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一章 特勤一组

2014年10月27日 更新

  这淡然平缓的语调,是徐淡定那家伙的招牌,然而当众人仰头瞧上去的时候,却见到两个身影从石阶上方砸落而下,等到确定这两人正是守在道场口前的把守门房时,徐淡定这家伙已然抱着膀子出现在了人们视线的尽头,居高临下,淡定地说道:“简单解释一下,我跳了两回江,只不过是不想打草惊蛇而已,可并不是怕你们哦……”

  这家伙说话不急不慢,但是此时此刻,在这样的场景之中,却给人于一种极度装逼的感觉。

  随着徐淡定的出现,我瞧见了张励耘,还有从京都赶过来的张大明白、张世界、张良馗和张良旭两兄弟——这么一个十人小组里面竟然有五个姓张的,着实是一件奇事,为此一组还曾经被人笑话过,说我们这一组应该被命名为“张家军”。

  除了这些人之外,我还瞧见了刚刚远遁而走的努尔,手持一根旧黄色木棍的他在给我打手语,表示熬刑的赵中华和并没有多少修为的林豪在外面,而除此之外,门口还有一队混合着警察、武警和当地民兵骨干的混合部队。

  大部队之所以出现得这么晚,主要的原因还是在清楚外面的人员,斩断这里面的耳目,不让里面有太多的反应时间。

  总之,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够一网打尽。

  简单的手语并不能够传递太多的信息,而徐淡定、努尔的出现则使得下方一阵波动,有人恐慌,也有人愤怒,这里面最愤怒的自然是沧澜道场的主人岷山老母,瞧见徐淡定在台阶之上站稳,眼神在一瞬间变得恶毒无比,厉声喊道:“公共厕所?哈哈哈,你会为你的这话语付出代价的——我发誓,你会后悔的!”

  这女人一发怒,整个空间都在颤抖摇晃,头顶上的岩石咔咔作响,而岷山老母的身子则开始凭空悬浮了起来。

  这老女人不但有着一身惊人的本事,而且还继承了这古代巴人遗迹之中某些神秘的东西,使得她能够连通沧澜道场的意志,倘若真的将刚才加诸于八卦异兽旗之上的力量砸落下来,即便是我们特勤一组也有些承受不住,想到这里,我不再犹豫,将那猥琐的阵灵和八面令旗都给塞入了怀中,接着手中的饮血寒光剑猛然一抖,便朝着岷山老母斜刺而去。

  我在刚才连拼了杨小懒、苏公子和双刀女姜梦玉,皆占上风,而且剑下已经斩魂无数,血染风采,一旦发动起来,还是蛮有震慑力的,围着我的好几人在接受不了道场被人闯入的这件事前,下意识地朝后退开去,不过这里并不仅仅只有犹豫不决者,能够蒙昧良心,咬牙下来做出这等恶事者,并不乏亡命之徒,而且很多人虽然有些慌张,但是并不认为他们依之为靠山的岷山老母会那般轻易倒掉,纷纷涌上前来。

  无数刀剑齐出,寒光闪烁,而面对着这些,我毫不犹豫地便是一击重斩,拼了上去。

  关键时刻,没有人会手软,也不会因为生命的流逝而惊恐担忧,都是从最残酷的生死边缘走过来的,更何况我面对的都是有罪之人,就是因为这些人贩子,才会有无数的家庭支离破碎,无数的父母以泪度日,我的眼前浮现出了探访小岭村时的那几户失去孩子的家庭,浮现起了宜昌街头那个断腿小孩眼中那贪婪而狠戾的光芒,浮现出了一幕幕人间悲剧……

  无多,这世间,止恶扬善,也得靠手中的长剑,斩破一切污秽妄邪。

  杀、杀、杀!

  手飞、剑飞、头飞——剑光如疾电掠过,没有人想到酣战良久的我在一瞬间又变成了收割生命的死神,陡然间的凶悍让死忠者更加拼命,但是也让那些心存犹豫的人心惊肉跳,止不住地朝后躲闪。死亡跟前,并不是人人都能够坦然面对,于是我跟前的人越来越少,身后几乎就是一道血泊,这时一柄剑出现在我面前,苏公子脸色扭曲,鹰钩鼻上面一道油光,不断地朝着我的要害刺来,口中疯狂大叫道:“该死的家伙,还我十八胡鬼!”

  这个家伙绝对是一个难缠的角色,然而我退了两步,便有人将他的攻势给接了过去,那苏公子一阵惊讶,抬头来看,却是徐淡定,规规矩矩的茅山入门剑法,与其应对道:“大鼻子,早上追得我满山跑,你就真的以为我了怕你?你这个脑残,这笔账,我们两个得算一算了!”

  苏公子自懂事以来,一直都在同龄人中身处卓越,哪里能够容得下这般的羞辱,“啊”的一声叫喊,便疯狗一般地朝着徐淡定进攻而来。

  徐淡定与这苏公子相比,修为或许稍有不足,但是性格却稳定许多,一时半会不至于败落,我心中焦急,也不与其夹攻,而是猛然一跃,朝着岷山老母的心口刺去。我这一剑甚疾,来得又急又烈,即便是岷山老母也不能忽视这一击,刚刚沉浸进去的她不得不将心神给拔了出来,接着猛然一挥袖子,一根龙形木杖便朝着我的喉咙刺来。

  袖中藏物,这一招极具欺骗性,倘若是旁人,必然就被这一记杀手锏给弄死了,然而我到底还是有些手段,此刻炁场感应全力激发,却也没有那么容易被算计到,当下这剑陡然折转,与她的龙形木杖狠狠地拼了一记。

  叮!

  咚!

  一声闷响炸开,炁场紊乱,巨大的力量不但让我连步退却,也使得岷山老母朝着上方飘开而去,我稍微站住了一下脚跟,感觉这岷山老母的修为极高,恐怕也就比当日青城山下的朱作良差一档。当年的朱作良布下法阵,可是能够暗算青城三老之一的重瞳子,而岷山老母虽说差朱作良一档,但是在自己的老巢,能够发挥的东西似乎更加多一些,而且还有一众手下。

  我在这一击之后,心中不断计算着,感觉决计不能让岷山老母将麾下的众人给组织起来,不然事情可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般轻松,说不定还有全军覆灭的可能。

  这般一算计,我在后退几步之后,根本就没有半点停歇,而是再次朝着岷山老母攻了过去。

  岷山老母与我交手两个回合,瞥见自己的一众手下在特勤一组的进攻中,上百人竟然被不到十人给撵得像没头苍蝇一般乱跑,顿时就愤怒了,飘身上了一间石屋,大声喊道:“你们跑个啥子咧,拢共就来了几个人,连给我塞牙缝都不够,你们就害怕了?谁再跑,不敢拼命接敌,就……如同此人下场!”

  说到最后的时候,她从上方飘飞而下,落在了一个跑向住宅区的男子跟前,手一抓,便将那人的脑袋给握在了手上。

  接着她手掌猛然一合拢,那坚固的人骨就炸裂开来,白色的脑浆,红色的血,洒落一地。

  而就在这般的情况下,那人的身体竟然还朝着前方冲了几米,这才跌倒在地。

  好厉害的手段。

  被岷山老母毒辣的手段给震惊,在这女人的淫威之下,那些四散逃开的强人又都聚集在了一起,硬着头皮再次杀将上来,我瞧见岷山老母在那儿发号施令,调兵遣将地准备将我们给干掉,不再犹豫,余光中瞧见努尔提棍而来,顿时一声大喊道:“努尔,跟着我,将这老太婆给干掉,别人先不管!”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被徐淡定和努尔带进道场之中的众人都有着足够的能力,这些人的手段都是鲜血磨砺出来的,也由不得我担心太多,而我虽说还不如那岷山老母一甲子的修为,但是加上这巫门棍郎,却也不会差上太多。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努尔正在用棍子跟两名花衣裳的光头高手格斗,听得我言,一片棍扫八方,逼开对手之后,纵身冲了过来,整个人横空跃起,那棍子高高地举过头顶,携倾天之势,砸落而来。这一下扯动风云,岷山老母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惊讶,猛然后退几步,避开了前面几式,接着回身而来的时候,又被我的长剑顶住了后腰,不得不与努尔硬拼一记。

  咚!

  依旧是如撞钟一般的闷响,让她的脸色变得陡然苍白几分,努尔得势不饶人,赶神杀威棍舞动风云,与我配合无间,两人朝着她施展出了巨大的压力来,岷山老母有些抵受不住,腾身而起,避开这两人的夹击,朝着房顶上飞跃而去。这老婆子年纪虽大,但是身法却是利落之极,我跟努尔在后面追赶,结果被她满场绕着,攻击一时间颇有些乏力。

  然而就在岷山老母准备凭借着自己在道场之中的身法优势,将我和努尔给拖在此处之时,她的面前突然浮现一道白影,将她的去路给拦住。

  瞧着一双眼睛青幽幽的小白狐儿,岷山老母脸色倏然变得铁青,寒声问道:“我真的是瞎眼了,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1. 罗大鸟:

    沙发

  2. 飞扬:

    O(∩_∩)O哈哈~,沙发

  3. 目光一致:

    说什么呢?

  4. 2:

    徐淡定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