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五章 身陷敌营

2014年10月2日 更新

  我修道多年,屏气潜藏的功夫也算是练得不错了,然而此人却因为水喉死去这么一个情报,便判断出我就潜藏在竹楼之下,这份心机和修行,当真是个比较难缠的对手了,眼瞧着对手一掌拍来,我也有心试一试对方的深浅,当下也是鼓荡凝聚掌中的雷意,低喝一声,箭步如奔马,朝着对方一同拍去,试图跟他交手,试试高低。

  然而就在两掌即将相对的那当口,我从地板上面透露出来的亮光之中,瞧见了这耿爷的手掌上,竟然是一片银亮,心中大惊,晓得他应该是戴了金属手套,倘若如此,说不定还有许多机关,我便不敢再与其相交,而是强行将身子侧开一面去,与其擦肩而过。

  我从耿爷的身旁擦肩而过,这其实是我在强行变换方位,身子承受了巨大的压力,然而作为对方,他却有着许多回旋余地,当下手掌一变,陡然转变方向,朝着我的后背抓来,而脚下也是一拌,拦在了我的小腿之上。

  我临场变招,猝不及防之下,衣服被扯开一截,整个人也腾空飞了起来。

  这竹楼之下仅仅只有半米高度,本来大家都是弓着腰,蜷缩着身子走移,这一下着实让我出了乱子,整个人撞到了那竹楼的底部,头上剧痛不说,身子还撞到了一处立柱之上去,顿时就是一阵生疼。不过还没有等我从这疼痛中反应过来,对手的攻击便已经倏然而至,我来不及反击,唯有闪避,连着躲开了三招凶猛绝杀,结果这承重竹楼的立柱就给他拍断了两根。

  这一片竹制建筑显然是有经过高手设计,通体都用处理过后的竹子,最是坚固不过,然而这些在那个耿爷的手段面前,摧拉枯朽,宛如豆腐一般柔软,实在是有些夸张,这些就我觉得,估计也就是他手掌上的那抹银光在作怪,也更加让我庆幸,还好刚才没有使用掌心雷,与其硬拼。

  交手几回合,人便已经换了好长一段距离,我也算是摸出了对方的底细,感觉就在这狭窄的空间里,我应该是得要被他压着打的节奏,当下心中一横,身子一弓,那饮血寒光剑便陡然出了鞘,我一剑而出,将头顶上面的竹制地板给划出了一个大洞,脚尖轻点,整个人便直接冲到了上面的竹楼之处,左右一看,这里却是一处小孩儿睡觉的大通铺,到处都是叠得整齐的凉席被褥。

  此处是敌人的老巢,我不敢立足,生怕一旦被缠住,便有越来越多的人围堵上来,这些家伙可都不是好惹的人物,倘若一旦战起来,我必然会被数量给堆死,当下也是马不停蹄,右脚一瞪,朝着门口那儿冲了过去。

  我一出了门口,身后便传来了一阵爆竹炸裂的声响,却是那个叫做耿爷的男子尾随而上,朝着我这边追来。

  这大通铺的宿舍门口并不是外面,大片的竹制建筑之中,弯弯回回,倒也有些复杂,我出门,路过两个走廊,听到前面有急促的脚步声赶来,便随手推开了旁边一个房间的门,闪身入内,刚刚将那门一关闭,结果里面突然有风声响起,我侧头一躲,避开了这凶猛一击,凝神一看,却是一位浑身一丝不挂的精壮男子从那边的凉床之上一跃而起,以膝盖为着力点,朝着我这边撞来。

  而在那凉床之上,则有一个抱着薄床单的美艳女子正惊慌地朝我望来,她肌肤赛雪,长发散乱,床单紧紧遮住了胸口,却露出了大片大片滑腻的肌肤,以及一对大长腿,上面汗出如浆,显然是没有在干什么好事。

  这个男人一脚飞来,我侧身躲过,然而他的身子却轻巧得很,脚尖在墙面上一点,接着又是一个横扫,直接朝着我的面门踢来。

  这人是一个泰拳或者国术的一流高手,虽说赤身裸体有碍观瞻,但是并不影响他这一道鞭腿的杀伤力,我不想与其硬拼,在此处缠住,闪身后撤,下意识地跨步朝着床上那个美艳女子冲去。男子瞧见我并不与其交战,而是朝床上那女子杀去,下意识地大声喊道:“你这狗日的,有本事来与我战!啊,刘倩,小心!”

  他这话儿一喊,我立刻晓得这两人就是我刚才在主楼地下潜伏的时候,交谈对话的那一对狗男女,当时便大声回应道:“易超,你拦在门口,否者我就杀了这女人!”

  当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我准确叫出口的时候,那浑身光溜溜的男子下意识地一愣,也没有及时缠战而来,就是这一眨眼的功夫,我已然冲到了床前来,右手持剑,左手抓向了那美艳女子的脖子。这位刚刚沉浸在欢乐之中的美艳女子脸色娇红,浑身透着惊人的媚力,柔弱得就像一根小草儿,然而当我左手下抓的那一刻,她却陡然绽放出玫瑰花的野刺,裹覆在她身上的薄床单突然朝着我兜头罩来。

  我的视线被阻拦,左手下意识地抓住了这床单,结果刚刚往下一拉,却瞧见一条白晃晃的大长腿蹬到了我的面门来。

  这一脚之力,竟然有一种呼啸而过的强度,让我晓得,即便是长得美,却也并不是无害之人,越是艳丽的生物,身上的毒性就越强。

  这两人想来应该也是高手,尽管我有信心打败任何一位,但是倘若我被缠住了一招半式,后面的那个耿爷及时跟上,再召集其他人马,我这下场当真是难以预料,如此一想,躲开这一脚飞踹的我便再也没有与其纠缠的心思,连那滑溜溜、一片白腻粉红的无限春光都没有再花心思了解,而是直接一剑将窗户绞碎,人便朝着洞口穿出。

  这一回,我倒是冲出了竹楼之外,结果这边刚刚一落地,便有三根响箭擦着我的身边射过。

  咻!

  这响箭有两支射在了竹楼之上,剩下一支射入土中,箭身入了一半,显示出了这力道,足以将我整个人给贯穿了去。

  这三箭让我惊魂,晓得倘若朝着开阔地跑去,必然就成了别人的箭靶,当下之计,唯有返回那竹楼之中,与他们在那有遮蔽的空间里面周旋。

  就在我决定了这策略,从另外一面再次进入竹楼的时候,正好冲进了一间还算是宽敞的大厅之中,这儿应该是那些少女接受讲学的课堂,一排一排的方案和蒲团,以及墙壁上挂着对称的条幅,跟小学的那布置差不多,唯一的区别,是正常的课堂挂着的,是名人警句,而这儿挂着的,却都是些男男女女的活春宫,虽然都是毛笔画,但那尺度之大,让仅仅瞥了一眼的我,都感觉到面红耳赤,嘴唇发干,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

  就在我舔嘴唇的那一刻,我的对面过道上出现了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高大男子,四十多岁,有着汉子的粗糙和文化人的斯文,两种奇怪的气质结合在一起,让人感觉十分的奇怪,有一种骤然的心寒。

  当这个男人出现,封堵住我的前路之时,我的身后也出现了一道倩影,束身的白色长裙,轻纱遮脸,隐隐若若地露出了妩媚妖娆的脸庞,身材高挑,凹凸有致的火爆身材让人看一眼就觉得浴火焚神,我余光扫了一眼,却发现正是我当日离开丽江城是瞧见的那妖娆女子,我当初也正因为瞧了她一眼,才一直心绪不宁,走到半路就折回了来。

  这女人有着少女的清纯和成熟妇人所具有的特殊魅力,集聚一身,让人感觉呼吸都有些火辣辣的,而她堵住了我的后路,却让我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

  与此同时,学堂旁边围上了七八人,其中就包括了衣衫不整的易超和刘倩,这两人的身手都十分不错,而旁边几位,则都与他们在伯仲之间。

  我并没有实际测算过,但是仅仅就是这么一瞥,也就有了一些初步的判断。

  至于竹屋之外,也是一片吵闹之声传来,都是那些小女孩儿,给这突然的变故给吓坏了,不过自然也有人在管束着,很快动静就变得越来越小了。我看着将我围住的这些人,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越是怕什么,就越来什么,此刻围着我的这些人,恐怕就是那所谓魅族一门之中的精英分子,我虽说在茅山之上修行历练许久,但是以一人之力,挑战别人一门精英,这事儿怎么看,都有点儿蠢。

  大意了,大意了,我倘若是知难而返,回去点齐援兵,再杀将而来,那该有多么愉快啊?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不会露出半分怯意,横剑而立,然后眯着眼睛与正前方的那耿爷对视,夷然不惧。我在看对方,而对方也在打量着我,见我一副铿锵硬汉的风采,那耿爷不由得乐了,嘿然笑道:“朋友,夜探寒舍,不如报上一个姓名来,让我们这些乡下佬见识见识,江湖上何时又出现了这么一位惊艳少侠,竟有如此的胆量?”

  对方这般说,我自然从善如流,不卑不亢地拱手,朗声说道:“龙虎山门下,罗大屌,便是俺了!”

  1. 飞扬:

    嘎嘎,沙发

  2. 罗哥:

    我招你惹你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