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四章 风来

2014年10月25日 更新

  场中闹成一团,反倒是作为外人的苏公子看得透彻,一语中的,大家终于想起了那个早晨擒住的家伙来,岷山老母头一偏,立刻有人朝着监牢那边跑去,没一会儿,浑身鞭痕的赵中华便被那温驼子和侏儒给拉出了石屋,朝着这边带来,我身子一阵僵直,拳头不由握得紧紧,就想要冲出去了,而这时努尔则将我给牢牢按住,低声说道:“别动,别动,先看看什么情况!”

  我深呼吸,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变得放松起来,却不受控制地想起了当初我亲自带走这个年轻人时的情形。

  我曾经承诺过,会让他出人头地,让自己的生命变得更加有意义,却没有想过这么一天,眼睁睁地看着他被一群狼给围住,随时都会冲上来咬他一口肉,将他给活生生地弄死。

  我紧紧抓着手,而遍体鳞伤的赵中华已经被那温驼子给带到了众人面前来,将他按得跪下,然后朝着岷山老母拱手说道:“老母,人带来了。”

  岷山老母一整天都没有出自己的庭院,不知道是在闭关,还是在研究刚刚收入帐下的小白狐儿,所以对赵中华这个小杂鱼一般的角色根本置若罔闻,瞧见地上被死死按着的赵中华,低头问赵雨道:“你自己看看,这个人,是不是将你们给从观山院中带走的那两个家伙之一?”

  赵雨抬起头来,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脸肿成猪头的赵中华,似乎想要辨认出他在没有被揍之前的模样,在两三分钟之后,她摇了摇头,对岷山老母说道:“应该不是,那两个人,没有这么弱。”

  岷山老母眉头一皱,寒声说道:“那人到底长什么样?”

  赵雨冥思苦想了好一会儿,突然想到了什么,抬起头来,高声喊道:“有一个家伙,长得像电影《高山下的花环》里面的赵蒙生,对,就是那个家伙,我说怎么长得好眼熟……”

  岷山老母常年居于深山之中,哪里看过什么电影,赵雨这么说来,她顿时就有些懵,不知道那个赵蒙生到底长什么样,旁边的杨小懒口中却念叨了起来:“赵蒙生?演员是……唐国强咯?哦,对了,那家伙长得确实有唐国强那小白脸的几分韵味,如此说来——将你们两个给绑住的,就是茅山首徒陈志程了!”

  “什么?茅山首徒?”旁人纷纷震惊,便连那神情倨傲的苏公子脸色也微微一变,开口说道:“茅山真的来人了么?”

  茅山盛名,鼎鼎而立,众人皆有些恐惧,虽说先前有徐淡定的出现,但是他毕竟不过是一长老之子,跟茅山首徒的代表意义,还是有着很大区别的,听到杨小懒口中说出这“陈志程”三字,众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了,杨小懒赶忙解释道:“陈志程虽说是茅山首徒,但不过是个外门弟子,不得真传的,现在给赶到了朝堂上面去,做了个小小的特勤组长,最近因为调查附近的孩童失踪案,这才找上门来的,跟茅山倒没太多的关系。”

  她这般解释,旁人才松一口气,一个茅山弟子,和整个茅山,这里面的区别还是很大的。

  瞧见周遭的人都松了一口气,杨小懒却成心让他们坐过山车,又将昨夜在悬空阁楼上面对黄岐讲的那一套说辞,再次给众人说了起来。她执意想要将我给斩杀于此,于是便将我的功绩给大肆宣扬了一番,有的事情根本就不是我所做的,但是却将重瞳子、一字剑等人的作用给弱化掉,重点突出了我的作用,经过她的形容,我完全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恶魔,杀人如麻的狂人。

  听到我这般恶迹,旁人不但没有生出同仇敌忾的情感来,反而有点被吓唬到了,那顾奶奶低声说道:“你讲的这个人,我那天也曾经给老母汇报过了,真正凶悍的角色,只一剑,就破了我费尽心血炼制的纸将军,太厉害了,能不惹,咱还是不惹为好。”

  周老七也疑惑了:“他既然是这样的性子,那咱们干嘛不拉拢他一下呢,大家都是同道中人,有什么结是解不开的啊?”

  这你一言我一语,说得杨小懒的脸都黑了,没想到不但没有说服这些人将我给弄死,反而生出这么多的古怪来,她转身朝岷山老母抱拳说道:“老母,此人不除,沧澜道场一日没有安宁,我恳请您老人家遣尽精兵,将这小子尽快给杀死了,要不然,我们终究会有一日都死在他的手里的。”

  她说得真切,岷山老母却不动声色地瞧向了旁边的阎罗公子:“苏公子,你的意见呢?”

  苏公子英俊的脸上微微一笑,嘴角咧开:“比起那个什么茅山首徒陈志程,我更关心沧澜道场到底有没有暴露,倘若方位给泄露出去了,我还是劝老母你尽快搬家,要不然终日被骚扰,这事儿谁都受不了,你说是不是?”

  相比于杨小懒的请求,苏公子说的这话儿才是正在点子上,这才是关乎生死存亡的大事,岷山老母走上前来,手一挥,赵中华便从地上径直站了起来,这老妇人伸出手,抓在小破烂的脖子上面,然后寒声说道:“回答我,打晕了他们两个的,是不是你们?你们是不是已经知晓了我这沧澜道场的位置了?”

  赵中华睁开肿得厉害的双眼,看着面前这个黑屋萦绕的老母,艰难地说道:“没有啊,我们只是觉得这儿可疑,上次有兄弟在这里被人袭击,就过来盘查了,没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洞天……”

  他咬死了这个说法,然而岷山老母都不肯相信,这时那阎罗公子却一声轻笑,插嘴说道:“想知道这小子到底是不是在撒谎,我倒是有一招可用。”

  他肯出手,岷山老母自然是顺水推舟了,他将赵中华交给苏公子,而自己则回身来到了躺在担架上的黄岐身边,查看了一番他身上的伤口——想知道结果,一来是从这个俘虏的嘴中盘问而出,另外一个,其实也可以将黄岐给唤醒,如此双管齐下,反倒会变得甚是许多。她在检查一阵之后,挥挥手,嘱咐旁边的张嬷嬷准备一些工具,当场救治起来。

  那边不管,阎罗公子苏剑飞则是将赵中华劝在一块石头上坐下,然后和颜悦色地说道:“小兄弟,出于个人角度来讲呢,我对你的胆量,其实还是蛮钦佩的,能够冒着生死,深入虎穴而来,当真是大英雄了;不过呢,这世间之事很复杂的,你年纪轻轻便丧命的话,很多美妙的事情,可就没有机会尝试了——据我观察,你还是处男吧?”

  赵中华一愣,搞不清楚这人到底想要跟他谈什么,半天才反应了一下:“啊?”

  苏公子嘿嘿一笑,然后耸了耸肩膀,俊朗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来:“开个玩笑啦,事实上,我有一门搜魂术,可以让你好好说实话,不过副作用比较多,轻则失忆,重则事后变成植物人,我看你年纪轻轻,也有一身修为,倘若是就这般躺在床上一生一世了,实在可惜,就忍不住劝劝你而已——真的,你不如考虑一下,说真话便好了,这样大家都方便一点?”

  他虽然在笑,但言语之间却颇多阴寒,连旁边的岷山老母麾下数人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赵中华哭丧着脸说道:“我讲的都是实话啦,你们又不听,我要是真的来过这里,早就带着大部队过来了,哪里还能让你们在这里猖狂?妈的,要知道变成这样,老子真的不应该过来……”

  他喃喃言语着,指望靠着可怜的演技过关,却终究没有过得了那苏公子的眼睛,他回身跟岷山老母商量道:“老母,我得作法了,需要一个场所,你看?”

  岷山老母手上多了十几根银针,将黄岐扎成了刺猬,听得此言,回手一指,对着那石台之上说道:“若是作法,那儿最合适。”

  苏公子点了点头,昂首阔步地朝前走去,而自有人将赵中华拖向了石台那儿,想到赵中华马上就要给人当作案板上面的猪肉一般宰割,我豁然站了起来,而这时努尔却一把抓着我的肩膀,脸色显得异常的平静:“志程,我来,一会儿我趁乱将小破烂带走,你继续潜伏在这里,见机不对,立刻逃走,不要与他们硬拼。”

  说完这话,容不得我拒绝,他便身子一矮,朝着外面蹿了出去。

  努尔有杀威赶神棍,倒也是一个办法,我不与他争执,继续回到窗边,瞧见混乱的人群之中,末尾处突然多了一个黑影,跟着其中的一个家伙,且行且走,宛如影子。努尔此术了得,却没有人发现队伍里突然多了一个人,所有人的精力都集中在高台之上,但见苏公子将赵中华置于平台中心,接着双脚一跺,口中高呼道:“风来!”

  一股阴风平地吹起,无数狰狞扭曲的鬼脸浮现着空中,宛如万鬼争渡,恐怖非凡。

  果真不愧是阴魔之子。

  赵中华陷入绝望。

  1. 小红胡蓓:

    沙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