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二章 美女与蛇

2014年10月5日 更新

  眼看着这蛇头即将咬到了我的手腕,我倒也没有太多的惊讶,将重心往旁边一转移,伸出手去捏那蛇头下面的脖子。

  这蛇很大,便是那小小的头颅,都有茄子那般大,嘴巴呈120度的张开,几乎能够将我整个脑袋给包住。

  不过这蛇虽然大,但是却又灵活又狡猾,我伸手一抓,它竟然扭头避开,又朝着我的手腕处咬来。若是论普通人的反应速度,自然是远远比不上这种全身都是感应器官的长虫,不过修行者、特别是像我这样的人,却都已经能够用炁场感应来判断动作轨迹,自然也没有太多的弱势,当下也是稍微等了一下,就在那粉红色的长蛇即将咬到我的那一刹那,我反手一抓,便将这玩意的脖子给狠狠地掐了起来。

  我猛然将这蛇给掐住,正要用劲将其掐断,却突然从那冰冷而滑腻的蛇身鳞甲之上,传来了一阵过电一般的刺激,我瞧见自己左手的指间,传来一阵蓝色的电丝,细腻而分明,将我整只胳膊上面的毫毛都给电得竖直朝上。

  而就在我用劲将这条蛇给掐死的时候,却发现原本软乎乎的这蛇,竟然宛如那粗钢筋一般,硬度瞬间提高了几十上百倍,无论使出多少力,都难以成效。

  这样的蛇当真是难缠,不过我即便是半边膀子都发了麻,却也没有什么好畏惧的,当下也是将雷意集中于左手之上,变掐为拍,用了掌心雷,一巴掌将这条粉红色的诡异长蛇给拍在了地上去。

  雷声轰鸣,这么一条诡异到了极点的长蛇没有再次展露出它厉害的一面,反而是浑身一震,僵硬的身子回复了柔软。

  掌心雷可破一切妄邪,被这般的雷意击中,它终究没能熬过,顿时就没了气息。

  然而我这一击得手,并没有将情况引导好转,但见我脚下的草地上,竟然陆陆续续钻出了十来条粉红色的长蛇,口中的信子突出,嗤嗤而响。

  我瞧得恐怖,一边用脚去踩,一边朝着那老和尚喊道:“快点想个办法吧,要不然,咱俩都得挂在这里。”

  相对着我的惊诧,正在与魅魔交手的老和尚显得淡然许多,瞥眼打量了一下草地上,嘿然笑道:“不过就是几条变异挂彩的毒蝮蛇么,瞧把你吓成这样……”

  他总是不怎么瞧得起我,不过这老光头倒也并不只是嘴上说说,正面应付着魅魔那宛如鬼魅一般的纠缠以及无所不在的爪影寒光,还抽空朝着我这边撒来几颗圆珠子。这圆珠子颗颗如同葡萄一般大小,砸落在地上之后,立刻碎裂成了许多粉末,有一股气息扬了起来,接着就有刺激性的烟雾在我脚下弥漫起来。

  而就是这些气息,使得那些正蓄谋朝着我脚下疯狂攻击的粉红长蛇顿时就迷失了方向,吱吱一声叫唤,整个身子就开始乱舞起来。

  这些长蛇不再朝着我进攻,反而是原地返回,仿佛见到了鬼一般。我隐约闻到了雄黄和栗子粉的味道,心中感叹,别看这老和尚长得五大三粗,倒是长了一颗小女孩儿一般的玲珑心思。

  老和尚转手就消解了对方阵法之中的杀手锏,而我瞧见那魅魔刘子涵跟他斗得如火如荼,自己也插不进手,晓得自己到底跟这些人相差一线,那便不再纠结,而是朝着旁边布阵的那四个妖冶女子进攻,试图将她们这联合阵法给破解了去。

  我的长剑被留在了此处,手中只有一把辟邪小剑,而对方手中却也是同样长度的鱼肠剑,如此相得益彰,不过四人对一人,而且还结阵以待,多少也有些人数优势。不过我并没有太多的恐惧之心,一路上被那老和尚不断抢白和奚落,我是年轻人,心中多少也有些火气,当下一跺脚,就朝着离我最近的一位女子刺去。

  辟邪小剑犀利,讲究刁钻灵巧,我上手便是清池宫十三剑招中最犀利的一式“西江月”,剑挂南山。

  那女子瞧见我来势汹汹,倒也没有想着与我硬拼,而是一步退后,接着剑绕圆圈,将我这剑势给缓解,而与此同时,旁边两位女子则伸手来援,使那“围魏救赵”的法子,直指我的要害,倘若我坚持与面前这女子厮斗,只怕要害顷刻间就要失守了。所谓阵法,就是示弱凌强,明明看着破绽处处,然而一旦交手,便感觉哪儿都是限制,处处受敌。

  然而越是如此,我心中越是一股火气没处憋,倘若是以前,我定然开启了临仙遣策,直接破阵而出,不过这一回我血气受损过重,生怕又一次晕倒在地,给人占了便宜,故而一直控制着,不过我一身手段,倒也不怕制不住对方,右手反握短剑,左手在空处拍了两下,结出了一个古怪的手印来。

  深渊三法之风眼。

  自我师父传了一部“道心种魔”,我便练就了一身魔功,不过茅山乃名门正道,魔功却无手段可用,直到阿普陀传我深渊三法,方才得以重铸,这也正是我师父让我下山来,去找那青城山重瞳子破解暗门的缘故,此番陡然使出,我前面的两位妖艳女子就好像喝醉了酒一般,下盘不稳,立刻栽倒在了地上去。

  虽然这仅仅只是一瞬之间的事情,然而就是这么一会儿工夫,我便已然将辟邪小剑递出,挡开了旁边来援的一位女剑手,然后一掌,重重拍在了离我最近的那名女子胸口。

  我这一晚用了太多的掌心雷,此刻雷意消减,自然也不可能凝结而出,不过这重重一掌,却也倾泻了我九成的修为,轰然一下,那女子如遭雷轰,胸口的衣服一阵炸裂,接着一口鲜血朝天喷出,那人便已然闭上了眼睛,昏死过去。

  我出手狠辣,务必要制服对方,所以一点儿情面也不留,也谈不上被我打倒之后,又爬起来这么一回事儿。

  如此风眼配合我的身手,我在很短的时间里又将另外一位女子给一掌拍飞,这四象法阵少了两人,便再也凑不成一个完整的系统,剩下的这两个女子也不得不连连后退,生怕我再次诡异发威,脚一软,又挨我一下。然而就在我准备将这穷寇直追的时候,那竹楼之内冲出了一个女子来,手中缠着一圈白布,然后握着一把黯淡无光的长剑朝着我劈来。

  这女人身手当真不错,整个人腾空而起,宛如烈马飞奔,剑走游龙,显然是魅魔之下有名有数的女性高手。

  这美女我却也是认识的,就连没穿衣服的模样我也瞧过一次,她便是先前与死在我手下的那易超相好的长腿女刘倩,此女的腿功了得,我先前只以为是小绵羊,却在她这儿吃了点暗亏。而她手中的剑我也认得,却是我那把被魅魔缴获了的饮血寒光剑,没想到竟然落在了她的手上去。

  刘倩的出现让还剩下的两位女剑手一阵欢喜,大声喊道:“刘师姐,陈雨、荷子馨给这恶人暗害了,你快给她们报仇啊!”

  长腿美女刘倩鼓了我一眼,恨声说道:“恶贼,易师哥是不是死在你手下了?”

  我瞧见这女子,脑海中全部都是她玉体横陈在竹塌之上,大片大片滑腻皮肤露出的香艳模样,一时间也想不起应答,她秀眉一蹙,脚步向前,那魔剑便朝着我的脖子这儿斩来;与她一起的,还有另外两位女子,见有人来援手,也不再含糊,手中的鱼肠剑一震,彼此交错,上前过来照应。

  顷刻之间,我便陷入了围殴之中,而后面那两位女子也提醒了刘倩,使得长腿美女能够预防到我陡然之间的炁场变动,不至于太被动,莫名其妙地错开方向去。

  这所谓的风眼,其实也就是轻轻地顺带一拨,讲究的是一个巧妙,让人猝不及防之下中招,倘若是有了防备,却也没有太多的效果,不过我却也没有太多的担心,反而是一阵狂喜,一边用真武八卦剑挡住对方的攻击,一边在心中默默地呼唤着饮血寒光剑的意志。

  真正的好剑,其实是有意识的,当然,它暂时也还达不到剑灵的程度,不过早在我拿它斩落创造者杨大侉子首级的时候,它便已经认主了,后来我十八岁从于大师手中领来,养剑这么多年,早已是心有灵犀,这也正是刘倩能够用我这剑,却还需要白布包裹的缘故。我一直在与三女做周旋,然而时机合适之后,一伸手,口中一声大喊道:“寒光,止住!”

  这一声宛若炸雷,而眼看着就要斩到我脖子处的魔剑骤然停住,纹丝不动,仿佛在空中生了根一般。

  就是这么一下,我轻松地从刘倩手中夺过了魔剑,接着一脚,将这长腿美女给踹下了河里去。我这长剑在手,心中豪情顿生,正想要回头朝着那两女子杀去,突然间暗处飞出了一支长箭,朝着我的心窝子这儿钻来。

  转瞬,即至!

  箭王归来。

  1. 这里人少:

  2. 小妖:

    少得可怜

  3. 罗大鸟:

    看完就走,黑岩要钱

  4. 小妖:

    原来那个网站怎么打不开呀

  5. 王妈:

    其实这个网站真正是好,没有弹广告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