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四章 搜魂三问

2014年10月21日 更新

  努尔这么一说,我心中便是一跳,想起先前跟他所说的,要拿疑云重重的谷雨来开刀,看一下他屡次古怪的行为背后,到底是什么情况,便吩咐道:“让他去会议室,我们在那里见面。”

  对自己人用搜魂术,这事儿并不地道,不过谷雨终究不是自己的队员,而种种古怪的行径已然让我们感受到了不安,那么该做的还是要做,但是为了避免手下人有可能产生的不满,我还是觉得要将这件事情控制在一个小范围之内,所以此事就只有我和努尔知道。

  来到会议室,努尔已然在这里做过布置,点了线香,门后桌下,也抹了牲畜的血,还有一些地方也有布置,但是我却也瞧不见。

  谷雨是跟努尔一同推门而入的,走进来的时候,鼻子吸了吸,先是跟我招呼了一番,然后皱眉说道:“什么味道,怎么感觉怪怪的?”

  我不给他联想的时间,手搭在了桌沿上面,询问他这次去市里面联络的相关情况,谷雨犹豫地坐下,有些为难地说道:“陈组长,这事儿我办砸了,没有能够说服市局的领导,他们觉得证据不够,贸然调动部队,这件事情他们无法给上面做出解释,即使去了,也未必会得到批准。上面的意思,是这边要拿出有力的人证或者物证来,他们才好说话——不过我们局长已经跟这边的公安机关打过招呼了,说如果有必要,这边会全力配合……”

  我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基层的有关部门,并没有受到相对的重视,这是正常的情形,一来我们从来都是很低调,秘而不宣,二来他们已经习惯了基层这种清淡悠闲的生活,几张报纸一杯茶,一天就这么晃过去了,也懒得担太多的责任。

  这体制里面,想出头、上进的领导干部不是没有,但是要么就已经走得很远了,要么就被现实撞得头破血流了,更多的人则甘于平庸,更倾向于妥帖、扎实的方案。

  谷雨本来以为此次“无功而返”,我会表现出不满来,毕竟像我这个年纪,对控制自己的情绪还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不过我却只是笑了笑,无所谓地说道:“有则好,无则罢,对于岷山老母这些人,真的派一队武警来,未必能有什么用处,尽人事,听天命而已……”

  我这般的好说话,让谷雨有些意外,看着我,小声地说道:“虽说如此,但这总还是我们工作的失误。陈组长,你看这样行不行,我跟这县公安局的领导有点交情,不如……”

  我挥了挥手,没有让他多做无用之功,而是平静地说道:“其实你们上面考虑得很对,要是没有揪出有力的证据,一切皆是猜测,那就没有什么意义。”

  谷雨没说话了,坐在我对面的他双手放在膝盖上,显得有些局促了,我喝了一口桌子上面的开水,润了润喉咙,然后说道:“对了,老谷,我知道紫玲她是沙坝黄家的,但不晓得你老家是哪里咯?”

  谷雨听我转换了话题,略微一愣,不过很快就回答道:“我啊,我不是这儿的人,也没有小黄那样的家世背景,我爹以前就是这个局里面的,后来他因公牺牲了,我就顶了岗,这一干就二十多年过去了,如今想想,时光如逝啊。”

  他颇多感慨,而我却看了一眼旁边的努尔,他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东西,平静地问道:“老谷同志,看看这东西,你认识么?”

  努尔摆在桌子上面的,是一块有着螺旋花纹的岩石,巴掌大,黑褐色,螺旋的纹路围绕分布,最后集中在了最中间的那一个点上面。

  而那一个点呈现出一种晶莹剔透的黝黑,宛如一只眼球。

  我说宛如一只眼球,那是这石头的外型,然而当努尔开始真正施术,意念集中的时候,被引导者瞧过去,在线香,符文以及各种布置的炁场笼罩下,却能够感觉像看到一颗真实无比的眼球一般,深邃黑暗。

  谷雨低头看下去的那一瞬间,整个人都变得迟缓了许多,接着我瞧见他的眼神涣散,脸上的表情渐渐变得木然起来,便晓得他已然中了努尔的巫术之中。

  努尔的巫术传承于麻栗上蛇婆婆,神秘的蛇婆婆便是连王朋的师父,青城三老之中的梦回子也要敬重的人物,自然不是等闲之辈。

  在一阵类似于呢喃的咒文之后,努尔看了我一眼,然后提出了三个我们精心准备的问题。

  第一问是:“你叫什么名字?”

  这是找回本我,确定身份,谷雨很准确地答出了自己的名字来,眼神继续涣散,已然处于了一种轻度催眠的情形去。

  第二问是:“你的工作是什么?”

  谷雨报上了自己的职位。

  第三问来了:“除此之外,你还需要做什么?”

  回答是“监视”,这话儿让我们精神一震,相互对视一眼,然后努尔忍不住心中的激动说道:“监视谁?是谁在指使你的?”

  谷雨木然地说道:“监视宜昌这一带的动向,任何可能威胁到厄德勒安危的行动,都需要反馈上去,这是我的职责。是谁指使我的?是……”

  他拖长了语调,仿佛在沉思一样,而那话儿就已经在唇边迸发出来的一霎那,突然将他的双目一睁,脸上的表情顿时就开始扭曲了来,努尔瞧见了,额头的青筋一跳,腹中急切地喊道:“不对,他醒过来了……”

  话音未落,谷雨的脸上瞬间变得无比扭曲,从椅子上面豁然而起,朝着努尔扑去:“混蛋,竟然敢对我下手,找死!”

  这事情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不过我却晓得,谷雨定是被人下了降头或者巫术,平日里没事,但是只要在这种状态下,一涉及到某一个人的名字,便会立刻发作,如此刻一般。事发突然,他一下就扑倒了努尔的身上,跟努尔滚落在了地上,接着一双手如铁箍一般,紧紧地掐着努尔脖子处的喉咙那儿。

  我瞧见努尔伸手来拿住,但是却掰不开他的手,心中惊讶,赶忙上前相帮,却发现这家伙的手上竟然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根本弄不动。

  努尔的脸色开始发红发青了,显然是被他掐得有些难受,我感觉不能再继续了,一咬牙,血劲上涌,右眼之上立刻浮现出一颗神秘符文来。

  透过这旋转不定的神秘符文,我瞧见一股黑线从谷雨心脏出流到了双手之间,这便是支撑他变得如此诡异的缘由,于是果断地出手,将他的一对胳膊直接给弄折,黑线断开,力道不再,这才将他给弄开了去。

  而就在这黑线一断之后,无力再继续的谷雨咧嘴一笑,露出了雪白的牙齿来,桀桀怪笑道:“想要从我口中套出秘密?哼,你们真的想得太美了……”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刚刚从死亡边缘徘徊过来的努尔猛然喊道:“小心,他要自爆!”

  我这才发现他心脏处的那黑线源泉变得剧烈而躁动不安,随时都有可能喷涌而出,不过经由努尔提醒,我却已经把握到了关键所在,一掌拍在谷雨心口,雷劲一出,先是压制住它上涌的那一波劲儿,接着炼妖壶观术立刻施展而出。

  那邪恶到了极点的黑线被我的虎口吸入,暴戾之中,带着一丝不甘,从谷雨的口中喊了出来:“你这混蛋,我不会放过你的……”

  语音最后,却是被我给吸入虎口之中去了。

  这气息一消,谷雨却是双眼一翻白,昏死过了去,我看了努尔一眼,他将手指贴在了谷雨的脖颈之处,按了两下,朝着我苦笑道:“意识昏迷了,如果没事,三五天就能够醒过来;要是受创严重,估计这辈子也就醒不过来了。”

  “植物人?”

  我说了一句,心中止不住地有些发寒,站起来,坐会原位去,然后问努尔道:“厄德勒,这个名字,应该是邪灵教徒对自己教派的称呼吧?这里面,还有邪灵教的事情?”

  努尔点头,说除了邪灵教,很难想出还有谁能够有这样的实力,当着我们两个玩出这么一手。

  仅仅只是一个不入流的谷雨,就能够弄成这么多惊险来,这对手当真是有些恐怖,我和努尔回过一口气来,看着地上躺着的谷雨,都感觉十分麻烦。

  虽说潜藏在谷雨之中的那股意识没有能够自爆成功,而是给我给炼化了,但他若是苏醒不过来,我和努尔这边还真的有些难以解释。

  不过麻烦总是需要面对的,我立刻让人赶紧过来,将此刻的情形说清楚,得知谷雨是潜伏的内奸,包括我们自己的组员都感觉有些诡异,而就在此时,一身湿漉漉的徐淡定出现在了门口,跟我招呼道:“大师兄,我回来了。”

  此刻的会议室一片乱,我留努尔在这里收尾,走出来,拉他到了一旁,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徐淡定往会议室看了一眼,然后说道:“事儿有点麻烦了。”

  1. 小妖:

    沙发

  2. 人妖:

    板凳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