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一章 箭王魅魔,都被我承包了

2014年10月5日 更新

  喊出那话儿来的时候,空中那鬼啸一般的利箭已然射到了近前来,一字剑腰间的碧绿石中剑骤然出鞘,行云流水一般地将其挑开,几乎都不用什么力量,光是凭着那份眼光和技巧,便将这犀利的攻击给果断化解了去,然而那利箭去势未止,虽说没有再射向我们,但是滑落地上的时候,却突然爆发出了暴雷一般的响声,我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两步,结果炸响之后,纷飞的泥土和断竹便朝着我这里倾倒而来。

  一箭之威,竟然强悍如此,这箭王之名,当真是有些名副其实。

  然而就在这利箭之威绽放凶悍之时,一字剑却已经瞅准了方向,手中的石中剑一扬,昭告道:“告诉你们,这个在背地里放暗箭的家伙,被我承包了,不劳诸位担心。”

  他这般一说,身子便夸张地扭动了起来,接着脚步一动,人便踩着古怪的罡步朝着前方的黑暗中扑了过去。

  我起初还听到有几声咻咻的箭声落在地上,而后那让人心惊胆战的利箭便已经不再,随后一字剑的背影也越来越远。

  一字剑将那个随时都有可能夺走我们性命的箭王给牵制住了,这时那个老和尚也已经平趟出了一条道路在,正飞快的朝着竹林法阵之外突出,而我则沿着他的路线朝着外面奔走。

  不过这儿毕竟是人家的法阵,就在我以为自己能够一帆风顺地冲出竹林之时,前方突然一阵摇晃,接着有粉红色的烟雾从地上升了起来。

  冉冉粉雾之中,光怪陆离的亮光从竹林顶部洒落下来,一瞬间仿佛有无数扭曲的女人脸孔,或妩媚或端庄,或明艳动人,每一张都充满了挑逗的表情,粉嫩舌头伸出口中,在唇边轻轻扫动,不时还有似痛苦似欢乐的呻吟声从对面浮现出来,并没有多么的恐怖,反而是无限春光,尽数浮现,让人心中好是一阵燥热,情不自禁地想要投入其中,与其共舞,狂欢起来。

  然而我尽管下意识地想要往前走,却仍然有理智,晓得这必然是魅族一门布置在此处的手段,也是阵法的一部分,恐怕我一步踏前,就得在这片粉雾之中永远闭上眼睛了,当下也是扎定马步,纹丝不动,就是不上前去,不为所动。

  我这边控制住了自己,而旁边的老和尚却是一声冷笑,扬起双掌说道:“到底是娼门出身,连弄个奇门遁甲的幌子,都要搞得这般香艳,真是恶心。”

  这般艳光四射的场面让人连气都有些喘不匀了,然而这是我,一个青春年少的正常男人,而对于像老和尚这种吃斋念佛一甲子的人物来说,却全部都是粉红骷髅,哪里还有半点儿诱惑性?

  当下我也是瞧见这老和尚双掌平推,猛然一震,前方那无数痴缠的雪白酮体便化作了青烟溃散,接着露出了一条林中小径来。

  “跟上!”

  老和尚头也不回,朝着前方冲去,这一路上又有无数风险限制,然而他却都能够以一力降十会,一掌鼓荡风云,皆消失不见。

  我跟在后面跑,这路已然不熟悉,不过却也没有多少选择,只管埋头朝前冲,突然间前面一空,一阵山风从前方吹来,眼前一亮,我抬头,却见那老和尚竟然带着我强行破阵而出了去。这一冲出来,我才瞧见山谷底处的那条小河依旧弯弯流淌,旁边的竹楼却是灯火通明,没有瞧见多少人影,但是在最前面的位置,却站着一个风华绝代的高挑女子。

  当代魅魔刘子涵,这个看上去只有二三十来岁的美女换上了一件鹅黄色的宫装,云龙纹鹅黄色纱袍、白纱中单、方心曲领、淡黄色纱裙、金玉带、蔽膝、佩绶、白袜黑鞋、通天冠,整整齐齐,仿佛要大婚一般,各种琳琅满目的珍贵首饰也都佩戴其上,然后凝目朝着我们这边望来。

  在刘子涵旁边,有四位年轻的美貌女子,袖中半藏鱼肠剑,英姿勃勃,也一起朝着我们这边看了过来。

  原来这些人早有准备。

  老和尚并不认识穿着华衣盛装的刘子涵,扭头朝着左边的黑暗处喊道:“嘿,那杀猪……姓黄的,中间那女的,到底是不是当代魅魔?”

  他一说话,旁边那黑乎乎的丛林中冲出了一个黑影来,接着另外一个人如影随形而上。后面那个人自然是一字剑,而前面一个,却是一个佝偻着身形的黑衣老者,身上背着两张弓,手中还有一张,那弓弦不停地颤动着,发出“仙翁、仙翁”的声音,他速度极快,又是侧着面的,所以我瞧不仔细对方的模样,但也晓得必然就是那神秘的箭王林易。

  这林老头而一直都潜藏在制高点或者暗处,此刻被一字剑给揪了出来,顿时就有些慌乱了,不过瞧见他那宛如鬼魅的轻声功法,想来一时半会也分不出什么胜负来。

  一字剑忙于追杀箭王林易,匆匆瞥了一眼,然后郑重其事地点头说道:“就是那婆娘,你且给我留着,我杀了那狗屁箭王,再来斩她不迟。”

  他一副“我全部承包了”态度让老和尚十分不满,愤愤不平地说道:“那妖女将我未来的小徒儿给掳走了,胆敢跟我争徒弟,倒要让我好生看看,她何德何能,竟然有这么大的脸皮。”这边说这话,他腾空而起,大步流星地朝着山谷下方主楼前的魅魔那儿冲去,我瞧见了,也是紧紧跟随,快速冲到了刚才差一点亡命于此的草地前来。

  再次重临此处,有着远处的一字剑牵制,神出鬼没的利箭也不再前方凶威,而我旁边这神秘的老和尚往前一站,便也如泰山耸峙一般,让人心中无畏,反倒是此间的主人,瞧见我们两人从竹林边际疾冲而来,瞳孔不由自主地收缩,散发出碎玻璃一般的光芒,十分刺眼。

  我们对面,是五个养眼的女人,倘若柔情似水,定然是佳期如梦,然而她们可并非什么弱者,特别是领头这女子,那可是领着“魅魔”之称的邪道巨擎,尽管上位不过数年,但是却也没有人胆敢小瞧她的手段。

  老和尚冲到竹楼十米前,停下了脚步,左右看了一圈,这才粗声粗气地喊道:“那妖女,你将我家小徒儿藏哪儿去了?”

  这竹楼灯火通明,不过看着似乎没有什么人的样子,也没有我先前听到的女童之声,显然是在这段时间里,魅族一门的人已经将旗下拐来的女弟子给全数转移走了去,另一边又派人对我围追堵截,算是作了两手准备,可守可退。听到了那老和尚的话语,魅魔精致的容颜终于浮现出了一丝无奈的表情,叹了口气,淡淡说道:“师兄说的果然没错,那女孩儿当真就是个祸害,只可惜我猪油蒙了心,竟然就执意将她给弄回了来……”

  听到魅魔口中竟有后悔之意,老和尚嘿然笑道:“既然如此,还不赶快将我家小徒弟给还回来?”

  没想到魅魔口头虽然懊恼,但是秀眉却是一皱,冷然哼声说道:“你真当我们这儿,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么?老和尚,既然你逼上门来,就不要怪我们魅族一门不客气,报上名来,让我晓得到底是谁,死在了我的手下。”

  老和尚嘿然笑道:“报名字?老和尚我无名无姓,野地里面参佛而已,死了便是了,何须多计较?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将我家小徒弟给完好无损地交出来,这还有得商量;要不然,等我将你们全部灭了,再行分说。”

  面对着老和尚的威胁,魅魔果断说道:“完好无损地交出来?呵呵,晚了,姑娘们,给我摆阵!”

  这话儿一落,护翼在魅魔旁边的那四个年轻美女立刻错身而上,将我和老和尚给团团围住。这些女人皆是赤脚踩地,身段柔软,双手如柳枝一般摇曳,跳着恍如敦煌莫高窟的飞天之舞,一开始还只感觉这舞步柔美,然而几步成形之后,便瞧见这些女人化身做了幻影,在我们身周翻飞,与此间的景物凝成了一片。

  魅魔瞧见阵中的我们,咬牙说道:“屡次三番闯我家中,还勾结我弑师大敌,真当我魅族一门是泥捏的了,今天就让你们看看,我魅魔的手段!”

  她这一声娇喝,紧接着出手了,右手一扬,手掌之上的那五指陡然间长了数寸,一开始吓了我一大跳,紧接着我才发现却是她的指甲变长了,紫色的,又尖又锐,充满寒光。在自己主场,魅魔再也没有诸多机会,一旦将我们给围住,便踏步而来,倏然而至,挑中了我,当头就是一抓。

  这一抓宛如九天星云垂落,我下意识地举起辟邪小剑来挡,结果那锋利无比的小宝剑与对方的修长指甲猛然一撞,火花四溅,我竟然受不住,朝后跌飞而去,这时老和尚与我交换身位,上前抵挡住了攻击。

  我跌落在地,手按在了泥土上,突然感觉分外柔软,低头一看,却见草地上竟然生出了一条粉红色的蛇头来,张大嘴,一口朝我咬来。

  1. 承包:

    承包这个词要火了的节奏。大家好,我是承包商,我要让全世界知道1楼让我承包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