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二十七章 初临宜昌

2014年10月18日 更新

  从一月到四月的这段日子,发生了许多事情,首先就是刘老三离开了京城,南下闯荡江湖去了,在临走的时候他来见过我一面,又带着两个半大孩子,不知道是从哪儿拐骗过来的,说是徒弟。

  刘老三之所以匆匆南下,听说是老家来人了,说想让他回去,坐镇麻衣世家。

  我知道刘老三所在的麻衣世家,其实是我们这个行当里面最出名的文夫子,天下间有四成的算命先生,都是师出其中。这里面有精通各门算术的,也有行骗江湖的大千,所谓江湖,内中的门门道道十分繁多,多数人所谓的不过是求一顿饱饭而已,所以良莠不齐,这也是正常之事。

  不过这天下间奇才虽多,但是能够彻底钻研的人却少,麻衣世家此刻后继无力,便想让刘老三这个一直晃荡在外的家门子弟重新回来扯旗子,执掌门中。

  如此说来,其实刘老三出身十分显赫,跟他平日里表现出来的东西有着很大的区别,不过刘老三却并不愿意受到太多的束缚,也觉得倘若是返回麻衣世家,自己的境界和修行必然会受到牵扯,止步不前,还不如这行走天下,体味世间疾苦来得真悟。

  这其实也是一种修行,入世的修行,这世间的境界并非终日苦修便能够有所参透的,必须要有一颗体悟天地自然的道心,方才会有所收获。

  送别了刘老三,我又去了潘家园,拜访给我们提供消息的胡老板和王胖子,然而却吃了一个闭门羹,主人不在家,不知道是去别的地方做生意了,还是避开最近老鼠会覆灭之后带来的风潮。见不到他们的人,不过我倒是瞧见了丁一,这哥们也受到了上级的奖励,红光满面,听说最近上级领导准备给他升一级,见到了我还说要请喝酒。

  陈子豪在京郊的培训基地那儿进行了三个月的岗前培训,最终换了另外一套身份和档案,重新入职。

  他的新名字叫做林豪,总算是保留了一个名字,而这个家伙特别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为人又有着江湖之中的圆滑,特别会来事儿,所以倒是很快就融入了特勤一组的这个团队中,而在他入职没多久,我们一组就收到一个任务,而且还是一个外勤任务。

  事实上,在特勤组成立的大半年里,我们一直都是处于一种比较清闲的状况,除了在西郊基地养精蓄锐之外,基本上不会有太多的活儿干,这是我们本身的特性决定的——这个国家,本身每时每刻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不过我们的职能,基本上都是处理修行者相关的事物,至于别的案子,自有当地的公安机关和国安来处理,贸然伸手,反而会讨人嫌。

  同样的道理,一般的情况来讲,发生在地方上面的案情,基本上都由各省各局给消化了,是不会上升到我们这儿来的,而我们所扮演的,则是一种战略执勤部门,承担着一种王牌的责任,随时养精蓄锐,一旦有用到我们的地方,那就立刻堵上去。

  不过因为我们这个部门其实并不是很强势,一直处于秘密战线状态,所以地方上面总是有处理不到的情况,那么就有可能向上面求援了。

  这回出差的目的地在鄂北宜昌。

  我们局是在去年的时候开始进行大区划分建设的,本来属于西南局分管的宜昌地区被划归了中南局,然而中南局在这边的力量并不算强,使得事情出了之后,兜兜转转一直都没有得到解决,后来上升到了总局这儿来,结果上面的领导一拍板,就把我们一组给派了下去。

  而据我所知,总局的想法是要让我们这几个特勤组尽可能地走出去,一把锋利的刀,老是藏在刀鞘里面,说不得就要生锈了。

  上面既然有这样的想法,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况且无论是我,还是手下的队员,都需要一定的功绩来让自己能够真正站稳脚跟,获得资历,以及上升的空间,故而都渴望能够多办一些案子。

  在宋副司长的办公室,我和努尔得知了此次出差所要办理的案件,说的是在宜昌西陵峡附近的一带区域,总是有水鬼山魈的古怪传说出现,而且那儿好些个山村城镇这两年来总是出现了小孩儿失踪的案件,有人便怀疑可能是闹了鬼,当地的有关部门前去调查,并没有查到有什么异常,然而这年年都要失踪十几二十个小孩儿,闹得人心惶惶,所以才让我们下去,调查一下。

  宋副司长将今年来失踪的人数表格和分布图等相关资料发给我看,我心中一动,下意识地问他道:“失踪的小孩儿,有没有大部分都是女孩儿?”

  努尔晓得我联想到了当初的魅族一门,指出表格里面的性别分析,这才晓得有八成以上是男孩。

  我这些日子以来,除了日常的事物需要处理之外,大部分的时间其实都是放在修行和阅读内参资料上面,晓得这种事情,解放前发生的频率比较高一些,因为小孩儿很好培养,生者可以养活了做各种恶事,死者可以直接炼制成无数邪门法器,倘若是真的排除了自然原因,那么这里面的龌龊其实还是有很多可以揭开来的。

  接到任务之后,我返回了办公室,此次行动所需要的人蛮多的,但是京都这儿也需要留人照应全局,在经过一顿考虑之后,我决定让张大明白和张世界、张良馗和张良旭这四位老张家的人留下,随时提供支援,而我、努尔、尹悦、徐淡定、张励耘、赵中华以及刚刚结束培训的林豪则奔赴南下。

  其实要说留下来统领全局的,无论是徐淡定还是努尔,都比张大明白要合适,但是考虑到西陵峡就是著名的长江三峡之一,临近长江,倘若是遇到翻江入海的事情,徐淡定家学渊源,或许会更加合适一些;至于努尔,他是不亚于我的高手,倘若是要打硬仗,没有他怎么行?

  为这事儿,张大明白和三张将我好是一阵埋怨,觉得我将他们当做后勤了,我只有承诺,说我这只是前去看一看,倘若事情不顺利,还是要让他们四人过来支援的。

  这般一说,张大明白立刻合掌祈求,说保佑我们出师不利,这话儿又招来大伙儿的一顿笑骂。

  事不宜迟,我选的这些都是单身汉,也没有什么可以收拾的,得到任务之后,立刻定了火车票南下,一路到了武汉,又转乘江轮到了宜昌。

  这是一个位于长江中上游结合部的江边城市,地处鄂西山区与江汉平原交汇过渡地带,城市并不是很大,但是特别有韵味,在码头下了船,当地的宗教局也有人过来迎接我们,为首的是一个精瘦的中年男人,姓黄,是市局办的主任,十分热情,一副迎接钦差大臣的模样,让我都不好意思接茬。

  从码头到当地市局,我坐的是领头的好车,一辆崭新的桑塔纳,黄主任一直诚惶诚恐地跟我说,这次麻烦上级领导了,不过他们也是颇有些无奈,没有办法了。

  我一了解,才晓得以前的时候,他们这儿是搁西南局管辖的,在宗教局的几个大分区之中,就属西南局和西北局最是强势,高手也多,然而这两年分区,他们给划拨到了中南局,众所周知,中南局和东南局这两个地方的力量最是薄弱,东南局随着这些年的改革开放,中央也加大了投入,但是中南局的人手一直都是捉襟见肘,他们的报告打上去了好久,结果一点儿回馈都没有,这一回,可算是将我们给盼回来了。

  尽管属于秘密战线,但是各地都是有差别的,据我所知,很多地方虽然有这么一个部门,但是本身受到十几年前的影响,一直都没有回复元气,当然,这也正是我们存在的意义,倘若地方上事事都能够搞掂,那我们就直接养老得了。

  车子直接将我们拉到了市局,跟当地部门的领导见过了面,对于我们这一次的行动,当地给予了巨大的支持,握着我的手承诺,说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帮忙协调。一番客套之后,分了两个协调员给我们,一男一女,男的叫做谷雨,女的叫做黄紫玲,都是十分精明能干之辈。我们在市局会议室开了一下午的会,接着就是相关领导请我们吃饭,这些人情都需要应付,酒局散了之后,我们回到当地招待所休息。

  宜宾的夜色并不漂亮,但是热闹,到了晚上,好多市民出来闲逛,也有许多夜市摊子,卖一些当地的特色饮食,一群人往回走,我牵着小白狐儿走在最前面,心中思量着明日的行程,突然小白狐儿挣脱了我的手,朝着前方快步走去。

  我下意识地望了过去,瞧见她走到了街边一个趴到在地的乞丐面前,从兜里掏出了几块钱,放在了那乞丐的碗里面。

  我不经意瞧见了那乞丐的眼睛,里面似乎透着一股贪婪。

  1. 飞扬:

    O(∩_∩)O哈哈~,沙发

  2. 小妖:

    搞慢了沙发遭别人抢了郁闷

  3. 四小佛:

    旗子里面收住的千年老妖怎么还没有戏份呢?

  4. 大妖:

    地板都没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