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二章 乱事纷纭

2014年10月24日 更新

  赵中华被五花大绑,簇拥着他的却是顾瞎子、周老七这伙人,我瞧见那小破烂被揍得不轻,眉眼上面肿胀得厉害,给人推着,下石阶的时候受不住力,骨碌一下滚落下来,落在了下面天然的岩地上面,还好不是头着地,要不然不免又要受些伤。

  这情形让我和努尔都感到无比诧异,却没想到赵中华竟然被逮了回来,瞧他这吃尽了苦头的样子,想来在外面也是有过一番拼搏的,只是不晓得跟他同行的徐淡定,现在又在哪里去了。

  我隐匿在窗口的阴暗角落,眯眼瞧着石阶那儿,但见顾瞎子和周老七将赵中华推推搡搡地朝着我昨日探访的监牢那边走去,而接着我瞧见了杨小懒和顾奶奶的身影,还有一个将自己全身包裹在黑袍子里面的家伙,男女不分,那人走动有点像在飘,脚尖一点,便是两三米开外,瞧着让人心惊,想来也是个厉害的高手,要不然以徐淡定和赵中华的身手,不可能在这些人的手里吃亏的。

  这三人没有走往监牢,而是朝着岷山老母所居住的宽敞庭院走去,瞧着三人的背影,我想了一下,然后对努尔说道:“我去那边瞧一眼小破烂,你在这里,随时准备突围。”

  虽说跟赵中华的关系远比我亲密,但是努尔反倒是镇定一些,平静地说道:“你也别着急,只要不是伤筋动骨,牢里面待着也没事,到时候徐淡定带着大军压来,我们来一个里应外合,反而会更有效果的。”

  我苦笑道:“话虽如此,但是这里面不确定的因素终究还是太多了——比如说淡定能否及时找来援军?另外他们倘若对小破烂施展邪法,诱供而出,那又怎么办?而且如果对方手段残忍,直接将小破烂给弄死了,难道我们还要袖手旁观不成?所以得将事情想得没有退路些,我们才好置之死地而后生,杀出一片天来。”

  努尔同意了我的看法,从背后拿出了赶神杀威棍,摩挲着棍身,然后说道:“我这棍子,倘若能够联系到山神,可以凭着那力量瞬移一两里地,但是只能带一人,实在不行,我……”

  “如此最好,你到时候就将小破烂带走,至于我,我自己想办法。”我毫不犹豫地说道,当初得到这棍子的时候,努尔已然能够使用其中的功效,这么多年过去了,对此早已是无比的纯熟,两人能够逃遁而走,虽说不一定能够逃开后面的追击,不过却也多出了一条退路,如此最好。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不再多言,弓着身子,朝着门外翻去。

  努尔在我的身后叮嘱了一句话:“天快亮了,他们人多,你自己小心些。”

  我带着努尔的关怀,潜身而出,抬头望天,只见凌晨的天光已然从中间的几道石缝之中洒落下来,在南边有一大片的土地园子,里面竟然有许多植株,我至少瞧见了两种粮食植物,心中一动,晓得这儿的事物,恐怕是不能以常理而度之。我在阴影的角落急速行走,突然前面走来两个人,赶忙翻身躲入旁边的无人建筑中,从缝隙里看过去,却正是顾瞎子和周老七两人。

  这两个家伙刚刚将赵中华押送到监房里面,却并没有着急审问,而是折回了来,走到我跟前的不远处,那儿有一串灯笼,火光下,周老七散了一根香烟给顾瞎子,脚尖轻点,跃身而上,在灯笼里面的蜡烛那儿将烟点燃,又用这烟给顾瞎子点上,深深吸了一口,这才说道:“妈的,奸夫淫妇找不到,却碰到这么一个家伙,你说这算怎么回事呢?”

  顾瞎子抽了一口,然后让青色的烟雾从肺里面徐徐喷出来,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说道:“色字头上一把刀,女人而已,何必在意?”

  周老七不听劝,愤愤不平地说道:“你说得轻巧,可知道我这几年来,对那赵雨的心思有多费劲么?老子就像一个纯情少年一样,在她面前曲意奉承,就想着能够一亲芳泽,将她这块好肉给囫囵个儿吞在嘴里面去,这事儿连老母都默认了,结果事到临头,却给黄岐这个外来的家伙给抢了先——妈的,你说他不是有老婆了么,赵雨她是怎么看上的他呢?”

  顾瞎子笑道:“人家毕竟是世家子弟,跟咱们这些山村野夫到底不一样。再说了,黄岐虽说有老婆,但是杨家娘子那鬼模样,谁瞧她正脸一下,都给吓一大跳,偏偏还是一个小娘子的声线。这样的老婆,说句实话,能够不痿,也算是大幸了,总得调节一下,对不?”

  周老七郁闷道:“你这个死瞎子,不是什么都看不到么?”

  顾瞎子狠狠地吸了两口烟,然后说道:“我他妈的是弱光,又不是真瞎子。行了,这事儿先别着急,稍后再看,今天邪灵教的那两个人你瞧见了没有,除了老母,咱这谁能够胜他们?抓到那个小子,也是他们的功劳,逃走的那个,那个谁带人追去了,等追回来,咱们再在那对奸夫淫妇,虽说是二道汤,但是你也能够尝个新鲜不是?”

  周老七咕哝一声,没有多言,两人将烟吸完,然后将烟头扔地上,狠狠地踩上几脚,然后朝着庭院那边走去,我瞧见他们走远了,这才滑身而上,朝着监牢那边走去。

  轻车熟路,很快我就来到了跟前,那温驼子正领着几个男人在门前谈话,大概是在布置什么,我从侧面的阴影走过,爬上了石屋顶上,猫着腰,踩着小碎步在这一片屋子里面寻找,这儿挺大的,二三十间监牢,我大致扫了一遍,终于在离小白狐儿不远的一处监牢里瞧见了他,那儿有熊熊烈火,赵中华给绑在一个木架子上面,有一个身高不到半米的侏儒提着鞭子,抽了几鞭,上衣被剥光的赵中华肌肉结实,却只出现了几道浅浅的鞭痕。

  我曾经试过他的功夫,这小破烂出身沧州,练得一身好武艺,会写横练硬气功也是当然,不过那侏儒却也狠心,不断地扬鞭抽着连着几十鞭下去,赵中华终于软了,头垂落到了一边,侏儒朝他吐了一口痰,然后朝着外面走去。

  这人一走,我立刻从屋顶跳了下来,左右一打量,然后走到赵中华跟前来,低声问道:“小破烂,怎么回事,你咋被抓起来了?”

  听到我的声音,被抽得血肉模糊的赵中华激动得抬起头来,低声喊了一句“陈老大”,然后打量了一下周围,这才说道:“我们出去的时候,一开始挺顺利的,后来来了一个鹰脸人,发现了我们。那个家伙十分厉害,淡定哥打不过他,带着我往江里跑,只可惜我太弱了,结果被追上了,淡定哥本来想救我,但是我让他走——有一人逃脱,我或许还有生的希望,若是两人都留下了,估计就得被吞了……”

  “后来呢?”

  “后来淡定哥跑开了,鹰脸男去追他了,我则被这伙人给打了一顿,然后给我拉回来了。路上的时候我被盘问,先是说误入此处,后来熬不过了,假装是来附近调查的,没有透露你们,和曾经来过这道场。”

  我点了点头,赵中华到底是跟了我们这么久,哪些该讲,哪些不该说,这个度量其实是有把握得到的,只不过我就怕他们对这孩子用刑,倘若是断手断脚,或者直接弄死他,那罪过可就大了。似乎瞧见了我的担心,赵中华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来,对我说道:“陈老大,我知道你的计划,你不要管我,他们晓得我只不过是一条小鱼,说要将淡定哥追回来再说,在此之前,我其实是安全的,即便是抽几鞭子,不过都是外伤,你千万别担心……”

  瞧见他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我心中好过许多,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我腾身而上,再次伏到了屋顶上面,接着我瞧见那个侏儒带着领命回来的顾瞎子和周老七等人过来,侏儒先是凶狠地抽了赵中华几鞭子,然后由顾瞎子对他进行盘问。

  赵中华装作奄奄一息的模样,然后将刚才那一番话,又讲给了对方听,顾瞎子和周老七确定沧澜道场暂时还没有被发现,只不过外面的村子已经被盯上之后,心中稍安了一点,商量了一下,决定回去禀报,并且吩咐那侏儒和温驼子,将这俘虏给关好,必要的时候,他还可以作为人质,要万一死了,可要唯他二人是问。

  这两人点头哈腰,倒也不敢再为难赵中华,我瞧见他们将赵中华送入监房安歇,心中稍安,再次潜回了我们落脚的地方,这时已是天色大亮,两人都不敢露头,瞧见天坑底部开始热闹起来,七八队孩子在大人的带领下开始跑操,如此一番热闹,我和努尔各自吞服了辟谷丹之后,盘腿打坐,休养生息,一直到了下午时分,闭目静修的我突然听到努尔在我耳边轻声喊道:“志程,他们找到黄岐了。”

  1. 沙发:

    沙发

  2. 苗疆吧:

    板凳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