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三章 小魔头只饮一瓢水

2014年10月6日 更新

  这骤然而起的利箭几乎是跨越了空间和时间,当那呼啸声冲天而起的时候,下一次出现便是在我的胸口之处,仿佛是死神的请柬,要请我去幽府喝一壶茶。

  当时的我真的是有些傻眼了,完全没有想到一直被一字剑牵制着的箭王,竟然还有闲心朝着我这儿发出一箭来。

  一箭致命。

  我当下几乎是没有来得及做任何动作,就连风眼都鼓荡不出,而就在此刻,一直压制魅魔的老和尚突然一掌逼开了对手,接着倏然而动,平移七八米,一把将我给拽到了旁边,而另外一只手,则朝着我胸口的那只利箭抓去。

  箭王的箭,劲气灌注在了箭身之上,方才会有这般的威力,而老和尚空手来拿,着实是有些唐突了。

  我因为距离太近,所以我亲眼看到老和尚抓住了这箭尖,然而因为力量的缘故,从间断后面那一点儿,一直滑到了箭神尾羽处。

  这么长的一段距离,老和尚的手指指腹与那箭身进行了剧烈的摩擦,我身子可以闻到了焦糊的肉味。

  紧接着老和尚顺势将这支箭朝着逼近而来的魅魔甩去。

  魅魔后退,让过了这一支箭,使其落在了草地上,斜插入内,骤然而下。

  这时我方才明白老和尚为何要用空手去接,因为那箭尖一接触实物,顿时就劲气狂涌,紧接着便一股青云从上方升腾而起,我听到一声轰响豁然炸开,无数的泥土和草屑飞扬,低头一看,那儿竟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刚才倘若我倘若是用魔剑来挡,只怕不但魔剑折损,我自己也可能受到很重的伤。

  姜终究还是老的辣。

  而就在这时间里,我瞧见远处的林子子中突然冲过了三人过来,领头一人的身形格外迅速,就像一头伏地而奔的猎豹,脚尖轻点,人便倏然奔进了前来,我眯眼一看,却瞧见他便是诸多人口中的耿爷,也即是魅族一门的护法耿传亮。这个男人马不停蹄,快步冲来,瞧见那老和尚,二话不说,直接一个箭步飞奔,就在那箭爆还没有消失的一刹那,一掌拍来。

  这人的手掌之上套着一副银丝手套,上面又许多古怪符文涌动,气势磅礴,老和尚也不敢小觑,袖子间再次滑落出他那串蜜蜡佛珠,绕在了手掌之上,与其硬拼了一记。

  砰!

  一声闷响,我感觉脑袋好像被重重敲了一棒子,仰头一看,却是老和尚和耿传亮对上了一掌,时间仿佛凝固了,两人手掌相接,老和尚这儿散发出了巨大的黄色光芒,隐隐之间还有佛唱汹涌而出,将整个空间给震荡;至于对方,那耿传亮手上则有大量的银光喷涌,空气中的音爆连连,反而是将那佛陀怒吼给压制住了去。

  别的不论,单纯看这一掌,我总感觉到老和尚似乎落于下风了。

  这情况有些奇怪,我的目光很快就落在了老和尚的手掌之上,这才瞧见他刚才为了救我,出手抓箭而留下了一道狰狞的伤痕,正是因为这伤害,使得一直牛皮哄哄的老和尚在比较修为劲力的此时,处于弱势。这一箭一掌,纷呈而至,仿佛都是计算精准的一般,老和尚跟耿护法陷入僵局,这时那魅魔却倏然而至,脸上带着快意笑容,翩然而至,身上那五六根绫绸宛如先前的游蛇而绕,手中那指甲锋寒,却是想要将老和尚性命拿下。

  她想要趁机拿下老和尚,却忽略了旁边还有一个我。

  一剑暴起,我在魅魔前进的路线之上扬起了漫天的剑光出来,将她那鬼魅一般的身影阻拦在了路上。

  魅魔骤停,脚尖顶底,身子竟然比我还高一点儿,精致妖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狠色,寒声说道:“小子,你真的想要跟姐姐我一战到底?”

  我抖落着剑花,嘿然笑道:“我难道还有别的路可以走?”

  魅魔笑了,手上的绫绸上下翻飞,不停地画着圈圈,就好像是翩翩起舞的蝴蝶。

  她春意盎然、脸带魅惑的说道:“小哥,当然有别的路可以走了——你若是加入我魅族,成为山门护法,到了那个时候,我魅族一门所有的小妹,都可以陪你睡觉,无论是一人,还是两人、三人,都随你意愿,花样百出,包君满意;而且每一位羔羊出门,都会给山门护法尝鲜解闷——倘若你是喜欢技术流的,姐姐和几个师妹,也可以定期侍奉于你,享那齐人之福……”

  魅魔的红唇轻启,眼神迷离,语调变换不定,说出来的话语平白多了几份魅惑之色。

  我皱眉听着,虽然知晓她使用了许多偏门手段,但是脑海里却是也被那种兽性诱惑给弄得心驰神摇,激动得难以自已。

  而就在我张口表达的时候,突然间,一张娇羞而清丽的脸孔从我的心头浮现而出,那淡淡的笑容就像清冽的山泉水,将我心头所有的欲望都给洗涤而去。

  我深吸了一口气,平淡说道:“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便纵有千种风情,与我何干?”

  此言一出,魅魔脸色骤然转冷,而我的饮血寒光剑也由下而上,朝着那有规律舞动的绫绸给斩去。对方依旧是用那以柔克刚的法子来应对,四五根绫绸这么一绞,便将我这饮血寒光剑给牢牢控制了住,如此一僵,魅魔脸色冷如冰窟,寒声说道:“小子,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么?像你这样年少而骄狂的小子,老娘手下,不知道杀了多少个。给你面子,还蹬鼻子上脸了,给我去死吧!”

  她的那些绫绸皆是用劲气控制,双手空空,上面尖锐的指甲朝上,往着我的面门划来。

  劲气如风,眼看就要抵达,夺我性命,而这时的我却是一声冷笑,这饮血寒光剑当初那么多人抢夺,真当它就是一块废铁么?我心中与这剑意空灵相接,紧紧握着,就在魅魔即将临体的时候,陡然一阵,那饮过无数人鲜血的魔剑嗡然一声响,便仿佛活过来一般,剑身微微一扭,竟然就脱离了那些绫绸的束缚,一短一长,如电一般折射,朝着魅魔的小腹处一道疾斩。

  先是示敌以弱,接着骤然转折,一道强斩,这套路便是魅魔亲至,也预防不得,眼见攻击临身,唯有下意识地往后一退,避过了这陡然一剑。

  不过她避过了这一剑,却没有料到那魔剑之上,还有劲气爆出,游弋而发的剑气即便弱小,但是却也将魅魔的小腹给擦出了一道血线来。那女人骤然后撤,到了安全距离,低头一看,却见小腹处有乌黑色的鲜血流了出来,有的血珠还成滴状,朝着我的剑尖飘飞而至。

  这情况让魅魔脸色变得一阵漆黑,本以为不过是一个江湖后辈,随意料理了便是,却不想最先受伤的,竟然是自己。

  魅魔怒了,伸手拿了一根绫绸缠住自己的小腹处,接着寒声说道:“我认出了你这剑招,茅山派的,对不对?想不到这茅山上面的老道士,竟然教出一个浑身魔气的小子来。嘿,小魔头,来,给姐姐好好看看,你除了剑,还有没有别的本事!”

  她说话的时候,我身后传来一声暴喝,炁场鼓荡,风声骤起,却是老和尚跟耿护法快速战成了一团,而就在此时,魅魔也动了,倏然贴身而来,手中那宛如僵尸恶鬼的指甲在空中划出十道寒光,将我面前的一切给撕裂。

  我先前突围之时,还将这柔弱女子视为最弱的方向,而此刻却也是不再计较许多,手中的魔剑一转,硬着头皮就上了前去。

  战!

  剑爪相交,立刻擦出诸多火花而来,叮叮当当,魅魔的身法快如幻影,不停地在我的身边游绕,瞧见机会,便探出一爪来,而我则以慢打快,使出那最适合防御的真武八卦剑,应付左右,却也是将这天下闻名的邪道高人给拖住,不得半分好处。如此僵持好一会儿,那女人终于觉得有些不耐烦了,往后退了几步,双手一挥,朝天而举,厉声高喝道:“诸灵!”

  黑暗中突然浮现出三对冥红色的眼球来,恶狠狠地瞪着我,然而在转瞬之间,我却是长剑指天,魔气疯狂灌涌,将炁场搅成了一锅粥,脚步不丁不八而站,左手摆出了一个魔尊临体的姿势来。

  魔威!

  魅魔想要唤出鬼灵之物,前来加速战局,却不料我这模拟魔神之威,却将那些藏在暗处的家伙吓得一阵慌乱,连面都不敢露,便匆匆而走,魅魔瞧见,顿时就一阵惊讶,还待再施手段,却瞧见一个佝偻着身形的老者突然出现在了平地上,朝着这师兄妹两人高声喊道:“子涵,小耿,来人就是杀猪匠,我顶不住了,你们快跑,跑得远远的!”

  此刻的箭王身上只有一把弓了,浑身皆是鲜血,脸上有一道巨大的剑痕,从额头到下巴,将他的右眼给完全燎瞎了,模样凄惨。

  他说完话,闪身挤入了老和尚和耿护法的战团。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青色光华冲天而落,将这老者钉在了地上,接着一声悠悠的话语从林中飘落:“我说过,你是被我承包了的,可别乱跑哦!”

  1. 罗大鸟:

    沙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