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八章 四杀,杀出一片天

2014年10月4日 更新

  八卦异兽旗定住四周,将空间禁锢起来,那内中炁场化作灵兽四处奔腾而走,这场景第一次见到的人着实会感觉到十分的震撼,也凭空生出许多无力之感来。特别是瞧见那留守的卫铮被我一击而杀,没了气息,而自己警报的手段都已经落了空,更是彷徨起来。

  也许是为了给自己打气,易超狐假虎威地说道:“连箭王你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出来混得?当今世上,倘若论到箭术,有两人值得提起,其一乃茅山之上的刑堂长老刘学道,无影箭世人敬仰;而另外一个,那便是箭王林易,精通大羽箭、飞凫、无扣箭、无羽箭、四髯箭、连珠箭、齐鈚箭、鸣镝等十八种古典箭法,当世之上最好的实体箭手,没有之一,更加厉害的是他有一套缩地成寸的轻身功法,只要确定了地点,很快就能够赶到!”

  这人十分厉害,而易超也说得口沫飞溅,胆气不由得也增加了几分,我反握着短剑,凝视对手,略有些奇怪地问道:“这么厉害的人,想来应该跟你们魅族一门,关系不大吧,他为何能够为你们鞍前马后?”

  易超毫不避讳,得意地说道:“箭王他老人家可是我们大人的入幕之宾,当年的老门主被仇人所杀之后,可一直都是箭王在旁边扶持着,方才成了当今的魅魔大人,这关系,你说他老人家怎么会不卖力帮手呢?”

  这三言两语的,情况我也算是打听清楚了,原来让我如临大敌的那名幕后凶手,竟然是现任魅魔的姘头。

  不过那刘子涵现在既然已经继任了魅魔之位,权势地位自然是有了一个质的飞跃,而那箭王被人唤作“老人家”,想来“青春年少”的魅魔肯定不会再屈从于一个老棺材的身下,相比之下,我反而觉得那个外门护法耿传亮,更加适合做一个长期的伴侣。

  这里面应该有许多曲折,不过我也没有太多的计较,此刻的我,最主要的任务便是找到一处可以打电话的地方,找来援兵,所以听完之后,便将短剑扬起,淡然笑道:“既如此,那么我更不能让你们走脱了!”

  我表明了斩尽杀绝的决心,易超还没有说话,旁边的那胖子就有些腿软了,带着哭腔说道:“这位英雄,万事好商量,莫激动啊!”

  “商量个屁!”

  矮个儿龙通微一脸愤然地骂道:“这家伙将卫铮杀死了,你还想跟他妥协?拼了,不过一死而已!”

  这哥们倒也是决绝得很,至于易超,却也还在犹豫。他们思想不定,而我则是真的赶时间,尽管没有饮血寒光剑,但是面对这些一流的高手,我还是有着几分胜算的,微笑着说道:“来、来、来,卫铮那哥们想来还没有走多远,你们感情若是很好,我倒是可以送你们下去,一起奔赴黄泉。”

  我的态度让易超产生了巨大的怒意来,他也是寒声笑了:“无胆鼠辈,你还真的就蹬鼻子上脸了,胖子,通微,今天哥几个就将这小子拿下,好立一头功啊!”

  他一声招呼,旁边两人立刻呼啸而至,我用那八卦异兽旗定出来的空间倒也大,瞧见最先到达的就是那个龙通微,但见这小子从身后摸出了一把粗粝的苗刀,朝着我兜头砍来,而在他的身后,则是那胖子摸出了一根吹箭,朝着我的心脏处瞄准。我手上反握着辟邪小剑,瞧见对方气势汹汹而来,倒也不惊,镇定自若地滑步而上,小剑与那沉重的苗刀对拼了一记。

  叮!

  一声脆响,我的小宝剑纹丝不动,而对方粗粝的苗刀却朝着后方反弹了过去,锋利的刀口处出现了米粒般大的缺口,而我则快速转换位置,不让自己处于胖子的视线范围之内,贴身上去,与那龙通微斗成一团。而就在我与这两人不断纠缠的时候,呼喊着大家直冲的易超却朝着反方向冲去,瞬间就跑到了边缘来,猛力一撞,试图冲出法阵之外。

  不过这八卦异兽阵,一旦阵成,就变得异常坚固,可刚可柔,易超侧身猛撞上去,结果被一股柔性之力弹回了草地上来,滚落到在了一边。

  他这一下倒是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但是两个手下却都看在了眼里——自己在拼死拼活,而老大则苟且偷生,仓惶逃离,这事情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件极为打击士气的事情,所以那个一直在我旁边寻找机会的胖子顿时就不乐意的,扬声大叫道:“易老大,你可不能这样啊,让哥两个在这儿拼命,你却跑了?”

  他这边说着话,逃脱未果的易超一跃而起,朝着他一巴掌扇来:“废什么话,我还不是给大家探一探路?”

  两人争吵着,而我则已经抓紧时间,朝着那心神大乱的龙通微一阵猛攻,我使用的虽是短剑,但剑意却是那清池宫十三剑招的不传之秘,他虽说是魅族一门中的精锐高手,但是哪里见得过这些,当下就是一阵手忙脚乱,再加上被易超贸然逃走的事情给影响,顿时就有些撑不住了,我加紧攻击步伐,瞧见对方的眼神似乎朝着后面飘了一下,当时就是一个箭步而走,小宝剑洒落万千光华,最后落在了他的心口处。

  辟邪小剑,结结实实地扎在了这名魅族一门精锐高手的心脏处,又是用力一绞。

  连杀两人。

  我缓缓地抽出那把染血的小宝剑,龙通微扶着我的身子,缓缓滑落,跪倒在了地上,陷入争吵的易超和胖子这时方才觉察到了,震惊地扭转过头来,难以置信地看着跪在地上的同伴。他们也许是不敢相信,就这么短短的几秒钟,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同伴就已经没有了气息,怎么会这么快?

  他们没有想到,然而我却是在刚才那骤然一下的时间里,耗费了太多的劲气,于是也扶着地上死去的龙通微,一边喘息,一边回气。

  我还没有喘息过来,那易超便咆哮着冲将过来。

  他修习的并非内家法门,反而有点儿像是泰拳那种打熬筋骨皮肉的功夫,更加注重的是狠毒和凶猛,讲究致命和一击必杀,一道鞭腿飞来,便在空中甩出一道炸响。我先前与他交手,被他逼退两次,那是因为我不想与其缠斗,免得耽误时间,倒不是因为我怕了他,然而先前交手的那点儿事情却让他心中产生了巨大的心理优势,当下也是气势汹汹,搏命而为。

  易超先前想要逃跑,那是想试一试这八卦异兽阵能否封锁自己,并非是因为惜命,此番被绝了活路,精干的身子里立刻迸发出了巨大的力量来,拳脚生风,我有意将地下跪倒的龙通微尸体朝着他推去,想试一试对方的心志,结果那头颅中了一记鞭腿,便像是砸碎的西瓜,一下子就爆散开来。

  人体头颅的硬度到底有多强,这个我自然晓得,而易超能够做出这般恐怖的效果来,那外家的功夫可算是到了极致,甚至要比我新近招揽的三张一赵,还要厉害许多,不过他此刻却也是生不逢时,如此犀利的拳脚,却碰上了我那一把削铁如泥的“斩邪断瘟使院”,即便是能够与之避过,却也弄得他拳脚施展不开,受制于人,屡屡不得逞。

  在外围,半边脸被抽肿了的胖子已经将吹箭放在了嘴边,肥厚的嘴唇嘟起,时刻准备给我来上一记毒箭。

  不过他却没有太多的机会了,我和易超两人一旦近身,便是交替变换身位,宛如幻影,根本不让他有任何的可趁之机,而在一阵激烈的交手之后,我终于瞅得一处空隙,先是用辟邪小剑吸引住对方的注意力,接着一记雷意十足的掌心雷,印在了易超的胸膛之上。

  轰——隆隆……

  一声炸响,易超那件皱巴巴的背心顿时化作了碎片,他满是胸毛的胸膛一阵焦黑,人朝着后方跌飞而去;而就在此时,那胖子终于出手了,一记毒箭朝着我胸前扎来。

  我一招得手,那虚招应付的辟邪小剑立刻挡在身前,将这一记毒箭给挡住了,接着顺道飞甩出去,扎入了跌飞空中的易超脖子之上。

  易超倒地,而此刻只剩下了空着双手的我,以及准备装箭的胖子。

  那家伙见风使舵,还没有等我再有动作,便一把跪了下来,一边磕头,一边哭着喊饶命。我面无表情地走上前去,扶起胖子的脖子,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两句,而就在他眼中露出希望之色的时候,放在他脖子之上的双手一用力,便将他的脖子给拗断了。

  至此,四人已然被我解决,我不再耽搁,将这四人的尸体给扔下了山谷,然后朝着山外匆匆而去。

  黑夜中,我马不停蹄,脑海中不断地回忆起这里间的情报来,到了丑时左右,我感觉快到达了乡里,却突然停住了脚步,借着月光凝神一看,却瞧见了两个本不应该出现在此处的人,正在野地里面斗得正凶。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