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八章 莫冲动,自己人

2014年10月26日 更新

  与杨小懒手中的牧神鞭一样,我这八卦异兽旗也名列茅山十宝之中,而且还是我师父亲手交到我的手中,那郑重其事的模样,让我认识到这玩意着实珍贵,面对着岷山老母与邪灵使者一众人等的围攻,我又不是像天下十大那般横扫一切的卓绝人物,所以在一瞬间就反应过来,掷出此物,给陷入巨大危机的我拖一点儿时间。

  所谓法器,并不是说可以凭借着它横行无忌,这玩意是有灵性的,只有等到使用者有驾驭能力的时候,才能够将它的作用发挥到极致,倘若是能力不够,更多的可能是小孩捧着宝物过集市,出来的时候,人被揍,物被偷。

  也会有法器并不认同拥有者的情况,在别人手中是神兵凶器,而在自己手上则是破烂一堆。

  我与八卦异兽旗的缘分起于下茅山时与师父的临别所赠,来路清明,但是却不能与这玩意有太多的共鸣,毕竟此物之前的主人便是我师父陶晋鸿,俗话说宝剑赠英雄,如此更替,那法器的意识中要说不憋屈,那绝对是假话,不过由于意识被压制,却也本本分分地发挥着它的作用,钉住四方八位之后,令旗之上描绘封印的八种异兽,狮子、鹿、马、龙、麒麟、咬钱蟾蜍、貅、鳌,从中浮现而起,将众人的攻击都给挡了回去。

  然而虽说一一封挡,但是那八卦异兽旗诸般灵兽布下的炁墙却轰然而动,肉眼并不能见闻,但是身处其中,意志链接法阵,便能够感受到其中那恐怖的压力,也晓得我所面对的这一群人,并非随便可以应付的角色。

  在这些人群之中,最厉害的自然就是此间沧澜道场的主人岷山老母,她先前让客卿杨小懒与我单独较量,一来是想要试一试我的底细,二来也是将此间道场的屏障给封锁仔细,不可出现刚才那种乌龙,最后还有一点不足外人道的地方,那便是她与杨小懒之间虽说亲密无间,很多事情都由着杨小懒来操作,但是近几日那娘们终究表现得太过出位,喧宾夺主了,不敲打敲打,她都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谁头儿了。

  然而她精打细算的小算盘却似乎出现了一些差错,虽说此刻的我并没有逃走,但是弄出这么一个乌龟壳,着实让人诧异。

  事情超出了自己的掌控,这情况实在不是那么讨人喜欢,于是岷山老母手指就像拨琴一般地揉动,一股又一股汹涌的气息朝着这翻飞不定的八卦异兽阵中射来,虽说系数都被那些翻腾不已的八异兽给抵住,但是随着时间延续,她对这法阵的掌握就越完善,信心也不由得油然而生起来。

  岷山老母不断出击,而另外一个麻烦人物却是那个叫做苏剑飞的家伙,这个有着鹰脸一般的男人拔出了自己的武器来,那是一把宛如西洋刺剑一样的东西,剑柄微微一抖,前方的剑尖部分就小频率地直抖,发出了嗡嗡的声音来,这玩意看着似乎没有什么威胁,然而他却将这频率把握地极其稳定,所有的颤抖都了然于心。

  通过这样的频率震动,苏公子从中获得了一种绝妙的力量,每一次刺剑而来,都比旁人有超出十倍的威胁。

  八卦异兽旗所蕴含的,只是一个防御和禁锢的法阵,那八种异兽只能被动的防御,并不能对攻击自己的地方予以主动还击,眼看着他们两人越来越把握到这其中的变化和奥妙,我有些头疼,不知道要不要主动出击,要不然等到了时间的节点,法阵难以支撑的时候,恐怕就有些晚了。

  这玩意只是我与、苏公子、岷山老母以及其余几个次一级高手心中的体悟,而在旁人的眼中,却是我将这令旗一布,稳稳当当地安居其中,而这些大佬倾尽力量,却也难有成效,不由得一阵心惊,并没有合围的激动,反而凭空生出几许担忧和恐惧来。

  战场纷乱,无数人倾尽全力,然而表象之下所隐藏的部分,没有几人能够看透,但是我却是越来越惊心,前番我曾经有经历过这八卦异兽阵摇摇欲坠的情形,然而面对的是那巨穴深坑的非人生物,虽说力道势猛,但终究脑子不够,而此刻我所面对的,则是当今天下邪道之中一流的高手,无论是心智还是修为,都是堪称卓绝之辈,瞧着那周遭传来的那声声哀鸣,我便晓得这法阵撑不过十分钟。

  我眉头皱起,而岷山老母显然不会给我喘息的机会,但见她试探结束了之后,飘身往后,大声喝道:“都闪开!”

  这老婆子一言九鼎,哪有几人敢不听,一时间我周遭诸人都退开了一定的距离,这黑压压的人群往后,并没有给我带来太多的轻松感,反而是巨浪来袭之前的那种空虚,然后捏着长剑的手汗出如浆,心脏结实地跳个不停。

  岷山老母的手段并不是赤膊上前,而是将心神寄托在了头顶之上的岩石去,一种让人牙齿发酸的声音出现,我们头顶上的岩石突然裂开了一条缝来,接着里面有眼球一般的东西浮现。这玩意在刚才苏公子飞身上来高台之上的时候出现过一次,让人惊悸,而此刻再次出现,显然就是沧澜道场的核心,恐怕也是古代巴人遗迹留下来的宝贝传承。

  我能够扛得过去么?

  就在我心中疑问生出的时候,八卦异兽旗之上突然一动,从那透明不可见的炁墙之中,浮现出了一个不属于八异兽中任何一种的模样来,这东西呈现人形,还没有小白狐儿高,矮个儿大饼脸,一脸褶子肉,眼睛的亮光里透着一股猥琐龌龊的劲儿,却正是当初在黄河九曲天坑中被我强行镇压、纳入八卦异兽旗中熔炼的石林阵灵。

  这玩意是当年蒙古萨满斩杀无数奴隶的怨念,经过法阵凝练而成,上千年的阴风洗涤,再加上萨满之意,让它变成了藏在石林深处的蒙古西征秘宝守护阵灵,黄河石林魔蜥作乱,便是有它一份恶念,本来还想为所欲为,将我们那一对人马给泯灭于此,结果被我算计了一番,最后竟然展现出了贪生怕死的习性,交代出了黑化夫人,苟延残喘了下来。

  那是我受了重伤,事后又是忙乱,顾不上它,等到我想起来的时候,几次召唤,却不见此物踪影,只以为它的意志被那混沌无序的异兽吞噬了,却不料在这至关紧要的时候,它却突然出现了来。

  这家伙,出来干嘛?

  我心中急躁,手中的魔剑自然是颤抖不已,蕴含着巨大的劲道,也散发出了很强大的压力,那猥琐老头形象的阵灵一爬出来,顿时就吓得浑身发抖,不过它却还是强行压住心中恐惧,朝着我喊道:“英雄,英雄小哥,莫冲动,自己人,嘿嘿,自己人。”

  这老头儿长得十分猥琐,在我心中刘老三已经够猥琐了,他妈的比刘老三还猥琐十倍,此刻已是至关紧要的时分,头顶上的那只石眼已然施加出了巨大的压力来,法阵随时都有可能奔溃,我哪里有闲情跟这家伙扯淡,长剑一指,寒声喊道:“废话少讲,你要是准备捣乱,我一剑结果了你的性命,灰飞烟灭;要是扯淡,我一剑弄死你,不留渣渣——好了,有话快讲,有屁快放!”

  “好!我跟你讲,我苟活千年,对阵法之处略有心得,这令旗灭了,我死,不灭,我才有得活路——啊,别别别,我就是想说,要帮手不?”

  我满身的凶煞之气震得那猥琐老头一句囫囵话儿都没有讲出来,心中盘算的各种筹码也没有派上用场,讲到最后,它说出了自己的目的,我心中大喜,扬剑喊道:“你他妈这不是废话么?当然要!赶紧,要怎么做?”

  我头顶的那石眼已经盯上了我来,而岷山老母已然开始了癫狂的扶乩,似乎与那沧澜道场的主体沟通到了最后关头,我亟不可待,而这猥琐老头也被我手中魔剑吓得心惊胆跳,哆嗦着嘴皮子说道:“那啥,咳咳,你将操控这八卦异兽旗的主动权交给我,挺好的法器,搁你手上就像小孩子玩刀,糟蹋了这好玩意儿……”

  一说到自己的擅长,那家伙似乎又有些趾高气扬了起来,我顾不得它这语气里的变化,一剑逼到了它额头几厘米处,寒声质疑:“你确定不会将这法阵放开,将我弄死?”

  阵灵老头被我这一下也给吓了一跳,回过神来的时候,也发飙了,跳着脚骂道:“我艹你爷爷的,就好像你撑得住一样?爱信不信,要死一起死!”

  它这一发飙,我反而确信了,左手一点额头,念诵师父传授的咒诀,将主动权交给了那猥琐老头,而就在这一刹那,岷山老母蓄势已久的手段终于爆发,一股磅礴的力量从那石眼之中狂涌而出,朝着我这法阵轰然落下。

  我整个心灵就处于一种惊悸状态,而这时却听到跟前的那猥琐老头厉声喊道:“你娘咧,土鳖!”

  1. 飞飞:

    123

  2. 陈老魔:

    陈老魔驾到

  3. 陶地仙:

    顶我徒儿一个!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