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一章 去而复返,巨大危机

2014年10月23日 更新

  小白狐儿到底是洪荒异种,对于周遭的感知比我强上许多,稍微有一点儿风吹草动,便能够察觉于心,这也正是我放心让她卧底于此的原因,瞧见她松开双手,轻轻落在地上,接着又像寻常小孩儿一样蜷缩在石床角落,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我便也不敢露出头来,努力地调整呼吸,不敢让人给瞧见。

  好在我低伏的这石屋顶上虽说积尘许多,但是却也算是一处比较隐蔽的场所,当我将自己的心跳调整到了极致缓慢的状态时,我听到下面的房间里传来了一阵铁门的响动声,接着张嬷嬷那粗声粗气地声音就传了出来:“小姑娘,你抬起头来,让老母好好瞧瞧你的模样。”

  屋顶的窗户这儿由内而外地散出一点儿光来,我听到张嬷嬷那古里古怪的声音,心中一动,没想到尹悦竟然引得了此间的幕后真凶,也就是沧澜道场的主人、岷山老母亲自前来,如此看来,她的面子可真的是够大的。

  当然,这也可能是此刻的小白狐儿太过于耀眼了吧。

  我将耳朵贴在屋顶上面,静静地听着,不知道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个苍老地如同砂砾一般的声音却开了口:“怎么回事,是哪个小毛头在嚎丧?去给我将他的嘴巴给堵上!”

  “是!老母。”温驼子听到这吩咐,立刻推门而出,没一会儿,一直持续的那小孩儿哭声便停止了,不知道那家伙到底使了什么手段,而这个被尊称为老母的老女人却桀桀地怪笑起来:“小丫头,你长得可真好看,跟我年轻的时候可有得一拼呢,就像天边的云彩。你走过来一点,让老母我摸一摸,看看你到底是不是有拜入我门下的根骨和缘分。”

  她这笑声就如同夜枭一般,而我也实在想象不到这个自称幼时长得跟小白狐儿一般好看的老东西,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不过看样子小白狐儿是很恐惧她的样子,仿佛在后退,接着怯怯地说道:“我不要跟你在一起,我想我爸爸。”

  小女孩儿直白的回答并没有让岷山老母感到不快,她似乎上了床,强行将小白狐儿搂在怀中,也不管这女孩儿的反抗到底有多激烈,总之就是将她给认真地摸了一遍。

  我听到小白狐儿似真似假地挣扎着,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毕竟尹悦虽说化形为人,但毕竟是洪荒异种,倘若是露出了半点差池,那问题可就大了,而到了那个时候,我固然是毫不犹豫地拔剑而下,将小白狐儿给救出来,但是我们是否能够在敌人老巢里面突围而出,这事儿我可是没有一点儿信心,毕竟对方并非都是弱者,而上百人一拥而上,那场面可真的不是我能够一力镇压的。

  我虽说有着一身足以自傲的本事,但毕竟不是我师父陶晋鸿,面对着这么多敌手,也一样讨不到好处。

  人贵有自知之明,故而才会有更多的敬畏之心,方才能够活得长久,这是我师父的教诲,所幸不知道小白狐儿使了什么手段,使得那岷山老母就算是使用了摸骨的手段,都没有能够瞧出太多的端倪来,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信心不由得渐渐提高了许多,然而就在此时,那老婆子突然疑惑地叫了一声:“咦?”

  这一声让我的手都不由自主地摸到了背上的剑上去,然而下一秒,岷山老母却将房间里面的其他人赶走了去:“你们两个出去,去外面给我站着,不要让别人进来。”

  温驼子和王嬷嬷两人应声而去,这时岷山老母才问道:“小丫头,老实告诉我,你以前有没有修习过功法?”

  小白狐儿不说话,她身上的经脉穴道都与寻常人差别甚大,岷山老母倘若是连这个都摸不出来,那边根本没有立起这么大场子的资格。不过小白狐儿的表现又让她十分疑惑,于是便不得不屏退左右,私下问询。尹悦一开始不肯说,结果那岷山老母却也不客气,啪啪扇了这小女孩儿几巴掌,又恶声恶气地威胁几句,甚至还说要杀一两个人来给她见见血,识得厉害,这才算是吓住了小白狐儿。

  这一通吓唬之后,小白狐儿终于算是开了口,依旧怯怯地说道:“我不懂你说的什么,不过我家二爹爹倒是经常用药材给我泡澡,说我有天分。”

  我先前还担心这小孩儿的成长,以及对这个世界的辨识太过于浅薄,然而此刻听到她将这假话说得有九分真的功夫,便晓得我之前的担心都是白搭的,而她这般惟妙惟肖的表演也让岷山老母相信了,搓着手嘿然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嘿嘿,这一回,可算是捡到宝了——走,你且随我一同回去,不要在这个破石屋子里面待着了……”

  喜得爱徒的岷山老母将床上的小白狐儿给拖着离开了石屋,那小女孩儿虽然表现得很抗拒,但是她终究不敢显现出太过于异常的力气来,只有让人拖着走,我像一头大壁虎一般,游到了旁边来,瞧着岷山老母将小白狐儿抓在手上,然后带着张嬷嬷朝着靠近石台处的一片宽阔庭院走去。

  那庭院几进几出,背后还纳入山体之中,显然就是岷山老母居住的地方,眼看着一行三人渐行渐远,在门口目送的温驼子咕哝了一句话,接着找了一个地方睡去,没多久,隐隐如雷的鼾声便传了出来。

  他这个监牢看守睡着了,我倒是有了很多发挥的空间,当下也是在石屋顶上巡视了一圈,瞧见这屋子里面差不多关押着二十来个小孩。

  这些小孩,自然不会是那些被拐卖的全部孩子,据我猜测,这些都是最近刚刚被拐卖过来的小孩儿,或者一些刺头,至于那些表示出臣服的小孩,则被挑选出来,如先前我听到的一般,要么被选作岷山老母或者其他人的门徒,或者被分配做杂物,要不然就给人带出外面的城市去,或者偷窃,或者直接打残了做乞丐……

  一想到这些孩子的遭遇,我的心就像被揪住一般地疼,岷山老母、杨小懒、顾奶奶以及其他的人生活想必十分惬意,但是这所有的安逸生活都是建立在一个个幼小心灵的痛苦,以及那些支离破碎的家庭身上,让人忍不住想要将这混帐的一切给砸个粉碎。

  我愤怒,但是却没有失去理智,知道自己的力量终究还是有限的,如果没有组织的帮助,恐怕连这沧澜道场都闯不出去。

  这般想着,我瞧见四周都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便悄不作声地滑下了石屋顶上,然后将自己的身影潜入阴影之中,谨慎地避过夜间巡逻的队伍,在一连串的潜匿之后,终于回到了刚才落脚的那一片废墟处。在外围对过暗号,我进入了屋子里,这时徐淡定、努尔和赵中华都围了上来,徐淡定焦急地问道:“大师兄,到底什么情况,怎么去那么久?要不是梁哥拦着,害得我们刚才都想过去找你了。”

  我将刚才碰到的情况跟三人简单地讲解了一下,然后瞧见旁边的努尔,低声问他的发现。

  努尔告诉我,他刚才探访了一下,西边那片屋子,应该是学徒宿舍,大约有二十人左右,旁边也是些小孩,地位不高,可能是做些杂工的,不过人数蛮多,差不多四十人,挨着的有四十多户,都是以家庭为单位,应该是核心分子,另外除了石台后面的那一片建筑之外,他大概确定了周围的一些布置,差不多有六到七名高手,属于很难缠的那种,一旦动起手来,难以速胜。

  至于此间的主人岷山老母,他也远远瞧了一眼,那老婆子恐怕不好对付,倘若是真的拼起来,我们这里没有一个人能够制得住她。

  这还是其次,关键是一旦弄出了事情来,对方即便是拿捏不了我们,也可以从容转移了去,那时候我们可就被动了。

  所以要么不弄,要么就将这里一网打尽,方才能够永绝祸患。

  努尔的判断十分精准,我也同意他的看法,当务之急,是要让人回去,带着大部队返回,将这里的所有恶人都给堵在这里,千万不得有人逃脱,这样才能以尽全效。在经过了一番简短的讨论之后,我决定由我和努尔两人留守此处,随时关注这儿的变化,而徐淡定和赵中华则潜伏出去,去外面搬救兵回来——如果能够将京都赶来的其他特勤一组成员都带过来,那就最好不过了。

  商议一定,徐淡定没有再多说什么,朝我拱了拱手,接着带了赵中华,匆匆离去,我目送着两人的身影消失于沧澜道场出口的石阶之上,回头跟努尔说道:“时间还早,奔波一夜,我们两个得睡一下。”

  此刻已是凌晨五点多的时间,我和努尔两人轮流而睡。努尔先睡,过了一个多小时,两人交接,我也闭目而眠,没想到刚刚困了一会儿,突然外面传来一阵闹声,我睁开眼,瞧见努尔趴在窗边上,我走过去一看,却见原本去搬救兵的赵中华,给人绑了回来。

  1. 沙发:

  2. 沙发:

    还是我

  3. 沙发:

    又是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