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章 深入虎穴

2014年10月23日 更新

  这一处深嵌入灯影峡之中的回字山涧,跟黄岐口中所描述的几乎没有什么差别,外面被茂密的植被给遮盖,靠山这边的路径又显得十分艰险,高不可攀,让人望而生畏,根本没想到这里竟然会藏污纳垢,有一个让西陵峡、乃至整个宜昌所憎恨的邪派道场在其中。

  虽说这一路上许多的暗哨都被杨小懒给支使着去查找她的老公和那个拐跑黄岐的骚狐狸精,但是出于谨慎的缘故,我们还是不敢光明正大地朝着山涧里面前行,在一番思量之后,决定还是由徐淡定出马,让他的那头本命鬼灵先去探路。

  在偏僻的角落,徐淡定一坐便是十分钟,回过神来的时候,脸上却是浮现出了笑容来:“除了门口石屋那儿有两个昏昏欲睡的瞌睡虫之外,倒也没有别的阻碍,想必他们是在这里太过于舒畅了,所以防范也没有那么多;或者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外紧内松,将大部分的精力都集中在了外面的树林中,这里反而没有那么的森严。行了,我带路,诸位跟上。”

  徐淡定说得这么肯定,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茅山子弟,一身是胆,见惯了风浪,于是滑落到了那山涧石缝之中,循着道路往里摸索。

  因为毕竟都是敌营,所以我们的脚步都极为收敛,到了徐淡定提醒的石屋,正好是那石缝的出口,先有徐淡定上前,让鬼灵给这两个没有太多修为的门房给催眠,接着并不用废太多的事,我们四人便可以大摇大摆的进入了这所谓的沧澜道场之中。

  之所以如此简单,倒也跟现在的时辰有着许多关系,差不多是凌晨四点多,正是人最困倦的时候,过惯了太平美满的土豪恶霸生活,哪里会想到这个时间竟然会有人溜进来呢?这情形让我们对这沧澜道场的评价不由低了许多,伏在石缝出口不远处的山口往下望,瞧见这是一个天然形成的巨大天坑,有着宽阔的空间,看着仿佛是倒扣的碗儿,实际上有天光从顶上曲折漏下,这样的地理环境,倒真的是一处世外桃源的场所。

  这边有人工修葺的石梯,呈二十多级台阶而下,而在天坑之中也并非是一片黑暗,有古代风格的灯笼挑起,东一串西一串,将这好几个足球场大的天坑底部照得朦胧,而好多石屋、木屋以及宽敞气派的建筑散落其间,东一撮西一片,粗略估计一下,怕是塞一千人进来,都能够容纳得下。

  岷山老母的麾下自然不可能有一千多人,一两百还是有的,而这些古建筑看着,说不定真的如黄岐所说,是古代巴人的遗址呢。

  大概的扫量一圈之后,我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正中的一处巨大石台上面,那儿是一个呈现出金字塔造型的石台,顶部有一个几十见方的平台,还有石鼎在其间,恐怕是用来祭祀或者别的什么宗教活动的场所,瞧这气派,肯定不可能是满足于丐帮组织者的岷山老母弄出来的,看着真的让人羡慕,那岷山老母从岷山那块荒地乔迁而来,倒是占了一块好地界。

  出口这儿也有昏黄的灯光照耀,我们不敢久留,快速走下台阶,然后找到一片无人的建筑区域藏住了身子,接着我扫量了一下,让徐淡定和赵中华在此停驻,而我和努尔两个身手还算不错的家伙,则先去四周巡视一下,看看能不能有什么好的发现。

  几乎没有歇一口气,马不停蹄,我在阴影中潜行,很快就发现了一队执夜更的巡逻队,一队三人,打着呵欠从灯下走过,朝着道场开口的台阶那里走了过去,我等他们走得远了一些,侧耳请听,感觉左边不远处传来孩童的啼哭声,隐隐约约,心中便有了计较,快步朝着那儿走去。

  过了四处有人的休息区,以及两三处隐隐有高手炁场停驻的区域,我终于来到了一处紧贴山壁的石屋区来,瞧见这儿的灯火是最明亮的,总共挂了两盏,而紧贴着山壁修建的石屋显得十分厚实,窗口很小,其中还有婴儿臂粗的生铁一根一根地竖着,让人望而生畏。

  这是监房区,听里面的动静,估计是用来关押那些刚刚被从外面拐带过来的小孩儿,这里靠西南角,离外面广阔的空间较远,而且还有一道天然的石廊拦着,将声音阻隔,所以即便是有孩子整夜哭啼,倒也不会影响到别人的休息。不过也正因为是这道修长的石廊,让我能够轻松靠近这里,一路来到跟前,瞧见这一排的石屋就中间有一个出口,而出口那儿站着两个人,一个驼背老者,还有一个体型健硕的妇人。

  这两人在低声聊着天,我用背靠着墙,小心地靠近过去,只听到那驼背老者叹了一声道:“昨夜转来的四个小孩,感觉都不错,好生教养,说不定能有一两个能成大器;不过年龄最小的那个受到了惊吓,一直爱哭,怎么吓都不管用,看来今天是没有法子睡了……”

  那健硕的妇人一脸横肉,恶声恶气地说道:“先忍着,等到天明,奉了老母的旨意,老娘非得让这几个小家伙一点厉害瞧瞧,也不用担心太多,实在不行,去地牢房里面拉几个废物出来,杀一两个给这些小家伙看看,就晓得乖了。对了,温驼子,我瞧见了杨家娘子的信,说这一回有一个小姑娘很可疑,到底怎么回事?”

  被唤作温驼子的那老者指着角落处的一个房间说道:“那儿呢,单独关着的,就你内侄女张二妹拐来的,说爹爹是个画家还是啥的,她看着倒是机灵得很,眼睛黑黝黝的像婴孩,直通先天的那种,人也漂亮,我还想说倘若老母收了她为徒,说不定能得一个衣钵传人呢——那杨家娘子虽说出谋划策、修为能力都不错,但终究是半路出家,外人一个,总不及自己一步一步交出来的好——但就是太冷静了,让人觉得有些奇怪……”

  健硕妇人递给了温驼子一件信物,然后说道:“老母还没出关,接到信,让我想过来把一下关,倘若合适,她再过来。”

  那信物想必就是岷山老母的,温驼子哪里敢作阻拦,连忙作揖说道:“张嬷嬷这边请。”

  他掏出一串钥匙,将铁门打开,然后将健硕妇人给引进了去,我晓得他们谈论的应该就是小白狐儿尹悦,这小妮子虽说有我李道子师叔祖给她定制、用来藏匿气息的符箓,但是倘若是被人发现了,说不定就暴露了身份,而身处敌巢,这样的暴露实在是太过于凶险了,我放心不下,瞧见他们进入了石屋,便从阴影中走出来,左右一打量,气息一提,人便窜上这排石屋的顶上去,估摸着方位,然后来到了关押尹悦的那一间。

  为了不闹出太大的动静,我在屋顶走动得缓慢,等到了那儿的时候,那张嬷嬷却是已经瞧过了,由温驼子送着离开,我打量了一下,瞧见为了通风的考虑,这屋顶上面居然也有一个窗户,虽说也装了两个铁栏,但是却能够瞧见里面的情形。

  我顺着空隙瞧过去,看见一张石床上面铺满了晒干的稻草,而一个小小的身影蜷缩在角落,好像十分恐慌的模样。

  “尹悦,尹悦……”

  我压低了声音,朝着下方看到,结果那小小的身影一动,抬起头来,黑暗中一对晶莹的眸子透着光亮,接着她双腿一蹬,竟然一跃而起,倏然而至,三四米高度一下跳来,双手抓住铁栏杆,露出了一张宜喜宜嗔的精致小脸来,激动地低声喊道:“哥哥,你怎么来了?”

  瞧见这小白狐儿晶莹洁白的小脸蛋儿,我便晓得这几日她也没有受到什么苦头,想必是演得太真了,别人也未必想为难这么可爱的小孩儿。

  再说了,正如温驼子所说的,一看小白狐儿这般天资聪颖的模样,说不定能够拜入岷山老母门下,当做真传弟子,日后的地位说不得比自己还高,要是这小姑娘记仇,也不太划算不是?

  想到这里,我伸手抱住了小白狐儿握在铁栏杆上面的小手,关切地说道:“我不放心你,特地跟过来瞧一瞧,就怕你有事。”

  “怎么会呢?”小白狐儿皱了皱小巧的鼻子,笑颜如花,邀功一般地跟我说道:“除了第一天,他们对我不知道有多好呢,刚才那个肥婆娘还告诉我,说要去找他们的岷山老母,也是这里的头儿,过来见我,收我为徒呢——哥哥,你说是不是瞧见了她,我们就能够抓人了?”

  我指着旁边说道:“其他的孩子,都关在这里?”

  小白狐儿点了点头,想说些什么,突然耳朵一动,低声说道:“哥哥,又有人要过来了,你先藏起来,不要露面,其他的事情我后面再跟你讲吧。”

  1. 小妖:

    沙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