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六章 意料不到的敌人

2014年10月22日 更新

  “局?”赵中华少有跟着我们出任务,难免有些心慌,低声喊了一下,这才觉得有些夸张,不过仍然忍不住出言说道:“有人在这里埋伏我们么?”

  徐淡定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而是集中精力,将那潜入其中的鬼灵给召回了来。

  几分钟之后,那黑影子一般的鬼灵附在了徐淡定的身后,他这才跟我们解释道:“大师兄担心的没有错,那些家伙真的是足够狡猾,或许是比较重视尹悦他们这几个孩子,所以在我回来的这段时间,他们不但将人给转移走了,而且还留了两个高手在这里看守着,幸亏我刚才留了个心眼,要不然就给他们勘破了。”

  听着他的说法,我眯眼看着夜幕之中的山村,而努尔则摸着颔下微须说道:“高手,到底有多高?”

  徐淡定估算了一下,然后说道:“倒是不及我们,不过就怕反应过来之后逃掉。要是那样,只怕就有些打草惊蛇了。”

  不见兔子不撒鹰,这是我们此行所来的原则,等闲三两个人物并不能引起我们的兴趣,那岷山老母倘若不露面,我们是不会来硬的。这时我收回了视线,指着边缘处的屋子问道:“这里面,都没有人了?”

  徐淡定点了点头,说对,都没有人了,是空屋子。

  我瞧见旁人一脸愁容,反而笑了起来:“这村子差不多得有二十多人,这么多人一下子转移了去,安置他们的地方,想来应该也是一处老巢,至于有没有那岷山老母在,这个另说,不过踪迹总是会有的,而人多则乱,尹悦也机会留点痕迹出来的。当然,这路上肯定有钉子在,我们不如跟着这两位监察的高手,尾随而至,看看到底谁才是最有耐心的人吧?”

  我提出来的两条路子都不错,简单商议一番之后,我让奔波劳累一天的徐淡定原地休息,跟着赵中华监视村中,而我则和努尔分散开去,围着这村子看看踪迹。

  我和努尔都是麻栗上出来的孩子,从小就是踩着山里面的泥巴长大的,这样的境况倒也熟悉,身子一矮,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围绕着这个没有名字的小村子转悠了一大圈,很容易就找到了两处痕迹,其中一处比较明显,是凌乱的脚印,而另外一处则显得隐秘许多,顺着岩石往山上走的,我大概的瞧了一下,感觉到这凌乱脚步的路途尽头,似乎有人朝着这里扫量一般,黑暗中,有眸子的反光。

  如此说来,对方除了在村中,还在撤退的道路上布了局,为了一个不确定的因素而大费周章,想一想还真的是有些过分谨慎呢。

  唯一的遗憾,是我没有感受到小白狐儿遗留在这里的那种秘法印记,估计是有高手在场,她怕露陷,所以没有留下。

  我原路折返而回,努尔没一会儿也赶回了来,商量了一番,决定由徐淡定带着赵中华在这里继续潜伏,而由在山林中藏匿身形最为擅长的我,和努尔沿着那条隐匿小道往前搜索,看看能不能有所发现。

  我吩咐留守两人,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与人发生冲突,这才是至关紧要的事情。

  吩咐完毕之后,我和努尔两人并肩而出,顺着旁边的山林,踮着脚步出发,一路上行下走,倒是发现了好几个将自己藏在草丛中的家伙,这样的阵仗在这么一个穷乡僻壤,实在是有些罕见,也更加让我们确定了信心,想着恐怕这次不会白走一趟了。

  这些家伙只以为藏得隐秘,却不曾想到我和努尔可是经历过南疆战场的人,相比于打了十年仗的精锐安南部队,这些家伙又显得有些业余。

  毕竟那些人可是用子弹和生死练就而成的,而他们,不过就是应付了事而已。

  我和努尔顺着这条小道一路行,最后竟然来到了江边峡谷上面的一处山梁子,瞧见那顶上竟然有一处院子,而且看着好像规模还蛮大的样子,心中多少有些疑惑,但是脚步不停,一直摸到了近前,瞧见外围有穿着黑色紧身装束的人在巡逻,这才停歇下来。

  看着远处院子里寂寥的灯火,我用胳膊肘碰了碰努尔,不由追忆起了当年使用风符之后,在安南境内逃窜的那些岁月,压低声音笑道:“老友,今夜我们又并肩了,感觉如何?”

  努尔深呼吸一下,平静地说道:“挺好。”

  上到顶处的院子只有一条路,而那里已经被全神戒备的明暗两份守卫给看得严实,我们若是想要摸上去,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最大的可能,就是走到一半,就得准备好强攻了。

  明的不行,那就来暗的,我四处打量了一下,瞧见那院落就建在了峡谷边,倘若从左边那片树林过去,绕到那个凹口,从峡谷的山壁之上攀岩过去,或许能够曲线救国。

  那方法对于别人来说,即便是有全套的攀岩工具,只怕也是搏命之举,但是在我和努尔看来,却变成了最好的选择——有的时候,人才是整个世界上最恐怖的生物,相对于它,那陡峭的山壁反而让人觉得亲切。

  这主意一打定了,我便与努尔朝着左边的树林那儿走去。

  到了地方,站在这凹口位置上面,感受到那山风呼呼吹来,脸上竟然有一种刺痛,我眯着眼睛瞧了一下脚下,那是济涌的长江水,水入峡中而曲折,难免显得湍急了些,而两边的山壁里,峭壁对峙,奇峰突兀,岩壁间飞瀑高悬,林木葱郁,呈现出了繁多的姿态来。

  这儿离那山顶别院有很长的一段距离,我仔细估量了一下,一咬牙,纵身朝着山壁攀岩而去。

  这地方并非是什么可以攀岩的场所,而且深夜漆黑,着实有些让人头疼,不过所幸的是此番前来的,是我和努尔,两人都是修为相当的人物,接着一丁点月光,倒也能够找到落脚点,勉强地朝着山上攀岩而去。

  这是一段很艰难的过程,倘若是步行前往,估计不用几分钟,然而我们却在山壁之上,足足攀了大半个小时,这才到达了院子的下方。

  这处院子是砖木结构的,修得十分别致,有一段阁楼是突出于山崖之前,正好亮着灯光,我便像壁虎一样游动过去,尽量不发出声音来,一点一点地挪,终于到了近前,突然听到那悬空的阁楼房间里传来一个老女人的声音:“嗯?外面什么动静?”

  我以为被发现了,吓得浑身一僵,赶忙将身子藏在山石间的缝隙里面,让那黑影子将自己吞噬。

  这时那阁楼的窗户正好打开,有一个人往外面探了一下,左右一打量,大概是没有瞧见什么,于是就缩回了去,不过却没有关窗户了,接着对那老女人说道:“也许是山风吧,顾康英,你是不是太多疑了?”

  这个声音也是一个女人,似乎有些苍老,又有些清脆,模模糊糊的,总感觉有些熟悉,不过另外一个声音我却是很清楚的,那老女人正是昨日跳江逃走的小岭村神婆顾奶奶。

  原来她的全名,叫做顾康英啊?

  被那女人讥讽一下,顾奶奶却并不介意,而是平静地说道:“你是没有见过昨天我碰到的那个家伙,老母传授给我的咒灵折纸术,耗费了二十年光阴弄出来的折纸将,却被他一剑斩灭四个——四个啊,那一剑惊艳得都堪比江湖上如日中天的一字剑了,怎么让我不心惊?”

  “我没见过?”另外一个女人则冷冷地一笑,恨声说道:“不就是茅山首徒陈志程么,这个家伙什么东西我没有见过?”

  顾奶奶说:“是,你不怕他,但是为何听到我侄儿回报的话儿,却连夜做了这么多布置,还将岩寨村的人全部都送到了沧澜道场里面去了,不就是怕那个家伙顺着味儿寻到这里来么?”

  女人说道:“哼哼,你知道你侄儿今天下午碰到的是谁么?还跟我说将那人三下五除二就打死在江里面去了,哼,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人可是天底下水性最好几个人之一的茅山水虿长老徐修眉的儿子,他怎么可能莫名出现在这里,这问题你没有想过?”

  顾奶奶说:“归根到底,还是你怂恿老母做的那些事情,实在是太过于过分了,弄得天怒人怨,这才招惹来了麻烦。你自己想想吧,到底该怎么收尾?”

  女人说道:“前面的事情,那都是老母首肯的,而至于这一次的谣言,那可是为了攀上邪灵教的线——相传邪灵教的道场可就在这三峡之中,倘若拦河为坝,将他们的地界淹了,他们不得恼怒?而我们落实将这件事情给阻止了,你说老母会不会凭着这功绩,得一个魔星的名头?”

  顾奶奶说不过这女人,咕哝一句,说要去下面瞧瞧,接着离开了阁楼,接着我感觉到那女人走到了窗边,似乎望着外面的景色,过了好久,这才怨毒地说道:“陈二蛋,杀父之仇,这回可得要报了!”

  1. 人妖:

    沙发还不是我人妖的?

  2. 润物:

    板凳

  3. 大妖:

    地板

  4. 罗大鸟:

    椅子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