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三十九章 私奔事件

2014年10月23日 更新

  那处悬空凸出的阁楼窗口,出现了一个模糊的影子,朝着峡谷怨毒呐喊,然而她诅咒的对象却已然陷入了昏迷之中,不省人事。

  将这两人扔在凹口的岩地上,努尔回过头来拉我一把,两个人都有些累得厉害,他坐了下来,朝我问道:“这两个人,怎么处理,带回去?”

  我看着昏迷着的黄岐和赵雨,摇了摇头,否定道:“带回去肯定是不可能的,机会稍纵即逝,延误战机;虽说扔进峡谷里面,省事省力,但是终究不太好,我们毕竟不是土匪,拿着官家的牌子,做事就得按照规矩来,不然谁都玩不长。这样吧,将这两个人捆起来,藏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等到天亮了,我们再将他们给押解回去,你觉得如何?”

  努尔点了点头,指着外面的山壁说道:“我刚才瞧见一处地方,是山壁里面的缺口,看着挺大,不过不确定,你等我几分钟,我去查看一下。”

  说完这话,他回转过去,纵身跳下了峡谷,身子像狡猴一般地在岩壁上面跳跃,速度极快。

  我们刚才带着俩人攀岩而回,着实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结果多少也有些疲累,而努尔下去查探地形,而我这里也不闲着,把昏迷在地上的这对男女外衣剥下,将他们给捆得结结实实——这手法是在南疆军中学到的手艺,最是扎实不过,而且被捆者还不能胡乱挣扎,越挣扎越紧,绳子甚至都能够收紧到肉里面去。

  我刚刚将他们给捆好,努尔回来了,告诉我地方不错,是处悬涧,空间蛮大的,里面还有一樽古人的悬棺,将他们丢在那里一晚上,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如此说好,努尔便从旁边找来一根长长的藤条,由他在岩壁上引导,而我则将这两人给晃晃悠悠地掉到悬涧离去,等努尔将他们两人给安置妥当之后,我们商量几句,准备从小树林那儿折返。过了山崖凹口,快速走到那一片小树林边缘,前面的努尔突然停步了,给我打了一个手势,我停止步伐,眯着眼睛朝远处望去,只见在我们的来路上面,来了两个身形矫健的黑影,正朝着山顶的院落走去。

  我因为少年时曾经吃过鲶鱼精眼珠的关系,夜里的视力更好一些,所以瞧见这两人一高一矮,高个的大半夜还带着一副墨镜,显然就是杨小懒口中的顾瞎子,也就是顾奶奶的侄儿,另外一个粗手粗脚,瞧那走路的姿势,却是个外家功夫的路子。

  两人一路来到了院落下的坡脚,这时从院子那儿飘飞下了一个身穿玄色长袍的女人来,大声叫道:“顾瞎子,周老七,你们来的路上,有没有瞧见黄岐那个没卵蛋的家伙,还有赵雨那骚狐狸精?”

  我们离得稍远,然而却能够很清晰地听到这带着愤怒的声音,我这才晓得那个女人便是杨小懒,下意识地朝她脸上看去,却瞧见她不但背着我这儿,而且还穿着兜头的长袍,将她的脸都给包裹在阴影之中。

  不过看得出来,杨小懒在此处的地位并不算低,这两个明显是在前面那个村子里埋伏的高手听闻,不由得一愣,周瞎子奇怪地问道:“杨家娘子,什么个情况,你老公怎么会跟小雨点儿在一起?”

  另外一个周老七似乎对那赵雨还有些爱慕之意,所以顿时就有些不乐意了:“杨家娘子,你说话能干净点么,什么骚狐狸精,这也太难听了吧?”

  两人的回答让杨小懒顿时气疯了,手一挥,一张被捏成了团的纸张落在了顾瞎子的脸上,接着厉声骂道:“难听么?许那对狗男女做出这样肮脏龌龊的事情,就不许我讲了?你自己看看吧,看完之后,就晓得我为什么这么说了!想不到吧,你看看赵雨那一副岁月静好、人畜无害的模样,却想不到她会做出勾引人家老公的肮脏事情来吧?看在老母的面子上,我还当她是好姐妹,哼,真的瞎了我的眼了。”

  顾瞎子苦笑着从脸上摘下那纸团来,递给旁边的周老七道:“我虽说白天能看点东西,但在这大半夜里,还真的就是瞎子一个,你来看吧。”

  周老七带着电筒,将纸团展开来一看,脸色顿时就变了,不可置信地念道:“……我们这是真爱,请你一定要成全我们,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小萱绝……我擦,骂了隔壁,这什么情况,小萱不是赵雨的闺名呢,他居然也知道?小雨点儿不是告诉我,除了老母之外,她就只告诉了我么,怎么黄岐这小白脸儿也晓得?”

  他念念叨叨,顿时就感觉一股无明业火升腾而起,冲着杨小懒喊道:“黄岐呢,黄岐躲到那儿去了?你可知道,老母跟我讲过,以后可是让赵雨来给我当双修伴侣的,他敢将我未来的伴侣拐走,你信不信我用八磅槌将他犯罪的工具给擂碎了?我艹……”

  回过神来的周老七也气得快要疯了,杨小懒也抓狂了:“我刚才在上面问了人,没有人瞧见他们俩离开过,搜遍了整个院子,老鼠都掏出来两窝,人却瞧不见一个,就凭他们两个,怎么凭空消失了?难不成他们直接从窗口跳下了峡谷里面去?哼,给我找,一定要在天亮之前找到他们,等找回来了,赵雨这贱人你随便玩,老母那儿,我帮你担着……”

  周老七怒火中烧,大声喊道:“好,我这就去布置!”

  他准备离开,旁边的顾瞎子才反应过来,跟杨小懒问道:“我姑呢?”

  杨小懒也是气糊涂了,这会儿才想起了两人的任务来,问道:“对了,你们在那边埋伏,一晚上有没有瞧见什么异动?”

  周老七满心都是抓奸夫的事情,一点儿都不肯停留,匆匆而走,留下周瞎子在这里汇报道:“生生喂了半晚上的蚊子,结果一个鬼影子都没有瞧见,你布下的机关也没有一个响,各路暗线汇报,也没有什么动静,你是不是太多疑了?那个人,未必就会死茅山的徐淡定,要真是他,为什么不直接将我给捉回去?怎么可能还留我回来报信呢,你可能是太多疑了吧?”

  这结果让杨小懒诧异,倘若是平日里,她或许能够想出许多破绽来,给予反驳,然而此刻却也不计较顾瞎子的埋怨,点了点头,然后对他说道:“你大姑还在院子里面搜查踪迹,你去联络埋伏在各路的暗线,将他们给发动起来,天亮之前要是还找不到那对奸夫淫妇,我看这个二路元帅的探子头儿,你也就没有再坐下去的意义了。”

  杨小懒在这一伙人里面的地位极高,这番话说出来,便是顾瞎子也有些动容了,点头答应了,便开始吹哨子叫起了人来。

  随着他那像猫头鹰夜啼的声音出现,山林的黑暗之中,逐渐浮现出了几个利落的身影来,我瞧见那些暗线都给陷入疯狂状态的杨小懒给叫了出来,心中不由得一阵惊喜,而就在这时候,我旁边的努尔拉了我一把,朝着右边指去:“有人。”

  我回头瞧去,却见不远处有两个黑影贴着草地疾行,他们并没有朝着吹哨子的顾瞎子集中,而是朝着我们藏身的这小树林绕了过来。

  这两人的速度极快,很快就离我们不到五十米了,我和努尔赶紧将身子藏住,准备着制人的手段,不过当他们闯入我视线中的时候,我身子不由得松了一下,低声喊道:“淡定,你带着小破烂过这边来。”

  “大师兄?”来者正是徐淡定和赵中华,他听到我的声音,顿时惊喜不已,带着赵中华,猫着腰来到了我们跟前,然后问道:“到底怎么回事?我们刚才跟着村子里藏匿的两个高手赶到这里来,还没有做好准备,他们就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是发现了什么吗?”

  我忍着笑,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给他听,徐淡定听完之后,揉着肚子笑道:“大师兄,你可真够损的,你这不是要杨小懒的命么?”

  谈笑完毕,我指着黄岐给我们指的方向说道:“上兵伐谋,既然他们自乱了阵脚,那么我们就趁机摸到那个沧澜道场去看看,倘若真的属实,就让人在这里盯着,其余人回县上去搬兵,将这个贼巢穴给剿灭了,还西陵峡人民一个朗朗乾坤!”

  众人皆点头,岷山老母一众人等实在是太犯众怒了,做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天地不容。

  因为黄岐、赵雨的“私奔事件”,让杨小懒怒火攻心,所以路上的暗哨少了很多,我们贴着树林行走,倒也没有碰到几个,有的也绕过了,瞧见不断有人朝着山外跑去,晓得杨小懒的判断失误,只觉得黄岐他们是想逃得远远,反而有利于我们的前行。如此走了二十来分钟,前方一空,我终于瞧见了黄岐口中所说的那片雨瀑。

  往里,那边是罪恶昭著的沧澜道场了吧?

  1. 小妖:

    沙发

  2. 大妖:

    板凳终结者

  3. 人妖:

    滚地板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