风匪尸被枪火扫射大半,我也只差最后一面,没有布下。

  然而行百里路者半九十,到了最后一面之时,那阵灵却无论如何,都不入我的瓮中而来,让我心中忐忑,不知道是被它瞧穿了底细,还是别的什么缘故,不过我还是在坚持,为了请君入瓮,我甚至还给徐淡定做了手势,让他带着人朝着我这边赶来,也好引得那阵灵入套。

  徐淡定与我,配合倒也有些默契,瞧见我这般手势一动,便故意漏了七八个人不管,结果那阵灵一阵激动,闪身入内,手一张,桀桀怪笑道:“好,先杀了你们这几个小虫子……”

  它笑得恣意,却不曾想我早已经是暗棋布下,就等此遭了,我当下也是不再言语,手中一直暗扣着的“乾”字令旗飞射,硬生生地扎在了岩石地上面,定得稳稳。

  八卦异兽旗,既可防御,也可留人,这便是它之所以能够排入茅山十宝最根本的原因。

  这也还是我修为不够,倘若是我师父,随手一掷,八面令旗扎得稳妥,管你天皇老子,都休想跑,咱们哥几个来溜一圈再说!

  那阵灵从得意到惊恐,转变只有一刹那,刚刚想要逃离,结果我一脸微笑地打了一个响指,平静地说道:“你想杀谁?”

  八灵腾生,翻飞起舞,气势汹汹地看着这个误入其中的狂妄者。

  1. 阵灵:

    这么刺激!

  2. 张小邪:

    一说到阵灵我就想起二毛>_

  3. 淡定:

    大师兄,咋这么霸道嘞,道子这名是你家的,不许叫,老鬼又是你家的,还是不许叫,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