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第五十六章 师门

2014年10月29日 更新

  宜昌西陵峡儿童频频失踪案在沧澜道场一战之后,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主要头目或死、或落网,使得案情出现了很大的推动,在经过盘点之后,失踪的孩子里面,有三分之二的不在其中。在将重要嫌犯押解回城之后,我们重新返回沧澜道场,在所谓的地牢里面发现了三个死人坑,经过审问,至少有四十多名孩童被杀害后扔置在这里,还有大量的孩童被一个叫做乔二爷的家伙控制着,在外面从事偷窃、祈祷活动。

  孩童失踪案的告破,这消息已然传了出去,相关的协助调查活动也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当中,附近的省市立即开展了大范围城市流浪儿童的救助活动,根据相关案犯的供述,已经找回了大部分的孩童,不过为首的乔老二以及几个骨干分子却闻风而逃,不知了踪影。

  这件案子一直拖到了六月末,乔老二手下的陈志海和童越、童绒两兄妹以及其控制的乞讨偷盗团伙的落网,才宣示着最终的告破。

  此番虽说有一部分的主要分子还在继续逃亡之中,不过因为岷山老母的死亡以及顾奶奶等人的落网,以及大量孩童的救出,使得我们总算是将这任务给完成了,不过后续的相关情况还需要继续审定,比如邪灵卧底谷雨、信使姜梦玉的审问,以及被拐卖孩童的辨识,都需要许多繁琐的工作要做,我们一直拖到了七月份,才总算是有一个差不多的结论,将这件案子移交给鄂北省的有关部门,才终于能够返回京城。

  西陵峡大规模孩童失踪案是特勤一组建立以来,第一次件独立完成的大型案子,先前的石林魔蜥、滇南魅魔以及京都日本客人失踪案,都不过是试手而已,特勤一组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迅速结案,并且解救出大量的被拐孩童,让上级的领导部门面子大涨,返回京都之后,又给我们举办了庆功会,还给所有人放了半个月的假期。

  不过即便是给放了假,但是我也不可能闲着,这件事情并不是一件独立的案件,恰恰相反,经过审问,岷山老母盘踞西陵峡这么几年,是得到过西川一个叫做鬼面袍哥会的支援,而据说她之所以东迁而来,则是受到过杨小懒的鼓动,与此同时,岷山老母还跟臭名昭著的邪灵教还有勾结。

  而据我所知,滇南魅魔与先前在京都搅风搅雨的老鼠会,都跟那个邪灵教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被生俘的谷雨至今未曾苏醒,我听努尔告诉我,说他是出于意识自我保护,晓得此刻的情况对他非常不利,故而更愿意沉睡不起,而姜梦玉那个使双刀的小美妞则有着很强的意志,防范极强,即便是我们对她用上了手段,也难以撬开她的嘴巴,最后都只有将他们送往了白城子。

  杨小懒的事情,我曾经找过在政研室里面当副主任的杨师叔进行过沟通,他告诉我,说小懒生产之后,早就离开了茅山,至于她最后到了哪里,这事儿他可管不着——也不是不管,既然她犯下了这等罪恶,若是晓得消息,他自然会亲自前往,清理门户的。

  他一副将自己撇得干净的模样,让我没有办法再多问什么,虽然我晓得他与杨小懒这妹妹之间,并不可能这么冰冷,要不然当初也不会亲自前往金陵,将集云社大档头朱建龙给诛杀掉,把杨小懒亲自带回茅山中去。

  杨知修是我的师叔,我无法问责许多,准备写信回山,给师父说明一切,然而想了一下,书信终究不如见面解释清楚,正好徐淡定受伤之后回山休养,差不多恢复了,我决定趁机给自己休一个假,然后将徐淡定给接出来。

  此番回山,就我一人,小白狐儿最粘我,但是因为身份关系,对茅山却出奇地发憷,宁愿拉着林豪和赵中华两人去西郊基地进行魔鬼训练,也不愿意跟那些“臭道士”相见。

  九十年代初,京都到金陵的航班并不算多,不过身为有关部门的工作人员,我还是能够弄到一个位置的,回茅山之前,自然得去句容萧家拜访一下的,虽说我用的是萧大炮的借口,但是萧家老爷子和其余人似乎知道了一些什么,对我怪客气的,让我感觉有些不自在。离开时,我自然充当了信使的角色,给小颜师妹和小师弟萧克明带了些信和土特产。

  除了联络感情之外,这个才是我到萧家最主要的目的,要不然我还真的找不到约小颜师妹见面的借口。

  一路步行上茅山,到时已是黄昏,看守山门的已经不是原来的那名长老,而是烈阳真人茅同真师叔,他的性子有些内向,也不与我多言,等我进了茅山宗,路上瞧见一个相熟的师弟,在他与我见礼过后,询问了一番,才晓得原先的那名长老去了后山苦修,而杨知修师叔已经递补进了茅山十大长老的位子里面。

  这是茅山长老团的决议,即便是我师父,也没有办法拒绝,我心中隐隐感觉杨师叔并非良人,但是却也晓得他在一众同门心中的地位也是颇高的,甚至还有人认为要是没有我师父陶晋鸿,杨知修师叔恐怕能够坐得上掌教真人这个位置。

  毕竟他是前代掌教虚清真人最喜爱的小弟子。

  杨知修师叔的修为我曾经见过,像他这样的年纪,当真是惊才绝艳,即便是被誉为茅山新生代第一人的我,也感觉到一种深不可测的压力,而他的为人处事也颇合许多长老师叔伯的心意,这是我无法抹杀的,想到这里,我感觉此番前来与师父的提醒,恐怕是没有多大作用。

  作为茅山这一代的大师兄,我的回山也算是一桩新闻,还没有等我走到山谷平原的集市,就瞧见有十几人疾步赶来,走在最前面的竟然是符钧,他冲到我跟前,激动地大喊道:“大师兄!”

  这一句话说完,他便将我给抱住,激动得不行了。

  瞧见平日里严肃刻板的符钧师兄竟然这般失态,旁边的诸位同伴都面面相觑,十分稀奇,不过我却晓得这位师弟的性子,当年我们一起入门,同吃同住同修行,那情感并不是后面扩招之后的师兄弟所能够明了的。与符钧分开,我才发现来得都是我师父门下的人,相隔许久,此刻见面,都感觉十分亲切,我瞧见一同入门的杨坤鹏也在旁边,便微笑着问道:“听说师父门下,你是第一个开帐收徒的,怎么样,感觉不错吧?”

  杨坤鹏是个情感内敛的家伙,听到我问起,笑了笑,拱手说道:“都是为茅山分担,谈不上什么……”

  他这般说,倒有些讨巧了,我感觉回答有些生分,不真诚,不过也不想多说什么,旁人都从我手上接过行李,我笑了笑,说行了,都别站着了,我也就离开一年半载的,你们搞得这么隆重,别人说不得在背后议论我呢,走吧,我们上山去,别在这里待着。正说着话,从远处跑来一人,远远地大声喊道:“大师兄……”

  我抬头瞧去,却是萧克明这小子,只见他一溜烟地跑到我跟前来,与我大声问好,脸上满是笑容。

  这位小师弟在门中资质算是最不错的,不但跟随师父修行,而且还经常能够到后院去,与李师叔祖学习符箓之道,羡煞旁人,当年我因为小颜师妹的关系,与他也颇为亲近,所以这孩子对我也最是亲热。我与他打过招呼,将从萧家带过来的东西交给他,并且告诉他:“你小姑姑的信也在我这里,你若有空,叫她明日来找我一趟……”

  萧克明十分不解风情地说道:“哪有这么麻烦,你给我,我直接给我小姑姑便好了。”

  我不肯,拍了拍他的脑袋,说道:“这可不行,你要是随便拆她的信,我怎么给你小姑姑交代呢?”

  萧克明对我的不信任愤愤不平,不过我也没有及时安慰,让众师弟将行李帮我带往山上之后,独自前往师父居住的林中小屋,前去拜会,正巧萧克明说李师叔祖有东西带给师父,于是两人一起同行。告别了符钧等师弟,我与萧克明这小师弟一边走,一边问他道:“我上次听人说你在茅山一点都不乖,混世魔王一般,老是欺负后辈,特别是你杨坤鹏师哥的弟子黄鹏飞,别人在茅厕解手,你竟然扔了一个响天雷进去,炸得人家一身粪?”

  萧克明鼓着腮帮子说道:“大师兄,你这是听谁说的?没有的事!”

  他坚决否认,然而在被我狠狠瞪了一眼之后,就犯怯了,低声嘀咕道:“我这也是好心,这小子没事总是告诉别人——‘知道我舅是谁不?信不信我告诉我舅,削死你’,我不信,结果也没啥事啊?哈哈……”

  我苦笑,教训了他几句,也懒得管这小孩子打架的事情,一路走,终于到了那竹林小苑,瞧见门前有一个老人正在那儿仰首等待着,眼眶一红,泪水顿时就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到家了。

  1. 仙水:

    沙发

  2. 火箭:

    好调皮的家伙

对不起评论已经关闭.

推荐链接