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七章 狭路相逢勇者胜

2014年10月3日 更新

  我回顾黑黝黝的山林,因为隔着好几个山头,四处一片寂静,倘若是不仔细听闻,定然是不会感受到这宁静之下的躁动,那茫茫的黑暗中,我都不用仔细去瞧,都能够感受到有人正朝着村子这边追来,踩着稳健而有力的步伐,健步如飞,月光下,偶尔还有兵刃的亮光反射过来,让人感受到内中的凶险和森寒。

  我有些茫然,这花音村离太安乡有好几个小时的路程,虽说我可以在乡上找到电话,请求援兵支援,但是来的恐怕也就是附近的相关部门和警察,根本就不是这一帮子穷凶极恶的家伙对手,而真正等到我从春城或者京都调来援兵的时候,对方恐怕早就已经不知踪影了。

  此番我可算是彻底栽了,不但珍贵的饮血寒光剑掉落在了那片山谷之中,也打草惊了蛇,事情千变万化,谁知道我下一次返回这儿,是个什么情况?

  我不敢进村子,鬼知道这个村子里到底有多少人跟水喉,或者魅族一门有牵连,此刻我终究还是力弱,根本就不是敌方的对手,打又打不得,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得去找些帮手来最好。这主意打定了,我也不敢再多停留,将身上的伤势稍微地包扎一下,接着深一脚浅一脚地沿山路往着山外的乡场走去。

  我害怕魅族一门的人在大道上面拦截于我,所以也不敢大摇大摆地走,在这儿人家是地头蛇,我不过是一个外来客,万事都需小心,特别是刚刚交手还落了下风这么一个情况,我便从林间穿梭,从小路上面往外面赶去。

  我已经做得如此小心翼翼了,然而此次的对手终究还是超出了我的想象,那反应力简直就是让人汗颜,我还没有走出村口几里路,便瞧见前面的小道上面,就已经有人堵住了,虽然都是些小杂鱼,但是我却瞧见有人手上配备得有信号工具,一旦有什么异动,一支穿云箭上去,他们的大部队便能够循着线索赶过了来。

  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是一劳永逸的,我自然晓得逃出了那片竹林山谷,离开花音村,危险并没有缓解消除,但是魅族一门的反应竟然如此迅速,也着实是让我有了几分感慨,再对比起我们自己的部门,那反差就显得更加的强烈的。

  不过尽管这小道上面有人堵着,我也不可能另外更换方向,毕竟这出山的道路并不算多,倘若不走这里,不走大道,那我只能翻山越岭而出,要是那般,一天一夜都忙不完了。我的目的并不是为了保命,毕竟这一伙人里面,除了为首的耿传亮、刘子涵和那个神秘的箭王之外,倒也没有什么人能够威胁得到我的性命,我所要做的,是趁着对方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将援兵给带到,然后将白合,将那些无辜的女童、少女给解救出来。

  倘若不能完成这一个目标,十年后,二十年后,这一批被洗脑培训出来的孩子将会成为最让人头疼的主力军。

  想通此节,我深呼吸,幻想自己是一条游蛇,让自己的气息与整个大自然的炁场融合在一起,一点一点地接近对方,终于挪到了这四个人的跟前,瞧见带头的正是刚才与我有过交手的易超,这个家伙身上胡乱套着一件破旧的背心,喘着粗气地训斥旁边三个男子道:“大人说了,一定不能让那个狗日的逃离太安乡,要是走漏了消息出去,好不容易安顿下来的我们又得流离失所了,知不知道?”

  他手下一胖子恨声说道:“易师哥你放心,那家伙倘若是走了大道,或者藏起来了,那也就算了,但是只要走了我们这条小道,定让他有得来,没得去……”

  这胖子口气挺大,旁边一个矮个儿却有些发愁地说道:“易师哥,那个人的身手你刚才也是看到了,大人与耿爷围着,上面还有箭王坐镇,门中诸位高手围攻,他依然伤了老蒋,从中逃脱了去,就连耿爷亲手布置的媚阴十象法阵,他竟然一点都没有被迷惑到,闯入闯出,就跟自己家的后花园一般,这样的对手虽说不知道什么来历,但是若是跟我们这边儿对上,恐怕我们没有一个人,能够是他的对手呢。”

  他的语气里面充满了悲观,而胖子则愤愤不平地说道:“龙通微,你个胆小鬼,要是怕死,自己跑回娘们的被窝里面待着去,别过来我们这儿送死了!”

  胖子说话的口气很冲,被唤作龙通微的那个矮个儿汉子顿时就有些恼怒了,跟他吵了两句,这时易超上前阻拦道:“你们两个别吵了,胖子,你有胆气,固然没错,但是通微所说,也是有道理的。你知道么,刚才护法把那家伙的剑给我看了一眼,你猜发生什么情况?吸血!没错,那剑身虽重,但是内部却充满了孔隙,但凡挨到伤口,便能够吸血自用,这样的剑,那可是魔剑,而有这样利器之人,自然不是什么小角色。”

  胖子也只是强撑着情绪,一听到这话儿,顾不得与人吵架了,忐忑地说道:“啊,那怎么办啊?”

  “怎么办?凉拌咯!”胖子这般外强内干让易峰有些不满,指着他怀里说道:“你们每个人的怀里有信号令箭,一拉就上了天;而我这里,则有通灵符,一捏耿爷就晓得了,箭王他老人家分分钟缩地成寸赶过来,你还有什么害怕的?难道你觉得,凭着我们四个人,还拖不住那一个家伙?”

  易峰的话语让手下人心安了,我的心也收回了肚子里,瞧着不满十米之外的这四人,扼守险要之地,如此不得不拼……

  我意已决,便不会有太多的犹豫,左右瞧了一下,从草丛中缓慢靠近,接着捡起一块土疙瘩来,朝着来路那儿扔了过去。那距离大概七八米,泥块砸地,便有动静出来了,这四人立刻一阵警觉,齐刷刷地朝着那边的草丛看了过去。如此沉默几秒钟,易峰想了一想,回头吩咐道:“卫铮,我带着胖子和通微过去瞧瞧,你留在这里,一旦有任何变故,你立刻拉响令箭,知道不?”

  一直沉默的那汉子卫铮显然最得易峰信任,听到吩咐,立刻点头,而易峰带着那胖子和矮个儿小心翼翼地朝着土疙瘩落下来的草丛那儿走去。

  三人从我潜伏的草丛中走过,接着往前走,而我的目光则瞧向了那个留守要道之中随时拉响令箭的卫铮。

  我在心中默数——一、二、三……

  数到第三声,我整个身子就如同绷紧的弹簧,一蹬脚,整个人就朝着五六米之外的卫铮撞去。那人也是把江湖好手,一感应到了动静,低头瞧来,结果我的这把短剑便已然朝着他面门抓来。在拉响令箭还是先行保命的选择上面,他下意识地选了后者,结果却没想到我的出手是那么的坚决,点燃了一身魔气的我准确地将小宝剑扎进了他的心脏里面,猛然一绞,在抽出来的时候我又顺带着将他双手的手筋给挑断。

  此乃谨慎,为了保证我的行踪不被人知晓,我当下也是顾不得许多,痛下辣手不说,而且还加了双保险,防止意外的事情发生。

  这种狠厉之事,自然是违背了茅山道义,然而却与我修习道心种魔之法,有着许多关系。

  不过这些都只是前奏,我绷紧了全身的气力,在一瞬间将那最有可能将令箭发出的卫铮给击杀了之后,行云流水地转过身来,看向了已经有所警觉,纷纷回转过头来的易峰三人。我之所以能够瞬间击杀卫铮,讲究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全力击杀,然而面前这三人,却是难以解决,不过我却没有一点儿犹豫,揣在怀中的左手摸着那八面令旗,一瞬间全数都给我射在了四周八角处。

  易峰三人似乎都有预案,一瞧见我的身形出现,立刻将令箭拉响,三道火焰冲天而起,然而就在这时,这些火焰全数都给腾空而起的灵兽给直接咬灭了去。

  八卦异兽旗!

  这玩意不但可以拖住逃跑的敌人,而且也可以困住敌手,区区令箭,想来也不在话下。这一试果然如此,这周遭的异兽不但将三支利箭直接吞噬,就连易峰手中涅破的那一张通灵符都给直接屏蔽了去,果真不愧是茅山十宝之一。将这三人困住,我踏入了阵中,然后环顾左右,朝着易峰打了招呼:“易家小哥,好久不见,今天的事情很抱歉,不知道你有没有被吓得那事儿都不行了?”

  我的招呼让易峰恼羞成怒,寒声说道:“小子,你别猖狂,告诉你,你绝对逃不出我魅族一门的追杀的,你根本不知道,魅魔大人和护法,以及箭王大人,到底有多厉害!”

  我反手握着辟邪小剑,真诚地请教道:“刘子涵和耿传亮我倒也认识,只不过那箭王,到底是什么来头?”

  1. 飞扬:

    O(∩_∩)O哈哈~,沙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