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三章 一支穿云箭

2014年9月28日 更新

  我满心期待着王朋能够给我一个肯定的回复,然而他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这一次竞争特别行动组的组长职位,是我与我师父的一个赌注,倘若赢了,我继续在总局任职;而若是不行,我就得返回青城山去,跟着我师父修行,只有达到了一定的水准,方才能够再重新出山来。所以这一顿酒,只怕就是我们这几年之内,最后一次相会了。”

  王朋这话儿说得略有些伤感,我知道,他在总局奋斗了好多年,一直都没有出人头地,这一次是最后的机会。

  错过了,他也只有返回宗门之中,接受师父的教诲。

  此时此刻,王朋必定是很不甘的,不过那也是没有办法的,现实总是那么的残酷,在我的眼中,他已经是很优秀了,然而中国地大物博,无数的英雄豪杰辈出,想要在这片天地之间立足,还需要有很多的路要走。我并没有挽留太多,而是与王朋一起,一杯又一杯地喝着酒,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那天中午的庆功宴,很多人喝醉了,恣意妄然,将自己所有的情绪都宣泄在了酒上面,但是我没有醉,结束之后,我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碌了起来,首先是去部门报道,跟财务、人事以及后勤部门那儿混了个脸熟,然后跟主管自己的业务副司长,将特别工作组的相关事务聊了一个透,这才开始将整体的架子给搭了起来。

  好在总局对于这特别行动组的人事架构并没有太多的限制,对我们的任务也不会一开始就压得很重,一开始也只是磨合的过程,就像是古时候朝廷的供奉,先高薪养着,只有到了最需要的时候,这才会动用到,一般的小案子,倒也不会劳烦到我们。

  工作组的成员,除了我这个领头负责人之外,我给自己选了一个副手,那就是巫门棍郎梁努尔,我与他是从小一起结识的兄弟伙,对于他,我最是了解,成熟稳重,义气讲究,除了有一些口疾之外,无论是修为,还是经验资历,都是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大将之才。

  有了努尔在,即便是临时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在场,他也足够撑起一片天地来。

  除了努尔,便是我的两个师弟,外门长老梅浪的首徒徐淡定,和烈阳真人茅同真的得意弟子张大明白,这两位都是茅山当代最为翘楚的后辈子弟,经受过最正统的道门修行,徐淡定擅长玩鬼,水性又佳,张大明白为人虽说脑子简单了些,但胜在听话,而且冲锋在前,刚猛得很,有这一刚一柔的组合,我便不会还怕遇到强敌而没有人手。

  工作组还有一个最小的成员,那就是小白狐儿,我们都叫她嘤嘤,然而她化形之时,却给我师叔祖李道子取名叫做尹悦,自从得知了她的身份,我便也绝了把她当做一个正常少女来对待的想法,这小白狐儿既然愿意跟着我一起,那我便也是费尽了心思,最终也给她谋得了一个编制,成为了宗教局内部最小的一名职员。

  要不怎么说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特别行动组的组长,得花费那么大的功夫来选拔呢,依着小白狐儿此刻的面貌,也就七八岁的小女孩儿一个,但是当我将这报告往上面一递,结果几经周折,没有多久,便给批了下来,级别还按照副主任科员的待遇走,比当初从巫山后备培训学校毕业的我还要高两级,实在是给足了面子,让我有一种大权在握的充实感。

  这名册一定,就开始造工资表了,小白狐儿跟着我同吃同睡,哪里还要什么钱,所以这都是我给代领了,张大明白得知此事,不无酸意地告诉我,说我这是吃空饷,绝对的官僚主义作风。

  这是闲话,不过工作组只有这么五个人,也不是正事,所以我还需要再选一些人进来,不过总局业务二司之中,有背景有根基的闲暇人物,要么跟了赵承风,要么就跟了黄养神,这前者背后的龙虎山在总局的地位是根深蒂固,而后者可还有一位长辈身居大内,那可都是铁打的关系,我茅山虽说气势不弱,但是在总局也算不得什么根基,所以选了一圈,要么就是别人不满意我这儿,要么就是我看不上那些花花架子,一时间有些发愁。

  眼看着另外两组的人员架构陆续地完整,我也并不着急,要晓得,这工作组的人员,倘若是不满意、不顺手,到时候执行起任务来,绝对是一件窝心之事,还不如一开始就严格把关。

  不过也正因为我这儿不被看好,反而使得上面安插的关系户不多,人家甚至都不愿意到我这儿来,省去了许多麻烦。

  正在我为人选发愁的时候,努尔给我提了一个人选,叫做张世界,让我眼前一亮。

  这张世界我并不算陌生,当初在南疆战场的时候,他也是从无数人员里面选拔出来的国术高手,我们也算是并肩作过战,有些情谊,不过我后来临时离开了南疆,却不晓得他们这些人后来又到了何处。努尔告诉我,说张世界在南疆战事结束之后,返回了老家,他是冀北人,离京都不远,所以这几年和他倒也有些联系,如果我要是有意愿,他倒是可以牵线搭桥,前去游说一番。

  努尔的话让我豁然开朗,俗话说用熟不用生,我与其在总局找一些老油条来帮手,又要担心对方脾气秉性与我不合,又得担心会不会有别的宗门安下的眼线,还不如自己培养势力,找一些我熟悉并且有交情的年轻高手,如此反而更好。

  我同意了努尔的提议,同时又确定了赵中棣、张良馗张良旭两兄弟的人选,一经打听,才晓得大家都各自返回了老家,张良馗张良旭两兄弟回了晋西,而赵中棣竟然退了役。前面那两兄弟据说在晋西某处地市分局,从资料上面,职位不高,成绩也不显著,显然是混得不是很如意,至于赵中棣,则只有一个地址,其余的资料倒也模糊,只有上门去找寻。

  冀北离京都并不算远,努尔出发之后,第三天就赶了回来,还带回了张世界,当初那个擅长使燕青拳的小个子,此刻已经留起了胡须,也变得不再是那么锋利了,在得知我可以解决编制问题,以及京都户口之后,他没有犹豫太多,直接点了头,说愿意跟着我一起干。

  给张世界接完风,我和努尔兵分两路,他前往晋西去见张家兄弟,而我则前往冀北石家庄,找寻当年一起并肩奋战过的沧州猛汉赵中棣。

  尽管有了地址,但是经过一阵折腾,我终于在石家庄郊区的一家大型国有企业里找到了他。

  见到赵中棣的时候,我终于知道他为何早早就退了役——这位老哥的左腿裤管之下,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作为一位国术高手,最终失去了自己的左腿,这实在是一件让人难过的事情,此时的赵中棣是这家国企保卫科的科长,坐在他办公室里面,他对自己如何失去左腿的事情并没有多言,当得知了我们的来意之后,他突然提起了一个人选。

  他说的那个人,是他的堂弟赵中华,这小子从小便调皮,不过有悟性,对于国术的理解远高于他,后来在鄂北巴东拜了一个师父,行走江湖多年,据说还认识我,一直谈及想要进局里面来,为人民服务,不过他离开了第一线,也就耽搁了,现在正巧在家中。

  赵中棣对于自己这个堂弟,显然是有着十足的信心,言谈之间,多有些得意,我却也想起了这么一个人来,一个很有灵气的少年,现如今应该也长大了,我记得他的师父叫万三爷,一个很厉害的楚巫高手。

  我是求才若渴,他这般说,自然是要见上一面的,赵中棣也颇为热情,当下也会挂了电话到家里,让他堂弟赶紧过来。

  等人到了,一见面,却是一个英姿勃勃的年轻人,稚嫩已脱,嘴唇青绒,眼睛很亮,我与他对话,倒也还是记得我的,言语之间也颇多江湖历练,我兴致大发,当场试了一下他的本事,感觉当真是一个值得塑造的年轻人,便敲定下来,将他带回了京都。

  回城之后,努尔也到这张良馗、张良旭两兄弟到了京都,彼此一见面,颇多往事浮上心头,几多感慨。

  这人员初定,许多闲事繁杂,某日我接到收发室递来的一封信,翻开之后,竟然是北疆王田师给我写的,说他有一外房侄儿,名字唤作张励耕,这孩子虽说自幼孤苦,但是所学颇多,懂符箓,也懂炼器,手段也算是不错,听说我这里有个营生,便想推荐到我这儿来。

  北疆王的亲戚,这可是求都求不来的,即便是我没有欠他的人情,也是愿意的,当即也是赶忙回信,说随时欢迎。

  诸事忙得迷糊,某一天,我到了夜里的时候,突然想起来,那女鬼白合自从投胎之后,我却是一直都没有时间去看过一次她,实在是有些过分了。

  1. 千雪凌天:

    这些张家兄弟和努尔是都被大湿胸玩死了吗 怎么都没有看到过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