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五章 空城计

2014年10月21日 更新

  “什么问题?”

  我瞧见徐淡定身上的衣服还都沾着湿漉漉的水汽,站在我面前,挪动了一下脚步,便出现了两个湿脚印,便晓得他应该是下过了水,而开口便又是这么一句话,我便拉着他,来到会议室旁边的休息间里,然后沉声问道。徐淡定进门之前,看了一下乱糟糟的会议室,努尔将昏迷过去的谷雨给抱了出来,奇怪地问了一句:“这儿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将刚才的事情跟他简单讲了一遍,徐淡定没有多问,而是跟我解释起了他这边的事情来。

  白天的时候,我让各人四处打探消息,而徐淡定则被我差遣出去,跟进小白狐儿这一条线索。他是正统的茅山道士出身,老爹是茅山长老徐修眉,师父是茅山长老梅浪,这样的资历并不仅仅只是可以拿来依仗的,他是特勤组里面唯一能够和我、努尔并肩的高手,独当一面的人才,得了我的差事,就按图索骥,开始了盘查之旅。

  小白狐儿虽说一如人类小孩,但到底是异类出身,闭目而眠,却也能够将自己的意念散播到空间里去的,只要有足够的精力在,维持一两天也不是什么难事,这里面涉及到一些妖族法门,只有我能知晓,而我在私底下交代任务的时候,给徐淡定谈及了,他也能够一步一步地找过去。

  尽管有着这样的法子,但是真正想要把握好方向,也是一件十分难的事情,即便是徐淡定,也是用脚板子走了好多的路,才找到了小白狐儿被带到的山村,也亏得他脚程快,要不然那几十里曲折的山路,也着实是让人头疼的。徐淡定赶在太阳落山的当口到的地方,那是一个很小的自然村,山包子上面加起来的人家只有八九户,旁边种了许多柑橘树。

  他不敢进村,围绕着村子周围徘徊了好一会儿,方才确定这里就是小白狐儿被带到的地方。

  接着他蹲在草丛处仔细观察这儿,发现这里的村民总有一股别处所没有的谨慎和戒备,出门的时候,总是下意识地朝着路口和四周打量一番,才走开。

  村子的房子很好,别的地方都是土屋,而他们这里大部分都是印子房——所谓的印子房,其实就是水泥房,钢筋混凝土的结构。在九十年代初期,莫说在这样的山窝窝里面,便算是城里面,恐怕也是不多的,与之相对应的,则是这个自然村附近的农田大部分都给抛荒了,长满杂草,只有靠近房前屋后的几垄地种些小菜,供主家食用。

  瞧见这些,再结合我今天所说的论点,徐淡定便晓得这里恐怕就是岷山老母所在的一处窝点,至少也是中转站。

  不过像这样的地方,要是没有镇场的高手,那简直就是笑话,他在思量了一番之后,决定按兵不动,等到夜幕初上,瞧见小白狐儿和三个小男孩从村中一处最大的房子里面被撵出来,除了小脸蛋儿脏了一些之外,也没有太多的伤害,于是便折身返回来了。

  这情况倒还中规中矩,不过这一身湿漉漉的衣服又是怎么回事呢?

  对于我的疑问,徐淡定敛容说道:“回来的路上,碰到一个戴蛤蟆墨镜的瞎子,觉得我一个人挺可疑的,就上来盘问了我两句,结果一言不合,便直接下了黑手。倒不是打不过他,只不过怕打草惊了蛇,于是装作不敌后退,最后故意掉落到江里面去,潜回来的。”

  我皱了皱眉头,问道:“那人想必也是岷山老母的爪牙之一吧,你虽说落了江,但是对方要是谨慎一些,晓得自己那儿被盯上了,只怕会提前撤离。”

  徐淡定点了点头,也有些担忧地说道:“嗯,这就是我急冲冲赶回来的原因,那个瞎子还是小事,主要是不能顺藤摸瓜,那就打乱大计了。而且我虽然没有进村去瞧,但是感觉里面的人还是蛮有手段的,倘若是被围住了,我未必能够逃脱得出,所以才赶回来,让你来做个决定。”

  徐淡定看着我,而我则陷入了沉思之中。

  按理说,此刻倘若再寻回去,打草惊蛇了不说,而且还容易造成一个问题,那就是未必能够钓上真正的大鱼,但是听到徐淡定说那个村子里还有他所忌惮的力量,那便也让我有些发怵了,倘若是有人能够看出小白狐儿的修为来,必然会有疑问——这么一个小妖精,哪里是那个张二姐能够拐卖得了的?

  而一旦纠结起来,便能够联想到大张旗鼓的我们,不管仅仅只是一个小女孩模样的小白狐儿跟我们是否有联系,他们都会生出许多疑心,也使得小白狐儿陷入了某种危险的境地去。

  为了那些支离破碎的家庭,我想赶紧将这个案子给破了,然而这个却不能以牺牲小白狐儿为前提。

  纠结了好一会儿,我终究还是放心不下小白狐儿的安危,将努尔给找了过来,然后下达命令。

  首先以谷雨这边的昏迷为借口,说我们要回到市局去一趟,这里面安排林豪陪着黄紫玲,将谷雨带回市里面的医院去,严加看管,另外让张励耘留在县上,一来是做一个靶标,给人看,二来是等待京都前来的人手,而我、努尔、徐淡定和赵中华则今夜便秘密潜入西陵峡茫茫山林之中,转明为暗,看看能不能将岷山老母织下的密网,给撕出一条裂缝来。

  之所以如此安排,其实也是因为谷雨的暴露,让我意识到这儿除了岷山老母之外,还有另外一股势力,那势力就是仿佛成为历史的邪灵教。

  这个曾经被认为是继白莲教、洪门之后,国内最大的第一组织,在莫名的崩溃瓦解之后,隐藏在了地下,然而它随便露出来的冰山一脚,都让人不由得心惊胆寒。岷山老母再厉害,也不过是雄霸一方的土霸王,哪里能及那滔天巨鳄来的恐怖呢?

  时间急迫,我立刻召集了所有特勤一组的成员,将我的决定布置下去,这些组员平日里嘻嘻哈哈,大多没有正形,不过一旦命令下来,却也没有太多的异议,令行禁止。这边处理完了之后,我便通知了负责协调的黄紫玲和肖副队长,肖副队长是县公安局派过来的联络员,谨守着自己的职责,而黄紫玲却因为谷雨昏迷的事情而心慌意乱,也没有什么心思,我们说什么,那便是什么了。

  此刻已经是夜里十点,我让林豪将市局的两个协调员连夜送走,然后也没有开车,而是让徐淡定带路,徒步朝着那个诡异的自然村赶了过去。

  张励耘留在了县上,他的责任重大,不但要迷惑有可能的眼线,而且还得接待从京都赶过来的张大明白以及其余三张。

  时近五月,天气渐渐地转热了,但是夜里面还是露气深重,我们四人一路疾行,倒也没有太多的负担,出了县城,先是走了一段路程的公路,接着就开始上了山林,朝着西陵峡那边赶去。我心系小白狐儿,脚步不停,走得飞快,努尔和徐淡定都是气韵悠长的修行者,自然不会松懈,而赵中华他虽然年纪略小,但是打小就跟他师父行走江湖,又练就一身筋骨皮肉,却也不甘示弱,紧紧跟上。

  用比寻常人快几倍速度的脚程,我们终于赶在子时末尾到达了徐淡定所说的那个自然村,是在靠近灯影峡的地方,这儿的地理环境十分奇特,石灰石垂直节理发育异常,岩石崩塌跨落十分严重,形成岸壁陡峭,山顶奇峰异起,石柱拔地而腾空,那村子所在的山丘对面便是狭窄而直的峡谷,仔细一听,似乎还有江涛水浪的声音传来。

  借着月光,远远瞧了下那夜幕之中的村子,我们都挤在了村边的一处草丛中,并没有见到屋子里面有哪怕是一盏的亮光传出来。

  难道对方就有这般的警觉,连徐淡定受伤坠江之后都觉得不妥当,不嫌麻烦地连夜搬走么?

  这样的敌人,当真是有些难缠啊。

  沉默了一会儿,徐淡定对我说道:“这空城计让人看着有些心虚,不如让我去探探对方虚实吧?”

  徐淡定是跟茅山的外门长老梅浪修行的,本身也有一头息息相关的鬼灵,我点头,让他去试。他得了肯定之后,跌坐在地,然后双手合十,装模作样地念诵一番,没一会儿,有一个黑影子从他的身背后浮现而出,旁若无人地朝着前方游走而去。

  赵中华是第一次瞧见徐淡定的这手段,不由得生出几分诧异,而我和努尔则站在徐淡定的身旁,一左一右,当作护法。

  黑影子从我们这儿出发,小心翼翼地绕过几处机关之处,然后朝着村子中最大的那栋屋子游去,那屋子在山丘的顶上,俯瞰四周,不过周围的布置却也有些规律,一看就知道是有问题的。不过这些对于徐淡定,都是小事,但见那黑影游入了屋子里,没一会儿,徐淡定睁开了眼睛,苦笑道:“当真是一个局。”

  1. 小妖:

    沙发遭抢了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