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七章 火火火

2014年10月7日 更新

  我眼前一阵火光连天,下意识地又扭过了身子去,感觉一阵剧烈的冲击波从身后传递过来,气势颇大,不敢用土盾硬抗,生怕有什么伤害难以避免,只有随波逐流,被那巨大的力量给托住,朝着前方的一阵飞奔。好在我在半空中的时候瞧见院子里有一排巨大的水缸,这些应该是为了防火而特地摆置在此处的,我一个翻身,将滚烫的身子折转之下,掉落进了那齐胸高的大陶缸里面去。

  当我跌落水中,从极热到骤冷的一刹那,我似乎又感觉到一阵冲击波从铁笼之中传递而来,朝着四周迅速扩散而去。

  一阵又一阵,轰隆隆响起,我脑海中不断地浮现起那些蜡封着的丹丸,里面藏着堪比炸弹一般的烈性,我似乎能够想象得到,当它外面的蜡被那炉火给舔舐得层层消融之后,留下的是怎样变动不安的暴躁。这样恐怖的东西,我即便是离得这么远,要不是恰好有这么一排水缸在,说不定就得给烧死,想要魅魔刚才所讲的,能够将这整整一片竹楼都给轰掉的说法,应该没有怎么骗人。

  这个女人当真是好算计,我本来只以为她就是想要拖延一点时间,让自己的门人能够逃得更远一些,却不料她竟然在这儿设下陷阱,并且以自己和小白合作为引子,将我们给牢牢地缠在此处,一看到时机巧合,那便骤然发作,着实是心狠手辣,所谓“最毒妇人心”,从来不假。

  想来她临走时对白合那般亲密的作态,是在可惜这个徒弟的失去吧?

  看得出来她对白合也是十分的心宜,倘若不是要留她在这里牵制我和老和尚个,好给她争取从地道逃脱的时间,恐怕也是舍不得白合的。

  我都已经是这般模样,那么仍然留在那铁屋之中的老和尚和小白合,他们能够逃脱此劫么?

  一想到这个问题,本来还准备缩在水缸里面当缩头乌龟的我脚一蹬,便不顾危险地再次浮出了水面来,朝着那丹房位置张望,只见那儿已经成为了一处巨大的火球,烈焰冲天而起,似乎一直连到了天际;而在我的左右,因为这片区域都是易燃的竹子,使得到处都是滔天的火焰,我的眼中四处都是火光,而这些灼热的高温热浪不但产生了大量的烟雾,而且还将这狭小空间里面的空气都给逼得越加稀薄,连喘一口气都变得那么费劲。

  我一浮出水面,巨大的热浪立刻扑面而来,似乎能够将我给直接烘烤成木乃伊一般,这情形让我下意识地想要逃走,然而我却强行将这恐惧给忍住了,提剑而出,咬着牙,顾不得有可能再次出现的爆炸余波,朝着那铁笼的方向折回了去。

  我口中大声叫着“老前辈”,心中还怀揣着一丝希望,想着那老和尚如此牛,或许能够逃脱性命呢,然而当我冲到那铁笼近前七八米的时候,巨大的火光之中,整个铁笼子给烧炙得发红,边缘都融化成了铁水,淌成一滩,着实让人难以靠近。

  灼热的温度让我身体里的水分每一分都在散失,表面上的水珠此刻已经蒸腾成雾,将我的视线阻挡,我握着剑,浑身都在颤抖,想着这千辛万苦而来,最后却全部化作了空,除了伤痛,多少也有着不甘。

  眼中巨大的火焰跳跃不定,我所有的情绪都在一瞬间爆发,跪倒在地上,悲痛欲绝地大声喊了起来:“老前辈,小白合,啊啊啊啊啊……”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失去了全世界,然而突然之间,我听到了旁边传来一阵呻吟声,下意识地扭头过去,却见左边的七八米处,跪倒着一个人影,别的没有瞧见,就看见一件纹金的袈裟在火光中浮现出来。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那袈裟裂开,露出了老和尚漆黑的脸来,不耐烦地朝我喊道:“这小子,哭丧呢?老和尚我还没有死呢!”

  竟然是那老和尚?

  我赫然而立,瞧见滔天的火焰之中,老和尚那身金纹袈裟将他整个身子都给罩了住,而在他的怀里,小白合完好无损地蜷缩着,双目紧闭,似乎是害怕,又似乎昏迷了过去。两人没事,我顿时感觉世界都是一片明亮,而这时那老和尚朝着我大声吼道:“傻愣着干嘛呢,没看到老子腿麻了,不方便么,赶紧过来扶一把……”

  他这声音十分古怪,说的每一个字都是那么艰难,仿佛从嗓子眼里面往外蹦一般,紧接着有一股一股的黑血从他的唇间往外,不受控制地涌出,我立刻晓得老和尚能够逃出来,并非是没有代价,当即快步冲上前去,将魔剑往身后一背,然后左手扶起老和尚,右手则将昏迷过去的小白合抱起,左右一看,朝着我刚才庭院中的那一片水缸跑去。

  也是赶巧,我刚刚走出几步路,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垮塌声,我下意识地快步走开,回头一望,却见那边的竹楼经不住这般的焚烧,两层楼阁全部垮塌了下来,正好砸落在了老和尚他刚才的落脚点。

  我心中惊魂,老和尚却不耐烦地说道:“看什么看,快点带着我们出去啊,难道你想在这里当烤猪?”

  这出家人都成这样了,还是这么一副脾气,当真让人觉得难受,不过我也晓得他嘴恶心善,没有多作计较,而是将两人一路扶到了六个大水缸排成一列的这前面来。短短的几步路,老和尚咳了三口血,脸色苍白,显然是受了很严重的内伤,而他先前拿来对敌的那串蜜蜡佛珠,此刻却也只有两颗留在了手中。

  我将两人带到了暂时安全的地方来,避免了被那些竹楼垮塌砸到的危险,不过这儿的空气和温度已经不再让人类所适应了,如果不逃离,即便是不被烧死,也要被活活地闷死,然而我左右一瞧,发现到处都是火光,倘若就这般带着两人朝前冲去,只怕到不了半路,人就被烧成飞灰了。

  我快速地判断了一下方位,这才晓得我们所处的这儿,竟然就是这一片竹楼建筑的最中心,无论从哪个方向离开,都有大片大片的竹楼在前方阻隔。

  竹楼便是火光,便是火海,也便是死亡。

  我在这儿停滞不前,被老和尚以为我想要依靠这一排水缸求生,他恨铁不成钢地数落道:“你脑子进水了么?再拖下去,就算这里有一个池塘,那温度都足够将我们给煮熟了,你还打算当那埋头的鸵鸟,躲在这里面不?”

  他说得即是,我一点反驳的心思都没有,苦笑着对他说道:“前辈,这事儿我知道,但是就凭我,你说怎么带着你和小白合出去?”

  听到了这个理由,老和尚环顾四周,那粗豪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了一丝苦笑来:“也对,凭着你这点修为,如此火海,还真的难行。想不到我酒陵一世纵横,却要死在这么一个小角落里,想想真憋屈啊。小子,你别纠结了,带着小白合离开,格老子的,我也算是活够了,差不多就行了,你和他还小,是修行界的未来……”

  老和尚懊恼地说着话,用劲来推我,他往昔那叫做气吞山河,此刻软绵绵的,就如同一个娘们,而就在他生志消弭的时候,一个人头突然砸落在了我们的跟前,那是一个年轻的面孔,黑乎乎的脸上满是错愕,接着头顶之上出现了一个人的声音:“我艹,这是怎么回事?”

  我心中狂喜,抬起头来,却见一字剑去而复返,站在一处暂时还没有被烧着的高楼之上,低头看来。

  我欢喜,而老和尚则是一阵愤怒:“你这个龟儿子,到底跑到哪儿去了?人没救着不说,魅魔和那姓耿的,也没有一个抓到,当真不知道是来干嘛的。”

  一字剑自知理亏,不再言语,而是飘落在我们面前,左右一打量,对我说道:“先出去?”

  我点了点头,问怎么走?

  一字剑从我身上抽出那把魔剑来,剧烈抖动的剑身不住悲鸣,他却牢牢地抓在了手里,然后指着我身后的大缸说道:“将这一老一少装大缸里面,然后你扛着,跟在我后面便是了。”

  时间紧迫,来不及多说,一字剑高来高去,自然知晓那儿最容易突围,纵身往前,而我也顾不得老和尚反对,将离我最近的那大水缸倾倒半数的水,然后将两人丢进去,让老和尚照顾好小白合,接着我双手平托缸底,浑身筋骨一阵喀喀作响,魔气灌注,竟然就将这偌大的水缸给扛了起来。

  我跟在一字剑身后亦步亦趋地走,而此人手中一把剑,朝着前方猛力一劈,火海里就裂出一条道来,如此一路冲,半分钟之后,我们竟然冲到了河边来。

  到了这儿,所有人都是油尽灯枯,一字剑耗损过度,丢开剑,躺在草地上,而我将水缸放倒,将老和尚和小白合拖了出来,要检查老和尚,他不准,我便抱着小白合,低声叫唤道:“白合,白合……”

  昏迷中的白合睁开眼来,迷蒙地瞧了我一眼,开口喊道:“陈、陈大哥?”

  我浑身一震,这声音,是……

  1. 小妖:

    沙发

  2. 大妖:

    哎哟喂,白合醒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