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四十九章 不过是战

2014年10月27日 更新

  猥琐阵灵一声怒喝,却见因为速度缓慢,仅在下方盘旋的那头鳖灵猛然一抬头,那又短又粗的脑袋朝着上方嗷嗷一叫,却见一阵气息爆炸而起,接着我瞧见它瞬间变大,巨大的鳖壳将整个八卦异兽阵给笼罩住,接着艮卦飞速附上,给这硬壳注入力量,而这边刚刚一形成,那股从石眼之中爆发出来的力量已然倾泻而下,砸落在了这虚拟的硬壳之上。

  一方是矛,一方为盾。

  轰、隆、隆!

  炸响一起,整个炁场便是一阵强烈晃动,我站立不稳,身子抖动,不过好歹没有跌落在地,丢进面子。石眼和巨鳖,这双方的较力并不是一瞬之间的,在一阵巨动之后,开始持续地僵持起来,就刚才的那个力道,倘若是我主持这八卦异兽阵,只怕已然破了,然而此刻的僵持却让我欣喜若狂,将魔剑给收了回来,朝着那猥琐老头喊道:“哎呀,哎呀,挺厉害的嘛你。”

  猥琐阵灵双手朝天举起,努力地顶着那巨大的压力,一点一点地往上,然后吹胡子瞪眼,得意地说道:“那当然,老子在玩这个的时候,你还在娘胎里面——哦,错了,你娘都还没有生出来呢。我跟你讲,不是我吹,要是在我的地盘上,这些家伙,来一个灭一个,来一伙灭一伙,都不带喘气的……”

  这突然冒出来的猥琐阵灵虽说本是不错,但却是个话痨,实在难以想象它以前是个什么模样,不是怨灵聚集吗,怎么回事啊这个样子?

  祥林嫂附身么?

  我没有再理会它,而是抬头朝着外间瞧去,却见那岷山老母浑身癫狂如疯魔,身子不断抖动,那麻衣飘飘,无数人应和,砸落在鳖壳上面的力道越发地沉重了。不过他们那边虽是凶猛,但是更多的人脸上也浮现出了惊讶来,想不到我竟然这般难缠,连岷山老母结合沧澜道场的力量,都打开不了局面。苏公子也疑惑了,走到了受伤的杨小懒旁边,似乎想要跟这娘子盘问点信息出来。

  一番僵持之后,那石眼之上传递过来的力量越来越大,眼看着这玩意又有些乏力了,我低头朝那阵灵喊道:“扛不住了对不对,现在怎么办?”

  阵灵老头猛然将拳头一收,厉声喊道:“莫慌,兵走马龙,左狮子,右麒麟,诸般凶手,出击而上!”

  它竟然能够指使这些仅仅只是防御的旗灵,主动出击?

  我心中巨震,但见被阵灵老头点了名的四头异兽竟然也猛然一震,浑身撑大数倍,接着朝着那一股土黄色光华袭来的力道撕咬而去,瞧见那化形凶悍的模样,让我竟然生出了几分错觉来,感觉这些旗灵活生生的,就在眼前一般。阵灵老头双手在空中不断点拨,调兵遣将,当真是厉害非凡,而此刻的我也已经身心给重新聚拢在了巅峰状态,信心倍增,朝着它大声喊道:“能撑多久?”

  阵灵老头嘴一撇,朗声说道:“若是在以前……”

  我长剑一指,大声骂道:“废话少说!”

  唠叨的它立刻改了口:“不晓得,这道场之中凝聚的阵法力量远远超出了这旗子的承受能力,若是你,一分钟都挡不住,而我也只是一个无家可归的阵灵,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顶多就只能是十个你,而且还不能产生变故!”

  十个我,那也就是十分钟咯?

  我心中欢喜,然而这时那苏公子已然跟杨小懒交谈完毕,手中的长剑一抖,竟然又朝着这边冲了过来,这一回他手中的剑已然颤抖到了极致,一种高频率的抖动竟然产生出一种撕裂空间的效果,那阵灵老头瞧见了,朝着我厉声喊道:“阻止他,不然咱们都要完蛋了!”

  他叫得惊悸,我也是没有再犹豫,箭步朝前冲去,阵灵老头手一拨,分开了法阵,我便如箭一般地与苏公子撞到了一起。

  叮、叮、叮、叮!

  双剑交击,铮然的剑击之声不绝于耳,苏公子并不介意与我短兵相接,他手中的刺剑宛如一条择人而噬的毒蛇,舞弄出漫天星光来,却藏匿在黑暗之后,等待着最后的一击。我在短瞬之间,与苏公子交手几个回合,感觉此人的修为或许没我坚实,但是剑走偏锋,求得是一个“奇、险、快”,就是比一个反应速度,暴风骤雨,稍微一不留意,那刺剑就有可能将我的心脏给戳穿了去。

  跟这样的对手交锋,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而且还是在群雄环饲的情况下,不过好在此间最厉害的岷山老母已然入定扶乩,将心神灌注在了破阵之上,却没有时间纠缠于我。

  我和苏公子剑来剑往,以快打快,每一秒都与死亡擦肩而过,那叫做一个“生死一瞬间”,有人想上前来相帮,有些实力的被几剑逼开了去,而只能算是一般的投机分子就更加惨了,根本熬不住一剑,就将性命给送了,热血飞扬,将场间的气氛给推向了一个高潮。

  随手杀人的并不仅仅只有深陷其中的我,苏公子倘若是误杀了同伴,也是一点不带眨眼的,值此生死危机时刻,谁若是心存一丝不忍和良善,那便是自寻死路。

  他不会因为这些冒失的家伙与自己立场一致就会将剑势收起一分,而我也不会留一分情面而轻手,而且为了不被众人给围住绞杀,我甚至还要贴身在旁,死死缠住苏公子,不让他有喘息之机,也不给旁人一点插入的空间。

  我这一番近乎搏命的攻势给苏公子强大的压力,渐渐地他就有些扛不住了,不断地向后退却。

  不过他虽然有些呈现败势,但却并不是推山而倒,倒也能够维持场面,而就在这时,跟着苏公子一起前来的那个蒙面黑衣人也见机插入其中,这人使双刀,两把绣春刀便如同一道刀丛,终于缓解了苏公子的一口气息。而这战斗便是此消彼长,我这边一受阻,对方就变得气势如虹起来,苏公子换了一口气,那剑法又凌厉了几分,寒声笑道:“陈志程,我也听过你的名字,知晓你是当代道门的新生代人物之一,不过像你这样的家伙,注定是给我们垫脚的货色,哈哈哈……”

  那黑衣蒙面人将我后路拦住,他疾出几剑,封住我的前方,笑声中,猛然一剑,朝着我的心窝刺来。

  他这一剑是必杀之技,然而我却在此刻将深渊三法之风眼陡然运起,那剑尖朝着旁边滑动几分,而我则堪堪避过,瞧见这一剑却是朝着我身后的那黑衣蒙面人刺去。对于别人,杀了也就杀了,根本没有一点负担,然而对于这个黑衣蒙面人,苏公子终究没有这么冲动,握剑的手猛然一顿,强行将这剑势给中断了去,结果不但自己受到了内伤不说,也一剑将那蒙面人的面罩给绞了个粉碎。

  那黑色面罩化作碎布纷飞,我瞧到了一抹惊心动魄的白嫩,才知道这个刀法厉害的家伙,却是一个有着精致容颜的美女。

  即使是美女,也是凶猛非常,我一招风眼得手,却没想到那女人竟然不顾刚刚从鬼门关前走过的惊险刺激,一对绣春刀化作了滚球,朝着我连绵而来,我不断闪避,那苏公子也在吐了一口血之后,恶上心头,手中的刺剑也更加急迫了。再次之后我又使用了几次风眼,前两次都占了点小便宜,有惊无险地避开了去,还伤了那绣春刀美女一记,但是第三下的时候就被那苏公子给识破了,反而更加凶悍起来。

  这风眼只不过是顺势而为,讲究的就是一个突然,倘若有意为之,对方又有防范的话,就变成鸡肋,眼瞧着那苏公子刺剑凌厉,又不断地结咒,准备巫法之时,我心中也有些急躁起来,想着返回阵中,暂且歇一口气,而就在此时,只见一个白色的身影陡然出现在人群之中,而就在苏公子和绣春刀全力施为之时,突然腾身跳到了半空之上去。

  正在全力出击的苏公子和绣春刀美女在那一霎那,都感觉到身后传来了一股浓烈的敌意。

  高手从来都会留有一分力,就在我一剑拦住两人之时,苏公子和那长得极美的婆娘也暮然回首,瞧见空中砸落了一个小女孩下来,隐约中有三条巨尾,朝着两人的身后横扫而来。这力道甚大,他们都避之不及,直接朝着地上滚落而去,堪堪避开了这骤然的暴起,再次爬了起来的时候,却瞧见站在我跟前的,竟然是一个不到十岁、容貌狐媚精致的美少女。

  苏公子激烈起伏的胸腔里面,一颗心脏砰然挑动,使劲儿吸了一口气,然后朝着旁边喊道:“靠,这沧澜道场到底是你们家,还是别人家啊,怎么这厉害的对头一个一个地,都冒出来了?没人管么?”

  苏公子显得十分悲愤,而旁边认识小白狐儿的人却已经惊得说不出了话,过了好几秒,那张嬷嬷才苦笑着说道:“额的个神咧,这都是些个什么祖宗哦……”

  1. 沙发:

    沙发

  2. 千雪凌天:

    额嘞个神咧 这都是些什么祖宗呀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