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章 当我这里是什么

2014年10月27日 更新

  没有人想得到,这个表现得未经世事的小女孩,竟然会有这般的厉害,三道尾影砸落而来,尽管苏公子和绣春刀美女都安然避过,但是卷起的阵风以及砸落地上时的巨大凹痕,却坦白无疑地表露出了她那远远超出同龄人的恐怖战斗力,而在此之前,这个小女孩还只不过是随他们摆布的玩偶,一点儿危害都没有的俘虏,这样的反差对比,叫他们怎么能够不惊讶?

  小白兔变成了大狗熊,我身周诸人皆心惊胆战,而那小白狐儿却不管旁人的看法,一招逼退了那两名邪灵教来客,扑入了我的怀中来:“哥哥,哥哥!”

  我看着被小白狐儿砸落的地面呈现出蛛网状一般的裂痕,与这小姑娘给紧紧相拥,即便是最简单的人,也能够瞧得出来,此时此刻站在我这一边,将面临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不死不休的结局能够将很多情谊给洗脱了去,但是小白狐儿却毫不犹豫地冲了出来,我晓得这是为了什么,在这小女孩儿的心里,我们曾经在一起,那就永远在一起。

  即便是死,也无憾。

  从巨大的震惊之中回过神来,苏公子用刺剑在自己的身前画了好几个圈,嗡嗡的声音就好像夜里蚊子在自己身边围绕,而周遭众人已然再次围了上来,二十个,还是三十个?这些都不重要,龙潭虎穴,没有惊艳绝伦的本事,最终的结局不过是被耗死,我似乎能够预见得到自己的下场,然而摩挲了一下小白狐儿的脑袋,却感觉到一种叫做“责任感”的东西,油然而生。

  我要战,要活着出去,我还要看着小白狐儿以后的人生,一步一步地走过,怎么能够死在这个犄角旮旯,这辈子都未曾来过的地方呢?

  我握紧了手中的剑,一步两步,一步一步似爪牙,似魔鬼的步伐,摩擦,而这时我身后的八卦异兽阵中,被猥琐阵灵主导的诸般异兽正在承受着岷山老母以沧澜道场之力注入的巨大力量,双方纠结在一起,轰隆隆的声音让人头颅炸开,苏公子则围绕着我,喊声问道:“果然不愧是茅山大师兄,身边的爪牙多得让人震撼,而且还是千奇百怪啊?你还有没有援手,若是有,一起叫出来,免得麻烦!”

  我踏着罡步,摩擦出一种沉重的力量来,无视周遭的人,而是死死盯住面前这个鹰钩鼻男子,他就是此间的变数,倘若没有他,说不定我现在已经带兵踏平此处,何须这么麻烦,而且还身陷重围之中呢?

  面对着苏公子的问题,我平静回答道:“我的人,无处不在,他们总是会在最应该出现的时候出现,你若要战,便来!”

  我的虚张声势引来了苏公子的不满,他皱着眉头说道:“你让我想起了那个光头神棍,总体来讲,你们是一类人,都是那么的让我讨厌。那么,将你给杀了,一切都会结束了,对吧?姜梦玉,我们上,将这个神棍给斩杀了,一切皆休。”

  他一声呼喊,那持双刀的妹子立刻接上,刀舞动如飞,宛如车轮而往,而苏公子则稍微迟滞一点,但是在这一丁点儿时间里,他却已经再次凝练出了一大波巨大的鬼物,十来头满目凶恶的恶灵在空中飘散,接着朝我倏然而下,试图将我的心神给牵制其中。

  最早撞来的双刀女姜梦玉并没有碰到我,在我怀中的小白狐儿猛然一跃,挡在了她的面前。

  这两个女人身高相差过远,但是当尹悦将自己的本相部分展露而出的时候,却给予了那双刀女一种强大的压力,接着她空手入刃中,双方战成了一团。

  这个跟着阎罗公子的精致美女必然是一个厉害之极的人物,然而小白狐儿面对着她,即便是空着双手,却并没有处于下风,双方斗成一团,越发的犀利。

  而就在两女纠缠不休的时候,苏公子也携带着十数条恶灵扑面而来,他在邪灵教中的匪号叫做阎罗公子,自然是玩弄鬼魂的强者,此番鬼气缭绕,倒是跟他的匪号有着十成的贴切,如此奔袭而来,携恐怖之威能,有种要将我立刻拿下的气势。不过就在他鼓弄出这般恐怖景象的时候,我也是一步向前,脚跟摩擦,所有的气息都沉淀在了丹田之中,猛然激发,当即便将阿普陀传我的深渊三法,最玄妙也是最难学的魔威给施展了出来。

  魔威临世,众生回避。

  这是一种接近于实质的压力,直接作用于心灵之上,它是不属于这个世间的威能,倘若是寻常人等,那只不过是感觉空气稀薄几分,周遭变得有些冷,但是在修行者、特别是跨越了炁场感应之后的修行者心中,却像是一座大山压了下来,离得越近,就变得越发沉重,恐惧、不安等负面情绪油然而生,不受控制的弥漫开来,而这仅仅只是最不受影响的人类,至于阴灵亡魂以及诸般魔物,那便是天倒塌了一般的黑暗降临。

  这法门并无实质上的效果,然而却直指灵魂深处,那些漫天袭来的怨灵本来扭曲着脸孔,准备扑在我的身上,择肉而噬,但是魔威从我丹田之中,透体而出的时候,所有的凶厉都化作了超频率的惊声尖叫,就好像一瓢热油泼在了皑皑白雪之上一般的情景,所有接近我的怨灵在刹那之间,冰消瓦解,扭曲的身子就像被融入了搅拌机里面去。

  而这时苏公子也携着巨大的威能踏步而来。

  他来得是如此的汹涌,到跟前的时候,腾空一跃,那刺剑直指我的额头眉心处,誓要一剑将我给刺得对穿。

  能够名列邪灵教新生代的四大公子之中,这个家伙自然有着他所骄傲的地方,然而作为茅山大师兄,我也有着自己独特的骄傲,一招来自清池宫十三剑招中的“依然秋水长天”,剑痕上天,直挂星河,将这毙命一击给格挡其外,接着与他这剑给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苏公子这一剑倾尽全力,携泰山之势而来,要么生,要么死,惨烈得让人都提前闻到了那浓郁不散的血腥之气。

  或许不是提前,而是这古怪刺剑之上亡魂留下的痕迹。

  搏命一击。

  我挡住了,携着深渊三法的土盾,将所承受的大部分力量都给引导到了我脚下的土地上面,接着将诸般魔气都集中于心,灌注在了魔剑之上。

  道心种魔大法,饮血寒光剑、深渊三法。

  这便是我之所以能够有信心留在此处的缘故,如此三位一体,就算面前的对手是那天下十大之中的人物,我也有信心与他一挡,更何况是这名不见经传的阎罗公子呢?我信心满满,而那苏公子也只有凭恃,他在剑出如龙的最后一刻,居然涅破了脖子中挂着的一块翡翠,接着整个人仿佛沉重了百倍,上面灌注的力量,简直就是一台重型解放卡车……不,就像一辆高速行驶的火车头。

  双方在这一刻,各出奇谋,都施展出了自己压箱子底的手段。

  苏公子是想要立威,将自己阎罗公子的手段给施展出来,一战成名,让众人皆惊讶万分,而我是在搏命,倘若有个闪失,不但是我,小白狐儿都要受到牵连。

  所有人都屏着呼吸,伸长脖子等待着这一拼之后的结果。

  谁败了?

  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之中,他们发现朝后跌飞的竟然不是被团团包围住的我,而是携带着无数凶恶怨灵、并且捏破秘宝准备逞凶的苏公子,那个强势无比的鹰脸男人朝着后面跌落而去。在空中,他连自己的剑都没有握紧,竟然直接掉在了地上去。受伤的苏公子自然有一大群的人抢上,帮他解围,而半边臂膀酥麻的我也凭空生出几许威势,没有人敢再上前挑衅,我紧紧抓着魔剑,回想起刚才苏公子在最后一下的那力量,没有来地后怕。

  这力量到底有多恐怖,瞧一眼我脚下那裂开十米的石缝,就能够有所体悟,倘若不是土盾,我只怕已经被震成肉泥了。

  有家底的孩子,当真是可怕啊。

  在几个呼吸之后,我感觉周身那股力量又重新滋润了心田,不再犹豫,朝着旁边与小白狐儿斗得胶着的双刀女姜梦玉袭去,携着我刚才的那威势,只用几剑,我便将她给逼开了去,旁人瞧见了,纷纷惊呼道:“这家伙,可真的是个魔头!”

  所谓魔头,不过是我刚才展现出来的魔威使然,让众人心惊,而就在我准备携着这股气势冲出重围之时,突然我听到那猥琐阵灵一声惊呼:“啊,不行了,要死了,要死了!”

  空间陡然一震,我钉在地上的那八面令旗猛然一散,一个身影抱着这些旗子,朝着我的怀中奔来,却是那猥琐阵灵扛不住压力,终于溃败了,此时的岷山老母终于得了闲,气势攀升至了最高峰,拦在我面前,空间都为之凝滞,她厉声说道:“当我这里是什么?想走就走?”

  我心中一沉,晓得此番不能善了,然而就在这时,从石阶之上传来一声淡定的话语:“这里是什么?公共厕所咯!”

  1. 小妖:

    沙发

  2. 肥虫子:

    好一个公共厕所啊

  3. …:

    来者何人?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