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三章 图穷匕见

2014年10月28日 更新

  从我这个角度看来,岷山老母就像一只被串起来的烤鸡,然而就她本人而言,却实在是难以想象修为完全在我们所有人之上的她,就这样简单的死在了我们手上,剧烈的疼痛和潮水一般退去的神念使得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疲惫,但是不甘却涌上了心头来,她奋力地挣扎着,却并不能够摆脱努尔手中的棍子,当她正确面对这一个事实的时候,只有无奈地朝我问道:“为什么?”

  这一句诘问让我无从回答,她想知道什么,是我们三人为何能够诛杀于她,还是为何要对她斩尽杀绝,又或者别的原因?

  在沉默了两三秒钟,这时的我才开口说道:“有能力,不行善,而选择了作恶,并不是没有人管的。很遗憾地告诉你,我们就是这样的人,当你觉得可以为所欲为而逍遥法外的时候,我们就会出现,将你狂妄的美梦打碎,然后告诉你,倘若你在这世间没有一点儿敬畏之心的话,那么也就是你即将不存在于这世界的前奏了……”

  岷山老母脸上松弛的肌肉扭曲着,从嗓子眼里面迸出几个字来:“你们会后悔的,一定会……”

  这狠话还没有撂完,我已经一剑挥下,将她的头颅给斩了下来,然后面对着滚落地上的脑袋,以及那具无头尸体,还有停止运转的道场炁场,我长长吸了一口带着血腥气息的冷空气,平静地说道:“后悔么?你当真以为凭着生命尽头最后的一点努力,能够让这道场崩塌,与我们所有人同归于尽么?哦,你或许还有这样的能力,但是我不会给你机会。”

  岷山老母被我枭首而亡,一代霸主身死魂消,所有的丑恶与仇恨都随风而去,努尔将脚抵在她的尸身之上,然后将长棍缓缓地拔了出来。

  这一过程十分缓慢,仿佛比捅入她体内更加困难,一点一点,努尔拔得十分认真,仿佛在进行着一种仪式,而我则没有这么轻松,回首四顾,发现岷山老母的死亡,给予她麾下诸人的打击是最为沉重的,当被视为靠山的岷山老母头颅滚地的那一刹那,超过六成以上的人都下意识地开始四散而逃,有的朝着庭院屋子那儿跑去,有的则朝着台阶那儿冲了过去。

  朝道场里面冲过去的人,没有办法阻拦,而台阶之上则站着修行横练功夫的张良馗、张良旭兄弟,这两人一旦将劲气灌注全身,就宛如人形金刚一般,基本上算是一夫当关,万夫莫摧,罕有能够冲出他们两人的防线。

  而即便是冲出去,那又如何?

  虽说在道场的洞口之外,只有赵中华和林豪在,但是旁边却还有一堆拿着枪火的警察和军人,倘若我们这些人全军覆没,这些人即便是有着现代兵器,恐怕也不是岷山老母一行人的对手,而在高端力量上面不再占有优势,寻常的家伙倘若是拒捕,弹雨洒落,也不可能存活下来,这样的情况,恐怕是那些自以为逃脱生天的家伙所不能想到的。

  我开始打量重点人物,首先去关注那个来自邪灵教的苏公子,然而朝着徐淡定那边看过去的时候,却发现那鹰脸男人已然不见了踪影,跟我这师弟纠缠的,却是那个手持两把绣春刀的白肤美女姜梦玉。

  那女人不及徐淡定许多,但是用的却是两败俱伤的打法,疯狂如护蛋的母鸡,徐淡定一时半会也胜不得她,唯有与其纠缠,我刚刚斩杀了岷山老母的脑袋,手中长剑红光四溢,不停地颤动,已然是攀升到了最高的气势,接着我一点儿犹豫都没有,吩咐努尔和小白狐儿各寻目标,而我则将岷山老母的头颅给捡了起来,高高举起,大声喊道:“岷山老母已死,众人退却,降者免死!”

  我一边喊,一边提剑朝着双刀女那边冲来,路上自然瞧见几个不开眼的家伙在与一组成员节节抵抗,我便顺手一剑递了过去,那人根本就挡不住我这气焰嚣张到了极致的魔剑,连着自己来挡的武器,被我一剑给连人带刀斩成了两截,血光飞舞之间,我感觉自己的心中一阵燥热,仿佛很享受这种血肉横飞的场景,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亲切,那股浓烈的杀意凛然而生,透体而出,却是将另外几个吓得屁滚尿流,赶忙跑开。

  尽管隔着老远,但是我一路杀来,基本上没有一合之将,冲到了跟前来,一剑朝着那姜梦玉劈去。

  她横剑来挡,虽说止不住剑势,往后退了两步,却是第一个将我给阻挡住的人。

  我一剑未得手,朝着旁边的徐淡定高声问道:“怎么跟一娘们较劲起来,那鹰钩鼻男人呢,跑哪儿去了?”

  徐淡定一边出剑,一边苦笑道:“你当我想啊,什么阎罗公子,根本就是一个软蛋,瞧见形势不对,转身就逃,我想去追,结果这疯女人自己顶了上来,说要掩护他离开。奇葩的地方在于,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小娘子过来挡剑,那男人居然一点儿血性都没有,头也不回地就溜走了——你说说,这种人一会儿抓到了,是不是得先检查一下他胯下,到底有没有蛋蛋啊?”

  徐淡定这人的修为特点就是一个急缓有度,张弛有道,连绵不绝的攻势让那双刀女姜梦玉根本就逃不开半分,我听他这般说完,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人不急,先将这小娘子给生擒了,细皮嫩肉的,估计熬不住刑……”

  我们两个说得粗俗,那姜梦玉啐了一口,恨声说道:“你们两个朝廷的鹰犬走狗,还真的以为别人都跟你们一样软骨头?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告诉你们任何事情的……啊,唔……”

  她话还没说完,我这清池宫十三剑招中最激烈的“依然秋水长天”陡然而出,剑与刀激烈碰撞,上面灌注的力道大得出乎想象,双刀女接了两招,顿时就感觉双手发麻,忍不住喊了两句,结果很快就被我绞飞了一把绣春刀。我这边猛然发力,徐淡定却也不甘示弱,他与这女人交手也久了,趁着慌张应付攻势的姜梦玉,他从斜侧而出,口中持咒,猛然一震,一股黑影便朝着那女子的双脚之下抓去。

  当不断移动身位的姜梦玉感觉脚下一滞的时候,却已经是来不及了,挥刀挡住我的一剑袭来,却没想到徐淡定已经从身后插入,双手扣在了她的咯吱窝下面,猛然点在胸口旁侧,顿时感觉浑身僵直,接着我这边生出了左手,化拳为掌,重重地劈在了脖颈之上。

  世界一片黑暗。

  双刀女姜梦玉眼睛眨了一眨,接着轰然倒下。这是个重要角色,我吩咐徐淡定将人看好,然后朝着另外一边飞身走去,瞧见师弟张大明白捂着小腹,正与一光头高手战得激烈,上前相帮,一剑应下之后,我看到他手上的鲜血,皱眉问道:“怎么回事?”

  张大明白缓过一口气来,从怀中掏出一根白色带子,接着将衣服掀起,露出了腹部来,上面有一个婴儿嘴唇一般的伤口,因为他自己控制肌肉,故而鲜血不再流。张大明白自己将伤口包扎好,然后才回答我道:“刚才被一个躺在地上的家伙伏击,受了点伤。本来想报仇的,结果那人被一个长着阴阳脸的老太婆给救走了——不过也没事,那男的受了我一记烈阳掌,阳毒加身,不死也够呛。”

  这家伙露出了憨厚的笑容,我晓得他那烈阳掌传承至他师父茅同真的独门绝学,最是厉害,倘若中者,肚子里面好似煮火锅,即便是能够活下来,也是生不如死。

  偷袭他的那个人,应该是黄岐吧,如此说来,杨小懒也跑了?

  他们跑哪儿去了?

  就在我想着这事儿的时候,突然间听到努尔一声闷雷般的怒喝:“放开孩子!”

  努尔本身是个哑巴,平日里惯用腹语,而这一声如雷,却是动了真怒,我转头过去,只见随着各大头目的逃散,尽管这天坑里面的敌人超过了一百多两百人,但是都不足为惧,四散而逃,十分混乱,而在远处的宿舍区,却瞧见那张嬷嬷协调顾奶奶,以及拐走小白狐儿的张二姐等人,竟然将留在道场之中的一众孩子给驱赶了出来,然后藏身其中,手中利器比住了这些孩子,正在与努尔对峙呢。

  虽说先前有想过这些畜生会利用孩子来做文章,但是我们此番进到道场之中的特勤一组,一人得应付十倍于己的敌人,到底还是人手太少,故而陷入了这被胁迫的境地,我瞧见努尔、张励耘、张世界、以及横练张家两兄弟正在与这一伙人对峙,心中一动,将身子一矮,朝着旁边的建筑阴影摸了过去。

  我快速地在黑暗中潜行,听到努尔在与这群疯子谈判,到了最近的屋子里,一跃而起,瞧见小白狐儿从另外一边也跳了上来。

  而当我抬头远望的时候,瞧见道场口子出的台阶上,林豪和陪同我们的刑警副队长肖异也带人摸了进来。

  1. 沙发:

    沙发

  2. 太一:

    图穷匕见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