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二章 招兵买马

2014年9月28日 更新

  果然,这个家伙,竟然就是萧家老小口中黄家的那个强取豪夺者,也就是我一直以来愤恨的情敌。

  我心中明了,当下也是不动声色地打量这个家伙,发现他也不是别人口中描述的那般猥琐龌龊,面目可憎,眉宇之间英姿勃发,除了脸上稍微有些小僵硬,倒也是个硬朗的汉子。不过他越是这般帅气,我心中越是不舒服,越发感觉这威胁还是蛮严重的,当下也是不动声色地笑道:“你刚才这么一说,我还真的猜到是萧师妹了,茅山这新一代的弟子之中,也就属萧师妹出落的最是漂亮了,难怪你会这般心驰神摇。”

  黄养神脸上露出了几分羞涩,略有些紧张地说道:“陈组长,这么说,茅山之上,是不是也有很多人喜欢她?”

  我心想废话,小颜师妹这么漂亮,自然如此,你面前不就摆着一个么?

  不过我自然不会跟他说这些,而是绕着圈子说道:“少年慕艾,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不过萧师妹潜心求道,倒是从来没有将心思方才男女之情上面来,至于她到底是否心有所属,这个很难说。对了,黄组长,冒昧为一句话啊,我也是好奇,将我所知,萧师妹上山的时候,差不多也就才十二三岁,不知道你是何时瞧见的她?”

  黄养神回忆了一番,这才悠悠地说道:“差不多也就是那个年纪吧……”

  他似乎还沉浸在美好的往事之中,而我肚子里面则是一团怒火——太无耻了,太卑鄙了,太没有人性了,小颜师妹那么小的时候,你这家伙就已经惦记上了,当真是个变态啊!我心中一团怒火中烧,却一点也没有想到自己也是在小颜师妹这般大的时候,就一见钟情,屁颠屁颠的拜入了茅山,为的也就只是想着跟这个人间精灵一般的小女孩儿,能够朝夕相处而已。

  这话儿说了两句,黄养神又催促我能不能帮他想想办法,看能不能进入茅山里面,跟小颜师妹见上一面,以解相思之苦。

  我哪里能让这货得逞,不过为了拖延他,免得又穷则思变,跑去找杨知修那儿想办法。不管怎么样,我反正是挺怵杨知修的,总感觉这位师叔哪儿不对劲,跟咱也不是一条心的。如此一想,我倒也没有推辞,而是模棱两可地说道:“这事儿呢,倒也不是没有办法,不过茅山做主的,是我师父陶晋鸿,山门隐秘,公开是大事,我日后回山,还需求教一下他老人家,倘若是可以,我第一时间回复你!”

  黄养神听到了我的这承诺,顿时就是长躬到地,然后说道:“多谢陈组长。另外,你哪次倘若回山,烦请提前告诉一下我,我那儿有十几封书信,还请你帮忙带回,帮我亲手转交给萧姑娘才好。”

  我满口答应,心中却想着你若是给我,到时候直接一把大火烧了,哼,这情话,我自己都说不完了,还轮得到你?

  两人交流好一会儿,这时旁人也纷纷上前过来祝贺,黑框眼镜宣布中午的时候会有一个庆功宴,业务二司的相关领导也都会在场,到时候所有人都过来出席一下,也算是给我们这些在外奔波辛苦的同志们一点儿犒劳,酒肉管够,有什么人叫什么人,别客气。听到这消息,在场的人虽说有喜有悲,也都很给面子地纷纷鼓掌,会议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结束。

  一出了会场,在外面等候的小白狐儿、徐淡定和张大明白立刻涌了上来,抓着我问会议结果,我压抑住心中的激动,将这情况说明清楚,三人顿时就高兴得又跳又叫,十分开心。

  这时黑框眼镜过来,叫住了我、黄养神和赵承风三人,说上面有事情要交代,让我们跟着他去业务二司报道。

  我们不敢怠慢,跟着那人一路走,过了几道院子,终于来到了深处的一栋小楼那儿,一间大办公室里,我见到了二司的司长,以及具体负责我们特别行动小组的业务副司长,司长是个满脸正气的中年男人,梳着大背头,对我们好是一顿训话,讲了很多象征意义的虚话,听得让人直打瞌睡。不过我们也只有小心翼翼地听着,这位老大别看彬彬有礼,笑眯眯的,他可是王红旗手把手带出来的,资深老油条,比谁都厉害。

  二司是具体操办各种神秘事宜的大部门,要是没有一点儿手段,还真的坐不上这把交椅上来。

  司长讲完之后,副司长给我们讲起了具体的事情来,这特别行动小组的建立,是总局新政的一部分,架子刚刚搭起来了,但是很多事情都还没有开始做呢,所以我们也都是在初步的摸索阶段,人员的配置,设备的添加以及行动人物的介入,这些都得需要协调,不过上面的领导讲了话,说要给予冲锋在第一线的同志充分的尊重,这人事权自然是给的,一应的设备和资源,能够调配的,也尽量调配,做好后勤工作。

  说完这些,负责我们的副司长告诉我们,说这几天呢,我们几个组长便可以行动起来,将这个框架给搭起来,人员可以从总局的行动部门调动,也可以从地上各个分局借调,实在不行,还可以从民间或者后备培训学校募征,这些都是可以的。

  当然,凡事都需自愿,不管怎么样,都需要得到双方的认可,方才得行。

  讲完了这些,副司长又带着我们到了分配的办公室和后勤部门,还特地给我们提及了位于京郊的训练基地,如此完毕之后,差不多也到了庆功宴的时间,便直接奔赴了餐厅会场。

  我们转悠了一上午,到了餐厅的时候,好多人都已经到齐了,我满脑子都在想着特别工作组人选的事情,心中算计着,到了会场,瞧见徐淡定、张大明白和小白狐儿都在,心中也总算是落定了,过去与他们一桌,然后谈及了此事,问他们是否愿意与我一同共事,徐淡定和张大明白自然是点头答应,而小白狐儿也是忙不迭地点头,旁边的张大明白笑了:“嘿,我们这是谈工作,你一几岁的小毛孩子,跟这儿瞎凑什么热闹呢?”

  小白狐儿不乐意了:“凭什么啊,出力的时候,我不见得比你们少,现在论功行赏了,偏偏把我给排在外面去?”

  小白狐儿和张大明白吵吵几句,而徐淡定在旁边劝她道:“嘤嘤,你的能力,我们都是信任的,不过你这个年纪,应该是待在课堂上面,而不是跟着我们吃苦受累,这一点,你可要记得。”小白狐儿就是不乐意,猛摇头,激动地说道:“我不,我就要跟着哥哥,我要一直跟在哥哥身边,永远都不要离开……”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看我,一双大眼睛里面满是溢满的泪水,楚楚可怜。

  我倘若不知道嘤嘤就是小白狐儿,估计也跟徐淡定一般的想法,想着要送她去课堂之上,学习文化知识,而现在却再也没有这种想法了,大荒遗种,九尾妖狐,这情况有些特殊,把她扔在学校里,我也真的放心不下,还不如带在我的身边,如此耳濡目染一番,反倒是更加能够有所进步。如此想来,我便也没有再阻拦了,而是告诉两位师弟道:“这小妞儿,以后便是我们小组的第四位成员了。”

  小白狐儿一声欢呼,举起了胜利的“V”字,张大明白和徐淡定则是无奈地笑了笑,不再言语。

  他们对我这个大师兄,终究还是给予了充分的尊重,事前他们会有各种各样的意见,而一旦我决定了之后,他们便不会再多言,而是最实际的执行。

  确定了三位人选之后,我开始在餐厅里面巡视了一番,瞧见王朋和努尔,以及跟他们同组的那位小兄弟在角落坐着,便起身,朝着那边走了过去。我到了地方,跟三人打了招呼,然后在王朋的旁边坐下,他倒了一杯酒,递给我,语气低沉地说道:“老陈,来,喝一杯。”

  求得不得,我晓得王朋心中的痛苦,二话不说,与他将这杯苦酒同饮。

  酒入喉中,化作一股热线入胃,暖意升腾而出,旁人又将酒杯满上,我举起杯子,先是跟旁边的努尔说道:“哥们,我们多年的交情了,这话儿我也不多,就想跟你说一句,队伍刚刚开张,人少职缺,过来帮我,行不行?”

  努尔笑着与我碰杯,一边喝酒,腹中一边发出了激动的声音:“盼与你共事,艰难险阻一起趟,生死与共,多年矣,今朝得偿所愿,何必说的这般客气?来,干了这杯酒便是!”

  努尔与我的交情匪浅,太多的话语倒也不用多说,彼此一杯酒喝干,便算是应允下来,我又将酒倒上,看着旁边的王朋,举杯说道:“四月,努尔都已经答应我了,你难道会让我们身单影只,失望而返么?”

  我盯着他的眼睛,真诚地说道。

  1. 飞扬:

    O(∩_∩)O哈哈~,沙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