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一章 截胡

2014年10月16日 更新

  我正要一剑将赤松蟒彻底制服,却不料半路杀出了一个程咬金,朝着我的背后冲来。

  这人的速度快如鬼魅,骤然而至,实在让我心惊,便也没有更进一步,而是朝着旁边躲闪开去,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这才反应过来,来人并不是老鼠会的凶人,却是我的同僚,特勤三组的赵承风。事发突然,我朝着旁边猛然一滚,避开了赵承风这凌厉一剑,那家伙却也没有再为难于我,而是朝着地上倒落的赤松蟒扶去,一脸诚惶诚恐地恭声说道:“赤松先生,您没事吧?”

  赤松蟒瞧见突然冒出来的这么一个人,又瞧见铁门那儿涌出好几个人来,立刻晓得是我这一边的援兵,不过想到赵承风刚才的行为,顿时眼睛一转,一跃而起,朝着出口冲去,一边跑,一边喊道:“陈志程要杀我,救救我,拦住他!”

  他浑身只剩下一条短裤,身上也添了好多伤痕,模样十分凄惨,当真就跟那肉票一般模样,而从他口中说出这般话来,也着实有着巨大的欺骗性,听得援兵并没有拦住他,反而愤然朝我往来。我瞧见赤松蟒一眨眼就消失在了铁门之中,想着自己连日奔波、浴血奋战的战果就要泡汤了,心中顿时焦急万分,一边全力追去,一边愤怒大喊:“等等,别走!你们他妈的给我拦住他啊……”

  我一起身,却有一把剑拦在了我面前,赵承风阴沉着脸说道:“我看该拦住的是你吧?陈志程,你是不是疯了,连日本代表团的成员都敢杀害?”

  赵承风手中一把长剑,是上好的桃木,开了刃,纹了符,不亚于寻常铁剑,一旦舞动起来,剑网难破。

  他因为并不是很了解情况,所以也不敢骤然施展杀招,不过防守缠人的剑招却着实恶心人,我被他这么一缠住,顿时就追击不得。瞧见赵承风一副掌握了真理的模样,我顿时就是满腔怒火,朝着这个家伙大声骂道:“赵承风,我艹你大爷,你知道什么情况么?放走了那日本人,这责任你负得了?”

  我开口便骂人,那是怒火攀升到了极致的情况,而赵承风被我这般劈头盖脸一顿骂,特别是在他手下的面前,脸顿时也黑了,手上的剑招更疾了,招招攻势,口中却直接顶了上来:“上面给的任务,是解救日本客人赤松先生,不是让你杀他。不管有什么事情,都不能这么对待我们的贵宾,陈志程,你这个家伙,一点政治觉悟都没有么?你知不知道,这关系到一笔巨大的无偿贷款,要是因为这事儿出了任何问题,这责任咱谁也负不了。”

  我与赵承风两人互相看不顺眼,一时间就要搏命了,这时张励耘过来将我给抱住,大声说道:“老大,别跟赵组长打了,讲这个没用的;赵组长,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能让赤松蟒给跑了,你赶紧叫人拦住他!”

  这时刘春也冲上了前来,朝着赵承风敬礼道:“组长,别让那日本人跑了!”

  我瞧见刘春向赵承风敬礼,心中立刻明了,原来这家伙竟然是赵承风布下的棋子,怪不得赵承风能够赶在努尔之前来到这里。而听到刘春的汇报,赵承风这才从我要将赤松蟒杀了的思维中回过神来,慌忙朝着门口那边的手下吩咐道:“拦住赤松先生,让他别担心陈志程,这儿有我们在呢!”

  他也就只是吩咐一声,自己却没有动,我顿时又想在冲过铁门去,然而赵承风又出手拦住了我,望着防空洞里的一堆尸体和昏迷过去的家伙,冷然说道:“你等等,在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你们谁都不能走!”

  被这家伙三番五次的阻拦,我估摸了一下路程,赤松蟒倘若是跑得快,只怕已经返回地面上去了,单凭我们这几个人,恐怕是追之不及了,脸顿时就黑了,将辟邪小剑猛然一掷,钉在了赵承风脚尖前的几寸处,愤然骂道:“赵承风,你他妈的想要抢功劳,这个我可以理解,但是今天放跑了赤松蟒,这件事情你可要负全责,我艹!”

  辟邪小剑齐柄而没,却将赵承风给吓出了一声冷汗,一边后退,一边说道:“陈组长,凡事别说的这么极端好吧,我告诉你,我可没你想得这么复杂,你这是阴谋论!”

  我不理会他,让刘春给他解释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而我自己则回过头去,收拾起我扎在地上的八卦异兽旗,小心翼翼地将它们给收起来。其实这整件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复杂,但是从我的口中讲出,和从“自己人”的口中说出来,效果却截然不同,听到了一半,赵承风的脸色就已经变了模样,慌忙回过头去喊道:“人呢,人到哪里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传消息回来,说罗副组长刚才带了两个兄弟去追了。

  赵承风的副组长便是罗贤坤,也是我从小的伙伴罗大屌,这个家伙的身手我最是了解不过,算不得有多厉害,稀松平常,甚至及不上他那厉害媳妇张秦兰,凭着他,恐怕是拦不住发狂的赤松蟒的。

  果然,没多久,罗贤坤折返回来,气喘吁吁地报告,说赤松先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惊吓,脚程飞快,他们赶过去的时候,人已经没有了踪影。

  说这话的时候,他还用眼睛在看我,不知道是同情,还是怀疑,总之奇怪极了,让我也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不过此刻麻烦的并不是我,而是赵承风,在明白了这所有的一切之后,他那阴沉的脸上立刻挤出了几分勉强的微笑来,上前与我搭讪道:“嘿,老陈,误会,这件事情绝对是误会啊。刚才的场面实在是太慌乱了,而我们根本没有意识到那小日本子居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导致我误判了,以为你要杀他呢,没想到竟然出现了这般乌龙。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啊,可不要放在心上。”

  我没有理会他的热切,而是淡淡地说道:“不是我要杀他,而是他要杀我灭口。”

  “是、是、是!”

  赵承风一边安排人再去追击,一边回过头来跟我道歉道:“谁说不是呢,没想到这小日本竟然如此狼子野心,干出这样的事情来,真的是撒了个弥天大谎啊。唉,你手上这个东西,是白云观丢的御赐长生牌么,怎么在你手上,给我看一看?”

  他和颜悦色地说道,然而我却根本不搭理他,冷然说道:“赵组长,赤松蟒是被你放走的,我觉得你最好立刻联络各部门,赶紧将他给找到,而不是操心别的事情。”

  赵承风热脸贴了冷屁股,却也浑然不在意,这时他的手下过来汇报了:“赵头儿,我们在外面的角落找到一个漏网之鱼,这个小子还嘴硬,死不肯招,结果被揍了一顿,老实了,说不定跟那小日本是一伙的,要不要拉过来给你问一下?”

  我听到,和张励耘对视一眼,脸色立刻就有些变了。

  果然,从铁门那儿被拎过来的,却正是被我临时招安的陈子豪,这家伙一直找地方藏着,却不曾想被特勤三组的人给搜到了,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胖揍,此刻拖过来时候,已经趴在地上了,话都说不了了,只是拿那无神的眼睛死死盯着我,充满了被失言之后的怨恨。

  我被他盯得发毛,心中越发的堵了,快步冲过去,一把从三组的人收上将陈子豪给抢了过来。

  擒住陈子豪的那人下意识地想要反抗,上前来抓,结果被我愤怒地猛推一把,人都飞了起来,旁人将他给接住,愤然朝我喊道:“你干什么?”

  我检查了一下陈子豪的伤势,发现还好,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这才将心放下——我这个人最重诚信,他倘若是死了,我这辈子的心里面都难安,修行必受阻碍。确定陈子豪只是外伤,我将他交给了张励耘,看着赵承风几个愤怒的手下,寒声说道:“我干什么?我倒是很想问一下,你们想对我的卧底干什么?”

  这一句话立刻将所有人的情绪给浇灭了,赵承风难以置信地问道:“这是你的人?”

  我没有说话,有的东西不方便从我的口中说出,而张励耘也明白我的心思,立刻回答道:“许你们安排卧底,就不许这里有我们的人?”

  这话儿说到这里,赵承风算是知道这一回是彻底得罪我了,满腹懊恼充斥于心,便将一肚子的邪火都发在了那几个殴打陈子豪的手下身上:“你们他妈的到底长没长脑子啊,抓人之前,就不能问问清楚?”

  刚才还一肚子愤怒的那几人顿时就没了音,一时间场中的气氛显得十分僵直,阴沉得仿佛能够滴下水来。

  而这时从通道尽头又传来了一阵脚步声,接着努尔那特有的腹语传到我的耳朵里:“志程,怎么回事?”

  我抬头,瞧见努尔带着尹悦、赵中华和三张赶了过来,心中一松,晓得我们的支援也终于算是来了。

  1. 大妖:

    沙发

  2. 四小佛:

    真快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