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章 潘家园鬼市

2014年10月12日 更新

  这胖子油头粉面,一对小眼睛,迷迷瞪瞪,满嘴的酒气,不过低垂的眼帘之中,却有一股凶悍之气散发出来,我吸了吸鼻子,感觉这个家伙身上,有一些土腥味。

  什么人身上会有土腥味?

  整天跟泥巴打交道的农家汉子,光着脊梁,那汗珠摔落在田里面,生出来的是稻花香,唯有那总是钻洞子,而且还沾染死气的家伙,那才会有这种隐隐之间的味道,这是阴气,洗都洗脱不得的。很明显,这胖子估计就跟老鼠会的那一帮子一般,都是土夫子的干活。我不明白丁一带着我们来找这么一位角色用意何在,不过却也是谨守着规矩,在旁边默然不语。

  丁三瞧见醉醺醺的王胖子,皱着眉头说道:“正有事情找你和胡老板呢,快让我们进去。”

  王胖子拦在门口,他这身板往门前一站,立刻将整扇门都给堵得满满当当,夷然不惧地说道:“姓丁的,我们哥俩最近可没有犯什么事儿啊,身正不怕影子斜,你若是想要找胖爷什么麻烦,还请自回,我可没有什么心思伺候你。”

  这家伙耍横,丁一也没有办法,苦笑着说道:“这回不是找你们麻烦,上门求你呢,胖爷,你给老丁我一面子,没看我后面还有朋友么?”

  他说着这话,门后又站出了一个男人来,三十多岁,留着点唏嘘的胡须,一脸沧桑的模样,看了我们一眼,然后说道:“胖子,让老丁和他的朋友进来。”这胖子对丁一浑然不客气,而对那个男人却是言听计从,闻言便让开了门,朝着房里头走去。丁一率先走进了店子里,而我和张励耘鱼贯而入。看得出来,丁一跟这家小店的老板算不上是朋友,不过彼此之间也有过一些交情,此番也是不得已,才求上了门来。

  进了店子里,正屋支着一小桌,上面是冒泡的清水火锅,旁边凉菜花生,摆满一桌,两个人正在小酌呢,颇为自在,丁一给我介绍:“这哥们是这家店子的老板,胡老板,潘家园少数几个门儿最清的人物,旁边这个是王胖子,胡老板的搭档。”

  既然走的是旁门左道,那就没有几个人愿意透露真名,而丁一介绍我,则告诉两人,这是他的上级领导,陈领导和他的助手小张。

  介绍完毕之后,胡老板和王胖子一副疏离戒备的模样,那胡老板是个沉默的性子,低眉垂目,仿佛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而王胖子的性子则随性很多,浑然不顾我们在旁边,不满地朝丁一嚷嚷道:“这是咋了,再大的领导,关我们两个正正经经的小生意人啥事,你做你的领导,我卖我的古玩,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回见了您。”

  我不知道丁一到底做了什么事情,惹得王胖子对他这么多敌意,不过丁一既然敢领着我和张励耘过来,那就是有一定把握的,便自顾自地坐了下来,开始给两人讲起我刚才说的事情。

  凡事都需要变通,这事儿到了丁一口中,就完全是变了模样,在他的讲述中,穿插了白云观百年来的坚持和传统,还有民族气节的弘扬,而至于老鼠会,则是勾结日本人的汉奸叛徒。关于日本人的事情,我也只是将前因后果稍微讲了一遍,却被他演绎得栩栩如生,这气氛渲染得那叫一个生动,听得王胖子脸上立刻就露出了愤慨的怒意来,而坐在桌子边小酌的胡老板也颇为动容。

  说到最后,丁一铿锵说道:“到现在,国宝失落无踪,老鼠会得意洋洋,你说说,倘若让那些家伙逍遥法外下去,那还怎么得了?”

  王胖子一拍大腿,愤慨而起:“妈了个巴子,胖爷我平生最恨的就是那勾结小日本子的汉奸了,老鼠会平日里四处出击,做事一点儿规矩都不讲,这我也就忍了,但是他们竟然做出这种恶心的事情,当真是生儿子没有屁眼了。胡司令,你说怎么办?”

  王胖子热血激昂,然而旁边的胡老板却是不动声色,掏出一根烟点燃,抽了两口,这才不动声色地说道:“老丁,我晓得你的意思了,你是要从我这儿得到老鼠会的消息,是不是这个理?”

  丁一平静地说道:“胡老板,你和王胖子是江湖人士,牵扯很多,让你们卷进来,的确不合适,动手这事儿,我们自然有组织来做主,不过你也晓得,老鼠会虽说名气在外,但是素来谨慎,行踪神秘得很,非常人不能得寻。上面催得紧,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了,所以才找到你这地头蛇的身上来。你放心,这件事情,天知地知,就咱们几个人知道,我拿老丁的招牌来保证,至于以后的其他事情,只要两位做得光明磊落,我老丁便当做浑然不知,你看可好?”

  王胖子听到,浑身一挺,拿眼睛去瞅胡老板,显得十分焦急,而胡老板却并没有立刻答应,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抬头看向了我,拱手说道:“还未请教这位领导高姓大名?”

  我拱手回道:“陈志程。”

  “陈志程?”胡老板呢喃两句,突然眼睛一亮,继而很快掩饰住了,站起很来,朗声说道:“都是生在红旗下,听着毛主席的教导长大的一代人,这事儿既然发生了,哪里能有不助之理?老丁你别说这么多了,老鼠会的具体地址呢,咱也没有,不过我这里有一个消息,今天福瑞祥的老金那儿来了两个操洛阳口音的土夫子,谈得不如意,说不定明个儿的鬼市,这两人还会出现,若是真来,说不定就能够找到些线索。”

  这消息实在重要,丁一和我们都拱手称谢,而对方也不再留人,将我们送别,临走的时候,那胡老板又悠悠地说了一句话:“拿人的时候,领导可注意了,有些土夫子后槽牙那儿可藏着东西,一咬碎,倒手的鸭子就全飞了……”

  这话儿又是卖了一个人情,我们再次道谢,接着这小店便将门一关,重新陷入了一片冰冷漆黑之中。

  丁一带着我们走出了潘家园,往后回看一眼,这才对我解释道:“陈组长,刚才我答应那两人的话儿,你可别在意,潘家园的古玩,来路复杂,有的是败家子变现的玩意;有的是去各地老乡家收来的,讲究一个眼力劲儿;有的则是明器,走的是各地土夫子手中的货——现在的市场就是这样,大势如此,我也主导不得什么,不过相比其他奸商,这两个人,向来倒是不错的……”

  他解释一通,略微有些紧张,我晓得他的顾虑,笑着说道:“老丁,我明白,先别说这些,这件案子倘若是能够了解了,我一定跟上面给你请功。”

  所谓鬼市,即夜间集市,至晓而散,又称“鬼市子”。往昔的鬼市以售卖估衣为主,其他货物鱼目混珠,既有来路不正,也有珍奇物品,更有假货蒙人,京都城清朝末年“鬼市”极盛,一些皇室贵族的纨绔子弟,将家藏古玩珍宝偷出换钱,亦有一些鸡鸣狗盗之徒,把窃来之物趁天黑卖出,古玩行家经常拣漏买些便宜,时至今日,这鬼市便一直作为一项传统流传下来,潘家园鬼市开张的时间,一般都在凌晨两点到三点,我们也不便回去,便去挂了一个电话,给努尔将情况说明,然后回到车子里睡觉。

  我们这公车是辆老吉普,并不舒适,不过好在就停在不远的街边,能够时刻观察,紧要关头,也可以开起来追人,我们三人轮流值守,倒也不会有什么差池。

  我最先值守,到了夜里,睡得半熟,被张励耘给推醒过来,睁开眼睛,瞧见前面的大街上面已然繁华,好多摊贩不知何时就出现了,挑着一盏灯,朦朦胧胧,接着地上铺着,板儿上垫着,那些瓶瓶罐罐、古器珍玩、玉佩玩物,琳琅满目。不过这摊贩儿虽多,但是却并不热闹,无论是摊贩,还是买东西的人,都是静默不语,偶尔有瞧对了眼儿的,便将袖子里面的手勾连着,一边在袖子里面拉扯,一边侃价。

  整条长街上面,灯光朦胧,人影走来走去,晃晃荡荡,再加上凌晨的雾气挺重,朦朦胧胧之间,颇有些阴间鬼市的那种恐怖感。

  丁一是这潘家园的常客,脸熟,容易被人认出来,所以他便留在了车上,我和张励耘下车离开,走进了鬼市。

  一入其中,立刻晓得这儿的妙处,当真是那儿都有诱惑力,在这种神秘而诡异的情形下,着实别有一番风味。我和张励耘分头行动,寻找操着洛阳口音的两个人,我走来走去,不时还驻足观察一番,大约逛了十多分钟,我终于在一个破烂摊子前面停了下来,瞧见这儿一张破布上面摆着七八个沾着泥土的瓶儿罐子的,两个穿着棉布的男人蹲在这儿,冻得直哆嗦。

  1. 沙发:

    沙发

  2. 上兵伐谋:

    胡八一,王胖子,

  3. 九月:

    哈哈,胡八一,王胖子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