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三章 疑踪诡异

2014年10月20日 更新

  黄紫玲是中专毕业之后加入的宗教局,虽然参加了两年工作,实际上也就才是二十一二岁,不过因为职业的关系,打扮得有些老成而已,而我一旦摆出了上级领导的架势,并且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她并不等我再多劝,便眼圈一红,给我讲起了这里面的缘由来。

  原来这事儿她当真是不晓得的,不过我昨天走了之后,一头雾水的她也算是明白了情形,便开始问起了缘由来,然而她二叔却一下子将口子堵死,板着脸让她小孩子不要多管闲事,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不要被人当做枪来使,而她爷爷则皱着眉头不说话,显得十分纠结。

  黄紫玲把这些天来自己深入调查之后发现的情况拿出来,说给自家人听,当她讲到好多因为失去孩子、流离失所、支离破碎的家庭以及那些老人的情况时,她二叔依旧板着脸,然而她爷爷却终于还是叹了一口气。

  从她爷爷那里,黄紫玲得知这件事情,恐怕跟一个叫做岷山老母的老女人有关系。

  那个老太婆原来是住在西川和甘肃交界的岷山雪宝顶之上,十分厉害,后来听说跟西川的鬼面袍哥会交好,于是顺流而下,来到这一带活动,五年前的时候黄宗宪曾经跟岷山老母交过手,结果大败而归,伤到现在都一直还没好,那人不知道什么原因,留了他一条性命,于是两边也就相安无事的待着了。

  黄紫玲自小就晓得自家跟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第一世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于是问遇到这样的事情,干嘛不跟主家联系呢?

  这话说得老爷子一阵苦笑,而她二叔则冷冷地将事实给揭露了出来——原来这黄老爷子虽说是荆门黄家的分支,但是当年跟黄家家主有过龃龉,关系并不算是很好,后来现在的主家得了势,一门豪强,他们在荆门也就没有了立足之地,这才跑到这穷乡僻壤来。

  也不是喜欢这里的山山水水,只不过是避得远一点,免得被别人瞧见了不顺眼,顺手做出许多削了脸皮的事情来。

  黄紫玲至此方才晓得,原来她一直以为是靠山的荆门黄家,只不过是长辈扯起来的一张虎皮而已,真正出了事儿,一点用处都派不上。

  难怪爷爷以前经常出远门,然而这几年却总是窝在房子里不出去,虽说模样看着还挺精神的,但是白头发却骤然长出了许多来。当一切明了之后,黄紫玲不由得心脏紧缩,她一直觉得爷爷在修行的道路上,是自己的明灯,也是永远都翻不过的高山,然而却没想到平日里威风凛凛的爷爷,竟然还有恐惧到连对方的名字都不肯说出,以求保命的时候。

  黄宗宪开了口,倒也不是良心发现,而是觉得中央调查组的人下来,或许有能力收拾这一伙盘踞在西陵峡附近的过江猛龙,于是便将自己了解到的情况,给黄紫玲交了底。

  其实他这些年来一直龟缩保命,了解得也不多,就晓得那岷山老母在某一处险要的江湾峡沟里面开了道场,手下也有一帮子干将,势力基本上囊括了这一带的山山水水,狗腿子也多,但是至于谁是谁不是,他也不是很清楚。

  而我们所要调查的那些孩童失踪案,则都是她来过之后发生的,虽然没有证据表明就真是她做的,但是这一带除了她,也没有人能够做出这些事情来。

  另外,听说岷山老母极爱黄金珠宝,是个见钱眼开的妇人,而她脑子里除了古古怪怪的门道,赚钱的路子倒也不多,这一片流域附近的城市,好多“丐帮”的组织者,据说都是她的人。

  这些便是黄宗宪通过黄紫玲给我转达的消息,虽说这方法曲折,而且目的并不算纯净,但我还是依旧承了他的情,因为通过这地头蛇所提供的信息,再结合我们这两天的调查和见闻,便可以大概串联出了一个事实来,那就是躲在这背后的罪魁祸首,应该是一个叫做岷山老母的女人,她是这个组织的头目,而麾下应该还有一帮子的人,有人负责掌控局面和制造舆论,有人负责牟利,有人则负责……拐卖。

  那些突然失踪的孩童也许并没有死去,而是被岷山老母的手下给拐带了,有的被带到外地去乞讨,有的变成了小偷,而若是有些修行资质的,则可能变成了这个组织的后备成员。

  而倘若是抵抗得很坚决,恐怕那滚滚东流的长江水底下,也不乏被水鬼拖死的小孩儿尸体吧?

  我刨去消息的来源,将这个情况通报了特勤一组的全体人员,包括我手下的人,以及协同的人员,所有人都感觉比较震惊,而努尔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对我说道:“志程,对方倘若是这么一个庞大组织的话,我觉得我们的人手还是有些不够。”

  我点了点头,此行下来,我就带了六人,小白狐儿作为我布的一招暗棋,被人拐走了,实在有些捉襟见肘,而当地的有关部门并没有什么厉害角色,谷雨和黄紫玲在他们局里面已经算是优秀,但是不论林豪,即使是抽出资历最浅的赵中华,也比他们任何一个人要厉害许多。

  无人可用,我想了想,还是下了两个决定,其一就是将驻守总部负责协调工作的四张都调下来,其二便是让谷雨亲自去联络市局,随时能够抽调部队,进行协查。

  命令下去之后,我、努尔和徐淡定开始研究突破口,发现这个岷山老母虽说行事犀利,但是作风却十分谨慎,也不张扬,当初能够将黄家老爷子的性命留下,却还是放了手,至于其他的地方,也是严实得很,没有什么空隙可钻。

  唯一的两个漏洞,一是我昨日去小岭村的时候,与我交手的顾奶奶,以她的身手,绝对是岷山老母麾下的重要人物,而另外一个,这是小白狐儿。

  连我自己也没有想到,当时与小白狐儿故意做的一场戏,却是此时此刻唯一的突破口。

  不过小白狐儿刚刚下去,按照程序来说,不一定能够见到岷山老母,甚至还不一定能够瞧见级别比较高的人物,所以我倘若是按照跟她约定好的秘法找寻过来,恐怕也只能打草惊蛇,而对方倘若壁虎断尾,那可真的就有些浪费这手好棋了——毕竟我们此番下来,所要做的不是找一两个小杂鱼级别的替罪羊,而是穷根问底,将藏在西陵峡这里的那条大老虎给揪出来,然后打掉。

  最好打死。

  如此一商议,我决定还是原地不动,再等两天,一来是等待张大明白他们几个可靠的人手,二来也是容小白狐儿那边有所进展。不过这里面的事情,我并没有全部都露出了底,而是有保留的讲了出来,特别是小白狐儿这一招,我是没有跟努尔、徐淡定之外的任何人提起的。

  这个是王牌,也是我们此行得失的关键,不到最后,我是不会给予揭晓的。

  不过出于对小白狐儿的安危考虑,我在最后,还是决定让水性最好的徐淡定出马,先去确定一下她大概的位置,免得我牵肠挂肚。

  如此一来,次日大家都没有太多的事情做,除了让谷雨回市局去联络之外,其余的人我都让他们去街上转悠,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当然,这命令也是为了让徐淡定有机会脱身。

  我们送谷雨出门,瞧见他开车离去,我旁边的努尔突然不动声色地说道:“这个人,有问题。”

  我左右一看,瞧见大家都没有注意到我们的谈话,于是压低了嗓门问道:“什么个情况?”

  努尔说道:“昨天跟我们出去的时候,他至少消失了两次,有一次小七告诉我,说他到附近的小店去打电话了。有什么事情是需要背着我们打电话的?两种可能,第一,跟当地市局汇报工作,第二,给我们的对手通风报信。这是我怀疑的第一点,第二便是黄紫玲跟沙坝黄家的关系,这一点他应该事先知道,却到了昨天方才提出来,我不知道缘由是什么,或许是想要误导我们,也不一定呢……”

  努尔虽然口不能言,但是毕竟比我多混了十几年的机关,很多东西看得反而比我通透许多,我原本的想法模模糊糊,而听到他这么一说起来,很多事情似乎变得明了许多。

  不管他的立场到底在何方,总是有问题的没错。

  我思量了一会儿,问他怎么办?

  努尔想了想,然后问我道:“我最近新学了一些巫门之术,能够很大几率让人说真话,你介意我对自己人施展么?”

  我皱了皱眉头,然后说道:“会不会很残忍?”

  努尔笑了,说:“就如宿醉,可能会卧床休息一两天吧。”

  我点头,然后伸了一个懒腰,折回招待所去睡觉,养精蓄锐,等待谷雨从市里面返回来,以及徐淡定带来的小白狐儿的消息。

  一开始,整件事情很迷茫,然而此刻却简单很多。

  因为秘密,总将会揭晓。

  一觉睡到夜幕降临,这时我的门被敲响了,门口传来努尔沉闷的腹语:“谷雨回来了。”

  1. 5:

    沙发!1

  2. 小妖:

    沙发

  3. 大妖:

    地板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