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六章 敢问路在何方

2014年10月3日 更新

  “罗你妹啊,真当我们不晓得龙虎山上面的天师女婿罗贤坤?你究竟是什么人,满口胡言,到底欲意何为?”

  我的谎言还没有编圆乎,就给耿爷给无情地揭穿了,着实让人懊恼,不过我这人的脸皮还算是比较厚,被当众揭穿了也不会有太多的尴尬,而是嘿然笑道:“嗨呀,你们的路子倒是挺广的,居然还认识罗贤坤?”

  耿爷扬起了双手,我瞧见了他手上带着的银丝手套,上面顺着的是银光,逆着的则是点点寒光,显示出了他手上的这玩意,当真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器。对于我的惊讶,他并没有透露太多,而是凝神瞧着我,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说道:“不管你是谁,总之你若是束手就擒,或许还有一条活路可走;要若是反抗到底,那很好,我送你下黄泉,绝对满意,管杀不管埋。”

  我笑了笑,横剑而立,镇定自若地说道:“这位先生,倘若你有志于送我下黄泉,还得请教尊姓大名,让我死得明明白白呢?”

  相对于我的隐姓埋名,那耿爷反倒是显得更加坦荡大方一些,眉头一扬,便朗声说道:“魅族一门旗下,外门护法耿传亮是也;而你后面那一位,则是本门现在的掌旗人,邪灵教的十二魔星之一,魅魔大人!”

  果真就是当初的漏网之鱼,我眯着眼睛瞧了一番,然后拱手环顾道:“还未请教各位英雄?”

  耿传亮瞧见我在这边有意拖时间,不由得笑了,冷冷说道:“废什么话啊,要不要我将我们这儿每一个人的名号都给你介绍一番啊?赶紧说出自己的名号来历,我耿传亮手下,没有无名枉死的鬼儿。”

  对方越是想知道我的名字,我越是不肯讲明白,只是顾左右而言它道:“各位,我今日前来,并非有意,纯粹就是闲来无事,不知道是否冒犯了大家。今天这儿的损失,一切都算在我的身上,该赔的赔,你们只管给我开一个单据来,我都给你们报销了去……”

  听到我这般说,当真是一个没有谱的人,我背后一直沉默不语的魅魔淡淡说道:“东西弄坏了,可以赔;不过我们这儿折损了几条人命,你赔得起么?”

  这时而妖娆妩媚、时而端庄秀美的女人一开口,直指我们之间不可协调的矛盾,听到她柔柔弱弱的声音,我的脑海里顿时冒出一股“擒贼先擒王”的想法来,倘若是我能够制住这当家门主,只怕所有的形势就能够陡然变换,而我也能够突出重围,逃出一条性命了。

  心中这般想着,我脚尖一蹬,箭步走移,朝着对方一剑刺去。

  我这也是临时出招,连我自己都没有想好,当真是出其意料,然而就在我走出第三步的时候,突然脚下间的地板一阵破裂,剧烈的竹爆之声响起,接着有一只手朝着我的脚踝抓来。这一切是那么的突然,我根本就没有一点儿反应时间,当下脚踝也是被人抓住,朝着下方拽去,非要将我弄一个狗趴,摔落在了地上不可。

  这一下让我晓得对方的高手并没有都在明面上,暗处至少还有这儿一个,以及施放响箭提醒所有人的那一位,这样的情形让我有点儿郁闷,深入敌人老巢的感觉当真不妙,处处碰壁,不过当那家伙将我往地板下扯的时候,我却并没有能够让他如愿,而是直接扎稳下盘,不动如山。

  我的下盘功夫是经受过长期战斗考验的,在瞬间便稳固住了这冲势,那人一拉不得法,还待使些小花样,而这时我的魔剑已经从上而下地劈砍下来,这魔剑浑身雾气缭绕,腾腾而生,透着一股冰寒锋锐的气势,是个人都晓得自己的血肉之躯是挡不住它的剑势的,结果在两不相干和玉石俱焚的选择之上,地底的神秘人最终选择了前者,放开了我的脚踝,任由我的魔剑,带走一大片的竹屑。

  然而就在我将此人给逼开之时,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急剧搅动的炁场变动,我余光一看,却见被我当作目标的刘子涵俏脸尽是寒霜,手一抖,四五根绫绸翻飞不定,朝着我这边席卷而来。

  这所谓绫绸,五彩缤纷,有红有绿有白,煞是好看,一般来讲,都是最柔弱的丝织物,伤不得人,然而修为这玩意,最是造化,原本柔柔弱弱的绫罗绸缎,灌足了气劲之后,束然成棍,凛然化刀,或柔或刚,却是十分的凶险。

  如此化作旋劲袭来,我只能下意识地一剑斩去,试图以刚对刚,看看能不能剑破绫稠,将其给撕裂成碎片去。

  我心中是这般计较的,却不曾想平日里最为骄傲的魔剑前挥,劲气狂吐,结局却是硬对软,那刚才还直接在空中激荡出棍声的绫绸,直挺挺、硬邦邦的玩意儿,在与我的魔剑接触之时,瞬间软化,倏然间就将我的魔剑给一把紧紧缠住,就像有生命一般。

  接着那妖娆女子欺身而上,飞起那修长绷直的大长腿,朝着我的下身踹来。

  对方,似乎比那耿爷更加难缠!

  这想法在我的脑海里一闪而过,我下意识地侧开身子,手掌鼓荡风云,一股磅礴的雷意贯足在手,朝着这娇滴滴的小娘子狠命儿拍打而去。

  这一记掌心雷已经到了我毕生的巅峰,就是想着震慑一下对方,让这些家伙也晓得咱可不是面泥捏的,然而如此气势凶猛的一掌而下,那魅魔竟然也是毫不避讳,莹白如玉的小手结了一个古怪的手势,接着与我硬生生地对了一掌。

  砰!

  一声巨响,在肉掌接触的那一霎那,我那磅礴雷意轰然而下,朝着刘子涵的娇躯砸来。

  在我的估计之中,即便不能将她给轰击得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那也定会身子一僵,行动皆受滞碍。然而情形并非如此,当我将那些在雷天灌注入身的雷意倾泻而出的时候,对方的手掌却像滑蛇一般扭动,紧接着我感觉所有的雷意在我的头顶炸响,陡然转移了去,对于这刘子涵来说,却仅仅只是承受了我本身的劲力。

  掌心雷厉害,就在于我日夜修炼,凝练而出的雷意,而并非我这一把子气力,结果被她这般剥离了开来,我顿时就丧失了优势,结果一条汉子最终被那么娇柔的弱女子一掌击飞,腾空而起。

  我人飞在了空中,身子跌落,而右手之上的魔剑又被束缚了去,周身的炁场鼓荡之间,却感觉身后的耿传亮也出手了,朝着我这边奔袭而来。

  倘若是刘子涵的功夫至阴至柔,绚丽多彩,而耿传亮这个外门护法则走的是刚猛路线,直接了当,那银丝手套一戴,别说是人,就是一块生铁,他都能够挖下一大坨来,更何况是我这小身板儿?我手中的魔剑被制,一时半会也挣脱不得,倘若是在此处与众人周旋,只怕剑保住了,性命却丢失了,我当时也是当机立断,趁着所有人都预计我要保魔剑之时,手一放松,便折转身子,朝着底下的破洞钻了过去。

  我一落在了主楼之下的草地上,黑暗中立刻伸出一只手来,朝我脊柱砸来,然而这时的我已经将辟邪小剑握在了手上,毫不犹豫的朝着那只拳头绞去。

  所谓一寸短,一寸险,在这种所有人都得蜷缩着身子的狭窄空间里,锋利无比的辟邪小剑远远要比那魔剑来得方便,对方也是对我这一下猝不及防,收势不及,整个手掌便被我泄愤一绞给削飞了去,接着抱着血肉模糊的右手,朝着后面一边疾退,一边大力嘶嚎着,宣泄着身体上面的痛苦。

  他这一退,正好将洞口给堵住了,这便是机会,我不再多停留,脚步一蹬,也顾不得魔剑的归宿,a人就像野狗猎豹一般,手脚并用,借助着那复杂的竹屋建筑掩护,转了几个圈儿,最后从原路退回,钻入了那布得有法阵的竹林子中去。

  从竹楼建筑到茂密的竹林之中,有差不多两百米的距离,这真的就是一场与死亡赛跑的生死之旅,我身后不断有人在鸣哨,提示我逃窜的方位,而尽管我做了几次周折,但是一旦我从那竹楼之中蹿出,不出五十米,便被人瞧了个仔细,而当我再次疾冲而走的死活,那阴魂不散,如跗骨之蛆一般的响箭再次袭来。

  咻、咻、咻……

  每一次利箭飞逝而来,那都是带着巨大的力量,以及死神的亲吻,我的身后传来了耿传亮得意地大笑声:“那小子,你还不赶快站住?倘若你肯跪下求饶,箭王他老人家还能留你一条性命,而你再走一步,天下间谁都救不了你了!”

  箭王?

  难怪这箭这么富有进攻力和威胁性,每一支响箭都仿佛携带着死神的请帖,让人心生恐惧,恨不得跪下来磕头,好饶过性命才是。不过即便如此,我陈志程却并非没有应对之策,当下也是冷笑一声,丹田之气狂涌而出,左手隐秘地做了一个导气法诀。

  深渊三法之风眼。

  魔气疯狂扭曲,使得我身周所有炁场都处于变化无定的状态,而凭借着这手段,那箭王手上的箭意即便是纵横执着,但是到了我身周不远处,也终究还是失去了方向。这所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说得就是此时此刻的情形,竹楼那边的诸位高手正得意洋洋地看着我即将被射成刺猬,却发现我在急速变向的冲刺中,竟然一箭都没有中,顿时就大惊失色,忙不迭地大声喊道:“快,快入阵,那个家伙闯入媚阴十象法阵中了!”

  这些人见箭王徒劳无功,便准备将阻拦我的希望寄托在了竹林法阵之中,纷纷朝着竹林这儿跑来,然而我既然能出现在这儿,自然是穿梭自如的,当下也是血气一涌,勉强将临仙遣策给使了出来,快步奔逃而走。

  这临仙遣策因为需要血劲激荡,一天不可多用,不然有损修为,不过此时此刻我却也顾及不上,快步而走,凭借其解析功能,在敌人形成合围之前,逃出了竹林,一路跑到了花音村,这才歇一口气,回望黑黝黝的山林,心中一阵空,不知道我该如何是好,接下来的路,在何方?

  1. 飞扬:

    (⊙o⊙)…沙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