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章 符文极限

2014年10月4日 更新

  多年以前,当我还是很小的时候,遇到了一字剑,他还只是一个野心勃勃,跟在麻衣世家出身的刘老三身后,瞎混的一个跟班儿,就连使出一记飞剑,都免不得会脱力,然而时至如今,他已然名列天下十大之中,鼎鼎有名的人物,无论是走到哪儿,都是令人瞩目的焦点。我后来几次见到刘老三,都再也没有瞧见过他,显然功成名就之后的一字剑,已然不再需要刘老三这样一个领路人了。

  一字剑就是一字剑,他的招牌已经响得让人听了,都感觉到一种肃然起敬的威严来。

  虽说刘老三与一字剑之间有了一些我可能不了解的龃龉,但是跟我却没有多少纠葛,我与一字剑的关系说来实在长远——当初我的剑术,其实多少也有些受到一字剑的启蒙,彼此之间,亦师亦友,倒也不会有太多的隔阂。瞧见一字剑前来,我上前与他见礼,这个麻脸丑汉话儿不多,只是用那粗糙的大手紧紧地握着我的肩膀,冷脸上面挤出了一点儿笑容来,反复地说道:“长高了,长帅了,当年的少年,现在已经是个大人了。”

  一字剑这人惯来冷脸,对谁都没有什么好脸色,此番柔情一点儿,倒是让那老和尚和方离生出了几分惊讶来。方离需要去报信,求来援兵,也不久留,与这麻脸丑汉见过之后,便匆匆离开了,而老和尚心系小白合,便催着我匆匆上路。

  我在路上,一边走,一边问询一字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这不问不知道,一问这才晓得他来这儿,倒是与我有些殊途同归,原来当初一字剑击杀了上代魅魔之后,惹上了祸端,曾经被继任魅魔刘子涵以及师兄耿传亮请来了邪道援兵,狂追了几千里路,从东三省一直到内蒙赤峰,最后还越过国境,到了苏联境内,这一段经历曾经是他心中一直以来的痛,故而对魅族一门,心中怀揣着恨意,此番也是得到了消息,知道他们有可能在此处,这才赶了过来的。

  当初追杀他的邪道高手里面,箭王林易曾经给了他很深的印象,好几次他都差一点儿死在那人的箭下,此番当我提起箭王也在,他那张丑脸之上便浮现出了一丝冷笑来,平静地说道:“在就好,别着急,那家伙就由我来料理吧。”

  我曾经听刘老三说过一字剑的事情,对于当年的那件事情,多少也有些了解,据说参与追踪者,便有邪灵教的天王左使王新鉴,方才会那般的狼狈,不过也正是这么一段历程,使得这个杀猪匠凤凰涅槃,进而一举名列天下十大。

  有了他的这番保证,我心中不由得宽敞许多,再看到旁边奋力疾奔的老和尚,这位前辈虽说没有透露身份,但是给我的感觉却也是佛门高人,有这两个人护翼,我倒是可以再闯一闯那狼窝虎穴。

  也许是对于小白合的安危太过于关心,老和尚一路上对我连加催促,不过我先前曾经有受过暗伤,此刻一路奔波,多少有些力乏,那老和尚瞧见我跟不上他的脚步,便折返回来,给我把了一回脉,从怀中掏出了一个蜡黄色的小葫芦来,倒出一颗白色药丸,让我吞下。

  我皱眉问是什么,那老和尚粗声粗气地说道:“这是青城小还丹,耗费数十种珍贵药材和精力制成,你放心地吃就是了。老和尚要不是怕一会儿倘若打起架来,你当了软脚虾,会给你吃这好东西?”

  他口中说得不客气,却毫不客气地塞进了我的嘴里,我拗不过,张嘴吞下,还没有咂么出味道来,便感觉到一股热流滑入食道,进入胃中,顿时就由阵阵暖意,朝着五脏六腑、四肢百骸发散而去,先前所受的内伤造成的种种滞涩也都渐渐消失了去,不知不觉,脚步就变得矫健有力了起来。

  这玩意当真不错,我也晓得这老和尚虽说性情暴躁,但是心态总是好的,便与他攀谈道:“前辈,刚才你为何非指着我朋友,说她与小白合失踪有关呢?”

  小观音是我的朋友,小仙女一般的人物,而这老和尚如此厉害,必然也是了不得的,我想将这里面的误会解开,免得两人以后见着,又接着掐。听到我的问题,那老和尚心里晓得自己找错了人,嘴上却不愿意承认,闷声闷气地说道:“她啊,跟邪灵教的妖人有联系,自然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我忒大的年纪,问她两句关于小白合的事情,便恶言相向,不清不白的,自然也不会冤枉她。”

  我瞧见老和尚说得含糊,接着又说了两句,便没有再细细问起,只是说这是误会,希望以后倘若再见着了,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再拼斗。

  老和尚闭口不言,似乎默认了。

  我当初逃离花音村的时候,一路匆匆翻山越岭,倒也狼狈,此番带着那神秘老和尚和天下十大之一的一字剑,胆气便壮了许多,一边将先前的遭遇给两人仔细讲来,一边快速地赶路。这两人都是当世间的一流人物,脚程那叫一个快,我也只能是勉力,方才跟得上,不过终究还是从原路赶回了花音村。

  路过那山间小道的时候,我注意到有后来者的痕迹,晓得那魅族一门倒也是谨慎得很,又派了人过来查找。

  只不过不晓得他们是否找到了易超等人的尸体。

  这痕迹让我们都变得小心起来,对方毕竟是有着箭王那般的高手,倘若没有全神贯注,说不定就给人偷袭了去。一字剑左右一看,让我们放心直走,他隐入林中,给我们开路。有着这位凶人的保驾护航,我和老和尚终于来到了花音村对面的山上,俯身下看,黑乎乎的,整个村子都陷入了沉睡之中,然而当我们仔细看过去的时候,才发现黑暗之中,有一些黑影在快速闪动,显然是魅族一门在做搜查。

  按照我们来时的商议,我们没有去理会这些外围的小杂鱼,而是一路直奔花音村的后山,穿过那片密集的竹林,去到那片山谷竹楼之中,将小白合以及一众小女孩儿都给解救出来。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那魅魔与护法耿传亮是主要之人,只要将他们给制服了,其余的事情,倒也很好解决。

  一路上我们遇到了好几拨巡视的魅族一门,这些人有男有女,三五成群,修为普遍不高,甚至没有一组有我先前在小道处斩杀的四人厉害,我们不想打草惊蛇,都悄悄越过,一直往前走,片刻之后,终于来到了茂密的竹林边缘。

  瞧着这黝黑的林子,老和尚深吸了一口气,压低声音说道:“这个竹林子里面,有颇多古怪,你刚才是进去的呢?”

  我身具“临仙遣策”这事儿,除了师父等少数几人,别人都是不愿透露的,所谓底牌,知道的人越少,就越是沉重,所以也是笑了笑,不多言语,直接激发血劲,开启了那神秘符文。

  然而就在右眼浮现出那简单世界的那一刻,我突然感觉到眼前一黑,脑袋一炸,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便一头朝着地上栽去。

  好在旁边的老和尚伸手过来扶住了我,一脸诧异地说道:“你什么情况?这么虚,我刚才给你的青城小还丹过期了么?”

  老和尚的青城小还丹是大补之物,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我这才想起来,这一夜我已然激发了太多次的临仙遣策,虽说那神秘符文驱动之后,世界就会变得一片简单,既能破阵,也能够杀人,但是凡事都有一个度,过度耗费总是会有副作用的,我死死抓着脑袋,过了好久才缓过了一些来,努力将自己身体里翻荡不休的气血给压制住,然后苦笑道:“我恐怕带不了路了。”

  老和尚瞧见我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额头青筋一跳一跳,晓得我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也不再多言,眯着眼睛瞧了一下,然后缓缓说道:“这竹林之中有阵法,颇多玄妙,老和尚我倒是能勉强试一试,不过你先前走过,倘若太离谱了,记得帮我指一指。”

  他说完这话,回头与一字剑对了一下眼神,然后二话不说,朝着林中踏步而去,我也努力回想起今天一进一出的场景,给他在旁边指点。

  这破阵一事,最是耗费心神,老和尚心中掐算着,每一步都走得实在艰难,好在我在旁边不断指点,倒也不会有太多的误差,很快我们就过了半程,然而就在希望即将到来的某一刻,老和尚一脚踏空,突然间头顶上的竹林叶子一阵摇晃,他脸色一变,低声喝道:“管不得那么多了,冲!”

  他说冲,脚一蹬,人便朝着竹林的上空飞起,而我也顺着记忆,快速朝着前方跑去,突然间,空中又传来了那恐怖的响箭呼啸声。

  我听到了,宛如死神一般恐惧,然而在一字剑耳中却如同春药一般,一剑在手,兴奋地喊道:“林易,你这个老淫棍,给我出来!”

  1. 哈哈大笑:

    有好戏看了!

  2. 哈哈一笑:

    是啊,刘子涵挂不了,但是这个林易,估计就栽了!

  3. ???:

    什么情况

  4. 赤峰:

    ,狂追了几千里路,从东三省一直到内蒙赤峰,最后还越过国境,到了苏联境内,这一段经历曾经是他心中一直以来的痛,故而对魅族一门,心中怀揣着恨意,此番也是得到了消息,知道他们有可能在此处,这才赶了过来的。

  5. 赤峰:

    你还知道的赤峰 小佛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