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八章 十年宛如一梦

2014年10月7日 更新

  我先前曾经与小白合有过交流,虽说稚嫩,但是听着依旧还是小男孩儿的声音,然而此刻听在耳中,我却感觉到无比怪异,就好像年轻女性说娃娃音一般,而且无论是语气还是语调,跟当初寄存在我辟邪小剑之中的女鬼白合,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那大缸加上两个大活人,足足有半吨重,我即便是憋足了全力,也是累得够呛,一边喘气,一边低头来看,瞧见小白合那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珠子,脑袋居然有些短路了,下意识地应了一声,结果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这小孩儿伸生出一只手,直接给了我一巴掌。

  啪!

  小孩儿力量倒不大,然而却扇得十分果断,声音清脆悦耳,着实将我给弄懵了。

  旁边的一字剑趴在地上喘着粗气,他刚才用我的饮血寒光将从火海之中硬生生地劈出一条路来,无论是燃烧的竹楼,还是跳跃的火焰,都给他纵横的剑气给浇得冷却,这手段瞧着当真是厉害之极,但是极为损耗劲气,使得他也有些扛不住了,瘫倒在地,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不过这般辛辛苦苦将两人救出来,结果我却给扇了这么一巴掌,他却也感同身受,丑脸浮现出了愤恨的情绪,开口说道:“那小孩儿,你怎么打人呢?”

  “打的就是他!”

  小白合一巴掌扇出去之后,眼眶中的泪水立刻晃荡出来,一下将我扑倒在地,小脑袋伏在了我的肩膀上面,狠狠地咬了一口。

  他一边咬,一边哭道:“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怎么现在才来啊……”

  我的右肩被这小孩儿的牙口咬得生疼,不过心中却突然一下子就激动起来,而旁边仿佛奄奄一息的老和尚则瞪大了眼睛,朝着小白合高声喊道:“阿弥陀佛,小姑娘,这个家伙,就是你一直在等待的那个人?你现在,是不是觉醒了前世的记忆?”

  老和尚患得患失地问着,满脸期待,小白合对我的情绪复杂,一时间难以讲清,但是对于这用性命来救自己的老和尚,更多的则是感激,听到了他的询问,放开了皱眉苦忍着的我,挣扎着爬起来,朝着老和尚就是一跪:“小女白合,多谢佛爷舍命相救,前尘往事如云烟,十年一梦刚初醒,心情复杂,难以自已,还请诸位原谅。”

  当初金陵省钢之中,一字剑跟白合也有过一面之缘,如今听闻这个小孩儿如同一个小大人一般的讲话,立刻想明白了此节,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粗声粗气地说道:“我说你怎么上来就咬小陈一口呢,原来是白合妹子,那就没什么好说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老和尚最是心疼这个小孩儿,连忙上前将小白合扶了起来,口中忙不迭地说道:“你且起来,不要跪,小心伤了身子。”

  这老和尚刚才还奄奄一息,仿佛马上就要挂了一般,然而小白合这一跪,顿时就像吃了人参果儿,喜气洋洋,浑身都透着一股精神,小白合被老和尚扶了起来,转身朝着一字剑深深一躬道:“方才承蒙黄爷搭救,倘若不是您及时赶到,只怕我们三人都得葬身火场了,活命之恩,铭记于心,永世不敢相忘!”

  一字剑最受不了这事儿,慌忙摆着手说道:“不妨事的,刚才老和尚骂得对,我要不是给那小家伙给引走了去,哪里会发生这么多变故?你要感谢,可得感谢小陈这孩子,你被那刘子涵那妮子掳走,倘若不是他一路搜寻,也不知道哪天能够逃离魔窟呢。”

  一字剑有意为我说好话,不过小白合却瞪了我一眼,恨恨地说道:“当初我投胎入了白家,原本指望他照顾一二,却不曾想竟然撒手不管,弄得我还落在了那魅魔手中,吃了那么多的苦头,这事儿我找谁说理去?”

  小白合一肚子怨气,我在旁边十分尴尬,不过却也能够理解,她当我是朋友,满心信任地将自己的未来交给了我,结果这投胎成了一男儿身不说,而且长这么大,一直都没有来瞧过一眼,等到这回想起来了,结果又被魅魔给掳走了去。这种感觉当真是有些失望,而且我瞧见小白合的身子里间缠着好多纱布,隐隐之间还有浓重的药味,也不知道魅魔这些日子来对她动了什么手脚,此刻也顾不得别的,忙着问道:“你……没事吧?”

  这不问还好,一问,小白合晶莹的眼泪就在眼眶之中打起了转来,带着哭腔说道:“没事才怪……”

  我顾不得小白合对我的态度,忙上前想要查看,结果被他一把打开了去,不耐烦地说道:“虽然我现在还只是一个小孩子,但是你扒小女生的衣服,不会觉得害臊?”

  我身子有些僵了,这一世的小白合,不是个小男孩儿么,怎么又自称小女生呢?

  唉,这前世女子,今生男身,性别认知已经完全混乱了,到底怪谁呢,这事儿实在是有些头疼。我闭口不言,旁边的老和尚却开口说了话:“等等,如此说来,你们三人前世便已经认识了?而且还只有几年光景?恕老和尚我无礼啊,小娃娃,你的前世,到底是何方人物,竟然能够这般厉害?老和尚在这江湖之上也算是混了许久,竟然没有听说过这样的高人?”

  老和尚和魅族一门所想的都是一般,只觉得能够转世重修之人,必是那真修大拿,却不料小白合苦笑着说道:“佛爷你盛誉了,我哪里是什么大人物,不过就是一个冤死的小鬼儿而已……”

  小白合恢复了前世记忆之后,思维逻辑倒也清晰,没有对自己的身世隐瞒,而是将这事情的来龙去脉给细细讲来,说到了当初投胎一战,她有不知晓的,也都有我来做了补充。我们身后的那一片竹楼依旧还在熊熊燃烧,那火焰印得老和尚的脸阴晴不定,待讲解完毕了之后,小白合朝着老和尚深深一躬,满怀愧疚地说道:“佛爷,我晓得你想收我为徒,不过小女子前世孤苦,并非什么高人,只怕是让你失望了!”

  老和尚沉默了几秒钟,脸上突然流露出了恣意的笑容,一开始只有一丝,接着忍不住哈哈地大声笑了起来。

  这情况让我们三人都为之侧目,瞧见他笑完过后,一口浊血朝着旁边吐尽,双手平放在了小白合的肩膀之上,平静说道:“老和尚先前以为你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还担心会不会跟别人有所冲突,此刻闻得首尾,才晓得你身家清白,最是合意。你不要妄自菲薄,任何能够转世重修的,都是有大福缘的人,也是应劫之人,这样的徒弟,打着灯笼都难找。我今天一战,损耗过重,修为恐怕会大幅度倒退,你若是不嫌弃我这么一个师父,便入了我的门中吧?”

  话儿都说到这份上了,小白合也再没有什么犹豫,直接跪倒在地,郑重其事地说道:“小女子白合,蒙佛爷三番屡次舍命相救,无以为报,愿拜入您门下,做一个牵马挑担的小徒弟。”

  小白合郑重其事地磕了九个响头,老和尚也不再拦着,等到结束之后,他摩挲着那小孩儿脑袋上黑色的长发,长长一声叹息道:“你也是个可怜的孩子,一生命运多舛,当真合乎了佛门真义。你既入我门中,好叫你晓得,我乃青城山普照寺的禅师,法号酒陵,你尘缘未了,先随我修行,至于日后入世还是出世,皆随你意。”

  小白合指着我说道:“徒儿转生之前,曾经与他有过约定,如果学得本事,需要跟随与他……”

  酒陵禅师点了点头,长叹了一口气道:“这也是劫数!”

  两人简单地将这拜师仪式给完成了,老和尚先前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倘若不是身上裹着地这一张金丝袈裟裹覆,只怕已然被烧焦在了当场,此刻也是浑身漆黑,黑夜里说话,只瞧见白晃晃的牙齿,确定了此事之后,服用了疗伤的丹药,就在稍微远离了一些火场,然后盘腿打坐起来。他无力再战,我和一字剑也不能撤离,一直在这儿等待,过了一个多时辰,先前去报信的方离终于带了援兵,循着火光感到了这儿来。

  竹林之中有大道,布阵之人已经撤离,倒也没有太多的曲折,来的援兵是附近的一支武警部队,匆匆而来,连带子弹的枪都没有几支,我心中还想着其他被掳走的少女,安排酒陵禅师和小白合回城接受治疗,而我、一字剑和方离则带着这些人在这一带寻找。

  不过时间实在是过了太久,魅魔已然带着人离开了此处,除了一大堆被火焚烧的废墟,再也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

  天亮之后滇南局的人也赶了过来,与我完成了交接,一字剑和方离跟官方没什么交情,告别之后离开,而我则收到了一份来自京都的命令。

  1. 匿名:

    白合之后成为七剑之一了吗?

    • 八月:

      成为了,就是不难不女的那个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