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章 名额初定

2014年9月27日 更新

  这处六层大楼是总局的内部招待所,大部分完成任务后回京的工作人员都会选择停留在此处,一来是可以好好的休息,二来也是随时等待上面的领导质询,好做应答,这比回家歇息更加方便一些。

  内部招待所里的美女服务员挺多的,这是历来的传说之事,我们进大厅的时候,张大明白不断地四处瞅,好是一阵眉飞色舞,我也忍不住扭头过去看,结果美女没见着,倒是瞧见了一胖子。

  此人是我们此次参加组长考核的其中一人,叫做连城,我有点儿记不起来他的身份,不知道是悬空寺的护法金刚,还是那个道法世家的继承人,出发前的时候,满脸笑容,智珠在握,不过此时却是一脸愁眉,好像吃了黄连,感觉哪儿都不对劲,仿佛变了性别,还直接提前到了更年期,怨气十足的,瞧见我望过来,便以为是挑衅了,眉头一扬,阴不阴、阳不阳地飘过来一句话:“瞅啥呢,不知道自己什么名次啊?”

  我有点儿愣了,一开始还没有感受到这语气的不友好,拱手说道:“连兄,不知道……”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对方就是一阵劈头盖脸地说道:“兄什么兄,我跟你有关系么?别跟我扯啊,想你堂堂茅山,名门大派,结果完成一个考核任务,都落了最后一名,还有本事了不成?对,我连城此番出师不利,搞到最后也没有完成考核,铩羽而归,但我那是乙等,没有办法,完不成也不能全赖我,对不对?倒是你们,啧啧,一个个看着人五人六的,出发前趾高气扬,好像做什么事情都手到擒来一般,现在呢?瞧瞧,这不还是最后一个到达的么?”

  这噼里啪啦一阵损,徐淡定和张大明白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起来,不过我这人,最重以和为贵,倒也不怒,而是不卑不亢地微笑说道:“连城,我倒是有些好奇,我茅山与你,向来没有交集,为何一见面,便这般夹枪带棒地讽刺?”

  连城冷笑,撇着嘴唇说道:“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清楚,还要我来提醒?我悬空寺虽说是小门小派,但是骨头却硬得很,谁他妈的想要骑到我们头上来,那得先看看自己裆下的玩意,是否经得起这一抓。”

  他不找边际地说着话,徐淡定还好,张大明白却是个脾气火爆的性子,一步抢出,指着连城的鼻子就骂道:“好你个和尚庙里面蹦出来的死秃驴,早上起床没刷牙是怎么的,满世界的言语,愣没有找到一句人话。我茅山再怎么着,也比你强过一万倍,你若想比比,咱大明白便跟你练练,好叫你晓得,这世上还有你惹不起的人物——小子,别尽图一时嘴快,把自己给交代了!”

  那连城却也不是怕事的主,一撸袖子,连连冷笑道:“练练就练练,来来来,你们是单挑,还是一起上?”

  两人越说,火气越大,吵吵得上了劲头,就准备在大堂里面开始练了起来,我茅山被损,心中自然也有些火气,哪里肯做这和事老,也想要教训一下连城这个二愣子,免得坠了我茅山的名头。而就在这时,从楼梯拐角处走来一群人,领头的有两位,一位是给总局看门的那位苟老,一位却是我茅山的替补长老杨知修,旁边还有一些工作人员,瞧见这边有动静,便都走了过来。

  首先出声的是杨知修,他二话不说,直接喝止住张大明白道:“张巍,你想干什么?总局是你撒野的地方么,还不赶快退后?”

  杨师叔在茅山之上积威甚重,张大明白即便有满腹不满,却也只有躬身而退,而那连城却也晓得分寸,瞧见这场面,也没有再多言,闭上嘴巴。

  这一群人走到我们面前来,杨知修瞧见我们满脸风霜,风尘仆仆的赶路模样,点了点头,却止不住还是说了我一句话:“志程,虽说赶路辛苦,但是师叔还是要说你一句,在总局这个地方,凡事都需要守规矩,即便是你在茅山当惯了大师兄,在这儿,也得老老实实的待着,管束好自己的师弟,可晓的?”

  杨师叔这话儿,明显地是朝着连城那边偏了,我不晓得他是故意做给别人看的,还是有别的用意,也不想再纠缠,而是拱手,不软不硬地说道:“那是自然,志程记住了。不过有一点,茅山乃我师门,生我养我之地,谁要是往上面泼脏水,我也是愿意用性命去捍卫的!”

  这师侄两人说完话,大家都各退了一步,那苟老在旁边打圆场,笑了笑,说都散了吧,大家早点休息,明天还有会要开呢。

  人群散去,我牵着小白狐儿,与徐淡定、张大明白将入住手续办好,在房间里面放下行李,然后来到二楼餐厅吃饭。

  也没有什么胃口,随意吃了点东西,出餐厅的时候,却瞧见王朋和努尔联袂而至,将我们堵在了门口。这哥俩儿提前到了几天,听到我回来的消息,便过来找寻了,王朋手上拎着两瓶好酒,一瓶五粮液,一瓶茅台,货真价实,努尔手上则拎着些下酒的菜,满腹气闷的张大明白有些酒瘾,心情顿时好了许多,又跑到餐厅那儿要了点儿凉菜和花生米,我们转战房间去继续。

  回到房间,就着小菜,抿两口小酒,王朋开口便是叹气。

  这让我惊讶,要晓得,他抽到了一个丙等的任务,凭着他青城高徒的手段,再加上努尔相助,完成不是什么困难之事,怎么会如此郁闷呢?这一了解,这才知晓,原来他们是被分配到了舟山群岛那块儿,说那儿的渔村经常碰到闹鬼,王朋带着人过去一查,晓得是某种人形海兽,类似于传说中的黑鲛人,几人蹲守几夜,结果让那厮给逃了,王朋自然不罢休,想要带着船一路追,结果人家逃到了宝岛方向去了,便无功而返。

  不过虽说抓不到元凶,但是也破解了此迷,王朋做足了功课,又是给渔民做宣传,又是布了预警阵,感觉差不多了,刚刚回京都报道,结果那地界又有闹鬼的传闻,气得他是火冒三丈,恨不得折回去,将那闹事的海兽给生吞活剥了。

  这事儿跟实力无关,运气使然,我也不晓得如何安慰这哥们,草草安慰两句,王朋摆摆手,不想再言语,而是问我的情况,我跟他一一说来,王朋原本随意坐着的身子,听到半截之后,忍不住挺直了腰杆儿来,静静听完之后,一双眼睛圆睁,忍不住抚掌叹道:“我和努尔刚才还在懊恼呢,没想到你们这任务,难度竟然这么大,就连那天下十大,都差一点折损其中,这哪里是考核任务啊,把简直就是拿人去送死呢。”

  我摇头,将我的担忧说给王朋听,他摆摆手,拍着胸脯说道:“兄弟,你当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担心过多了。别人的情况,我也多少了解一些,你这一回,绝对是榜上有名,妥妥的。”

  王朋不断地安慰过,说这回的十人里面,总共完成的只有七个,还有三个,连一点头绪都摸不到,唯一担心的,可能就是赵承风那儿,听说那小子破了一个鬼村之谜,速度又快,力度又强,着实是一个很强的对手。我瞧见王朋这般熟悉,便询问起了先前在大堂处遇到的那胖子,到底怎么回事,王朋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这事儿倒也巧了,那人很倒霉,听说出任务的时候,遇到了邪灵教的人,挂了两个兄弟……”

  听到这话儿,连原本愤愤不平的张大明白,都陷入了宁静之中。

  次日清晨,大家都早早地起床了,用过了简单的早餐之后,我独自一人,一路来到了三楼会议室里,瞧见当初接受考核的人都到齐了,找位置自己坐下,过一会儿王朋也古来,挨着我一起。没多久基本上人都到齐了,我再一次瞧见了赵承风,意气风发地坐在靠前的位置,有一种舍我其谁的气度,至于其他人,有喜有忧,更多的,是小心翼翼的期待。

  当时间推近到了早上八点的时候,从外面走进了一队人来,为首的是一个黑框眼睛的中年男人,接着是一排老领导,我瞧见了苟老、许老,在最后竟然连总局王红旗都来了,可见上面对于此处考核的重视程度。

  会议讲究实务,开场话不多,便直接进入正题,第一个入选的行动组长毫无悬念,那便是赵承风,他用了三天时间,便破解了豫中风门村之谜,当的是了得,黑框中年人对赵承风好是一阵夸赞,说这话儿的时候,这小子有意无意,朝着我这儿瞥来,颇有些挑衅的意味。当然,这也仅仅只是我的观感,此刻的赵承风八面玲珑,在别人的眼中,简直就是一朵花儿。

  宣布完了赵承风之后,黑框眼镜又说出了第二个入选的名单,竟然是一个死人的名字——黄养神。

  1. 飞扬:

    沙发,O(∩_∩)O哈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