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二章 一棍捅破天

2014年10月27日 更新

  对于这粉嫩嫩的小姑娘,岷山老母是寄托了太多的希望,满门心思就想着能够将她当作自己的真传弟子、衣钵传人,却没想到头来,这小姑娘竟然是只披着羊皮的大灰狼,根本不用她的教诲,便已经足够让人恐惧,麻烦不已。

  我能够理解岷山老母的心情,其实修行路上,师徒的缘分是很重要的,并非人人都能够踏上这一条路,也并非人人都有修行的根骨,能够找到一个如意的弟子,传承衣钵,这是一件让人羡慕的事情,而这般的好事突然就变成了镜花水月不说,而且还是仇敌,最可恶的是,她偏偏没有瞧出来,这怎么能够让自负的岷山老母释怀呢?

  岷山老母对小白狐儿恨之入骨,然而那小美女却并不自知,而是拦在了她的跟前,大声喊道:“哥哥,我拦住了这老巫婆,不让她像老鼠一样,钻来钻去了。”

  她根本就没有理会岷山老母的问话,视之为无物,这简直就让岷山老母抓了狂,当下也是一阵厉啸,声音直冲云霄之上,接着有簌簌的岩石掉落下来,而这时的她已经是怒火中烧,飞身而下,朝着前面挡路的小白狐儿横扑而来。

  岷山老母携着盛怒而来,却没想到小白狐儿艺高人胆大,根本就不闪不必,而是直接伸出了白生生的小手,与她挡去。两者交击,错肩而过,小白狐儿固然是被那老婆子一掌弄得犯下了房子,而我却也和努尔将她给围住,不让她再有时间逃避。我的剑,努尔的棍,还有自小就培养而成的默契,两人一旦施展开来,那当真是宛如绵绵密网一般,即便如岷山老母,也不得不强打着精神,与我们周旋。

  这老婆子一旦认真起来,着实还有些恐怖,她手中的龙形木杖舞动如风,往前猛然一砸之间,竟然有婴孩所特有的啼哭之声,我挥剑去挡,感觉剑身陡然沉了几分,上面有阴气停滞。

  我的饮血寒光剑本身就是从极阴之处凝练而成,对于此类灵物最是敏感,也有一种威煞的效果,结果此刻却宛如搅到了沥青之中一般,而且这种声音也极具魅惑性,让人心中生出几分不忍来,仿佛前方有婴儿一般,那凌厉的剑势也停滞了下来。瞧见那岷山老母一招招沉重的手段,我心中一凛,晓得这横行江湖几十年、独霸一方的角色当真是不好惹,手段层出不起。

  不过倘若不能将岷山老母给制住,恐怕这番行动就要被翻盘了,我一想到这里,便将手中的魔剑猛然一震,飞身退下,然后朝着旁边一个与张世界交手格斗的家伙脖子上面斩去。

  那家伙也是一个十分不错的强人,与张世界都斗得有声有色,你来我往之间,竟然不占劣势,却没想到身后的屋子上面竟然跳下一个人来,抬手就是一剑,反应不及,结果脑袋就给我一剑斩了下来。我这一剑下去,头颅飞扬,满腔热血顿时凭空喷出,大部分都洒落半空,而还有一部分,则被我手中的饮血寒光剑给吸进了剑身去。

  一剑斩杀,那饱饮鲜血的魔剑顿时变得锋寒几分,当我感觉到剑身上面传递而来的力量时,脚尖一点,再次冲上了屋顶,瞧见小白狐儿与努尔正在与那老婆子纠缠,努尔凭着一根长棍抵住了岷山老母疯狂的进攻,不过瞧见他步步后退,脚下的屋顶成蛛网状的碎裂开去,便晓得努尔对上岷山老母,也不能占得上风。

  岷山老母,是此间最厉害的人物,不过却阻挡不了我那颗熊熊燃烧怒火的心,提着饱饮鲜血的魔剑,再次上前,一剑刺向了那老婆子的身后。

  似乎身后有眼,正在与努尔缠斗的岷山老母顺畅自如的回手一杖,正好砸中了我的剑尖。

  她这一招拿捏得十分精准,不但能够将我的剑势给阻挡,而且还能够将这力量给带到另外一边去,依托着这一招,还能够将努尔的攻击连消带打,化解于无形。这算盘打得极妙,不过却算错了一点,那就是我这一回却是将魔剑的特质给发挥到了极致,饱饮鲜血之后,陡然锋利许多,龙形木杖击打上去,并不能将这剑锋压低几分,反而是被这犀利一下,将整体的防御给撕裂开来。

  我感觉先前坚固若城墙的防线被犀利撕开,一剑直入其中,却已然刺到了岷山老母的跟前来,她这时才晓得了其中的不妙之处,下意识地回手来挡,虽说她的左胳膊坚固如枯木,但是我微微一绞,却是将她的胳膊刮出几许淋漓鲜血出来。

  终于,见了血。

  我心中稍微轻松一点,然而受了伤之后的岷山老母却突然如野兽一般地叫了起来,脚尖轻点,腾空上天,我们头顶上面的那只石眼竟然再次睁开,然后射下了一道土黄色的光芒,降临到了岷山老母的身子上面去。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便听到下面岷山老母的手下在大喊:“老母显圣了,老母要显圣了,你们这些家伙,都得死!”

  显圣?

  我心中一寒,大声喊道:“不可!”

  随着我的吩咐一出,最先出手的是努尔,但见他将手中的赶神杀威棍猛然一抖,接着朝那半空中接受力量、引神入体的岷山老母厉声叫道:“萨姆呀个萨姆布台,破呀!”

  一棍朝前,那上面天然而成的诸般浮雕符文仿佛活过来了一般,接着顶端有那宛如天雷轰击,山岳倒塌一般的气势,从棍尖之上,疯狂陡然涌出了一大团黑色罡气来。这罡气在一瞬间便化了形,成了一条长着翅膀的巨蛇,十几米长,张开獠牙大嘴,朝着空中的岷山老母扑去。这一招乃棍子本身所蕴含的灵魄出击,当年使出来的时候,震撼天地,而此刻更是恐怖,那岷山老母原本还在引神入体,此刻到了一半,却不得不横棍来挡。

  轰!

  岷山老母被这巨大翼蛇给扑中了,那拟形的巨嘴大得几乎能够将她给吞下,不过她终究还是半神入身的大拿,手中的那龙形木杖挡住了第一击,而后更是将手中木棍陡然旋转起来,死死顶住了这擎天一击。岷山老母的身子在往后面飘动,一步一步地移,而山顶之上的石眼也施加出了巨大的力量来,使得她能够将这赶神杀威棍最恐怖的一招给死死抵挡。

  眼看着那条凭空而出,几十米长的巨大翼蛇在僵持间又逐渐消泯于无形,我顾不得照看略有些脱力的努尔,一个纵身飞跃,将半空中的岷山老母给猛然拽住,朝着下方拖去。

  我利用自己的重力势能将其往下拉,而岷山老母在自己的老巢之中,却有着超乎常人的力量,竟然朝着上空飘去,两者一下一上,竟然也僵持不已,不过这时小白狐儿又是及时赶到,先是破开了岷山老母挥手打来的几记劲风,接着身子一伏,从她的屁股蛋儿那边又飞来三根巨大的毛绒尾巴,朝着岷山老母急速拍来。

  岷山老母前有那恐怖翼蛇,下方又有我使劲儿拽落,小白狐儿这一招却也无法再避挡,给抽了个结实。

  小白狐儿这一招有多厉害,我不知道,却瞧见过一根巨大石柱给生生抽垮的场景,岷山老母虽说引神入了体,但终究还是人体,远远不如那石林坚固,给猛然一抽,人便朝着远处的石台那边砸落而去。我紧紧抓着她的脚踝,自然也是随着这股劲道朝那边跌落,不过相比于她,我显然更多了一些反应时间,在即将落地的一刹那,我举剑,一剑便将岷山老母的左腿给削了下来。

  这一剑擦过了岷山老母的膝盖上方几寸处,虽说经过饮血寒光剑抹过的伤口不容易淌血,但终究还是伤了动脉,血也一下就飚射出来。

  仅仅在一瞬之间,岷山老母就已然处于劣势,场中的有心人瞧见了,自然是惊诧万分,晓得自己的靠山都倒了下来,不由得扭头就走,想要找一条生路去。而我与岷山老母一同跌落下来,此刻的她整个人都被一股强悍而凶恶的意志降临,死死瞪着我一样,厉声叫道:“死,死,我要你们都给我通通死掉!”

  这话说着,粗声粗气,与她那阴柔狠厉的语调又有几分不同,而这时她的身体则像僵尸一般,直挺挺地竖直起来,然后朝着我扑来。

  我瞧着惊悸,朝着旁边一躲,还没有回过神来,赶忙又朝着旁边躲开了去,结果原来站立的地方,竟然砸落了一块齐人高的岩石来,碎裂的石子四处飞溅。不过岷山老母发威的时间也走到了尽头,努尔一招完了之后,极尽全力从屋顶腾空而下,然后借着这冲势,照着小白狐儿刚刚用那罡气三尾抽中的位置,猛然一捅。

  在接触的一瞬间,努尔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然而他却当作不知晓,猛然再一用力。

  噗!

  那棍尖竟然穿透了岷山老母的身子,出现在了她的小腹处来。

  1. 沙发:

    沙发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