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十一章 不按规矩

2014年10月13日 更新

  这样两个人,在一片琳琅满目的摊贩之间,显得十分的寒酸,然而就是他们这番做派,却引来了七八个顾客来,他们蹲在这摊子跟前,拿着手中的电筒仔细扫着这些还沾着泥土的瓷器,有人想要伸手过去摸,立刻给其中一个满脸胡子的男人给制止了,他嚷嚷着说道:“哎,不买不要摸啊,这玩意金贵,倘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俺找谁陪去?”

  这人一开口,我便有些心中一动,他讲的虽说是普通话,但是却有一种很淡淡的方言味儿,不过我这些年来虽说走南闯北,但是并没有在各地生活过,所以他这口音到底是洛阳的,还是冀北的,我有些琢磨不清。

  不过凭着这个,也足够我留意了,于是站在旁边默然看着,而那个被他阻止的,是个老头儿,他愤愤不平地说道:“嘿呀,你这年轻人说的是什么话,我买东西,还不准仔细看么?”

  旁边两三人便起哄,说对呀,对呀,哪有这样的道理呢?

  胡子男犹豫地看了旁边的同伴一眼,这才小心翼翼地说道:“看可以看,一个一个来,不要一拥而上,抢东西一般,这个肯定不行!”

  他这般说,那个最先说话的老头便立刻占据了最优地位,很专业地从兜里面拿出手套来穿好,又掏出了放大镜,然后小心翼翼地端起一个来,口中说道:“嘿,那行,我来掌掌眼啊!”

  老头儿认认真真地看着,接着啧啧称奇,那神情,好像是发现了宝藏一般,不断惊叹,弄得旁人心中痒痒,但是又限于规矩,不好一拥而上,我眯眼瞧了一会儿,又打量旁边的摊主,瞧见他们对此熟视无睹,一点儿关心都没有,心中了然,知道这不过就是一普通设套宰人的骗局而已,果然,老头儿终于还是说出了那挑动情绪的话语:“小伙子,你这些一共多少钱,我都要了!”

  他这么一说,旁人立刻着急了,说我们都还没有看,凭什么你就买了呢?

  这所谓的买卖,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显露出自己强烈的意愿来,这才能够防止对方漫天要价,听到旁边的群情汹涌,纷纷掏出钞票想要捡漏,我就知道没有意义再待了,正要转身,突然听到不远处的张励耘一声喊:“你们两个,别走!”

  我猛然扭头过去,瞧见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张励耘追着两个黑影,朝着旁边的小巷子跑了过去。

  我心中一动,没想到我被分散了注意力,却被张励耘给瞧出了来,当下也是不再停歇,脚尖一蹬,人就朝着那儿追了去。带着一股风,我来到胡同口,但见黑乎乎的巷子深处,有三个身影在一追一逃。

  落在最后的,自然是张励耘,他的速度已经足够快了,然而前面两个黑影他们跑动的时候,全身仿佛都在蜷缩着一般,形成一团,接着小碎步仿佛如有魔力一般,快得都能够将身子拉长,成了一道黑影,直入黑暗之中。

  瞧见这般的跑动速度,我也晓得前面那两人应该便是胡老板口中的老鼠会了,心中也不急,快速跟上,一路追了两条街。

  这一顿跑,也只能算是开胃小菜,却将前面绷住了劲儿的两位累得气喘吁吁,张励耘这小子倒也是个睁眼说白话的主儿,一边追,一边忽悠道:“两位,我就只是找你们看看货,咋弄成这样了呢,别跑啊,买卖不成仁义在,跑累了身子,找谁说理去?”

  他这般劝解,然而前面的两人却不上当,一个长得鞋拔子脸的长发男愤愤说道:“你他妈的就别瞎咧咧了,老子看你就是六扇门的走狗,隔两里地都能够闻到味儿来了!”

  谁都不是蠢货,张励耘不说话了,埋头一顿猛追,而对方的脚步却变得有些迟缓了。

  毕竟是老鼠会普通的销赃分子,倘若真的能够跑赢我们这些从宗教局无数人里面选拔出来的特勤组,那我们可真的是没脸面对江东父老了。我心中一直想着胡老板提醒的事儿,知道凡事也不能将对方逼急了,要不然那就是鸡飞蛋打,所以一直保存得有余力,而就在长发男回头跟张励耘说话的时候,我左脚一蹬,一个箭步就蹿到了跟前来,二话不说,直接一个八卦异兽阵就甩落下去。

  令旗扎入地上,顿时就由无形之兽从彼此关联之处崛起而来,将这两个狂奔而走的人给硬生生地挡住,两人相继撞到炁墙之上,然后向后跌飞倒地。

  我一个箭步上前,用堪比鬼魅一般的速度相继卸下这两人的下巴,让他们没有办法咬到后槽牙上面预留的毒药,这才松了一口气。

  阵外,张励耘收住了脚步,一脸崇敬地望着我手脚熟练地将两个被怀疑是老鼠会的家伙给捆得扎实,口中说道:“陈老大,这可是传说中的茅山十宝,八卦异兽旗?”

  我点了点头,将这立了大功的旗子给收回,说道:“我能力浅,还没有发挥出此物十之一二的威能,实在是没有什么可说的。”

  阵收,张励耕走到跟前来,从散落在地上的袋子里面翻弄出了两个铜器香炉和一些礼器来,叹了一口气,说不是长生牌。我微微点头,说这是自然,要倘若那御赐长生牌被这样两个小杂鱼给拿在手里,我们就不用这般如临大敌了。张励耘点头,在地上这两个被绑成死猪的家伙嘴里一阵掏弄,掰出毒药,又仔细地在他们衣领以及其他地方搜寻了一番,果然又找出了两颗小胶囊来。

  这东西一出,两人的身份基本上就已经确定了下来,而这种类似于民国军统或者特工的手段出现在一个以盗墓为主的民间小帮会里面,也着实让我对这个组织的领导者另眼相看。

  是人都怕死,除非有强烈的信仰和信念,哪里能够义无返顾地咬破毒囊呢?

  盗墓是为了求财,又不是为了索命,他们到底是怎么给人洗脑的?

  这些疑问,可以在日后浇灭了老鼠会之后,写报告的时候再细细研究,当务之急,那就是找到老鼠会在京都一带的负责人,不然我们很难交代,毕竟倘若那鬼市之中,除了这两人,还有老鼠会别的成员的话,那我们此番就算是打草惊蛇了,素以隐秘和谨慎闻名的老鼠会倘若来一个狡兔三窟,逃之夭夭,那可就谁也没有办法再将他们给摸出洞子来了。

  我没有二话,让张励耘拉着一个,去拐角审问,而我则直接将那长发男的下巴拍合,捏着他的嘴巴寒声问道:“说,你们的头,在哪儿呢?”

  那人一双眼睛能够喷火,被我捏着嘴巴,声音有些变形:“哼,你们这些六扇门的走狗,休想从我这里听到任何消息!”

  他说得是如此坚决,然而我却不慌不忙地猛然施展魔威,顿时营造出一种严肃恐怖的气氛来,然后徐徐说道:“实话告诉你,我们办事情的风格,那就是一旦抓到了两人,准备问话的时候,就是看谁最先开口说话——第一个开口的,总是能够活下来,而另外一个人,则被作为杀鸡儆猴的大公鸡,给直接处理掉,所以我不急,看看你和你那位同伴到底最先扛不住——不过我比较喜欢你,看到你这散乱的长发,让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不羁的青春……”

  听到我的诈唬,长发男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哆嗦,犹豫地说道:“不可能!你们可是公家人,有组织有纪律的,怎么能够做这种事?”

  我耸了耸肩膀,笑道:“凡事都循规蹈矩的话,拿什么来管理你们这一帮子穷凶极恶的家伙?规矩是人定的,我弄死了你,然后在报告上面说你们是暴力拒捕的时候被杀死的,谁还能挑我理不是?”

  这话儿说得长发男一阵无语了:“你妈,你们这些吃公家饭的,没有一个心不被狗吃了,个顶个地都黑透了啊……”

  长发男一阵长叹,却出奇的配合,给我报上了他的联络人,名字叫做“苍天鼠”,化名丁波,是他的头儿,也是这附近一带的负责人。我仔细询问一番之后,也不多言,将他直接给打晕了,然后又过去找另外一个人忽悠,说长发已经招了,他有两个选择,一是开口,我拿来对应,看看他撒谎没有,二来就是弄死他,减轻一累赘。

  那人很快就招了,两者一结合,我们很快就确定了贼头的地址,当下也是不再犹豫,将这两人给绑回了车里,匆忙赶去。

  到了地方,是一处陈旧的四合院,留丁一在这儿看守嫌犯,我和张励耘悄悄地摸进了去,院子里面尽是尽是些纸皮破烂什么的,我俩蹲在角落,正想朝着房里头摸去,而就在此时,那院门被瞧向了,一个声音在外面轻声喊道:“丁哥,快开门,我刚才听小三儿说起,郑成利和董沥夫这两个龟儿子在潘家园,被人逮住了!”

  1. 飞扬:

    嘿嘿,沙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