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四章 混乱而有序

2014年10月28日 更新

  这一群拿小孩儿作要挟的家伙,总数大概有十来个,都是岷山老母麾下最死硬的家伙,知道自己倘若没头苍蝇地一阵乱跑,必然死得更快,还不如将手上这些小家伙给扣下来,拿他们的性命来当作要挟,或许还能够有一线生机。这算盘一打定,赶羊一般地唤出了二三十个小家伙,他们每人控制三四个,声嘶力竭地大喊,让努尔放出一条路来,扬言倘若不给他们一条活路,那就让这些小家伙陪着一起死。

  我们不远万里而来,所为的就是拯救这些被拐卖的孩童,此刻最大的罪魁祸首都伏了法,哪能让这些家伙将事情搞砸,努尔顿时火起,召集人手将他们给团团围住。

  双方本来还在做僵持,却不料林豪、肖异等人的进入使得天平顿时偏向了另外一边,张嬷嬷慌乱地将一个小女孩儿的脖子抓住,举起来,厉声尖叫道:“所有人都住手,要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

  那小女孩只有四五岁大,懵懵懂懂的年纪,穿着一件破烂的长衫,被这老婆子给一把举起来,顿时给吓得放声啼哭,那刺耳的哭声听得人撕心裂肺,越发地痛恨起了这一伙另类的人贩子来。努尔瞧见这老婆子一副神经不正常的模样,生怕她手轻轻一抖,就将那可怜的小女孩儿给直接掐死了,也不敢太过于激怒她,一边挥手后退,一边劝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都可以说出来,但是千万不要伤了孩子。”

  岷山老母一死,张嬷嬷这时也处于巨大的惶恐之中,听到努尔的话,脑子一下就有些短路,而旁边的顾奶奶则接着说道:“你们所有人,都散开,不要挡住去路——放我们离开,这些孩子自然就会还给你们的。”

  “对!”张嬷嬷厉声喊道:“你们让开一条路来,谁敢耍花样,我就弄死几个小家伙给你们看看——老婆子反正也活了这么多年,死了也就是了,不算亏!”

  她这无赖样让人感觉好像吞了好几只苍蝇一般恶心,不过却着实将努尔给镇住了,旁边的人一瞧,没有发现我,都唯努尔马首是瞻,而新加入的林豪和肖异,以及肖异带来的十几个警察、武警都瞧向了努尔,在凝视了那小女孩痛苦的眼神之后,努尔艰难地挥了挥手,然后说道:“好,我答应先放你们离开,不过我想告诉你们,谁若是敢伤害一个小孩,我直接弄死你!”

  努尔刚才一棍朝天,抖落出偌大的翼蛇而出,着实震撼,也正是因为他的正面牵制,才使得岷山老母意外败亡,可以说这一伙人对努尔既恨之入骨,也畏之如虎,他这般开口了,围在这儿的一堆人也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左右联络一番,准备撤离,而我对面的房顶之上,徐淡定也出现了,朝着我打手势。

  徐淡定告诉我,他能够用他的本命鬼灵控制住此间叫嚷得最凶的那张嬷嬷,而他也能够控制一个。

  我向他比手势,说我会控制两个,其中那个顾奶奶,由我来重点照顾。

  尹悦也领了一人,却是旁边一个光头高手。

  我们三人隐蔽在房顶上,朝着在前场控制的努尔打信号,努尔心中明了,让开了一条道路来,放这些人离开。张嬷嬷像小鸡一般地拎着那个五岁小女孩,走在了最前头,而顾奶奶则留在了末尾,将这一堆二三十人的小家伙给驱赶向前,他们自以为得计,觉得我们不敢轻举妄动,然而当徐淡定朝着我发信号的时候,无论是伏击在房顶上的我们三人,还是在旁边全神戒备的努尔等人,都一齐出了手。

  最先动手了徐淡定,但见那张嬷嬷行走的脚步突然一停滞,低头一看,瞧见脚底下的影子变得扭曲诡异,接着浑身一僵。

  而就在张嬷嬷受制于鬼的时候,我也双脚一蹬,朝着在队尾全神戒备的顾奶奶一剑刺去。

  尽管有所防备,然而这变故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那顾奶奶仅仅来得及将手中木杖举起抵挡,手中的指甲还准备去抓一个小孩儿过来当人质,却没想到我的这一剑是如此凌厉,剑尖瞬间就刺穿了她的木杖,朝着喉咙那儿奔去。顾奶奶吓了一大跳,匆忙后撤,落下地上的我哪里还能让她再有机会接触孩子,手中的长剑微微抖动,朝着她的周身要害刺去。

  我去势甚急,顾奶奶连连后退,常年的神婆生涯让她缺少了太多的锻炼,而先前凭为依靠的纸将则都给我斩碎了,一时间有些惶急。

  我若要杀她,只需将剑尖抵前两寸,不过事情闹得这么大,岷山老母又死掉了,总得有些活口,于是我竭尽全力,剑出如龙,在骤然之间,就将顾奶奶给压制得死死,不给她一点儿喘气的空间,接着猛然一剑,将她手中的拐杖给挑飞,再一剑拍在了她的太阳穴上面,这老婆子就像一捆布口袋,重重砸落在墙壁上,滑落时,已然昏死。

  此中骨干顾奶奶给弄昏,我回过头来,瞧见这些挟持孩童的一众人等或死或伤,都给暴起的一众特勤一组成员给制服了,先前拐带小白狐儿的那个张二姐掏出一把匕首,抵在了一个孩子的脖子处,大声叫骂道:“你们这些不讲道理的家伙,老娘要一命换一命,你们信不信,信不……”

  砰!

  沉闷的枪声响起,这疯狂的妇人脑袋炸开,身子朝着后方飞去,我转身一看,瞧见被她挟持的那孩子发出了一声尖叫,蹲下身子痛哭流涕,而在不远处,林豪一个标准的持枪姿势,脸色显得十分不自然——这是他第一次杀人,这个原名叫做陈子豪的年轻人加入特勤一组之后,一直积极努力,挺讨人喜欢的,不过到底还是没有见过血,所以一时之间,情绪起伏异常。

  不过这个死去的张二姐是挟持孩童中最后的一个站立者,这一枪过后,尽管这些孩童要么蹲在原地尖叫痛苦,要么四散而走,但终于还是脱离了危险。

  虽说这一股强敌或死或伤,都已伏法,但是并不代表这万事皆休,整个沧澜道场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好多杂鱼,这些人或许并没有顾奶奶、张嬷嬷这等本事,甚至好多人都是没有修行的普通人,但是并不能否认他们的危害,另外那鹰钩鼻男苏公子和杨小懒也都逃脱不见了,这两个家伙任何一个,都是十分危险的人物,倘若是再闹出个挟持事件来,还真的有些不好收拾啊。

  我将昏迷过去的顾奶奶给拖到中间来,拍了拍林豪的肩膀,也没有多说话,而是对他说道:“你去外面多叫些人手来,快点。”

  林豪压抑住刚刚杀人之后激荡的心情,匆忙跑了出去,而我则开始发号施令起来,让尹悦去监牢那边,徐淡定去杂役孩童那边,努尔将这些小孩收拢,朝着他们的宿舍那儿先过去驻守,至于其余人,控制住场面,而我则带着肖异和张励耘两人,朝着岷山老母那宽阔庭院走去。众人各行其是,倒也颇合章法,很快就控制了场面,我来到了岷山老母的住处,这里虽说也有些零星抵抗,不过却并不成气候。

  我一路穿过了大厅,来到了靠近山壁的石门之前,瞧见那大门之上有充满古韵的浮雕图文,毫不犹豫地将门给开启,然后持剑而立,缓慢走了进去。

  然而我到底来晚了一步,就在刚才我们与张嬷嬷、顾奶奶等人对峙的时候,已经有人先来过这里了,将这并不算大的石窟洞府给翻得混乱,当我走进里间去的时候,瞧见三尊神像倒地,其中一个的后背被强行破开,给人掏走。这般的场景自然不是岷山老母闹的,而是熟悉此处的人,我很快就想到了杨小懒,然而在里面一番搜寻之后,才发现那女人竟然就像水田里面的泥鳅,滑溜得很,早已不见了踪影。

  想到这里,我就感觉心中有一根刺,弄得我十分不舒服。

  搜寻一番之后,我发现这儿估计就是一个古代巴人遗迹,给岷山老母给鸠占鹊巢之后,也搞得乱七八糟。虽说这里有很多值得研究的东西,但是此刻更应该做的是收拾局面,我甚至不能对离奇失踪的杨小懒和苏公子穷追猛打,离开这处庭院,我走到门口不远,瞧见了一具女人的尸体,血肉模糊,不过脸却依稀能够瞧得出是赵雨,黄岐的姘头。

  瞧见赵雨脸上那血淋淋的伤口,不难想象得出杀她的凶手是谁,我朝外一看,入口处陆续有大部队涌进来,一切都显得混乱而有序,而这时张世界从孩子宿舍那边慌里慌张地冲了过来,朝着我喊道:“陈老大,老徐给一孩子暗算了!”

  听到这话,我刚刚舒缓过来的心情顿时就提到了半空中,紧紧一捏着剑,箭步就冲了过去。

  1. 小白狐儿:

    哈哈沙发

  2. 小妖:

    怎么抢不到沙发了

  3. 屈阳:

    我也要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